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精致的日本(16):悠然见岚山

(2019-11-01 15:47:22) 下一个

陶渊明笔下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曾让无数人心驰神往。我们无缘与陶君笔下南山的胜景相会,但暗想,能让陶君心灵清远,悠然自在生活在人间,一定是没有嚣喧,山气氤氲,万物适性而动的世界。这世界,我们在京都衣笠山下金阁寺的山水庭园,特别是在京都月待山下银阁寺禅意浓浓的庭园和音羽山下清水寺的晨光中曾窥视一瞥。而京都市郊的岚山,也是陶君笔下的南山。象征岚山的渡月桥,世界遗产天龙寺,被《源氏物语》记录在册的野宫神社,发出天籁之音的竹林小径,都散发出淡淡的清幽气息。什么是“心远地自偏”,就在岚山。

岚山

岚山

岚山

“触碰你手心的温暖依然在,思念随着透明的风飘远。欲相见却不能相见,我的心永在你身边。枫叶染红了渡月桥,我将祈愿放逐于流水。摇曳浅唱一首歌谣,我从未停止思念你。” 这首《渡月桥,想念你》的电影片尾曲随着名侦探柯南的系列动画电影《唐红的恋歌》而传遍日本的大江南北。作为电影的取景地,渡月桥(Togetsu-kyō Bridge),跟电影《情书》的取景地,北海道的小樽一样,受到无数人的追捧。

横跨京都两条重要河流之一桂川河上的渡月桥,因日本第90代天皇的一句“穿过美丽而明朗的月亮”而得名。我们以为,有着如此诗意名字,还被称为“情人桥”的渡月桥,一定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婉约灵秀小桥,可它却是155米长,11米宽的大桥。虽然桥墩用钢筋建造,但桥面却为木造,看上去还是有些古色古香。如果说渡月桥本身并不足以让我们惊艳,但站在渡月桥上,看群山环绕,看绿意盎然,看湍急清澈的河水从脚下流过,看古朴清雅的日本民居呈现在眼前,我们忘记了夏日的热浪滚滚,有了念天地悠悠的感觉。那份开阔带来的宁静致远,是陶渊明心中的南山吗?

渡月桥上

渡月桥上

这个自平安时代起就成为日本人郊外踏青,泛舟戏水的游乐地,在春天樱花和秋季红叶的陪衬下,最能代表京都的明媚景色。传说中凡是情侣从渡月桥走过的,都将永远相亲相爱,不会分离,可这个美好的传说却无法见证高仓天皇和才女小督的爱情。平安时代权倾一时的大将军平清盛为讨好高仓天皇,献出了自己女婿的情人小督。当天皇与小督迅速坠入爱河后,大将军后悔了,欲置小督于死地。为避难隐居于岚山中的小督,避不见客。伤心欲绝的天皇遣人寻到渡月桥,小督终被寻回宫中。重回宫中的小督因怀上天皇之子而被强迫出家,天皇痛失所爱,抑郁而终,年仅21岁。那让一切语言都失色的美好爱情,会让人心醉,也会让人心碎。若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是不是会因无法聚首而遗憾终生,亦或是如流星般璀璨而化为乌有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还有传说如果跟情人一起走过渡月桥时回头望,那就会分手。我们没有情人相随左右,所以可以随时在桥上回头望,即使望断天涯也不会被诅咒。我们一边回头望渡月桥边的秀丽风景,一边前行,无意间与京都的另一个世界遗产,天龙寺(Tenryū-ji)和它周围清幽的小院落相遇,那又是一处令我们意乱情迷的世外桃源。

天龙寺旁

天龙寺旁

有“京都五大禅寺”之首称呼的天龙寺已有近700年的历史。作为曾经的皇家庭院,天龙寺一半是殿堂,一半是庭园,曾涵盖渡月桥和龟山地区,可随着火灾,现只剩下当年的1/10。为了给这座雄伟的庙宇筹集资金,日本特意恢复了与元朝的贸易,当年的雄伟从法堂天花板上的云龙图可洞察一番。这个云龙图让你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好像与之对视,因此也叫八方睨之龙。虽然这个云龙图看上去很特殊,但让天龙寺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大家庭的则是跟银阁寺的庭园一样,散发着禅意的曹源池庭园(Sogenchi Garden)。虽然这个庭园借岚山为背景,把贵族文化的优雅和禅宗的玄妙融为一体,也有枯山水延伸向一波碧池,但那简谱纯净的风格和浓浓的禅意因为不是初见,所以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心动。

