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lily0824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环游土耳其(12):帝国第二都

(2021-08-17 09:01:17) 下一个

土耳其的版图看起来很漂亮。略似长方形的它北面是黑海,南面是地中海,西面是爱琴海。因占据着巴尔干半岛东色雷斯地区,所以世界上最小的马尔马拉海变成了它的内海。这个内海与其北面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和南面的达达尼尔海峡组成的土耳其海峡是世界上极其重要的战略通道之一,而土耳其之所以会拥有这条战略通道和欧洲的东色雷斯地区,除了应该感谢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以外,更应该感谢土耳其的国父凯末尔。

随着奥斯曼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土崩瓦解,西方国家开始瓜分奥斯曼帝国,东色雷斯和西色雷斯地区全部划归希腊。是凯末尔带领土耳其人打败了协约国军队,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并从希腊嘴里抠出一块肥肉,它就是东色雷斯。

埃迪尔内

埃迪尔内

埃迪尔内

土耳其地图

埃迪尔内

为什么凯末尔可以放弃塞浦路斯等领土,也可以允许商船在土耳其海峡自由通行,却一定要拼了老命保住东色雷斯地区呢?除了战略位置考量以外,更重要的原因是这里有奥斯曼帝国的故都-埃迪尔内(Edirne)。它西临希腊,北接保加利亚。

奥斯曼帝国在其存在的600多年里,曾有不同的正式首都,君士坦丁堡是第三个,而埃迪尔内是第二个。这个埃迪尔内是土耳其语发音,它的音译来自希腊语,大名鼎鼎的阿德里安堡。阿德里安堡声名远扬,从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前色雷斯人的遗址上建立了定居点开始。在这之后,处于亚洲通往欧洲最佳交通捷径,控制着马里查河(Maritsa River)和罗多彼山脉(Mount Rhodopes)峡谷的它就成了兵家必争之地,无数著名且对后世影响深远的战役都发生在这里。拜占庭帝国的奠基人君士坦丁大帝在此击败了对手李锡尼,成为罗马帝国唯一的皇帝后开始营建新都君士坦丁堡。帝国分裂后,东部皇帝瓦伦斯在这里被哥特人送上了西天。这场战役让罗马军队几乎全军覆没,罗马古典重装步兵也被赶出了历史舞台战役后,以重甲骑兵为傲的哥特人成为罗马帝国的一颗毒瘤并在西班牙与意大利建立了自己的王国,而看到重甲骑兵威力的欧洲人最后诞生了自己的重装骑士,后成为中世纪战争中的绝对主角。

埃迪尔内

埃迪尔内

埃迪尔内

埃迪尔内

埃迪尔内

这场战争的失利,加速了罗马帝国走向崩溃的步伐。当帝国崩溃后,巴尔干半岛的“山猫野兽”都冲出了江湖,跟拜占庭帝国抢夺帝国在巴尔干半岛军事力量和行政管理中心的阿德里安堡。它曾被保加利亚人占领,十字军也曾在这里被保加利亚帝国决定性地击败,直到奥斯曼帝国第3任苏丹穆拉德一世把它收入奥斯曼帝国版图并迁都于此,改名为埃迪尔内。那么,崛起于小亚细亚内部,水性不好的奥斯曼土耳其人是如何跨越海峡进驻色雷斯半岛的呢?

是被请进来的。当君士坦丁堡在热那亚人的帮助下重回拜占庭帝国怀抱后,帝国表面看风风光光,但实则如行尸走肉,东西方的贸易几乎都掌握在热那亚和威尼斯手中,财政瘫痪,国力直线下滑,对抗外敌主要靠雇佣兵,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人就在其中。这些人先帮助拜占庭在小亚细亚打败了吃苦耐劳、遵守纪律并以灵活机动作战闻名的奥斯曼土耳其人,之后,因分赃不均,拜占庭皇帝杀死了他们的首领,于是加泰罗尼亚人把奥斯曼土耳其人领进了欧洲的色雷斯,共同对付拜占庭。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虽然奥斯曼土耳其人最后被拜占庭雇佣的塞尔维亚军队轰出了欧洲,但几年后,他们又被拜占庭帝国请了回来。这个时候执掌奥斯曼军队的是把奥斯曼由一个部落变成国家的第二任苏丹奥尔汗,他已经夺取了拜占庭帝国的很多土地,成了拜占庭不得不面对的强权。为了在内战中得到他的援助,拜占庭皇帝约翰六世把女儿许配给了他,于是他作为拜占庭的女婿和盟友被应允率军进入欧洲。在站稳脚跟后,他开始向欧洲移民,第一批穆斯林从亚洲落户到了欧洲,逐步让拜占庭帝国欧洲的土地变色,开启了这块土地上多种族、多语言、多文化的新时代,但此时,君士坦丁堡和多瑙河之间最强大的要塞埃迪尔内还在拜占庭手里。

