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欧洲的祖宗:希腊(11)-蹁跹舞裙摆

(2020-03-01 07:02:37) 下一个

我曾徜徉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小巷中,品味文艺复兴时期的大师们留下的艺术印迹;我曾穿梭在罗马的古迹中,寻找叱咤风云帝国的建筑遗迹;我曾徘徊在那不勒斯的庞贝古城中,探求美轮美奂壁画中的奥秘。古罗马帝国的光彩夺目和文艺复兴的多姿多彩我无缘亲见,就像我无缘亲见我的“亲爱”,古希腊文明一样。但我知道,是欧洲语言的祖宗,继承了迈锡尼文明线性文字B的古希腊语言,让璀璨无比的古希腊文明没有被历史的尘烟吹散,可以让古罗马帝国和文艺复兴“蹁跹舞裙摆”。

雅典

雅典

芬芳亮丽的古希腊文明之花不但开遍了古罗马帝国和文艺复兴时期欧洲各国的漫山遍野,也开遍了随后世界的每一处角落。当我漫步在雅典的街头,看着那些残砖断瓦,依稀看见绝代风华的古希腊文明在乘风归来。建于古雅典时期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庙(Temple of the Olympian Zeus)位于古罗马时代的凯旋门-哈德良拱门(Hadrian's Arch)后面,与帕特农神庙完美相望,为祭祀万神之王的宙斯而建,曾是古雅典时期最大的神庙,但建了被毁,毁了被建,直到古罗马帝国时期才最终建成。历经600多年建成的神庙内,供奉着以象牙和黄金打造的宙斯神像。尽管宙斯神像已消失于世上,但他的面孔却变成了东正教的全能基督像。

雅典的宙斯神庙

雅典的宙斯神庙

哈德良拱门

古希腊文明的遗风还散落在雅典保存完好,被绿草和青苔所覆盖的凯拉米克斯遗址(Kerameilkos)古墓内。我们不知道古希腊的大师们是否光临过这个古墓和宙斯神庙,但我知道,古希腊最为知名的雅典古市集(Ancient Agora)和哈德良图书馆(Hadrian’s Library),一定是大师们时常光顾之地。雅典古市集是古希腊时期政治、经济和学术辩论的交流之地,苏格拉底曾在这里“舌战群儒”。如今,这些闪耀着古希腊文明之光的场所跟卫城脚下的罗马古市集(Roman Agora)和世界上最古老的阿迪库剧场(Odeon of Herodes Atticus)都在历史的“金戈铁马”中变成了一片废墟,只有世界上唯一一个全部用大理石建造的泛雅典娜体育场(Panathenaic Stadium)还在使用。

凯拉米克斯遗址

雅典古市集

哈德良图书馆

罗马古市集

阿迪库剧场

泛雅典娜体育场

如果说我在这些废墟中只能略撇微弱的古希腊文明光亮,那在国家考古博物馆(National Archaeological Museum)和卫城博物馆(Acropolis Museum),我却看到了真正的古希腊文明之光。那个时代留下的珍品即使被罗马人、威尼斯人、土耳其人、德国人、法国人和英国人轮流抢了一遍又一遍,也仍有很多被保存在外观其貌不扬,内部装潢简朴的国家考古博物馆内。骑在巨型青铜马上的非洲小骑手,虽然沉睡在海底千余年,但一出世就成为稀世珍宝。古希腊时期用青铜浇铸而成的马的骨骼和肌肉苍劲有力,紧夹战马的小骑手身姿矫健,如李白笔下的“骏马似风飙,鸣鞭出渭桥。” 还有那些古希腊思想家们或深沉思考,或热烈讨论,或慷慨雄辩的大理石头像,都让我仿佛置身在自由民主开放的雅典城邦里,也会跟古希腊人说一样的话:“弄清一件事情比做波斯王还快乐。”