第一次,人生中的多少第一次会让我们铭记心扉?第一次敞开怀抱,第一次倾注真情,第一次灵魂悸动,第一次激情四射。可激情,怎会永远燃烧?当激情退却,是不是就是别离的序曲?曾经以为的一吻定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成为心口的朱砂痣,还是会成为绵长的两情相依?有谁知道?只有天知道。但无数次难以泯灭的第一次,亦喜亦悲,组成了我们生命的乐章。

天龙寺

天龙寺

天龙寺

云龙图

虽然没有银阁寺禅意浓厚的天龙寺庭园并不是我们的第一次,但它的另一个出口,连接着长达500米的竹林却是我们的第一次。那散发着阵阵竹香的清幽竹林,好像藏着一种神奇的吸引力,吸引着电影《唐红的恋歌》、《艺伎回忆录》和《卧虎藏龙》来此取景,也吸引着无数游人来来往往。当人流散尽,我们从幽深蜿蜒的竹林中穿过,宛若进入竹林隧道。笔直的野宫竹,遮天蔽日,仰望天空,视野差不多完全被锁于翠绿和清新之中。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散散照下来,温暖却不炙热,那种温柔的生命感只有用眼睛才能看得到。风儿吹过,竹林随风轻摇,发出天籁之音,那是日本100种最值得保留的声音之一。这恍如隔世的竹林秘境,这海天一色的青青世界,是李白笔下的“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也是陶渊明笔下的“悠然见南山”。

凭借着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境,岚山的竹林小径荣登《孤独星球》的封面,也让岚山被誉为“风光秀美”之地。这秀美之地,让周恩来为之作诗,也让我们情不自禁唱情歌。“云是水的情,水是云的梦,竹林承载云水间最美的风景。” 若能跟他在这里挽手相依,若能跟他在这里听竹音悠扬,那纷繁的浮世就是云烟吧,那无尽的烦恼就是尘埃吧。

竹林

竹林

竹林

竹林

在这演绎着神奇浪漫情调的竹林深处,隐藏着一所小小的,却与源氏物语尤有渊源的古老野宫神社(Nonomiya Shrine)。在《源氏物语》中,光源氏就是穿过幽静的竹林,去野宫神社找六条御息所,并踏上了整地翠绿如丝的青苔庭园。如果是《源氏物语》让这个不起眼的小神社名声远扬,那成为未婚皇女的戒斋沐浴之地也让野宫神社声明大振。每当天皇易位时,未婚的皇室女性会代替天皇到伊势神宫进行祭祀,而这些神圣的女祭司在去伊势神宫之前,需在野宫神社斋戒沐浴三年,这个风俗跟古罗马女祭司在成道前所做之事很相似。

顺着丝丝的古典气息,我们走过不同于朱红色或纯木质的日本最古老样式的带皮黑色原木鸟居,仿佛在寻找光源氏的足迹。“庙门”如此之小,却灵气满满的野宫神社居然奉祀着五位神明,分别是掌管智慧及健康的野宫大神,专化病痛之苦的龙神,保佑良缘的野宫大黑天,保佑生产的白福稻荷。而日本唯一的女性神,白峰弁贱天,也被供奉在这里。她从日本战国时代起,就开始保佑财运、学业和战争胜利。如今,她保佑运动员在体育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野宫神社

野宫神社

野宫神社

这个在日本无数谣曲、和歌中被传颂的小神社,自带一个庭园,庭院里青绿,像毯子一样铺开的苔藓,顿时让看起来干巴巴的野宫神社“蓬荜生辉”,我们仿佛又见到了银阁寺庭园的身影。沉睡于竹林物语中的的野宫神社,除了厚重的历史,居然也会如风般轻盈,让我们怎能不爱这绿影婆娑的竹林?就这样,在有湿漉漉的风吹过的夏天,我们流连忘返在滴着翠,溢着绿,青翠可人的竹林,回味着日本历史,遥想着远方的他,居然遇到了我美国的同事。隔着千山万水,我们在京都的岚山,这个不是大众的景点相遇,机缘巧合,多么神奇。而那个他,在哪里呢?如果思念真的有感应,它会穿过竹林,穿过风,穿过空气,传达到他的身旁吗?如果想念真的有声音,恐怕早已震耳欲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雾里一农夫' 的评论 : 谢谢,看到了那些小寺院,只是没进去。
雾里一农夫 回复 悄悄话 好文。天龙寺(人多)旁边几个小寺院是很好去处(有茶)。也许你能体会第一次的空/静/纯/孤。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