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疫情下的埃及行(10):大帝的城市

(2021-02-10 15:32:02) 下一个

世界历史很有趣。如果说古埃及和中国是一个“妈”生的,可能很多中国人都会气得跳脚骂娘。可是,对比马涅托对古埃及王朝的划分和中国史学家对中国王朝的划分,竟会发现它们之间有着莫名其妙的联系。在古埃及动荡的第一中间期结束前30年,中国建立了扑朔迷离的夏朝;在古埃及第二中间期结束前50年,中国建立了青铜文明的商朝;在古埃及第三中间期开始后24年,中国建立了完美礼乐制度的周朝,而第三中间期结束前13年,中国进入了百家争鸣的春秋时代。

为什么古埃及一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中国就改朝换代呢?好吧,就按学者们的说法,这一切都是巧合而已,但古埃及的王朝更迭却没什么巧合。如果说跨越了100多年的第一中间期属于古埃及人的内斗,200多年的第二中间期是埋伏在古埃及境内的“奸细”,一拨从西亚骑马来的西克索斯人对古埃及人的“单挑”,那长达400多年的第三中间期则是利比亚人和努比亚人唱的“双簧”。

亚历山大城

亚历山大城

在“师傅”西克索斯人的调教中,古埃及人不仅学会了打仗,之后还善于打仗。第二中间期后建立的新王国开始向外扩张,把帝国版图延伸到了叙利亚、黎巴嫩、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如此富庶的帝国在强盛时被周边臣服,而一旦走下坡路就会被邻国觊觎。随着王权的崩塌,动荡的第三中间期来临,利比亚人和努比亚人在古埃及这块富庶的土地上展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厮杀大戏。当亚述帝国结束了古埃及的第三中间期并统治其100多年后,这个古埃及后王朝的开创者又被波斯帝国一脚踹出了尼罗河,古埃及正式成为波斯帝国的一个省。从这时起,古埃及恢弘壮阔的历史篇章接近了尾声。可是,曾经不可一世的波斯帝国还是被亚历山大大帝赶回了“老巢”,古埃及人敲锣打鼓把这个出生于马其顿的大帝迎进了门,并承认他为合法法老。虽然这个战无不胜的大帝仅仅在埃及停留几个月,但他却把古希腊自由民主的空气吹入了埃及,让埃及获得了新生,使之进入希腊化时代。当他在地中海的南边划了“一个圈”后,埃及的一个明星城市就在那里冉冉升起,它就是以大帝名字命名的亚历山大城(Alexandria)。

亚历山大城

因为对开罗的印象极糟,所以还未离开开罗,我们就对这座吹着地中海风的城市充满了期盼,期盼它能像希腊沿地中海的小镇一样,干净清爽。

从开罗出城,我们再一次经历了心惊动魄的开车之旅。高速公路上依然没人遵守交通规则,三条线的路面并排四台车都是少的,慢得像牛车的三轮车也在高速公路上爬行,汽车随意在路旁停车接客,连个紧急灯也不打。行人有的横穿高速公路,有的在路边闲逛。我就奇了怪了,开罗人至于闲得一定要在高速公路边闲逛吗?在开罗开车,真的很痛苦。

可这痛苦在我们上了收费高速公路后停止。收费公路上不仅车辆急剧减少,而且基本都在线内行驶,收费也很便宜。从开罗到亚力山大,200多公里的路,才20埃镑,差不多1.3美元,且路况极好,限速120公里。可我租的那台破车一到100公里就“哆嗦”,我尝试开到120公里,车内的仪表盘立刻黄灯闪烁,还发出提示声,吓得我乖乖开到100公里以下。不管怎样,这样的路况至少让我的心跳正常了。

收费高速公路上

收费高速公路上

就在我的心跳正常不久,前方出现了浓雾。看见埃及人都把紧急灯打开,我们也依葫芦画瓢,如法炮制,可速度却变成了龟速,能见度在两米以内,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也不知过了多久,冲出浓雾的我们先是看到了两侧的沙漠,然后看到了冒烟的烟囱,最后看到了棕榈树和绿色的草地,我们知道,我们离以那个我们期盼的城市不远了。

