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故国又重游(30):十里秦淮美人伤

(2020-05-28 08:08:19) 下一个

中国从不缺闻名遐迩的江河,可既承载着世纪风雨,又萦绕着莺歌燕语,还飘荡着侧词艳曲的江河,却寥寥无几。被称为“中国第一历史文化名河”的南京秦淮河,就是那寥寥无几江河中的魁首。孔尚任的“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描绘了秦淮河的唯美和繁华,而杜牧的“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却道出了秦淮河的朦胧和颓靡。杜牧横空出世的《泊秦淮》让籍籍无名的秦淮河一夜成名,而明末清初从这里诞生的“秦淮八艳”更是让十里秦淮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声势,名扬天下。

秦淮河

秦淮河

这“画船萧鼓,昼夜不绝”的十里秦淮,氤氲着才子佳人的你侬我侬,只不过,听起来甜蜜的爱情故事,心伤的终究是痴情的女子。对于青楼里的女子来说,很多结局都是“笑渐不闻声渐悄”,春宵一刻难长久,泪满衣襟湿满袖。

“秦淮八艳”之一的倾国名姬陈圆圆让吴三桂“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故事已家喻户晓。虽然这个爱情故事有杜撰的成分,但秦淮河上的另一名妓,李香君的爱情故事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李香君与明末四公子之一的侯方域一见钟情。为了帮李香君赎身,侯公子误借奸人之财,是李香君最后变卖了自己的金银细软替他把钱还上,但祸根却随之种下。侯公子受奸人所害,被迫远走他乡,而李香君也被奸人暗算强嫁。当迎亲的队伍到来之时,敢爱敢恨的李香君以头撞柱,鲜血溅在了她与侯公子的订情诗扇上。侯公子的朋友在看到被鲜血染红的诗扇时百感交集,和着血迹在扇上绘了一幅艳丽的桃花图。这个感人的故事后来成就了中国四大名剧之一的《桃花扇》。

秦淮河

秦淮河

秦淮河

李香君与侯公子的爱情令人唏嘘,但毕竟是“郎有意,妹有情”,年纪相差也不大,可正当妙龄的秦淮才女柳如是与年过半百的大才子钱谦益的结合却不知是志趣相投还是纸短情长。名字来源于苏轼“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的柳大美人,文学和艺术才华堪称“秦淮八艳”之首。就这样一个精通音律,长袖善舞的秦淮名姬却有着一颗比男人还坚硬的心。当清军兵临城下时,是柳氏劝说当了南明礼部尚书的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当钱借口水太冷不能下时,柳氏却“奋身欲沉池水中”,被钱强行拖住。有才情、有骨气的柳如是本该得到善始善终,但在钱去世后,她为了保护钱家产业,悬梁自尽。

“秦淮八艳”的悲情故事不只这两个。当了九年贤妾,烧得一手好菜,在疲惫中死去的董小宛;被有目的迎娶进门,随后被弃之如敝履的寇白门;婚后郁郁不得意,出家当了女道士的卞赛,她们的爱情之路也是坎坷多舛。这些能歌善舞、色艺冠时的“秦淮八艳”,大部分都在“梦中本是伤心路,芙蓉泪,樱桃语”中为自己的人生划上了句号。对于这些“命比纸薄”的佳丽,人生就像一场匆匆的落叶,所有的过往只是浮华梦一场,她们的爱情,是璀璨,也是寂寞;是热烈,也是安静。

秦淮河

秦淮河

秦淮河

爱情,折磨人又不舍得让人放弃的爱情,怎样才是完美的?应该是灵魂的相通,性爱的和谐。没有性爱的爱情,是柏拉图式的爱情;没有和谐性爱的爱情,是没吃饱的残缺爱情,而没有灵魂相通的性爱,根本不能称之为爱情,只是“一晌贪欢”。世界上完美的爱情,是上天赐予的,是可遇不可求的,要比中彩票还难上千百倍。

秦淮河上多情佳丽们的凄婉爱情,早已随着流淌不息的秦淮河水“东逝去”,“风华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十里秦淮也已在时代的变更中“花落尽”,可“十里秦淮十里醉,歌妓小曲才子笑”的风流和“浆声灯影连十里,歌女花船戏浊波”的繁华却留在了今天秦淮画舫的解说里。我就是坐在这画舫里,倾听着才子佳人们飘远的故事,聆听着十里秦淮曾有的风花雪月。

