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走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初心。
正文

精致的日本(3):古韵缀京城

(2019-09-21 17:24:20) 下一个

有的时候,我们很好奇。如果没有大化改新和白江口之战,日本会不会在“石器时代”中踟蹰不前;如果没有西方的坚船利炮和明治维新,日本会不会因为没有唐朝的引领而继续在自己的小打小闹中“摸着石头过河”。可是历史,永远不可能有“如果”,就像人生,永远不可能从头来过。

没有大化改新,就没有日本的封建社会;没有明治维新,就没有日本的现代社会。明治维新后的日本,迅速崛起,开足马力,“脱亚入欧”,从一个又小又穷且资源贫乏的偏僻岛国,过渡到资本主义社会,实现社会、经济、军事多方面的脱胎换骨,并用这种“脱胎换骨”击败昔日世界最强的两大帝国:大清帝国和沙皇俄国。之后,又“吃了熊心豹子胆”,跟今天的世界最强国,美国过招,一绝天下。

明治神宫

明治维新给日本带来的活力和化时代影响,用什么样的赞誉之词都不过分。而这一世界史上的奇迹,都跟“明治”这个年号,跟“明治天皇”这个人紧密联系在一起。虽然天皇在日本历史上常常被各路“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但对半人半神天皇的神化和崇拜却是日本民族凝聚力的基础。而明治天皇,则是维新运动的总后台,是全日本精神力量的源泉。明治天皇的千秋功过,在他百年之后,自有后人评说。东京的明治神宫(Meiji-jingū),就是日本人对他最好的注解。

坐落于森林之中的明治神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宫殿,而是供奉明治天皇的灵位之地。清晨的东京,无云的天空上太阳已经火辣辣,晒得我们睁不开眼。配上上班的人流,我们感觉气儿都透不过来。可是,走入明治神宫的林荫大道,世界仿佛变了模样。因时辰尚早,整个占地面积跟故宫差不多的神宫异常幽静,郁郁葱葱的10万余株高大树木在鸟语花香的清晨里散发着满满的负氧离子味道。微风轻拂,暑气在不知不觉中消散,我们不禁心旷神怡。

明治神宫的大鸟居

明治神宫的大鸟居

在热闹喧嚣、寸土寸金的东京,却还有这样一处世外桃源,可见明治天皇在日本人心中的地位。据说,这个日本神道教的重要神社每年有1000多万人来参拜,多年保持日本人参拜神社的最高纪录,单单新年的前三天就有300多万人参拜,因为东京人相信,在这几天参拜明治神宫,会带来好运。

如果想参拜神宫,必先经过神社的象征-大鸟居。在日本,鸟居的多少和大小决定了神社的规模和地位。明治神宫的大鸟居是日本最大的木制鸟居,由台湾1500多年树龄的木头所制。明治神宫在日本的地位,一望便知。

当我们一脚踏入鸟居,就进入了神的世界,因为“鸟居”是神界和人间的门槛。我们沿着神仙走的鸟居中门进入,不是有意冒犯,是不知。踩在神道教中能清净除邪的鹅卵石上,自身的杂念会被清除干净吗?会还原神社纯净又静谧的美好吗?恐怕只有时间才是清除一切爱恨情仇的最好良药。

日本清酒酒桶

法国葡萄酒酒桶

在鹅卵石的尽头,两旁各有一列酒桶。右侧是全国各地酒厂供奉的日本清酒酒桶,而左侧是明治天皇积极推进西洋文化,由法国古老葡萄酒产区勃艮第的各个产酒公司供奉来的葡萄酒酒桶。在葡萄酒酒桶的旁边,是收现金500日元的神宫御苑。这个在江户时代是加藤家和井伊家大名庭园的御苑虽然有点儿江南园林的味道,但规模和韵味并不能和江南园林相媲美,也无法跟欧洲众多的法式园林一决高下,更不能跟西班牙具有浓郁穆斯林特色的阿尔罕布拉宫园林相角逐。

神宫御苑

神宫御苑

如果明治神宫代表的神道教在明治维新后成为日本的国教,那明治维新前由唐朝传入的佛教则是日本宗教界的正统。如果建造百年的明治神宫还不能完全代表东京的古韵,那东京第一景点,最古老佛教寺庙-浅草寺(Sensō-ji)1000多年的历史绝对可以让东京的古韵之水涓涓流淌。

浅草寺

浅草寺

来源于藏语音译,意指观音居住之地的浅草,是东京的发源地,也是东京人口密度最大的地区之一。相传两个渔民下海捕鱼,捞起了一座很小的金观音像,于是修建了浅草寺,供奉观音。江户初期的德川家康重建了浅草寺,使其成为德川幕府的朝拜场所,也成为附近江户市民的游乐场所。

我们从商业街一出来,就被浅草寺那一抹刺眼的红闪亮了眼。那红,伴着正午的阳光和熙熙攘攘的人流,让我们头晕,也让我们觉得热气难耐,连门口为祈祷风调雨顺和五谷丰登而供拜的风神和雷神也让我们觉得狰狞。从雷门前重达百公斤的红色大灯笼下穿过,我们才发现,东京这个香火鼎盛的浅草寺,无论在规模,还是在气势上,在庙宇“横生”的中国都是提不起来的阿斗。西南角的日本第二高佛塔,当地居民的心灵支柱-五重塔因火烧后用近代技术改建而早已失去了历史价值。如果此塔不是因为那抹在阳光下刺眼的红,我们或许都没有多看它一眼的兴趣。

虽然浅草寺的内部太“小儿科”,可是,这里却是整个东京,甚至日本比较灵验的寺庙之一。寺庙内100日元的自动抽签让众多中国游客心心念。据说某人抽了一个下下签,很伤心,又抽一个,还是下下签,真的很灵验吗?不过,寺庙自有宽慰游人的办法。如果把抽到的下下签挂在寺庙指定之地,霉运就会随之而去。其实,心魔,才是折磨自己的无敌杀手。

浅草寺

浅草寺的五重塔

在东京这个德川幕府的大本营,还有一处由第一代将军德川家康主导的建筑,那就是皇居(Tokyo Imperial Palace)。这个日本天皇及家眷居住的宫殿,有点儿像缩小版的故宫,迷你而低调,但绝不能跟故宫相提并论。黄昏时被护城河环绕的皇居周围,游客早已散去,清静而怡人。坐在皇居外苑的阴凉下,眼前视野一片开阔,绿油油的草坪和每一个枝头都有松叶托盘的松树一直铺展到现代化的东京。回头望,日本天皇曾发表投降书的皇居二重桥在逆光下显得有些肃穆,却不失优雅。这满眼的绿和那很有历史味道的桥及周遭的静谧,在繁华喧嚣的东京是那样别具一格。

东京,因为明治神宫,因为浅草寺,因为皇居的点缀,明艳的它有了一丝温婉和娇羞。在夕阳即将西下的黄昏,我们就在皇居,这个幽静之处,用一颗纤尘不染的心,期盼着可以开满桃花的幸福园。任温暖的阳光洒在身上,任安然的岁月留在心间。

皇居外的护城河

皇居的二重桥

皇居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漂亮!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飯盛男' 的评论 : 是的,谢谢补充。
lily082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enVoice' 的评论 : 说得对。
飯盛男 回复 悄悄话 一般的称為神社、和皇室有関的才社改為宮
浅草的本堂(観音堂)和五重塔在2戦中被炸毀、原先這両者皆評為日本国宝。現在的両者是戦後重建的
YenVoice 回复 悄悄话 东京,无与伦比的繁华、便利、安全、和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