随着奥斯曼土耳其人的扩张,把奥斯曼由国家变成帝国的第三任苏丹穆拉德最终拿下了埃迪尔内。至此,奥斯曼帝国控制了从君士坦丁堡到巴尔干山脉的重要道路,开始向巴尔干半岛内部大踏步迈进,最后让西方臣服在它的脚下达500多年。对奥斯曼土耳其人来说,失败是短暂的,胜利却是长久的。而奥斯曼从部落到帝国,只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速度之快,令人不可思议,难道真的是因为真主之剑的护佑吗?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应该是吧。真主为了帮它,让欧洲大陆一团糟。在这半个多世纪里,拜占庭帝国正处于衰落期自不必说,保加利亚第二帝国也被塞尔维亚帝国吞并,之后随着塞尔维亚帝国解体而四分五裂;希腊和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摩利亚拉丁公国内部在殴斗;威尼斯和热那亚共和国为了贸易通道正打得死去活来;建立了统一王权的葡萄牙在忙于地理大发现并开始向君主专制政体过度;西班牙还在催赶穆斯林的“收复失地运动”中;神圣罗马帝国下的各诸侯在忙于兼并的战争,英法百年战争也正打得如火如荼。整个欧洲就是一个大战场,而东正教和天主教的矛盾让一些人认为“奥斯曼人是敌人,而分裂基督教的人要坏过敌人”更助长了奥斯曼人的威风。祸不单行。在此期间,欧洲还爆发了黑死病,这让欧洲人口锐减,意大利银行家们也相继破产,欧洲的这些乱象都给奥斯曼人提供了绝佳的天时,使其势如破竹攻占了被学者称作“神秘之地”的埃迪尔内。奥斯曼帝国在这里掀开了新篇章,而且这篇章持续了80多年,直到拿下君士坦丁堡。

埃迪尔内,这个拜占庭帝国时期的军事重镇,奥斯曼帝国的第二个首都,对热爱战争的人来说,是征服;对喜欢历史的人来说,是古都;而对我来说,是建筑。在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埃迪尔内,有奥斯曼帝国最伟大建筑师,希腊人后裔的锡南最满意的作品-塞利米耶清真寺(Selimiye Mosque)。这座在大师80岁出产的杰出作品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它是我在土耳其境内看到的第二个世界遗产。

马尔马拉海

马尔马拉海

马尔马拉海

马尔马拉海

马尔马拉海

马尔马拉海

从我在伊斯坦布尔欧洲老城的酒店到塞利米耶清真寺,可以走不同的路到达。为了我最爱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马尔马拉海,我没有按谷歌地图给我安排的最近的路,而是舍近求远,沿着海峡和海岸边前行,那真是一幅妙不可言的美景图。这一天是星期日,恰巧是土耳其的宵禁日,路上几乎没什么车,路边干净宜人的街景和辽阔无边的海景让我觉得生活如彩霞一般美好。我想把这美好记录在我的手机里,可旁边隔着一条车道,我无法把马尔马拉海清晰地摄进镜头里。正想着可能就这样错过的时候,我看见前方有一个过街天桥,于是眼疾手快下了高速。停好车,跑到天桥对岸,近距离去欣赏马尔马拉海。

这是一个海边花园,土耳其把它修得非常漂亮,绿茵茵的草坪和舒适的行人步道都跟先进国家的一样。世界上最小的马尔马拉海上停着各种船只,等待进入博斯普鲁斯海峡,这是我见过的最繁忙的海。湛蓝的海水在阳光下泛着亮光,一望无际,不含一丝污染的空气就像一股清流在我周遭环绕,而我的周遭,没有一个人,只有我自己独享这份在伊斯坦布尔难得的清净与安宁。我没想到离开伊斯坦布尔的土耳其会如此清新美丽,比埃及的环境强千百倍。如果不是赶时间,我都想坐在这里不走了。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去埃迪尔内沿途