秦淮河

秦淮河

被誉为南京母亲河的秦淮河,历史上极富盛名,而这盛名最初来自于六朝。虽然六朝皆是地方割据政权,但它却造就了南京的昌盛,也铸就了秦淮河一带的“风流倜傥”。不同于“秦淮八艳”悲悲戚戚的爱情故事,此时河面宽阔的秦淮河上流传着一段爱情佳话。东晋书法家王献之跟他的小妾桃叶很相爱,当她渡河之时,王献之时常在渡口送别并迎接她,并为她作诗3首,以消除她过河的恐惧。据说,王献之一生只留下三首诗歌,这三首诗全部为她而写。在一首诗中,他叮嘱桃叶:“桃叶复桃叶,渡江不用楫,但渡无所苦,我自迎接汝。” 多情又多才的桃叶随即回复:“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春花映何限,感郎独采我。” 这情真意切的对答,应该是心意相知吧。在那个妾如婢的年代,该是有灵魂的共鸣才会有如此的卿卿我我、情深谊长吧。

这悠悠飘荡在秦淮河上的真爱故事让后人把送别的渡口改作“桃叶渡”。如果王献之和桃叶动人的爱情故事是六朝时秦淮河上的一个小插曲,那歌舞丝竹声则是六朝时秦淮河上的主旋律。在当时最繁华、最璀璨的秦淮河两岸,酒楼妓馆,密布沿岸,自孙吴时代起,就设立了三市,市场每日开市,交易从中午延续到黄昏。在秦淮河,这个南京对外贸易的主要航道上,游艇画防灯火通明,文人商贾、达官贵人无不云集在此,饮宴游乐,诗酒唱和,一片靡靡之音回荡在十里秦淮,使其得到“衣冠文物,盛于江南;文采风流,甲于海内”的赞誉。

秦淮河

秦淮河

而南朝时著名的坊巷-高门大族居住的乌衣巷就隐藏在夜夜笙歌的秦淮河岸。因唐代诗人刘禹锡的一首“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而声名大振的乌衣巷本是东吴身着黑色军服的禁军驻地,可到东晋时,却成了豪门望族的高档住宅区。可惜,隋朝时把这里夷为平地,乌衣巷从此野草丛生,夕阳残照,今天的乌衣巷再也找不出昔日豪奢的痕迹。

斗转星移。当时光划过隋唐,“秋水长天人过少,冷清清的落照,剩一树柳弯腰”的十里秦淮在宋元迎来了一个小阳春。小阳春之后,蓄势待发的十里秦淮,终于在明朝又迎来了另一个春天,只是这时被称作“人间仙都”的十里秦淮已由六朝的金粉之地变成了烟花脂粉之地。这里有一掷千金的王孙贵胄,也有真假风流的骚人墨客,还有唯利是图的帮闲流氓,各色人物荟萃此处,与歌妓们在十里秦淮演绎着“金粉未消亡,闻得六朝香”的纸醉金迷生活。

秦淮河

秦淮河

就在这让无数人有着剪不断情怀的秦淮河岸边,还有一处与这五光十色的生活不相宜之地,那就是在明朝被列为科举考场的夫子庙和江南贡院。把这些国家栋梁们安排在灯红酒绿的“秦淮烟月”旁应试,是不是统治者的阴谋呢?让这些知识分子沉迷于歌舞樽前,繁华镜里,从而失去造反之心?没人知道。我们知道的是,虽然科举制度磨灭了很多读书人的血性,但它却为底层人民提供了向上晋升的通道。这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知识分子,幻想靠知识改变命运,这是消除他们造反之心的本质。如果中国有什么伟大发明,科举,无疑是其中之一。

从被誉为“中国古代官员摇篮” 的江南贡院,这座中国现存古代规模最大的科举考场内,我依稀仿佛看到了科举的浩大声势和考生期望用知识改变命运的艰辛。两万多考生每人被禁锢在一个被隔开的面积不到4平方米的小考场内,连考几天,而且一天到晚的吃喝拉撒睡全部在这里解决,真不容易。据说,为防止考生作弊,统治者们无所不用其极,连裸考都用上了。我们熟悉的大名鼎鼎的状元唐伯虎、郑板桥、吴敬梓、施耐庵等就是从这里走出,他们的名字被篆刻在贡院内的碑刻上。

秦淮河

秦淮河

千年前的科举余音至今回荡在今天的高考中,但“花楼雨榭灯窗晚”和“空楼寂寂含愁坐”的秦淮风月却已随着秦淮河水不回头。而我,最喜欢亦或是在晴朗的白日,亦或是在轻朗的月夜,坐在画舫或小船上,沿着无语东流的秦淮水道,去缅怀十里秦淮“两岸河房,雕栏画槛,绮窗丝障,十里珠帘”的过往,去感叹“云雨巫山枉断肠”,“天涯一望断人肠”的美人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二胡一刀' 的评论 : 是的,谢谢留言。
二胡一刀 回复 悄悄话 第七张照片里靠近桥的位置应该就是李香君故居媚香楼的后部。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