这些大师们部分残缺的作品被保存在卫城博物馆内。伊瑞克忒翁神庙的少女像柱真品,帕特农神庙的装饰浮雕和胜利女神庙内的雕塑等,都在告诉我,雅典城邦曾有的“豆蔻年华”。众神之父宙斯借智慧女神雅典娜的神火,点燃了雅典城邦这颗夜明珠,给予它丰厚的底蕴,让它孕育出典雅风流的古希腊文明。可是,这颗夜明珠,却像划过夜空的流星,虽璀璨耀眼,却转瞬间消失于天际。为什么如此高度文明的城邦会被一个粗鲁野蛮的城邦战败呢?让我们穿过岁月的烟云,一起观赏千年前的花开花落。

国家考古博物馆内

国家考古博物馆内

国家考古博物馆内

国家考古博物馆内

卫城博物馆内

卫城博物馆内

在与雅典城邦隔一地峡相连的伯罗奔尼撒半岛上,摧毁迈锡尼文明的蛮族后代建立了斯巴达城(Sparta)。斯巴达城紧邻河流,肥美可耕种的平原让斯巴达人可以种植水果、谷物、橄榄和葡萄。虽然斯巴达的日子相对来说比别的城邦都滋润,但野蛮的基因好像让斯巴达人跟好日子有仇,非要实施严酷的军事体制不可。男孩出生时如果被鉴定赢弱,就会被弃至山谷,幸存下来的男婴从儿童到青年都要过集体生活,接受军事训练,即使结婚夫妻也不能共同生活。这种违背人性的“苦行僧”生活让斯巴达人“大脑平滑,四肢发达”,也让他们拥有最强大的重装步兵,在陆地战场上像恶狼一样凶猛,所向披靡,战无不胜,迅速成为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绝对的霸主。哪个城邦稍微露出不恭敬之意,就会被“胖揍”一顿。

而此时,希腊半岛上迎着朝阳出生的雅典城邦因为耕地的缺乏及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靠航海贸易惊世建立起雅典帝国。凭借最强大的海军,雅典帝国与斯巴达在古希腊地区分庭抗礼。所谓“一山不容二虎”。“老二”雅典的快速膨胀使其在古希腊地区的影响力极具飙升,斯巴达统治下的城邦也军心摇动,这让“老大”斯巴达如芒在背,一场争夺人口红利和绝对核心利益的战争势在必发。斯巴达联合波斯帝国,在雅典海军远征西西里,试图切断斯巴达粮食供给时两面夹击,雅典惨败。这场战争被古希腊著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写进《伯罗奔尼撒战争史》,也让后人总结出了著名的“修昔底德陷阱”,即新崛起的大国若挑战现存大国,现存大国必然用战争回应这种威胁,这几乎被视为国际关系的“铁律”。

雅典

雅典

雅典城邦的落败,不仅摧毁了它昂扬向上的国运和锐意进取的精神,也让古希腊世界的命运开始转折。从此,挥斥方遒的雅典死去了,但古希腊文明的脊梁却未断。古希腊语让这粒文明的种子被随后入侵的古罗马重新“打包上市”,同时也传到了阿拉伯半岛,并在那里生根。当古罗马帝国灭亡,欧洲重陷黑暗之后,是阿拉伯半岛上保存的文明种子又传回欧洲,促成了欧洲的文艺复兴。而这粒文明的种子,早在古雅典时代就种在了斯巴达城邦所在的伯罗奔尼撒半岛上。

建于古雅典时期的埃皮达鲁斯考古遗址(Sanctuary of Asklepios at Epidaurus)被群山围绕在一个小山谷里,它曾是药神崇拜中心,也是祈祷康复之处。设计完美,能容纳近2万人的剧场被认为是古希腊建筑最完美的杰作之一,是古迹的“皇冠珠宝”。剧场造型比例流畅和谐,拥有无以伦比的音响效果,据说在舞台正中落下一个硬币,那落地声即使在剧场的最后一排也能听得一清二楚,因而当仁不让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埃皮达鲁斯考古遗址

