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疫情下的埃及行(20):灵魂徜徉地

(2021-03-25 13:17:39) 下一个

人死后会不会复生?灵魂会不会不灭?如果有人提出这个问题,相信很多无神论者都会给出否定的答案,就连基督教中的耶和华见证人派(Jehovah Witness)也与无神论者的回答相同,但古埃及人却不这样认为。他们坚定不移地相信,人间只不过是他们的寄生之处,银河里才是他们的灵魂徜徉地,所以从一出生,他们就开始为来世作准备。

卢克索

卢克索

卢克索的帝王谷

为什么古埃及人会相信灵魂不死,来世复活这样的生命观?这要从古埃及神话说起。在古埃及神话里,太阳神拉每天早上从尼罗河东岸升起,晚上从尼罗河西岸的山谷中进入冥界。在经过冥界的12道险关后,一天的循环也就接近尾声,第二天拉会再从尼罗河东岸升起。古埃及人相信,人的一生,就像太阳神拉一天的日程,而来生,就像拉从尼罗河东岸再次升起一样。在古埃及神话里,还有这样一个故事。最初统治古埃及大地的奥西里斯与他的妻子,也是妹妹伊西丝女神一起用怀柔万邦的方式,让古埃及成为人间的乐土。可是奥西里斯的弟弟因为嫉妒,设计害死了他。伊西丝女神找到了他的全尸,奥西里斯复活。弟弟一计不成,又施第二计,再次杀死了哥哥,并把他碎尸。这一次,虽然伊西丝找到了他的绝大多数尸块,但却没找到他最具男性特征的那部分,因而伊西丝只能把他制成木乃伊,送去阴间做了冥神。奥西里斯复活的故事,让古埃及人相信,只要把自己的全尸制成木乃伊,就会死而复生,再次轮回。

帝王谷

帝王谷的墓室

帝王谷墓室里的象形文字

因为古埃及人认为尼罗河西岸是太阳神每日进入冥界之地,所以尼罗河西岸成了天然的墓场。如果说早王朝国王们的灵魂在阿拜多斯等待轮回,古王国国王们的灵魂在孟菲斯的萨卡拉等待轮回,中王国国王们的灵魂或在阿拜多斯,或在萨卡拉等待轮回,那新王国国王们的灵魂则是在底比斯,即今天卢克索西岸的山谷中等待轮回。

在这个山谷中,不仅有法老们的墓室,也有皇室及贵族们的墓室,还有给大神们提供人间居所和美食的神庙。这些墓室和神庙,在神性光芒的照耀下,是那样金碧辉煌,美轮美奂。虽然很多在岁月的蹉跎下或消失,或剩下残垣断壁,但从这些残垣断壁中,我们依旧能看到它们昔日夺目的光彩。

门农巨像

门农巨像

门农巨像

进入山谷前,要先经过第18王朝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用自己名字命名的神庙。这个堪称建筑达人的法老,不仅建造了尼罗河东岸卡纳克神庙的第三塔门和卢克索神庙的大柱廊,也在尼罗河西岸挖了一个碧波荡漾的人工湖,还在西岸低洼地带建造了这个神殿。可惜,因为尼罗河的泛滥和千年时光的摧残,神殿早已不见踪影,但神殿前的门农巨像(Colossi of Memnon)却无惧千年风沙的侵蚀,立在那里,看春秋变换。

这个高20米的门农巨像是阿蒙霍特普三世自己的雕像。虽然他的面部已无法辨识,但可以清晰地看见他坐在王位上,双手平放在大腿上的样子。据说,雕像由白色砂石建造而成,表面覆盖着纯金,地面由银子铺就,而神庙大门则由金银合金铸成。如此贵重的雕像在埃及政权的风云跌宕中是不可能被完整保存下来的。当古希腊人来到这里时,误以为它是古希腊神话中的迈锡尼国王阿伽门农,于是给它起名门农巨像。神奇的是,在一次地震后出现裂缝的它,居然在起风的时候会“歌唱”,可修补后又停止了。

拉美西斯神庙

拉美西斯神庙

拉美西斯神庙

如果阿蒙霍特普三世是18王朝法老中的建筑达人,那拉美西斯二世则是19王朝法老中的建筑达人,而拉美西斯二世因为长寿,可以称得上古埃及建筑史上最牛的法老,他指导下的建筑物遍布古埃及大地,离门农巨像不远的拉美西斯神庙(Ramesseum temple)就是其中之一。

当我们把车停到神庙门口时,发现门农巨像前的些许游人消失了,我们又成了形影孤单之人,只有庙门前的羊头狮身像和像下的拉美西斯二世在跟我们问候。走进神庙,我们看见这座数千年的“豪宅”在岁月的风雨中早已面目全非,孤零零地“站”在空旷的沙漠中,是那样落寞。神庙前矗立着曾激发英国诗人雪莱写出那首诗歌《 奥兹曼迪亚斯》(Ozymandias)的四个拉美西斯二世巨像,而如今,这些巨像的头颅已不知去向,只有一个无身的头颅“坐”在四个巨像前,充当法老的眼睛,望向时光深处,似在告诉人们,生命多是曲终人散,“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拉美西斯神庙

