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欧洲的祖宗:希腊(7)-云游在半岛

(2020-02-07 07:01:39) 下一个

跟诞生于克里特岛本土的米诺斯文明一样,迈锡尼文明也诞生于本土的伯罗奔尼撒半岛(Peloponnese)。有人说,如果米诺斯文明是欧洲文明的先祖,那迈锡尼文明则是欧洲的第一缕曙光。当延伸到圣托里尼岛的米诺斯文明在千古不遇的火山喷发中被埋进历史的废墟之时,迈锡尼人趁虚而入,用武力征服了克里特岛,并把好斗的基因留在了这里,让这里至今都民风彪悍,很多小孩的周岁礼物就是一把枪。

虽然迈锡尼人没有继承米诺斯文明的祥和,但却继承了奠定古希腊文明基调的线性文字A,并发展出自己的线性文字B,迈锡尼文明横空出世。它与米诺斯文明一起,共同构建出希腊最早期的文明,让爱琴文明进入新的历史阶段。我们在圣诞钟声敲响的那一天,在碧空如洗的晴空下,从希腊大陆跨越科林斯运河(Corinth Canal),环伯罗奔尼撒半岛去寻找迈锡尼文明的遗迹,去探寻不一样的风情。

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高速公路修得真好,路上几乎无车,这让在美国开车一向守规矩的我不自觉就飙到了160公里,并且完全没有意识到路旁“虎视眈眈”电子眼的存在。等发现之时,早不知道被记录了多少次,想想罚单肯定不会少。可看到网友说希腊一半儿的电子眼都不好用时,心里略感欣慰。事实证明,网友说得很对,我无风险超速,一个罚单也没收到。

位于高速公路旁的科林斯运河建在科林斯地峡上,此地峡是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门户,一边是意大利爱奥尼亚海(Ionian Sea)的科林斯湾(Gulf of Corinth),另一边是爱琴海的萨罗尼科斯湾(Saronic Gulf),是连接希腊大陆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纽带。重要的地理位置,让这里在历史上因发生多次战争而声名远播,而沟通“两湾”运河的开通,不仅将伯罗奔尼撒半岛与希腊大陆分割开来,使其成为一座独立的岛屿,也曾大大缩短了欧洲水运货运的距离,但今天这条世界上最窄的运河因无法通过大型船只而失去了建造时的价值。

科林斯运河

科林斯运河

开出运河,我们也下了高速,开始沿着爱琴海岸前行。清澈的爱琴海美极了,望也望不到边。温柔的海水轻轻把波浪推送到岸边,远方是含黛的青山,头上是白云蓝天,那是一张可以永久放置到电脑屏幕上的封面。如果不是在爱琴海岸边前行,我们就是在山谷中绕行,这是我永远都不会感觉疲惫的自驾路线。绵延起伏的山脉环抱着山谷,有些苍茫,那苍茫的味道有点儿像冰岛的山谷,只是冰岛是苔原风光,而这里自然生长着矮小的松树和橄榄树。虽不是郁郁葱葱的仙境,却让我们心情大好。这山川地貌让我们好奇,在这片不是沃野千里的桑叶形半岛上,是如何在数千年前哺育了灿烂的文明呢?

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

伯罗奔尼撒半岛

这疑问,伴我们驶出山谷,来到依山傍海的小城,纳夫普利翁(Nafplion)。跟克里特岛的阿普特拉(Ancient Aptera)小城一样,纳夫普利翁小城也因为地理位置的优越自古以来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和军事要地。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遭围攻和攻陷,和平的年份屈指可数。阿普特拉小城是因为面向爱琴海的苏达湾,而纳夫普利翁则是因为同样面向爱琴海的阿尔戈利斯湾(Agrolic Gulf)。与现如今被废弃的阿普特拉不同,纳夫普利翁小城至今都闪耀着光辉。虽然没有人知道纳夫普利翁小镇在米诺斯文明时代是不是重要的商港,但它在迈锡尼时代和随后的各朝各代却是主要港口之一。小镇内一高一矮的两座山让这个小镇天生就具备战略地位,让占领这里的拜占庭人,法兰克人,威尼斯人,土耳其人无不在此建造防御工事,至今还留有三座城堡,而最著名的是小镇的象征,帕拉米蒂城堡(Fortress Palamidi)。

纳夫普利翁

纳夫普利翁

纳夫普利翁

强盛时期的威尼斯,为了保护自己的贸易航线,在这个重要的贸易港口建成了自己军事要塞的杰作。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座巴洛克式的城堡刚建成,就被奥斯曼土耳其人收入囊中。跟威尼斯时期建在克里特岛港口边的库勒斯城堡(Koules Fortress)不同,这座城堡建在一块216米高的巨岩上,高高在上,要登999级台阶。我们在旭日东升时开上山去,恰巧看到城堡被初升的太阳笼罩,柔和而美丽,只是门口几个流浪狗让我们感到了它的沧桑。

