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疫情下的埃及行(25):尼罗河之吻

(2021-04-19 09:21:54) 下一个

有人说,尼罗河是银河的倒影;也有人说,尼罗河是伊西丝女神的眼泪。不管是银河的倒影还是伊西丝女神的眼泪,尼罗河都把它的第一个爱之“吻”印在了努比亚和阿斯旺(Aswan)的“脸”上。

位于今天埃及阿斯旺以南和苏丹北部尼罗河沿岸的努比亚在历史上可牛了,它被很多人认为是人类生命的起源地。在这块土地上,还诞生了地球上第一个辉煌灿烂的黑人文明。或许跟古埃及一样,努比亚也是尼比鲁星球上的第三号大神恩基和他的妻子宁玛,也就是古埃及神话中的奥西里斯和伊西丝最初落脚非洲之地。古埃及语中意为“金”,后被称作库什(Kush)的努比亚在新石器时代以前跟古埃及有着相同的文化,在这里发现的巨石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设备之一,比土耳其的哥贝克力石阵(Göbekli Tepe)早了两千多年。在父慈母爱的关照下,努比亚人在古埃及统一以前,都跟古埃及人一起在尼罗河岸被大神圈起的伊甸园里过着歌舞升平的幸福生活。

阿斯旺

阿斯旺

努比亚的霉运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众说纷纭。人们可以肯定的是,当第四王朝首位国王,也是修建了弯曲和红色金字塔的国王斯尼夫鲁(Sneferu)上台时,这位定都孟菲斯的国王千里奔袭,用60艘名为“两埃及荣耀”的船只攻击努比亚,这些每艘长约50米的船是人类第一次记载“有名有姓”的船只。从这儿之后,努比亚人就没有好日子过了,一直被古埃及人上下其手,折磨得死去活来。

为什么古埃及人总是觊觎努比亚这块土地呢?因为它是被大神吻过之地,不仅地理位置得天独厚,而且物产丰富。在尼罗河从今天苏丹首都向北流到阿斯旺的途中,它打了一个“S”形的大弯道。水流湍急,船只无法通过的第一至第六瀑布就分布在这个大弯道上,而努比亚的中心地带刚好位于水量充沛,耕地遍布的第三到第四瀑布之间。再往南,延伸到第五瀑布是宽阔的平原。遍布的耕地和充沛的水资源让努比亚人吃穿不愁,牛羊遍野。不仅如此,这块被大神吻过的地方还是古埃及与非洲内陆最重要的贸易中转站,而非洲内陆有着令人垂涎的乌木、象牙、紫水晶、黑檀木、薰香、野生动物等。这样独一无二的地理位置让一代又一代的努比亚人做着中间商的生意,肥吃肥喝,富得流油。富成这样已经够让人惦记的了,这块宝地之下还埋藏着众多珍贵金属和矿产资源,特别是黄金,这不等着它的邻居来劫掠吗?可以说,古埃及的发展史从第四王朝开始,很多时候都是对努比亚的侵略史。

努比亚地图

努比亚地图

努比亚与埃及王朝对比

斯尼夫鲁收拾完努比亚后,心满意足地带着俘虏和其它战利品回返埃及去了,留下独自流泪的努比亚人。不知道他对大神心爱之地“动粗”的做法是不是惹怒了大神,之后他的王朝被祭司集团“掀了桌子”。由祭司集团建立的第五王朝和随后的第六王朝仍然不放过努比亚,在武装掠夺中与努比亚进行着远程贸易。这种征服与反抗的态势时断时续,一直到新王国的建立。

开创新王国的亚赫摩斯一世因为娶了埃塞俄比亚的公主才借其岳父家的军队把西克索斯人赶回了叙利亚,而埃塞俄比亚就是当时的努比亚。当图特摩斯一世继位时,这位军人出身,古埃及历史上最辉煌第18王朝真正奠基者的他征服了第三瀑布以北的努比亚。他的孙子,素有“古埃及拿破仑”之称的图特摩斯三世将帝国版图扩展到第四瀑布,被端了老巢的努比亚不得不臣服。从这时起,古埃及人和努比亚人开始了真正的血脉相连,努比亚人也开始被古埃及人同化。

阿斯旺

阿斯旺

阿斯旺

被同化后的努比亚人对古埃及文明的热爱超过了所有统治古埃及的外族人,这也不奇怪,谁让他们跟古埃及人一笔写不出两个祖先呢。当新王国寿终正寝,古埃及陷入动荡的第三中间期时,被图特摩斯三世轰到第四瀑布的努比亚贵族建立了一个国家。国王带领军队挥师北下,占领了底比斯和孟菲斯,随后由努比亚人建立的第25王朝被写进了埃及史。在黑人法老统治的近100年内,不仅古埃及的版图重回新王国时代,而且国家也恢复了新王国繁荣的态势,古埃及人特别幸福,因为黑人法老从不杀古埃及人。可随着亚述人的入侵,第25王朝兵败如山倒,这些跟古埃及人一起生、一起长的努比亚人就这样悲壮地为古埃及文明占了最后一班岗。

