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个人资料
正文

精致的日本(23):如烟般大阪

(2019-11-22 12:51:38) 下一个

日本的战国时代,如同中国的三国,起伏跌宕,精彩纷呈,为无数影视剧和小说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丰田秀吉,这个战国时代“三杰”之中第二位荣耀登场的一介草民,凭借着自己的高智商和高情商不仅成功逆袭,更以天下人的称号统一日本,还在战国时期的兵家必争之地,大阪,为自己的丰臣政权建立了政治中枢,让这个自奈良时代起,就因临海而成为贸易港口的城市成为全日本的商业重心,也在江户时代与京都和东京一起并称为“三都”。那是一个从古至今都很繁华的城市。

而我,对日本的初见,就始于大阪。那初见,没有繁华,没有歌舞升平,却至今让我记忆犹新。20多年前,去维也纳的我因在大阪转机而在机场旁的小镇入住。一尘不染,安安静静的小镇让我一下子就对大阪心生好感。晚饭在一家只能坐六七个人的小餐馆里,素朴的设计,不吵不闹的氛围,让我对大阪的好感又增几分。而精致可口的乌冬面,更是让我对大阪赞不绝口。那是我第一次品尝乌冬面,至今记得那碗面合人民币80块。

大阪

大阪

大阪

难忘的初见,一直让我对大阪心存想念,一直想深入腹地体验这个被誉为“日本厨房”的大阪是不是可以让我的味蕾全部绽放。如果说京都的锦市场因为是日本调味料的发源地而被称为“日本的厨房”,那大阪则因为是众多日本经典料理,像大阪烧,炸串,章鱼,小丸子等的发源地,也有“日本厨房”的美名。在这个“日本厨房”里,黑门市场(Kuromon Market)被日本人视为“大阪的厨房”。

跟锦市场一样,黑门市场也是室内的综合性市场,但比锦市场大。600米长的市场挤满近200家商铺,经营海鲜,水果,肉制品,生活用品等,但不经营调味料。在这个最能体现日本大众生活的绝佳舞台里,海鲜占据主导。这里的海鲜比札幌的二条市场和函馆的朝市品种更多,我们就是在这里品尝到了史上最大的虾,每个1500日元。我们以为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吃过的跟听装可乐瓶长短一样的虾是世上最大的,但大阪独有的大明虾却比巴塞罗那的大得多。有多大呢?跟收起来的折叠伞长度差不多。在这里,因为对北海道小樽哈密瓜的心心念,我们买了一个产于北海道的哈密瓜,1200日元。比美国贵4倍,却比北海道便宜得多的哈密瓜味道比小樽的差得十万八千里。

黑门市场

黑门市场的大明虾

黑门市场的大明虾

黑门市场的哈密瓜

这个“大阪的厨房”真的是大阪人的吗?我们分明看见中国人比日本人还多,满市场飘着乡音,许多商家都有中文导购或会说中文的工作人员,熙熙攘攘让我们以为回到了国内。如果单论喧闹和拥挤,黑门市场比道顿堀美食街(Dotonbori)还差了好几个段位。那人如潮涌,比东京的新宿有过之而不及,而那一家家排列起来的各种美食招牌,又让我们以为是香港。道顿崛的繁华似乎已经不只是一条美食街,更是一个具有大阪特色的标志性景点,那个最有名的大螃蟹招牌就在入口处堂而皇之地昭示天下,这里才是“大阪的厨房”。这“厨房”就有名满日本的“一兰拉面”,我们的晚餐也在这里。与北海道的各式拉面不同,“一兰拉面”可以自己选口味,汤的浓度,面的硬度等,但坐在像探监的小格子里吃面,别说味道不怎么样,就是味道再好,我们也没有享受的心情。至此,我们与日本的拉面别过。

道顿堀

道顿堀

一兰拉面

一兰拉面内

一兰拉面

当夜幕低垂,霓虹灯闪烁的道顿堀仿佛是盛开的罂粟花,释放着诱人的魅香,让全世界的游人不由自主向这里汇集。那种繁华的蛊惑,我们前所未见。这种繁华,延伸到转角的,从江户时代起就见证大阪历史的法善寺横丁。因织田作之助所写的小说《夫妇善哉》而扬名的法善寺横丁小巷有些像京都的花见小路,也铺着鹅卵石,屋檐下也是朦朦胧胧的灯笼,也能让我们感受到古旧浪花的情绪。虽然这条小巷没有花见小路旁的高级料理餐厅和餐厅里的艺妓,但是却排列着60多家老字号的料理小店。

在这吃货的天堂,我们被各路游人熏得无处可逃,好怀念我对大阪的初见,那个清清静静的小镇,那碗不油不腻的乌冬面。当我们踏上道顿崛的水上观光船,我们终于可以摆脱无处不在的人,安安静静欣赏道顿崛的喧哗。虽然有“水都”之称的大阪在江户时代时就以“八百八桥”而闻名,而今,小河两岸挂满灯笼,在华灯初上之时为大阪带来些许温柔的小河小桥似乎可以跟威尼斯充满韵律感的小桥相媲美,可是,现代化的氛围让它无论如何也无法跟威尼斯翩若惊鸿,气若幽兰的美相提并论。