就在我启动车没多久,我看到了警察在拦截路上车辆,查询这些人是否违背宵禁的禁令。当看到我这张脸以后,我都不用出示证件,直接被放行。本来我以为开出了马尔马拉海就会沿着高速一路进军到埃迪尔内,但是谷歌地图把我指向了一条乡村路。这条乡村路,美得只想让我大声喊:天啊,怎么会这么美!路的两侧是起伏不大的丘陵,丘陵上种满了小麦和各种绿色农作物,它们随着云彩的流动一直扑向天边。远离了伊斯坦布尔的盛世与繁华,这里的乡村景色就像握在手心里的梦,温柔、宁静而安详,可以让铅华尽失的眼眸更清澈,更善睐。我尽情呼吸着漫天的清新,体会着岁月留下的味道,凝视着奥斯曼帝国远去的背影。

我在如画的风光里,在奥斯曼帝国远去的背影中,一路开到埃迪尔内。宵禁日的好处是路上车辆极少,坏处是餐厅全关门。到埃迪尔内,我已饥肠辘辘。我绕着塞利米耶清真寺找餐厅,没有一个开门的,看见清真寺旁的一家餐厅有人在打扫卫生,我上前询问是否可以给我做点儿吃的,他们爽快地答应了。因为是宵禁日,所以这家餐厅都没准备什么原材料,只有油炸的牛肝和肉丸,虽然我都不爱吃,但饿的时候也没法挑食,再说他们做得还不错。就在我坐在树下等菜的时候,我发现这里的花我都没见过,一问才知道是花语为默默的爱的美丽月见草(Evening Primrose)和花语为希望的梓树(Catalpa)。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我在土耳其的旅行也变成了识花之旅。

埃迪尔内餐厅旁

埃迪尔内餐厅旁

美丽月见草和梓树

餐厅的午餐

吃饱喝足后我可以尽情欣赏锡南最满意的作品,也是埃迪尔内的标志性建筑。这个在苏莱曼大帝那个酒鬼儿子,也是第11任苏丹统治期间修建的清真寺被称为“城市之冠”。清真寺的外部跟号称伊斯坦布尔最美清真寺的苏莱曼尼耶清真寺外部一样,都是4根直冲云霄的宣礼塔,但与苏莱曼尼耶清真寺不一样的是,塞利米耶清真寺的每个宣礼塔都有三个阳台,而且宣礼塔内有三个不同的楼梯。虽然塞利米耶清真寺苏莱曼尼耶清真寺都是一个建筑群,包括医院、学校、图书馆、墓地等,但塞利米耶清真寺的这些建筑按轴线对称分布,清真寺的面积也其院子的面积大致相当。整个建筑群呈闭环状,用来表达“人生如圆般循环往复”的思想。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正当我绕着清真寺欣赏它美轮美奂的外表时,忽然刮起了风,然后下起了大雨,我赶紧跑到清真寺里去感受它真正的魅力。这个代表了奥斯曼帝国建筑最高峰的清真寺内是一个八边形的几何形态,它能让室内的空间更显和谐。抬头看,红白相间的拱窗和18个规则的半拱顶众星捧月般“拱”出中间图案繁复,由8根柱子支撑,被称作“大象的脚”的主穹顶,仿佛那里就是浩瀚的宇宙,从那里真的可以进入天上的乐园。这种叠加的设计让清真寺更有立体感,也更坚固,是大师毕生追求的“统一的内部空间”。如此坚固的结构即使当它被保加利亚的大炮击中后,也只是遭到了轻微的损坏。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与其它清真寺室内被分隔开的格局不同,塞利米耶清真寺内三面窗户射进的光线透过墙身低处的砖头可以反射出天然的光线,然后照到圣龛上,这让在这里祈祷的6千穆斯林都能看到它。环顾四周,清真寺用砂岩、大理石、珍珠母和瓷砖装饰,而这些带有美丽花纹的瓷砖是伊兹尼克最巅峰时期出品的,以这种瓷砖创造的艺术形式至今都无人超越。而最奇妙的是,这里使用了绣花郁金香图案。这个时候的郁金香,还没有成为奥斯曼帝国的国花,也没有传入欧洲,更没被称为“欧洲的黄金”,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清真寺里呢?有人说这里曾是郁金香盛开的地方,园主不同意在此建清真寺,后来园主妥协,条件是把郁金香用在清真寺里,有着伊斯兰世界米开朗基罗称号的锡南同意了,但却让郁金香倒立,以表示自己的不满。这个被锡南叫做“我的工匠作品”的塞利米耶清真寺因为太出众,所以被土耳其政府印在了1982年至1995年发行的一万元土耳其里拉钞票的背面上。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塞利米耶清真寺