退出了埃及本土的努比亚人在自己新建的王国内继续保持着发达的农业和手工业优势,并与埃及、阿拉伯、印度,甚至中国保持着贸易关系,在这里还出土了一具中国式的鼎。与此同时,努比亚重获大神的恩赐,它摆脱了古埃及文化的支配,诞生了自己的文字,发展了采矿和冶炼技术,是当时世界上重要的冶铁中心和黄金产地,直到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这突然消失的文明几个世纪以来都让考古学家讳莫如深,就连古文献中也对它的消亡也保持异常的沉默。

阿斯旺

阿斯旺

阿斯旺

阿斯旺

虽然努比亚文明或许已被努比亚沙漠的尘沙掩埋,但我们今天仍然可以在阿斯旺找到一些它与古埃及文明融合的印记。在古埃及语为“贸易”意思的阿斯旺与努比亚一样,都是被大神们最初吻过之地,它被认为是埃及民族的发源地,也被认为是早王朝涅加达文化的南部起始地。当尼罗河经过水流湍急的六大瀑布到达阿斯旺时,河水开始变得平缓温润,因此这里的尼罗河是6600多米长的尼罗河段中最美的一段。这里盛产青金石、天青石及黑色和朱红色花岗岩等等,成为古埃及神庙和方尖碑所用石材的最佳来源地,而最为贵重的朱红色花岗岩今天仍被用作高档奢侈的建筑材料。因毗邻努比亚,阿斯旺成为古埃及的南大门和贸易重镇,在跟努比亚贸易的过程中,赚得盆满钵满。

作为与努比亚人从肉体到精神交融前沿阵地的阿斯旺,理应与埃及的其它城市都不同,我们对这种不同充满了期待。开出康翁波神庙(Temple of Kom Ombo)不久,我们又与尼罗河相伴。迎着午后的阳光,我们沿尼罗河东岸逆流而上开往阿斯旺。虽然一路上埃及的人文景观不怎么样,但湛蓝的尼罗河水就在我们的右边与我们如影相随,像蓝蓝的梦幻一样升起来,让我觉得,只要有它相伴,即使开再长时间的车,我也不会疲倦。

沿途

沿途

沿途

沿途

刚进阿斯旺,路旁便有一座奶黄色的清真寺在迎接我们的到来,两个高高的宣塔似在宣誓对这里的主权。离清真寺不远的地方,是一排类似度假村的崭新高级住宅,河岸的步道修得也跟卢克索东岸的一样宽阔漂亮,这让我们对阿斯旺的第一印象很好。可越往前开,这种好印象越单薄,曾经富庶的阿斯旺如今就像中国的一个小县城,而且全是人,这些人的肤色明显比埃及其它地方的人深,样貌轮廓也不一样,数千年的混血仍然很明显。为了探究穿越时光隧道中逶迤而来的努比亚文明,我们走进了阿斯旺的努比亚博物馆(Nubia Museum)。

努比亚博物馆

努比亚博物馆

这座博物馆的建造原因有些与众不同。20世纪50年代,埃及为了建造阿斯旺大坝,把努比亚人赶出了原居住地,一些学者就此发起了拯救努比亚文明的运动,从陵墓、神庙和部落中收集了大量文物珍品,建造了这座博物馆。博物馆外观像一个天然植物园,里面种有很多不同种类的埃及植物,比卢克索博物馆漂亮得多,内部则跟卢克索的一样,像个正规的博物馆,都比开罗博物馆内部强。展品包括了早王朝到新王国,再到古希腊罗马和科普特及伊斯兰不同时期努比亚的历史、文化和艺术,每件展品都配以简单的英文说明。我最感兴趣的当然是在古埃及扑朔迷离的史前文明中的努比亚文明。在50件珍贵物品中,有努比亚人用石头做的手斧(hand axes),有顶端装饰着长颈鹿妈妈和宝宝的骨制梳子,有不逊于今天颜色和款式的项链和手镯等,还有铜制的锋利锥子和钩子,以及外部有螺旋状、船、鸵鸟、鱼鳞和象征水起伏线图案的陶器。努比亚人在公元6千多前就能做出这么精细的物件,不奇怪吗?让我惊讶的是,这里展出了一个女人的原始塑像(Primitive figurine of a woman),可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我们今天意义上的人,既没脑袋,也没四肢。人类真的是由猿变来的吗?

