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精致的日本(25):泪眼看广岛

(2019-12-04 06:18:18) 下一个

世界上有哪一处世界文化遗产,会像广岛的原子弹爆炸圆屋顶(Atomic bomb explosion dome)一样,充满血和泪?这血和泪,不是因为历史的自然风尘,而是来自人类的罪恶之手。这罪恶之手,不仅让一个有生命的城市转瞬间消失于天际,更让数十万有灵魂的躯体在顷刻间灰飞烟灭。这灰飞烟灭,让多少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又让多少人感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这些人会铭记这一天,历史会铭记这一刻:1945年8月6号早上8点15分。

在这一天,在这一刻,人类史上第一颗用于实战的原子弹在广岛市上空600米爆炸,眨眼间,万物静止,生灵涂炭。没有痛苦,没有悲伤地离世,有的是亲人的哀嚎和世人永久的追忆。广岛的原子弹爆炸圆屋顶就是世人追忆那场惨剧之地。那烧毁的圆屋顶残骸,那裸露的铁筋,都在无声地痛斥战争给无辜的平民带来的灭顶之灾。这处爆炸后广岛市中心遗留的唯一一座保存相对完好的建筑,不是因为它离原子弹爆炸中心太远,相反,距离爆炸中心仅有200米之遥的它因为过近的距离让它只承受第一波由上往下的直接冲击力,却承受较少的横向破坏力。

原子弹爆炸圆屋顶

原子弹爆炸后的广岛

那惨痛的一天,仿佛是一场梦,回望,唯有泪千行。如此沉重的世界遗产,让我们走进广岛,心中都布满一层阴霾。虽然这座世界遗产地处公园内,环境很优美,但那段令人潸然泪下的过往,让我们哪里有欣赏的兴致。让我们失去欣赏兴致的还有离原子弹爆炸圆屋顶不太远的广岛城(Hiroshima Castle)。这座外观像一只黑鲤鱼而被称为鲤城的广岛城,也在原爆中被摧毁。广岛城的天守阁没有名古屋城和大阪城白身绿瓦的鲜亮,也没有姬路城纯白的素雅,黑身黑瓦镶白边的它仿佛身着出殡的行头,为那段惨无人寰的历史送葬。

广岛城

广岛城

如果没有曾经的哀痛,广岛其实值得流连的。面向濑户内海和广岛湾的广岛因6条河流蜿蜒流进市内而被称作“水都”。有水的城市自然有灵气,就像京都。与京都的人潮涌动不同,广岛只有稀稀拉拉的欧美游客。干净整洁的街道,慢节奏的生活,会让你放松,也会让你愉悦。而真正让我们擦干眼泪,开怀享受愉悦氛围的是广岛的邻居,也在广岛湾内,被称作“人与神共存岛屿”的宫岛(Miyajima)。

广岛

广岛

让宫岛开出不败花朵的是这里的世界文化遗产,严岛神社(Itsukushima Shrine)。不像广岛“含着泪”的世界遗产,这里的世界遗产“含着笑”。建于濑户内海滨潮间带上的严岛神社因为独特的位置,让它一下子就凌驾于日本所有神社之上。如果说坐落于森林之中的箱根神社和奈良的春日大社有一种“阳刚”之美,那涨潮时像似漂浮在海面上的严岛神社则有一种“阴柔”之美。这“阴柔”之美,如“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绝世女子,让我们觉得虽然初相遇是一瞬间的事,但永相忘却是一辈子的事。

始建于1000多年前的严岛神社,最夺人眼球的是位于海面上,被誉为“日本三景”之一的红色鸟居。传说为迎接海上诸神驾临宫岛而建的大鸟居,高16米,重达60吨,用2根未经加工的五、六百年楠木制成,靠日本古老建筑技术,完全依靠自然的重力而矗立在万顷碧波之上,显出其特有的巍容和神圣。那碧海蓝天之间的一抹鲜红,迎着略带咸味的海风,让它即使正在整修期间,你也无法忽视它的存在,远远就会给你带来巨大的视觉冲击力。那视觉的冲击力,就如唐代诗人刘眘虚所说,“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而在大鸟居身后200米之处,则是古时被尊奉为“海上守护神”,祈福海上贸易平安和繁荣的严岛神社。同大鸟居的颜色一样,严岛神社也是鲜亮的赤红色。这赤红色,在海水退却之时伴着灿烂的阳光,是那样夺目,但在涨潮时却换了另一个表情,与大海的湛蓝色和弥山森林的翠绿色完美融合在一起。当斜阳轻轻洒在严岛神社的建筑上,那红色已不再刺眼,反添了一层柔和色彩。朱红色的建筑物映在海波上,仿佛是梦幻中的风景,恬静而优雅,华贵而磅礴,是日本所有神社中当之无愧的“女神”。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女神”也会经历愁苦哀伤。虽然严岛神社有千年历史,但现在的建筑却是平安末期的式样。完美展示平安时代建筑美学的它,用红色支架搭建屋顶,用白色木头铺垫地板,地板间的缝隙可以减轻涨潮时海水的压力,便于把海水和雨水排到海里。这一红一白,对比鲜明,赏心悦目。二百多米长的橘红色长廊像九曲桥一样,兜兜转转把供奉日本古传说中三位海洋女神的正殿围在中间,设计精巧,别具一格。与建在悬崖上的京都清水寺的清水舞台很特别一样,严岛神社的能乐舞台也与众不同。虽然严岛神社是对称结构,但能乐舞台的方位却是斜的,屋顶是不对称的,并使用了可以与足拍产生共鸣的地板,这是日本唯一一座浮在海面上的能乐舞台。

