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精致的日本(10):地狱之登别

(2019-10-13 11:40:10) 下一个

跟我们喜欢的箱根一样,北海道的登别(Noboribetsu),也是一个温泉小镇,也被青山绿水所环绕,也提供一泊二食。在从札幌到登别的火车上,被“流浪”折磨的梦靥还未消退,我们期盼北海道最著名,也是最大的温泉中心-登别会用它温润的泉水和恬静的青山消除我们所有的惊魂。

如果箱根因为自己的“素质”及离东京太近而让自己在日本众多温泉小镇中名列前茅,那登别,这个“无人疼爱”的温泉小镇则凭自己的“实力”,靠自己的地狱谷和被列为世界珍稀温泉之一的11种优良温泉水而“力压群芳”。

登别

登别

到达登别,流浪之地的阴云密布已换作了碧空如洗。这蔚蓝的天空一扫我们流浪的阴霾,让我们的心情大好,想象这个温泉小镇会像箱根一样,带给我们无限的美好和粉红色的回忆。早晨八点,火车站旁的小镇依然静悄悄,只有小鸟的鸣叫偶尔打破沉睡中的小镇和静寂的远山远树。潺潺流水的缺失和杂乱无章的建筑物,让第一眼的登别缺少了箱根的味道,也失去了我们期望的惊喜和震撼。

虽说我们对登别的第一印象并不“感冒”,但我们还是期待酒店提供的“一泊二食”会如箱根的一样精致和美味。差不多在外流浪一宿的我们热切盼望能快速与榻榻米相拥,但在我们的酒店,我们又见识了日本人的“死板”和“教条”。不到下午3点,即使有房,也不让入住,就让客人在大厅等。我们昏昏然地在有机器人的大厅里等待“降旨”,心里对登别充满了怨气。

第一眼的登别

酒店的机器人

终于熬到了与榻榻米相会的时候。登别的日式房间虽不像箱根的自带书房,却带独立的洗澡间,在房间就可体验到滑润的温泉水,这让我们对登别有了一点点好感,也期待酒店的“二食”会让我们对登别的好感再多一点点。正当我们对让我们的视觉和味觉都惊喜的“二食”充满期望时,我们又陷入了失望,这家酒店的晚餐居然是自助餐。虽然从菜品的种类和质量上不比箱根的逊色,但因为自助,就失去了精致和高雅。我们对三文鱼、鱿鱼刺身、日式海鲜饭和在日本贵极了的青菜和水果都不热爱,唯独喜欢北海道的甜虾。这甜虾除了鱼籽颜色不一样以外,味道和新鲜程度都与我们在挪威奥斯陆游船上吃到的一模一样,而这正是我们难以忘却挪威的原因之一。

如果酒店的晚餐还不至于比箱根的太差,那自助早餐则比箱根的差得十万八万里。精致当然谈不上,最主要的是,每一样都特别难吃,完全砸了北海道一泊二食的招牌,我们对登别失望透顶。带着这种失望,我们对登别的“招牌”-地狱谷也没报希望。可是,人生很多时候,真的好奇怪,越想要的越没有,不想要的却偏偏狭路相逢。地狱谷(Hell Valley)就是我们在没有期望之时送给我们的惊喜。

登别的日式房间

登别的日式海鲜饭

登别的甜虾

登别的自助晚餐

地狱谷,顾名思义,犹如人间地狱。这个大约一万年前由火山喷发形成的火山口,虽然海拔只有200米,却处处热气缭绕,周围寸草不生,含有硫磺的水质把周围的山壁染成深深浅浅的铁锈色,那是人们想象中地狱的情景。可这特殊的硫磺色,跟周围绿色的密林和袅袅升起的浓白蒸汽一起,又构成了一幅色彩艳丽的自然画卷,这情景,比冰岛很多同样由无数火山喷发后形成的景致壮观得多。冰岛有火山爆发后熔岩形成的各种震人心魄的景色,也有地热且是各个城市主要供暖手段之一,但却没有这种奇形诡异的谷地,也没有包含11种不同矿物质的泉水。