站在这里,历史的硝烟已不再。俯瞰爱琴海的海岸线和传说中由海神波塞冬儿子建造的这座滨海小城,登高望远的感觉真是惬意极了。白身红顶的建筑铺在山谷,在晨曦中似个熟睡的孩子。这个熟睡的孩子在圣诞节的晚上却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到处莺歌燕舞,一派节日的气氛,连个停车位也找不到。看着警察不仅把违章停车的罚单贴在玻璃窗上,还直接把车牌卸下来拿走,我乖乖把车停到离酒店好远好远的合法停车处。漫步在充满快乐的小城里,那深深浅浅的窄巷,那威尼斯风格的楼房,那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别墅,还有鲜花绽放的阳台,都让我们感觉回到了欧洲熟悉的小镇。海风轻轻吹进小镇,在圣诞的乐曲声中,这个被称为雅典后花园的小镇到处弥漫着度假的悠闲气氛。

帕拉米蒂城堡

帕拉米蒂城堡

我们的酒店就在爱琴海边,推开窗,就能看见那深蓝的海水和海面上的伯特兹堡(Bourtzi Island)。这座据说在19世纪曾经是刽子手退休后居住的地方和楼下酒吧直到凌晨四点才消停的音乐一直伴我们离开这个罗曼蒂克的小镇,离开这个雅典建国后的第一个首都。

对爱琴海水幽蓝的爱,让我们舍近求远,云游在爱琴海岸,去寻找因地震而与陆地分开的海中小镇-莫奈姆瓦夏城堡(Monemvasia)。虽然路途遥远,要3个多小时,我却乐此不疲。在碧空如洗的天气里,穿行在海边和山谷,那是我最爱的自驾路线。虽然伯罗奔尼撒半岛的自然景色跟克里特岛很相像,但没有克里特岛的纵深峡谷和让我们心惊肉跳的盘山道,相反,却充满了烟火气。在乡村小路,随处可见农民在出售自己的农产品,10斤橘子才4欧元,又便宜又好吃。当远远看到遗立在海上的“孤傲”城堡时,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喜欢这个希腊人最钟爱的婚礼和蜜月胜地,虽然这里曾拍摄了恐怖电影《风》(The Wind)。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

开过200米与陆地相连的堤道,走进只有一个出入口的城门,时光仿佛倒流几百年,我们又走进了欧洲的中世纪小城。这座孤岛离克里特岛的阿普特拉古城遗址(Ancient Aptera)很近,跟阿普特拉一样,在米诺斯文明时代也是重要的商港。公元前6世纪,为了躲避阿拉伯和斯拉夫人的入侵,拉科尼亚人逃难到此兴建了这座小城。因重要的地理位置,之后成为拜占庭人、法兰克人、威尼斯人和奥斯曼帝国的商港和战略要塞,在威尼斯共和国统治期间达到全盛。在不大的城堡内,我们处处可见拜占庭风格和哥特式的教堂以及清真寺,还有保存完整的中世纪城墙。

沿着古堡内唯一一条窄窄的,由鹅卵石铺成的主街走向古堡中心,掠过身旁的是各式饭馆儿、咖啡店和小商店。迷宫般的石阶蜿蜒向下,是城堡的下城。下城林立着古老石屋,伴着满园花香。站在广场上,远处是残破的建筑,近处是美美的拜占庭教堂,而身后,是我最爱的爱琴海。又是幽蓝的海水,又是碧蓝的天空,又是令我心仪的蓝色。这蓝色,跟圣托里尼岛悬崖步道上的一模一样,却更近,似乎触手可及,只是没有雪白的房屋。虽没有白屋作映衬,我却可以在中世纪残垣断壁的高高上城上眺望这片蓝。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

行走在没有几个人的废墟中,我如同踩着国王和公主驾临胜地的足迹在前进。站在城堡的最高处,爱琴海温暖的阳光洒在脸上,爱琴海的微风拂过发梢。举目向前,视野极度开阔,沧桑有味道的小城匍匐在脚下,威尼斯风格的建筑古朴而沉静。墨蓝色的爱琴海波澜不惊,那蓝,纵然是名师也无法描摹出。闭上眼,张开双臂,似有一双隐形的翅膀,在带我飞,飞过绝望,飞进希望。

在希望中,我们望着爱琴海的蓝吃着午餐,那是极其浪漫的事。红色的桌布,绿色的植物,红色的鲜花,幽蓝的海水,在蓝天白云下,美得让我想屏住呼吸,感恩上帝温柔的手抚爱世间,留给我们最纯粹的美景,愉悦我们的双眸。在这个世界上,能穿透我们心灵,净化我们灵魂的东西或许很少,但大自然的美景绝对是其中之一。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

莫奈姆瓦夏城堡的午餐

在风景如画的伯罗奔尼撒半岛,在留着无数威尼斯印记的半岛,还有一处留着鲜明拜占庭印记的世界遗产,那就是米斯特拉斯城堡(Mystras Castle)。建在山峰最高处的米斯特拉斯城堡,让我们费尽周折才拐到山上。令我们高兴的是,沿途又看见了跟克里特岛一样的雪山。这个起源于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遗址,曾是君士坦丁堡外最大的拜占庭宫殿,拜占庭最后一代皇帝就在此加冕,如今已是断壁残垣。虽然我对这些断壁残垣很感兴趣,无奈圣诞节期间它关门闭户。可泰戈尔是怎么说的,“天空没留下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米斯特拉斯城堡

米斯特拉斯城堡

路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