走出清真寺,大雨变成了丝丝小雨。因为下雨,又因为是宵禁日,埃迪尔内市中心的大街上除了我以外,一个人也没有。我孤独地走在小雨里,唱着邓丽君的歌曲,“一阵阵绵绵细雨,带来多少凄凉意”,穿过带有锡南塑像的城市广场,走向市中心的埃斯基清真寺(Eski Mosque)。这座清真寺因建成于第五任苏丹统治时期,因而也被称作老清真寺,距今有600多年。虽然它的建造时间很早,但在埃迪尔内,所有的清真寺都掩盖在塞利米耶清真寺的阴影下。这个清真寺无论外表还是内部都相当简朴,连庭院也没有,最初只有一个宣礼塔,之后又加了一个,但内部却有大量的伊斯兰书法。

埃斯基清真寺

埃斯基清真寺

埃斯基清真寺

埃斯基清真寺

比老清真寺晚些建成的苏丹穆拉德二世清真寺(Muradiye Mosque)离塞利米耶清真寺不是很远,这个穆拉德是奥斯曼帝国的第六任苏丹,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穆罕默德二世他爹。此清真寺坐落在高坡上,可以俯瞰老城,内院是埃迪尔内所有清真寺中最漂亮的,但内部却出奇地小。不过,这里出现了小二楼,那是苏丹祈祷之地。最特殊的是内部的瓷砖,有53种不同的设计,其中15种设计仅出现过一次,而且大部分瓷砖都受到了元朝中国青花瓷的影响。 

苏丹穆拉德二世清真寺

苏丹穆拉德二世清真寺

苏丹穆拉德二世清真寺

苏丹穆拉德二世清真寺

苏丹穆拉德二世清真寺

在这位苏丹统治期间还建成了老城的三阳台清真寺(Three-Balcony Mosque)。三阳台清真寺,顾名思义,宣礼塔上有三层阳台,但这并不是它的特色。它的与众不同是四座宣礼塔都形态各异,砖石拼花也不相同。内部直径24米的圆顶在同时期的清真寺中是最大的,内部瓷砖被签名为“大师的作品”,瓷砖图案同样带有中国特色。

三阳台清真寺

三阳台清真寺

三阳台清真寺

三阳台清真寺宣礼塔

三阳台清真寺

我继续在老城转悠,去寻找奥斯曼帝国的遗迹。此时,雨已停歇,路上也出现了三三两两买菜的人,我终于有了作伴的人,虽然彼此从未相识。就在三阳台清真寺的旁边,我居然发现了一座始建于罗马时期,属于阿德里安堡要塞的马其顿塔(Macedonian Tower)。它守卫着要塞的东北角,之后奥斯曼帝国在其上建了一座具有新古典主义风格的钟楼。这个近50米高的塔楼呈八角形,每一层都有窗户,法国制造的时钟被安装在上面,后来被地震摧毁了一部分,如今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垂泪对宫娥”。

我不知道在老城晃了多久,看看天色已不早,就驱车去了酒店。我的酒店在居民区里,小巷窄窄的,只能容一台车通过,但极其干净,跟欧洲的一模一样。不仅小巷跟欧洲的一样,酒店老板长得也像欧洲人,而且英文特别好,以前是记者,专门报道国际新闻。他说他的祖先是保加利亚人,所以他去纽约的时候,别人都以为他是美国人。跟老板聊完天儿以后,夜色已渐浓,我把车开了出去,去领略奥斯曼帝国故都的夜色美。第二天,阴雨绵绵换做了朗朗晴空,我又在晴日里把老城看了一遍。

马其顿塔

酒店旁

埃迪尔内博物馆

埃迪尔内博物馆

埃迪尔内博物馆

埃迪尔内博物馆

临离开故都前,我去了这个城市的博物馆(Edirne Museum)。此博物馆就在塞利米耶清真寺后面,面积小小的,展品也少少的,却涵盖了米诺斯文明和古希腊文明以及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和奥斯曼帝国的物品,包括奥斯曼帝国时期新娘和割礼房的样貌。我没有被这个博物馆的展品惊艳到,但是我知道,跟博斯普鲁斯海峡和马尔马拉海同属土耳其海峡的达达尼尔海峡一定会让我怦然心动。那里发生的被时光悄然带走的故事,会在淡黄色梧桐花绽放的时候,会在润白色槐树花飘散的时候,循着夏天的精灵翩跹而至,走进我的记忆里,也停留在浅夏的清风里。

路线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wxc8585' 的评论 : 多谢多谢。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竹野' 的评论 : 谢谢,不明白你的问号代表什么。
wxc8585 回复 悄悄话 佩服!! 只有佩服!!
竹野 回复 悄悄话 好详尽的介绍,????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syyu' 的评论 : 谢谢你对我一如既往的支持和赞美!
syyu 回复 悄悄话 美不胜收, 精彩纷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