埃皮达鲁斯考古遗址

如果这个遗址为祭拜药神而建,那同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古奥林匹亚遗址(Sanctuary of Olympia)则为祭拜宇宙之神的宙斯而建。建于古雅典时期的宙斯神像跟雅典宙斯神庙内的宙斯神像一样,也由象牙和黄金打造,眼睛饰以珍贵的宝石,但此处的神像却是当时世上最大的室内雕像,也是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被认为是雕刻家艺术才华的高度结晶。当你凝视他时,“你的灵魂会受到触动,似乎真正亲眼见到了神明。”

为了见到这个神明,我们驱车从雅典绕伯罗奔尼撒半岛去寻找他的踪迹。坐落于冲积平原上的奥林匹亚,有河水缓缓流过其旁,常年生长着常青的松树、橄榄树和梧桐树,真的很适合做圣地。这个圣地冬日里的清晨,虽风和日丽,却是沁入心脾的冷。走在去圣地的路上,人迹皆无,这让那冷,愈发彻骨。走入面积比雅典卫城大5倍多的古奥林匹亚遗址,满目沧桑,没有一个完整的建筑,只有孤雁在空中盘旋,掉下惋惜的眼泪。古希腊时期在祭典和收获季节举行盛大集会和各种游乐及竞技活动的热闹非凡早已尘封在了这破石乱瓦之下。

奥林匹亚

奥林匹亚

奥林匹亚

可这破石乱瓦,却尘封不住奥运会的圣火。2000多年前,古希腊爆发战争,各地战火连绵,瘟疫成灾,农业欠收,希腊平民渴望和平,在奥林匹亚城邦国王的倡导下,达成定期在奥林匹亚举行运动会的协议,并规定运动会年实行三个月的“神圣休战日”,这点燃了人类最初的奥运圣火。当奥运“第一枪”从这里打响之后,奥运会在历史的更迭中,历经坎坷,直到现代运动会的举行,提出了团结、友谊和公平竞争的奥运精神。

这奥运精神,源于米诺斯文明的舞蹈、斗牛、拳击和摔跤等竞技活动,在古希腊时代,包括战车赛、站立式摔跤、拳斗、赛跑、标枪、铁饼、跳跃、格斗、射箭等竞技运动空前繁荣,在奥林匹亚竞技会上达到高峰。为了表达对众神的膜拜,古代奥运会的运动员必须裸体参赛,而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参赛运动场地和运动员训练场,就在古奥林匹亚遗址内。在竞技场和训练场旁,还有为青少年运动员提供学习及训练场地的“少年厅”、为运动员擦油而设置的“橄榄油厅”及为哲学家和诗人们准备的“演讲厅”和冷水浴池等,当然必须有敬拜宙斯的神庙。曾经装饰华丽的宙斯神庙如今只剩下吉光片羽,展示极高艺术精华的宙斯雕像也遗失在战乱里。同宙斯神庙一样只剩下吉光片羽的还有遗址内现存最古老建筑的天后赫拉神殿、母神庙、祭坛、回音廊、公共会堂等。

古奥林匹亚遗址

古奥林匹亚遗址

宙斯神庙

宙斯神庙原型

曾经的汗水与荣耀已远去,只有巨大而苍老的石头立于地上,任凭风吹雨打,默默诉说着奥林匹亚沉寂的历史,但静静流过奥林匹亚的河水却从未远去。它流过岁月的变迁,与奥林匹亚考古博物馆(The Archaeological Museum of Olympia) 内达到古希腊时期艺术高峰的雕塑和奥林匹克精神永存。这永存的文明之光,让我想起尼采在《悲剧的诞生》里那句:“奇怪的异乡人啊,你应该感叹,这个民族经历了多少苦难,才会创造出如此的美!” 这永存的美,似乎在告诉我,虽然绚烂的文明会别离,但我们依然可以用一缕清音,轻叩岁月的窗,把文明的种子,撒在心灵的桃花源,使其开在水云间,鸟语花香。

古奥运会入口

奥林匹亚博物馆内的《抱幼童酒神的赫耳墨斯》

奥林匹亚博物馆内的赫拉女神雕像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