努比亚博物馆早王朝展

努比亚博物馆早王朝展品

努比亚博物馆原始女人雕像

努比亚博物馆早王朝展品

努比亚博物馆早王朝展

努比亚博物馆还展出了三个被漆成白色的盘子,上面绘有猎人、狮子,豹、羚羊、野兔和鱼。在一个盘子上,还有明媚的阳光。所有绘画的颜色都用得很精妙,绘画手法也成熟灵动,真想不到这是第六王朝时期的作品。那时,中国的夏朝还没开始呢。努比亚文明到底发达到何种程度呢?这些努比亚人制作的盘子和绘画不仅跟古埃及的古王朝陶器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跟希腊圣托里尼岛博物馆的陶器是“一家”的,可希腊圣托里尼岛博物馆展示的陶器属米诺斯文明,而努比亚博物馆展出的陶器比米诺斯文明还早得多。

努比亚博物馆

努比亚博物馆

努比亚博物馆

努比亚博物馆

新王国时期的众多物件在努比亚博物馆里面也有展出,但因为看过了开罗和卢克索博物馆的展品,这里的展品对我已不是那么弥足珍贵。不过,这个博物馆被建在高坡上,寓示尼罗河从埃塞俄比亚高原流经苏丹到埃及的过程。站在高坡上,我们可以看到阿斯旺的一隅。远眺的阿斯旺,一点儿也看不出人多嘈杂的场景,也看不出埃及餐做得不怎么样的饭店,但当我们开进阿斯旺城内,去寻找未完成方尖碑(Unfinished Obelisk)时,我们又看到了跟开罗穆斯林居住区一模一样的画面,我的心又吊了起来。

建在宽阔马路边的未完成方尖碑没有停车场,谷歌地图把我们指向了它旁边的穆斯林居住区。我在一个宽一点儿的巷子里把车停稳,让女儿下车,女儿再也不愿意看什么方尖碑了,死活要坐在车里等我。在从北向南的旅途中,我已肯定埃及很安全,把女儿一个人锁在车里应该没问题,于是一个人沿着把方尖碑圈起来的围栏去寻找入口,所经之处全是垃圾,幸亏我戴着双层口罩,异味不那么明显钻进我的鼻腔。眼看入口已不远,一个围栏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不想重返垃圾路,看看没有禁止跨越的图标,就索性越过不矮的围栏跳了下去。那个围栏离地面很高,想爬上去是不可能的。也许我的这个举动被发现了,当我回来时,看见围栏下站了一个扛枪的士兵。

未完成方尖碑

未完成方尖碑

未完成方尖碑

未完成方尖碑

走进占地面积很大的方尖碑所在地,眼前除了一个石头山以外,什么人也没有,我又开始形影孤单地在这个古埃及的采石场里乱逛。古埃及人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用花岗岩做建筑石材的,没人说得清,有史可查的是在前王朝的涅加达文化(Naqadah)时期,而这块从未离开过采石场的方尖碑据说是新王国第18王朝女法老哈特谢普苏特下令建造的。为什么它没有完工就被遗弃了呢?在古埃及,方尖碑代表太阳光,是法老和太阳神连结的媒介,顶端包金的锥体负责收集和疏导来自天上的能量,因此被古埃及人视为“神祇血肉”。金字塔铭文中这样描述方尖碑:“天空把自己的光芒伸向你,以便你可以去到天上,犹如拉的眼睛一样”。当拿破仑入侵埃及,看到高耸入云的方尖碑时,他大为震撼,称其为“埃及艳后之针”。因为方尖碑的重要性,所以它必须从一整块花岗岩上制成,而且不能带一丝瑕疵。如果出现一点点瑕疵,阳光就会断掉,神力也就会消失,这就是为什么古埃及历史上所有的方尖碑全部产于阿斯旺,因为只有这里才出产最上好的花岗岩石材。

未完成方尖碑

未完成方尖碑

未完成方尖碑

可惜,再上好的石材也抵不过自然的摧毁力。当工匠们正在切割方尖碑的时候,此地发生了地震,碑体出现了裂痕。本应完美无瑕的方尖碑变得有缺憾,只得丢弃。不管这种说法是不是真的,事实是,如果这座重达1150吨,超过500辆SUV重量,比10层楼还高的方尖碑一旦建成,它会是世界上最大的方尖碑。

即使世界最大,又能怎样呢?还不是最后被丢弃。它的命运和被世人遗忘在角落里的努比亚文明一样,只能随风远行,随云流浪,随水逝去。 但它们曾让人类的心语绽放出的馨香却在韵染着芳菲的天空中,化作了历史的绝响,也让我把对它们的爱慕和憧憬,都放入了行囊,在美丽的尼罗河上,在伊西丝女神的歌声里,与它们一起,看那星明月朗。

路线

难吃的埃及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n008'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赞美。
man008 回复 悄悄话 lily0824 发表评论于 2021-04-20 08:57:35
回复 'man008' 的评论 : 你真聪明,我确实是中文系毕业的。
----------------------------------------
哈哈哈,学识是装不出来的,同样也是掩盖不住的。看了您的第一篇博文,就感觉到博主文笔了得!!!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n008' 的评论 : 你真聪明,我确实是中文系毕业的。
man008 回复 悄悄话 让我猜猜看,博主是中文系毕业的,写出的游记如行云流水又滴水不漏!!!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古树羽音' 的评论 : 不客气,谢谢你的留言。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rkyang' 的评论 : 的确是不虚此行。埃及之行,竟然改变了我的世界观。
古树羽音 回复 悄悄话 感谢你给的神游!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介绍,真的是不虚此行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