亚历山大的外城很漂亮,没有多少车,公路也修得很好,我们还看见了波光潋滟的湖泊。可一进老城区,我们的期盼就落空了。如果我对古埃及和中国是不是一个“妈”生的还不确定,那我对亚历山大城,这个埃及第二大城市和开罗,这个埃及第一大城市的穆斯林居住区是一个“妈”生的则确信不疑。这里的人开车跟开罗的一模一样,不按线行驶,加塞儿是家常便饭。冒着浓烟的三轮车比开罗多得多,还有有轨电车。老城区同样破破烂烂、人潮涌动、臭气熏天。这样的环境,让我们抱定一个宗旨,那就是:宁可开车被吓死,也不走路被熏死。

收费高速公路上

收费高速公路上

这种糟糕的环境离地中海岸越近越得到改观。路过亚历山大大学时,我恍惚间以为这里是欧洲。漂亮的嫩黄色教学楼整整齐齐地摆在路边,赏心悦目,只有那些拿着书本的穆斯林女生才提醒我们这是在哪里。环境是得到改观了,但车流却出奇地密集,人们开车的手法也一样,旧车排出的烟尘也没少多少。我们的酒店在地中海岸的滨海大道上,推开窗,即能看见因为古雅典而在我们心中变得温情无比的地中海。可海边的公路上车水马龙,扰得我们一夜也没睡好觉。就在这条让我们再次开车开得心惊肉跳,也没睡好觉的沿海大路上,我们见到了“亲人”,美国常见的加油站 - Mobil。此时,我们正在车多得吓死人的沿海大道上心急火燎地寻找去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停车位,却怎么也找不到。看到Mobil的那一刻,我毫不犹豫拐进去加油,虽然油箱里还有很多油。这里的员工看起来很正式,都穿着统一式样的体恤衫,服务非常好。我们去的时候油车正在注油,一个小哥把我引到另一条线,不会英文的它用手势告诉我我的轮胎瘪了,我下车一看,果真如此,心里又对那个“托儿”咬了咬牙。那位小哥帮我充好气后,我问他多少钱,他说不要钱。在无处不小费的埃及还有免费之地,这让我很意外。不过,我还是给了他美元作小费,他没拒绝。

又等了一会,我被另一个小哥告知可以加油了。他帮我加好油后,我给他小费,他看见同事在旁边,没要。我看见一个空位,随口问他,我可不可以把车停在这里,他立刻说没问题,我大喜过望。心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指引我停好车后,我让他到女儿那一侧车窗,那是他同事看不见的地方,给了他小费,这一次他收了。对于小费,我们并不吝啬给,但不能测试我们的智商。我们可以给,但你不能要。如果“要”就变成了索取,会让我们不屑。

地中海岸

地中海岸

停好车,我们这两个不包头巾的“怪物”,在人山人海的地中海岸,在穆斯林投向我们的好奇目光中,开始打量这个我们期许的城市,也是托勒密王朝的首都,还是希腊化时代文化重镇的风姿。

亚历山大城的女孩子明显比开罗的时尚,不仅穿得时髦,而且大部分都化着淡妆。白白的皮肤,长长的睫毛,很多还穿着紧身的牛仔裤,非常漂亮。这里的滨海大道,如果不是人潮如涌,破车奇多,其实并不比其它国家的沿海小镇差多少。步道宽阔整洁,椰子树在海风吹送下摇曳生姿。夜幕低垂的时候,我们站在酒店房间的阳台上,捂住耳朵,极目远望,地中海的美景尽收眼底。墨蓝的天空下,地中海安静地熟睡着。星星似乎怕打扰它的安眠,早早躲进了云层里。微凉的夜风轻轻吹送,像是它的摇篮曲,而它身旁亚历山大城的建筑群,似乎担心它会被噩梦惊醒,于是用璀璨的灯光为它驱魔。失去了人声鼎沸的沿海步道,此时只有三三两两的穆斯林在欣赏它熟睡的模样。那一刻,我们已分不清这是现代化的欧洲还是第三世界的埃及。夜色下的亚历山大城,恢复了它娇媚的青春。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这青春,始于欧洲历史上最伟大军事统帅的亚历山大大帝。当这个亚里士多德的好学生征服了小亚细亚和叙利亚,兵不血刃地移步埃及后,他依据自己的梦境和实地考察,在一个默默无闻小城的基础上规划了该城的基本特征,作为连接古希腊、埃及和近东的贸易和交通枢纽。可惜,他还没为亚历山大城扬起风帆,就驾鹤仙去,此时,中国还在战国时代。虽然大帝已远去,但他梦中的“地中海明珠”,却在他的好兄弟,驻守埃及的封疆大吏建立的托勒密王朝中闪闪发光。