道顿崛

道顿崛

道顿崛

道顿崛

道顿崛

法善寺横丁

如果说道顿崛旁以心斋桥(Shinsaibashi)为中心的最大购物区是大阪现代化的缩影,那大阪城(Osaka Castle)和四天王寺(Shitennoji Temple)则为繁华的大阪涂上了古韵的腮红。与名古屋城和熊本城并列成为日本三大名城的大阪城是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的居城,在丰臣时代,这里是全日本最大的城郭,可惜,原装的大阪城在天灾兵祸后消失在风尘中。今天建于大阪公园里的它跟名古屋城一样,也有护城河,但跟无水的名古屋城相比,大阪城的护城河不仅有水,而且有比京都二条城的护城河更清澈,更碧绿的水。因为这清清的水,我们对大阪的印象平添几分好感。

名古屋城有御殿,也有天守阁;二条城有御殿,却没有天守阁;大阪城没有御殿,却有天守阁。远远望去,穿“白衣”,带“绿帽”,镶金箔儿的大阪城天守阁跟名古屋城的天守阁都是一个风格,漂亮优雅,但大阪城天守阁的金箔更多。跟名古屋城的天守阁不让参观不同,大阪城的天守阁可以入内参观。这个用钢筋水泥堆起,已变成丰臣秀吉博物馆的现代化天守阁不仅有冷气,还有电梯。我们对丰臣秀吉并不感兴趣,但冷气带来的舒适感还是让我们很喜欢天守阁。站在天守阁的最高层,大阪城公园和现代化的大阪就在眼前。

大阪城公园

大阪城公园

大阪城

大阪城

大阪城

大阪城

大阪城

大阪城

坐落于满目青翠的花园之中的大阪城比二条城和名古屋城都漂亮得多,可是来此参观的人,也太多了。不仅遍布大阪城外,也遍布大阪城的天守阁里,我们最怕这种乌泱乌泱的人群。如果没有这些人群,如果跟大阪城早些遇见,我们一定会爱上这个外表华丽又清秀,处处留有丰臣秀吉这个出身低贱,却开辟成功之路,为世人带来无尽梦想与期待印记的大阪城。可惜,大阪城,虽然你“温柔又可爱”,可是我们的心中早已有了“他”,名古屋城和二条城都比你先到,我们只能说抱歉。

让我们说抱歉的还有四天王寺。虽然它是日本最古老的官家寺院模式,外部由回廊环绕,内部的中门,五重塔,金堂和讲堂连成一直线,创造出了“四天王寺式”的标配,可是,这种标配也来源于中国,还是个复制品。在看完京都和奈良的各种寺庙之后,四天王寺的建筑的确没有什么标新立异之处,不过,这个寺庙不收费,而且可以登上五重塔顶鸟瞰大阪,最重要的是,这里的金堂有空调,还有座位,我们就这样赖在这里躲避外面的酷暑。正当我们在里面享受清凉之时,运气来了。为故去亲人祈福的仪式每年只有8月9号到8月16号这段时间才会举行,而我们恰好赶上第一天的仪式,难怪寺庙里充斥着日本人。

四天王寺

四天王寺

四天王寺

四天王寺

四天王寺

四天王寺

这个持续40分钟的仪式分序幕,正文,尾声和番外四部分,由五位身穿白衣,绿裙,蓝纱,白袜和木屐的和尚主持。身披橘红色带白圈袈裟的主持跪对观音佛像,四个身披紫色带雪花袈裟的助手两两分列左右。在侍者整理完主持的后衣襟,摆正鞋子后,仪式的序曲拉开。五人开始像唱歌一样的念经,抑扬顿挫,很好听。忽然想,日本人那么善于作曲,基因是不是来源于念经呢?

没滋没味地看完仪式,从四天王寺出来,恰巧遇到一个在大众排名和Google排名都很靠前的铁板烧餐厅,这是我们在日本第一次尝试铁板烧。把海苔,鱼柴片,甘蓝菜,虾,蟹,乌贼,猪肉,牛肉,牛筋混在一起烧的铁板烧一点儿也不好吃,看来,并不是所有的初见都美好。那不美好,还包括大阪的脏。如果让我们评选出日本最干净的城市恐怕很难,因为每个城市,包括小镇,都差不多纤尘不染。但最脏的城市,非大阪莫属。地上经常会发现纸屑,居然还有很多烟头,这可是我们在日本开天辟地第一次看见。论商业圈和购物都不输给东京的大阪,被无数人,特别被国人追捧,即使在盛夏,依然人来人往。那川流不息的人群,跟东京的一样,让我们想退避三舍。我们,就在酷暑中,把对大阪所有美好和不美好的初见,都放逐风中,如烟般飘散,跟大阪,永别!

四天王寺上的大阪

铁板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十八号院' 的评论 : 谢谢表扬。
十八号院 回复 悄悄话 太有文采啦!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