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精致的日本(15):清水出芙蓉

(2019-10-29 09:20:40) 下一个

在古风缭绕的京都,我们日日享受它的恬静和淡然。金阁寺富丽堂皇的金阁和银阁寺质朴无华的银阁虽然风格上是两级,但具有浓郁江南韵味的园林却异曲同工。相比金阁寺庭园中所有的精巧布局都服务于名震四方的金阁,我们更喜欢流连在散发着丝丝禅意的银阁寺。那幽静的树林,那静静的倒影,那简洁的枯山水,都是我们人生枝头最美的风景。而跟银阁寺一样有着静寂古雅之风,让我们即使在没有梦的日子,时光也不会荒凉的还有京都的另一处世界遗产,清水寺(Kiyomizu-dera Temple)。

清水寺

清水寺

音羽瀑布

清水寺

同金阁寺金光闪闪的金阁和银阁寺黑漆蒙面的银阁不同,位于音羽山山腰上的清水寺入眼则是跟东京浅草寺一样吸睛的朱红色。这鲜艳亮丽,据说可以抵抗魔力的朱红色,在阴云中显得更加刺眼,让入口的仁王门像一个风尘女站在石阶之上,招揽来来往往的游人。在仁王门斜后方,是跟仁王门一样色彩的西门。它像一个小丫鬟,迎接没有从仁王门进入的客人。西门的后方,则是清水寺的地标式建筑,采用神道教装饰风格,同样是朱红色的三重塔。虽然它是日本最高的三重塔,却没有浅草寺的五重塔高。不过,站在这里俯瞰现代化的京都,犹如一个高僧遥望世俗的世界。而在西门的旁边,仁王门的后边,是举行祈福仪式的朱红色钟楼。我们有幸在这里见识了一场祈福仪式。

仪式的道具很简单,只有3样,一个插满鲜花的花瓶,一个燃香的小香炉,一个盛宣纸的器皿。早晨8点15分,仪式开始。僧侣开始念经,然后敲3次钟,之后游客排队敲钟,整个仪式过程15分钟。虽然很多日本人的英语都不灵光,但这里的一个和尚却可以说很不错的英语。他告诉我们,此寺每天都会有晨钟暮鼓,但只有在特定的日子,才会有特定的祈福仪式,每次对象都不同,今天是为日本遭受核打击中遇难的人祈祷。没想到,在与金阁寺和二条城并称为京都三大景点的清水寺,我们还会遇到这么庄重的祈福仪式。愿逝者安息,愿和平永存。

清水寺

清水寺

清水寺

清水寺

转过钟楼,拾阶而上,明艳的“风尘女”卸去了浓妆红颜,换做了低调谦逊的良家女。同银阁颜色一样质朴的随求堂和开山堂寺庙呈现在眼前,那是我们早已熟悉的古典脱俗的气质。同金阁寺的金阁和银阁寺的银阁只可远观不同,由皈依佛门的坂上田村麻吕将军建造的清水寺里的寺庙却可以近赏,这才是真正的寺庙。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这个京都最古老寺庙所凝聚的浓厚历史底蕴。

在京都的风水地图上,位于京都东方的清水寺是风水中青龙的居住地。作为守护东方的尊者,青龙也是观音的使者。传说中青龙常常半夜现身音羽山的泉水取水解渴,然后继续执行守护东山的任务。这意为纯净之水的清水寺就取自它所坐落的音羽山深处流淌的泉水,而“山中藏古寺”指的是这里大名鼎鼎的本堂。

清水寺

清水寺

已有1千多年历史,具有唐式建筑风格的本堂,历经磨难,几经毁坏,最后由德川家康捐资兴建。这里主要供奉着千手十面观音,不过,33年才开放一次,因为在日本禅的千日诣中,如果朝拜33年,恰好是观音显身的日子。如果千手十面观音是本堂的特色,那悬空的本堂建筑本身和它支撑的清水舞台则是清水寺,甚至是日本的特色。建在音羽山陡峭悬崖上的本堂,有点儿像中国大同的悬空寺,却不如悬空寺惊险。它用“悬建”的传统工法,以格子方式形成抗震性高的结构去支撑在正殿前面延伸的清水舞台。延伸出来的清水舞台由139根树龄400年以上的大圆木支撑,没用一根钉子,结构巧妙,气势宏伟。这里不仅是歌舞伎和技能表演的舞台,也是相扑比赛的舞台,还是眺望京都的舞台,更是自杀者的舞台。日语里形容毅然决然地做某一件事,就说“从清水的舞台上跳下去”。

这座号称“只为神表演的舞台”因为整修而没有观众。没有观众的它,所有的演出只为告慰主殿里供奉的千手观音及其他神灵。我们无缘与之相见,但即使相见,也不见得对它另眼相看。让我们另眼相看的是清水寺里另一处大名鼎鼎之地,音羽瀑布。为了这个好听的名字,为了这个有着美好寓意的瀑布,为了躲避人山人海的旅游团,我第二天在清水寺开门之际,又一次站在了它的面前。