这个好兄弟,就是托勒密一世。亚历山大大帝死后,他不失时机地在巴比伦会议上提出瓜分帝国遗产的要求,还费尽心机把大帝遗体运送回埃及,葬于孟菲斯,使其统治合法化。不管这个好兄弟初衷如何,但他的确继承了大帝的“衣钵”,在地中海岸建立了一个典型的古希腊城市和最重要的亚历山大海港。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这横空出世的海港,被一个人工堤分成东西两港,东港是巨大的商港和军港,而西港是渔港。在托勒密一世垂垂老矣之时,除了金字塔以外,埃及另一个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亚历山大灯塔(The Lighthouse of Alexandria)被兴建。据说跟胡夫金字塔高度相仿的亚历山大灯塔,相当于40层楼高,用石灰石建造而成,外表饰以白色大理石和青铜雕刻,花了18吨白银,是古希腊式风格。底部正方形,自下而上逐渐缩小,由立方体、八角形柱体、圆柱体和球形圆顶组成。塔顶有一个神秘的镜子,白天反射日光,夜晚则把常年不灭的火焰反射至方圆50多公里的海面上。也许因为它的神秘,也许因为它的恢弘,灯塔所在的小岛的名字Pharos成了欧洲许多语言“灯塔”一词的语源,而埃及早期的伊斯兰教清真寺尖塔也模仿了这个灯塔的三层式设计。可惜,如此“奇迹”却未像金字塔一样永存,1500多年后在阿拉伯帝国统治埃及时据说被毁于地震中。是不是真的毁于地震,只有天知道。不过,建造了哈桑清真寺的马穆鲁克王朝为了抵御土耳其人的入侵,在灯塔的原址上用它留下的一些石块修建了壮观的盖贝依城堡(Citadel of Qaitbay)。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位于长26公里滨海大道最西端的盖贝依城堡,在蓝天白云下,那米白色的石头和典型的阿拉伯建筑造型,让我们远远望去就觉得它跟开罗的萨拉丁城堡一样漂亮得一塌糊涂。若要靠近有着700多年历史的它,我们得开上长长的人工堤。宽阔的人工堤上,有一个旅游市场,还有很多游人,但一个欧美和亚洲的都没有,我和女儿又成了被围观的“猴子”。靠近城堡,我们发现,这个占地2万平方米的四方形城堡造型是那样优美,气势是那样巍峨。三面高大而厚实的城墙,搭配着数座半圆形塔楼,每个角都有一个圆柱形的炮楼,设计极其巧妙。城堡内不仅透气,也不冷,地下有个不知连接到哪里的长长通道。城堡的空旷地带上陈列着当时战争中用的大炮和战船等。在城堡内部,透过城堡内的孔隙,可以一览地中海的美景。循着陡峭的楼梯爬到城堡的顶端俯瞰,整个城堡和亚历山大城在灿烂的阳光和碧蓝的大海映衬下,是那样迷人。远离了密集的人群、肮脏的街区、拥挤的车道和破车排出的尾气,让我们视野无比开阔的盖贝依城堡是如此令我们沉醉。与地中海融为一体的它让我们依稀看到了亚历山大城当年怒放的青春,那是人间的至美风景。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盖贝依城堡

在这美景中,我情不自禁睁大双眼,看着洁白的浪花在眼前飞溅,看着海鸥在不远处低空盘旋,看着幽蓝的海水卷起浅浅的忧郁,我的思绪也随之飘远。我迎着海风,望向天海相接处,遥想亚历山大大帝在泛着金光的海面上,乘风破浪而来的清白脸庞。如果他的生命可以延长,那这片海,会聆听他的欢唱,会伸延他的梦想。可如今,他只能在天堂看着他之后的无数帝国为争夺这片海而低吟,语焉不详。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迪儿' 的评论 : 谢谢迪儿对埃及这个系列感兴趣。祝你们全家新年快乐,一切安好!
迪儿 回复 悄悄话 新春快乐!你这个系列好多信息,我读了一点点,非常受益,静下心来的时候慢慢来补课。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枕寒流' 的评论:有没有觉得根源是他们人口激增的问题呢?加之沙漠化的环境和耕地的缺乏,另外没有经济增长点,从古到今都以农业立国。这个国家在我的眼中,根本没有前途。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沙发!金字塔周边的脏乱差真的让初到埃及旅游的人想象不到。我不知道只是因为当地人不爱整洁呢,还真是由于非他们祖先遗留物而不去用心维护。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