拉美西斯神庙

拉美西斯神庙

漫步在这座建造时间长达20年的新王国时期建筑典范的残垣断瓦中,我们能清楚地看到两个塔门、大柱廊、庭院和墙壁上雕刻的拉美西斯二世与赫梯帝国之间的卡迭石之战,还有宽敞的储藏室和用泥砖建造的粮仓,但神殿已随尘沙而去,只有如水流淌的时光才知道它去了哪里。

这如水的时光不仅知道神殿去了哪里,也知道拉美西斯二世和阿蒙霍特普三世的灵魂去了哪里。他们的灵魂跟其他法老的灵魂一样,都在帝王谷的上空飘荡,在那里等待神的恩典,升向天堂。

拉美西斯神庙

拉美西斯神庙

帝王谷坐落于酷似金字塔形状的埃尔奎恩山(El Qurn)中。在这里,到底有多少法老的灵魂等待升天,至今还没有确切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法老都来自新王国。因为一些大名鼎鼎的法老名字,这个帝王谷从古希腊时代起就成为旅游景点,法老的陵墓里留有游客们用希腊语、拉丁语、腓尼基语和科普特语描的涂鸦。

为了降低过多游客给墓室的伤害,埃及政府将谷中陵墓轮流开放,每位游客只能选择三座墓室参观,我们冒着被法老诅咒的危险去探访第19王朝的梅伦普塔(Merenptah)及第20王朝的拉美西斯四世和拉美西斯九世的墓室。这3个法老在波澜壮阔的新王国史上都属于默默无闻之辈,在他们统治期间,新王国的如日中天已过去,国家走在下降通道中,而这下降通道,在梅伦普塔的老爹-拉美西斯二世与赫梯帝国的卡迭石之战中就开始了。别看他老爹在各种神庙的浮雕中吹嘘自己在卡迭石之战中如何“痛打落水狗”,但作为挑衅的一方,主动跟赫梯帝国签订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和平条约,意味着拉美西斯二世在战争中的失利。这位活了90多岁,生了近100个子女的拉美西斯二世在离开人世前把他的头12个儿子都熬死了,只好让第13个儿子,差不多六旬的梅伦普塔继位。

拉美西斯四世墓室

拉美西斯四世墓室

拉美西斯四世墓室

这位年迈的法老身体很棒呢,不仅亲自率军抵御了利比亚和海上民族对埃及的入侵,还平定了埃及统治下的迦南,即今天巴勒斯坦的叛乱。他把镇压这场叛乱的过程记在了一块石碑中:“以色列惨遭蹂躏,几乎灭种。” 这是埃及现存文献中唯一一次正式提到过以色列的石碑,也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能够证明以色列存在的最古的证据,更是人们第一次在《旧约》以外找到其它文明留下的关于以色列人这个族群的记录。

看似名不见经传的法老还为人类留下了如此意义非凡的石碑,真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如果说梅伦普塔在世时还能看到新王国繁荣的风光,那到在他死后30年继位的拉美西斯四世时,新王国已如行尸走肉。这位在位仅6年多的法老,留给历史的记忆是那样轻如鸿毛。人们只知道他曾派遣近万人前往西奈半岛开采绿松石,还在卡纳克神庙扩建了其父的神庙并为颂扬其父的事迹制作了长达40米的纸莎草卷,作为他父亲的陪葬品。这位孝顺的儿子死后不到30年,当拉美西斯九世承接法老之位时,新王国差不多已走到了终点。这位在位时间比他父亲、祖父、曾祖父都长得多的法老,看似风光,实则外强中干。此时法老位置已形同虚设,国家真正实权掌握在大祭司手中,盗墓也变得越来越猖獗,不过他还是修建了卡纳克神庙的第七塔门。

梅伦普塔墓室

梅伦普塔墓室

梅伦普塔墓室

梅伦普塔墓室

梅伦普塔墓室

虽然这三个法老都跟“拉美西斯”有关,但梅伦普塔和那两个法老根本不是一家的,梅伦普塔的家族被拉美西斯四世的祖父“拔了旗子”。三个法老流的血液不尽相同,可他们的墓穴却都是从坚硬的花岗岩石山中挖掘出来的,内部也都高端大气上档次。

不像金字塔累死人的幽黑通道,法老们墓室里的向下通道很平缓,也很宽敞,更没有金字塔内部的窒息感。不过,这里的墓室跟金字塔的一样,都是空的,可是跟金字塔光秃秃的四壁不同的是,这里的四壁和顶棚全是色彩纷呈的壁画、浮雕和象形文字,从奥西里斯到太阳船,从冥界代表狒狒到象征王权和神权的蛇,包罗万象,仿佛是个艺术的迷宫。那如梦似幻的色彩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的视线,让我久久不愿转身离去。