与很多神社不一样的是,严岛神社有五重塔和千叠阁。有600多年历史的五重塔跟东京浅草寺,京都清水寺的五重塔颜色一样,也是鲜艳的朱色,但同它们不一样的是,严岛神社五重塔的样式源于从中国传来的禅宗建筑。千叠阁是战国时代统一日本的武将丰臣秀吉为供养战死的士兵们而建造的寺院,可惜,随着丰臣秀吉的故去,此阁并未完工,至今残留着尚未建完的原样。

五重塔

五重塔

严岛神社

严岛神社

以海的潮满潮退而改变姿态的严岛神社,构思是那样大胆,那样巧妙。都说“海上生明月”,而在这里,却是“海上生神社”。朱红色的神殿和背后的绿色原始森林及蓝色的海洋交织成章,是不是就是日本人的审美意识呢?

在这座面积30余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两千余人的宫岛上,不仅有千年历史的世界文化遗产,严岛神社,还有世界自然遗产,严岛神社身后的弥山原始森林。而大圣院和红叶谷公园就掩藏在这个世界自然遗产中。

大圣院

大圣院

大圣院

如果说在严岛神社还能看见很多游人,但在位于弥山山腰的大圣院(Daishoin)里,却没有几个人,越往深处走,越行人罕至。我们穿行在日本历史上最有名僧侣之一,真言宗创始人弘法大师创建的这个寺庙里,因周围都是原始森林,人烟稀少,虽空气清新宜人,暑气渐消,却没有京都清水寺晨光中的愉悦,反而心生忐忑。与京都和奈良寺庙不同的是,这里有一排刻了佛经的转经轮,据说,把经轮转一转就有等同于读取佛经的效果, 即使不懂日语,也可以被净化。相比奈良宏大的寺庙,这里众多的佛堂都是小巧玲珑形的,却有很多曼陀罗和栩栩如生的小佛像,还有一位由西藏来的僧人所做的沙坛。也许大圣院因坐落于原始森林中而灵气加身,它到明治维新为止一直掌管着严岛神社的祭祀,也是自古代以来很多伟人的参拜之地。

因为人烟稀少而让我们心生忐忑的还有红叶谷公园(Momijidani Park)。顾名思义,红叶谷公园以自江户时代种植下来的红叶出名,秋天的时候,漫山的红叶与枫叶桥交相辉映,组成一片如诗般的画图。可是,现在是盛夏,虽没有红叶的诗篇,却有一片葱绿。这片位于弥山山脚下的原始林,因宫岛自古以来被信仰为神的岛,所以丰富的自然资源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保持着超凡脱俗的原生态样貌,日本的很多珍奇动植物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漫步其中,我们用满满的负氧离子味道来聊以自慰,而时常出没的小鹿精灵让我们的忐忑渐消。

大圣院

大圣院

大圣院

红叶谷公园

走出红叶谷公园,也就走出了忐忑。随着三三两两的人流,我们坐两个不同类型的缆车登上了弥山的山顶。站在山顶的那一刻,望着风光明媚的濑户内海,大圣院和红叶谷公园带来的忐忑消失殆尽,广岛原子弹爆炸圆屋顶带来的阴霾也彻底不见踪影。那是与北海道函馆夜景一样让我们心醉神迷的美景。

如果说函馆山的夜景位居日本第一,那宫岛弥山上的日景则是日本第一。下午5点钟的太阳,已不再像白日里那么灼热,照在海上大大小小绿色的岛屿上,明亮却不刺眼。蔚蓝的天空搭配着白云朵朵映着碧蓝的海水,平静而安详。远处,广岛市的高楼大厦,海面上的游船和屹立在海中的岛屿及近处的青山绿树,组成了一幅立体多元,想忘也无发忘怀的风景画。

宫岛弥山上的日景

宫岛弥山上的日景

宫岛弥山上的日景

宫岛弥山上的日景

好想迷失在这里,就像宫崎骏在他的巅峰之作《千与千寻》里描述的千寻在夜晚涨潮后再也回不去的那个场景。可是,我们不得不一边在思念,一边说再见,就像遇到的那个人。“一瓣落花一脉香,一段记忆自难忘。” 每个人都在用不同的方式与花相遇,也在用不同的方式与花别离。相遇与别离,冥冥之中都来自天意。用尘世里最美的淡淡相思把怦然心动的初相遇镀上灿然的光晕吧,即使繁花落尽,仍能听到花落的声音,听到那激起心底涟漪的初相遇如花般轻轻飘落,飘落在岁月的长河里,浅舞时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衣江' 的评论 : 谢谢赞美。
清衣江 回复 悄悄话 文笔好!文字和照片都是下了功夫的,你这篇游记既是地理游,文化游,历史游又是旅游的游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