清水寺

清水寺

清晨6点,整个京都还在睡梦之中,清水寺里行人寥寥。独自一人走进没有多少光亮的本堂,有点儿阴森可怕。穿过本堂,附近祈求姻缘的地主神社还在酣睡之中。而我,站在高阶之上,俯瞰音羽喷泉,四周一片寂静。轻纱似的薄雾在空气中弥漫,闪闪发光的露珠在透明的阳光中轻轻滚落,参天的古树散发着迷香,满眼都是浓浓的绿。温度刚刚好的晨光从森林缝隙中倾下,柔柔地照在脸上,像婴儿的吻。温润润的风微微轻拂着一切,远处朱红色的三重塔在万绿之中是那样别致动人。偶见,一个穿着高高木屐的僧人在闲庭信步地打扫阶梯,那木屐的吱吱声和扫把的刷刷声,是清晨最动听的乐曲。我没见过樱花遍开的清水寺,没见过枫叶满天的清水寺,也没见过白雪覆盖的清水寺,可沐浴在夏日晨光中如初生般一尘不染的清水寺,就像“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窈窕淑女。那清幽淡泊的意境,跟银阁寺散发着禅意的庭园如出一辙。

随着木屐声,跟着僧人参拜阿尼陀堂和奥之堂,再回音羽瀑布前,寂静已被拿着瓶瓶罐罐接泉水的日本老年人打破。位于音羽山下的音羽瀑布,终年山泉不断,据说从前这里集中了很多麻风病人,是清水寺的泉水治愈了他们。之后,清水寺成为圣洁的地方,清泉水也被称为“黄金水”和“延命水”,被列为日本十大名水之首,也让清水寺的茶艺名列京都之首。

清水寺

清水寺

清水寺

清水寺

音羽瀑布

音羽瀑布

闪动着圣洁之光的音羽瀑布与其说是瀑布,不如说是小水流。可是分为三股的清泉却有着美好的寓意,从右至左分别代表着长寿、恋爱和智慧,也有人说代表着长寿、健康和智慧。如果饮水之人选择其中一股并一饮而尽,愿望便可实现。这千百年来一如既往静静流淌的3股清泉,在苍翠的音羽山内,不喧不闹,像一首婉转的风物诗,与质朴的本堂肤色交相辉映,共同吟唱着古都的旧貌与新颜。这是大自然的馈赠,也是我们该承载的历史福音。

站在散发着迷人光辉的音羽山上,含蓄中流出异彩的京都近在眼前,那里有月色中“清水出芙蓉”的二年坂和三年坂。从我们的酒店到清水寺,必经过这两个极具京都风情的大斜坡儿。因为没有闭门时间的限制,我们晚饭后随意走到了这里。看到它们的那一瞬,我们的心就开始飞翔。月色中的它们,也似那窈窕淑女,温柔静默,款款深情,让我们不想离它们而去,想把时光永远永远遗落在这里。

二年坂和三年坂

二年坂和三年坂

二年坂和三年坂

二年坂和三年坂

二年坂和三年坂

才晚上8点,二年坂和三年坂的店铺就全部打烊,如织的游人也已散尽,只有我们,在铺满青石板的小巷中躇踌前行。四周一片静谧,我们鞋子发出有韵律的踢踏声是这夜色里唯一的声响。如勾的月牙高高挂在天上,把它如水的月光柔柔地洒在青石板上,洒在我们身上,也洒在有年代感的红壳格子和虫笼窗式的古老町家建筑上。远处的高台寺,在夜色中发出朦朦胧胧的光彩,而近处青石板两旁老式灯笼状的路灯,也发出朦朦胧胧柔和的光。远离了尘嚣的小巷,四处飘散着浪漫的气息。双目低垂,我们仿佛漫步在欧洲的历史小镇中,也似乎徜徉在江南的小巷里。若天空飘着细雨,有撑着红纸伞,穿着和服的舞子迈着小碎步羞答答地与我们擦肩而过,撒下一路胭脂香,那意境,是不是就是戴望舒笔下的《雨巷》呢?

这两个被轻柔月光和暖暖灯光围绕的小巷在夜色散尽后失去了柔媚的色彩,那和风物语,令我们缠绵悱恻的画卷也消失了踪影。夜色和晴日里的二年坂和三年坂,就像生活中的某人,或许雾里看花才更美,或许思念比相见更甜蜜。可是,谁能抗拒得了天意呢?

三年坂
二年坂和三年坂
三年坂
京都
京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是的,日本大部分地方都非常干净。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真干净啊。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Thank you.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good to read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应该是的。中国遗留的唐代建筑,可能只有4座,都在山西。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唐朝的古建筑若是能在中国大地上存留至今,是不是也是这样美丽?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古建筑多是明朝的式样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