拉美西斯四世墓室

拉美西斯四世墓室

拉美西斯四世墓室

墓室壁画中永恒的主题当属冥神奥西里斯。古埃及神话中的神可忙了,每个神都身兼数职,比如奥西里斯。他不仅司掌着来世、重生和亡灵,也管辖着生育、农业和植物。在拉美西斯四世的墓室里,奥西里斯掌控着大幅版面,接受众人的奉祭,而出镜率排在第二位的是象征着光明的太阳神拉,头顶太阳盘的他时而在陵墓入口处跟法老打着招呼,时而乘着太阳船,载着尼罗河源头之神,也是儿童创造者的克努姆(Khnum)飞驰而去。在拉美西斯九世的陵墓中,太阳神的曝光次数比这里还多,不仅占据了墓道梁上和墓室顶等重要位置,其造人过程也被描绘。也许,太阳神拉和最先统治古埃及大地的奥西里斯及因受尼比鲁星球上二号统治者排挤,被迫移步非洲采矿的三号统治者-恩基都是一个人。

虽然拉美西斯四世在位时,古埃及国力已大不如从前,但他的墓室却是三位法老中最豪华,保存最完整的。整个墓室以黄色为基调,偶尔配以红色和蓝色做衬托。那种温暖的色调,外加满墙的象形文字和栩栩如生的立体神话故事,让我仿佛置身在一个神秘的世界里,不想对数千年前的古埃及文明敬仰都不可能,真盼望能坐上时光机穿越回那个时代。相比壁画颜色依然鲜艳生动的拉美西斯四世墓室,拉美西斯九世和梅伦普塔的墓室就逊色得多,壁画还被玻璃板隔开了,但梅伦普塔的墓室以蓝色为基调,拉美西斯九世的墓室出现了黑色。

拉美西斯九世墓室

拉美西斯九世墓室

 

拉美西斯九世墓室

若论浓墨重彩的黑色用色,非建造阿拜多斯神庙的塞提一世墓室不可。这个墓室,需单独购票,票价高达1000埃镑,近70美元。也许是因为高昂的票价,热热闹闹的帝王谷在这里变得冷冷清清,我又成了孤家寡人。从开在半山腰的墓穴入口沿着细小通道走向45米深的墓穴深处,墙壁和天花板上那带有浓重黑色色调的壁画如影随形,虽装饰华丽,却让我感到了恐惧。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走入这座帝王谷中最长、最深、规模最大墓室的墓道,会在走廊上看到以太阳神拉为中心的壁画。在走廊旁的一个小房间里,有塞提一世欢迎众神的彩绘,再经过一座小桥和描绘众神欢迎已故法老彩绘的深井,就会到达四柱厅。厅里柱子上和房间四周是大幅壁画,柱子每一侧,都绘有已故的塞提一世的灵魂向神灵请教的画面。后墙上,是塞提一世受到冥界之神欧西里斯欢迎的壁画。在四柱厅前边有一个小间,里面的壁画没有颜色,却有清晰的轮廓,跟素描一样。走下柱厅左边的楼梯,穿过布满壁画的走廊,会看到一个宽敞的墓室。墓室的一部分是六柱厅,厅内的屋顶刻满了白色的星星,另一部分的拱顶,不仅用金色画出了人像,还画了一个表格,每格中都有文字和不同数量的星星,而拱顶之下,是塞提一世的雪花石膏石棺,正下方有一个174米的通道。近两个世纪以来,没有人知道这条通道通往何方,也不知道它是不是通往冥界的隧道。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塞提一世墓室

在塞提一世不同凡响的墓室里,存有古埃及最古老、最完整的丧葬文本,讲述了太阳神拉每晚借助墙上显示的神奇文字,克服重重障碍穿越冥界及灵魂穿越冥界的故事。

不管各路大家如何说塞提一世墓室的重要性,我都觉得它不值那个票价。但是,在皇后谷有一个票价比塞提一世的墓室票价还贵得多的墓室,却让我觉得它不仅物有所值,而且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它就是塞提一世的儿媳-纳菲尔塔莉(Nefertari)的墓室。这个墓室就像冬日里的暖阳,折射出古埃及文明的斑斓色彩,让我不由自主想沿着时光的长廊,走入古埃及的青青牧场。在那里,让花儿拥着我,让草儿抱着我,静观风云,笑看山水,在云淡风轻中,感悟生命的脉动,体会无言的静美。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nnian2012' 的评论 : Nefertari墓票价1400埃镑,卢克索pass是200美元,学生半价。只收美元,不收埃镑。祝你旅途愉快。
xinnian2012 回复 悄悄话 也想今年去帝王谷,参观这几个墓。请问Nefertari墓票价多少?你们买了Luxor Pass了吗?pass的费用是多少?谢谢information。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务实小民' 的评论 : 谢谢你的认可。我的文章很小众,不被冠名自在情理之中。谢谢你阅读。
务实小民 回复 悄悄话 博主写得这么认真,这么好,访问量都超过78万了,城里怎么还没有给冠上“热门博主”,不公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