颜色的错落带来的视觉冲击让我们忘记了失望至极的“二食”,对登别的好感,因为坐落在群山中的地狱谷而递增。地狱谷的中心,登别温泉源头的铁泉池(Noboribetsuonsen Tessen Pond)不停向上涌出90多度的滚滚热气,感觉随时可以喷发。站在它的旁边,虽然只是早上9点,却感觉阵阵热浪袭来,气儿都喘不过来。我们在美国的黄石公园和冰岛,见过无数个间歇泉,可这个能喷出90多度高温的间歇泉,我们还是第一次看见。

登别的地狱谷

登别的地狱谷

登别的地狱谷

跟铁泉池一样因热浪滚滚让我们喘不上气儿的还有离它不远的奥之汤(Okunoyu)。圆锥形的沼底不断喷出灰黑色的硫磺泉,让灰色的湖面上蒸腾着一片炽热的水汽,其表面温度高达75到85度。就在奥之汤的对面是世界五大致命温泉之一的大汤沼(Oyunuma Pond)。看起来没有地狱谷恐怖,却比地狱谷大的大汤沼也属于间歇泉,会定时喷出数公尺的热汤。而我们酒店旁的间歇泉每3小时喷发一次,每次50分钟。这是我们第一次看见喷发时间如此长的间歇泉。

跟所有的间歇泉一样,登别间歇泉的周围也充斥着臭鸡蛋的味道,但不是特别浓。在黄石公园,间歇泉是散落的,那股难闻的味道时不时会钻进我们的鼻腔里,而在冰岛,间歇泉是成片的。一个接一个的间歇泉一起向外散发那种味道,熏得我们发昏,却无处可逃。大汤沼底部喷出约130度的硫磺泉,让其表面温泉水的温度也达到60度。因无法使用,政府将其引入一条小河里,与来自山上的冷水混合,形成一个免费浴足区域。虽说如此,这个区域的水温在夏季温度还是很高,我们无法把脚全部放进水里,河流底下是细细的火山灰渣。细心的日本人在这里贴心地为游客准备了坐垫儿。

奥之汤

奥之汤

大汤沼

大汤沼

免费浴足区域

因为这些间歇泉散发出的热气,跟箱根一样被群山环抱,与绿水缠绵的登别比箱根热得多。在这些间歇泉附近行走,我们犹如走进了桑拿房。可是,离开它们,走入山间的栈道,我们又开始享受跟箱根一样的青山绿水,微风习习。阳光从森林的缝隙泻下来,斑驳地洒在地上,也洒在花花草草的身上。四周是花香鸟鸣,绿树成荫,处处都是清新的味道,那是一幅我们珍爱的画面。

让我们珍爱的还有夕阳下的登别。夕阳西下后的登别,跟箱根的一模一样。躲到山后的太阳收起了它的戾气,白日里的暑气已消散,空气中飘着满满负氧离子的味道。微风荡漾,树香伴着花香,沁人心脾。我们的酒店就在小河旁,听着淙淙流水的歌唱,我们的心情无比愉悦,把不精致的晚餐忘到了脑后。比箱根小得多的登别,可以步行到任何景点。夜色中的地狱谷,已不见了晴日里焦灼的模样,安静地在那里,伴着柔和的灯光。就在这静谧的氛围里,我们看到一条小鹿悠哉悠哉地穿过谷地,它是去往天堂还是去往地狱还是去往它热爱的家乡?

夜色中的地狱谷

夜色中的地狱谷

虽然登别没有箱根第一眼的味道,也没有清澈见底的湖泊和高山观光火车,早晚餐也不如箱根的精致,但穿行在山间羊肠栈道中的喜悦和入夜地狱谷的恬静柔和,还是让我们记住了它。虽然登别,对于我们,就像与某人,一边遇见,一边再见,然后也许无缘再相见。但那甜蜜的相遇,依然会娉婷安然的岁月;那盈盈的回眸,依然会潋滟婉约的夏天。时间会冲淡爱,也会磨灭怨,却不会抹去感恩和祝愿。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