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は我慢!

观察,比较,有感而发
个人资料
土豆-禾苗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关于“芭蕾与包养”

(2021-05-11 13:31:37) 下一个

关于“芭蕾与包养”

(请点击红色字体

上篇《一篇影响盖茨夫妇婚姻的文章》,文中用了Edgar Degas的油画,并写了一段“100多年前,不管是巴黎还是伦敦,去芭蕾学校学芭蕾是穷家女孩找到包养的一个通道,最终成为青楼女子的比比皆是……”,不料这个“芭蕾/包养”引起了几位朋友的兴趣。那就再加一些信息,看看能否支撑“我”的观点。

请大家先读一些相关文章吧:

The Sordid Truth behind Degas’s Ballet Dancers

How 19th Century Ballerinas Were Sexually Abused

Sexual Exploitation Was the Norm for 19th Century Ballerinas

Ballet Rehearsal on Stage, 1874 by Edgar Degas

现在再看看这幅画中右侧那两个油腻中年男,他们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伸直双腿斜靠在椅子上,他对芭蕾没什么兴趣,只是在等待他的“干女儿”下课;“你也去看看挑选一个吧”,另一位带着帽子的黑衣男则是他带来的同伴,黑衣男顺手从旁边提来一把椅子,骑坐,开始对她们一一过目,认真地选拔一番……半小时后,他们4人、或5人,一起欢快且迫不及待地离开了舞蹈教室……这就是上面最后一篇文章副标题的由来:Wealthy men turned the famous Paris Opera Ballet into a brothel

我们再来看另一幅Edgar Degas的画:《The Star》(1878),注意一下画中左侧垂幕后的黑衣男,这位不露脸的男人是谁呢?

“This is the young dancer's patron”,那什么是“patron”?估计那时代的西方还没有“Sugar Daddy”这一单词,不过同时期的东方有个相对应的“Geisha(芸者) & Danna(旦那)”……(这就是“比较学”的有趣)

相关链接:《The Star, 1878 by Edgar Degas》、《Geisha

如何?有没有心凉的感觉?那个时代就是那样子,那些事情其实并没有超出我们的想象,而只是我们现代人不太情愿接受或者面对那些曾经的事实,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把她挪到了“历史(思考)”范围之外,因为我们真心认为也真心希望芭蕾及其演员始终是优雅且纯洁的。

我们应该为今天的芭蕾世界感到庆幸,庆幸她如今的体面。不过,你是否意识到,在Epstein的世界中,客户们也在庆幸,因为 Wealthy Men 已可以在全球找到各行各业的人,货源早已不再局限于某个行业或某个人群之中了!

最后再放一个同时期另一位画家的作品:Backstage at the Opera by Jean Béraud,相关研究文章是这篇:The Opera of Paris:  We Procure Our Ballerinas to Wealthy Men

(请观察一下里面的组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7)
评论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且莫担心,文字影响力的深度和广度要取决于很多因素。
我的博客少时开多半关外在看来是和加拿大去年的防疫政策类似。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湾区范儿' 的评论 : “现在情况完全不同,芭蕾、戏曲、影视行业出名的都是艺术家”,出名的都是艺术家,不出名的呢??另外,范冰冰是不是艺术家啊??

这事儿还是不能多想,但想想也蛮有趣的,特别是当给一个行业群体冠上一个什么“家”……以前看到一个段子:A说“共产党员都是政治家”;B反驳道:不,应该是经济学家,干着干着都有钱了,:))
湾区范儿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分享。中国老话里娼优是并列的,戏子的地位甚至比乞丐还低,可能是你文章里描述的原因吧。当然现在情况完全不同,芭蕾、戏曲、影视行业出名的都是艺术家。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风不识字' 的评论 : 谢谢谢谢,就怕给读者带来心理阴影啊。
清风不识字 回复 悄悄话 诲人不倦,辛苦了。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举个国粹例子来缲缲边,以前魔都梨园界是黑白两道交相辉映,杜月笙两房太太是京剧名伶,自己也是资深票戏发烧友一口浦东腔登台过瘾头:)那时文娱形式不如现在丰富,票戏是高雅体面事情,高桥杜家祠堂落成他把南北名角悉数请到极一时之盛,几十年后都有戏迷粉丝津津乐道,今天周正毅生日堂会东方卫视主持豁胖说春晚也不过如此,比起九十年前老杜家堂会阵容属于小儿科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噢颜颜' 的评论 : 啊呀,朋友你好,很久没见你了,你怎么关了呢?我写这篇芭蕾,心里有一种担心,就是大家知道了那段历史以后,看到芭蕾演员和一个男人时脑子里就会跳出我放的油画……

祝好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清漪园' 的评论 : “人类社会毕竟是在进步”,不知道该怎么说,特别是对于“进步”一词,太褒义了;刚才我一朋友说:即便“人类社会”在进步,而“人”则是越来越坏了;比方讲“文学城博客管理科”(孵化)出了一个BG,你该把“好”/“坏”这类形容词搁哪儿呢?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策略啊,别笑出来,:))

我认真的时候是不是太过于认真了呀??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杜鹃盛开' 的评论 : 杜鹃好,你这段留言让我想起我上阵子写的《探清水河》历史;“古往今来,有钱和爱钱,有钱和需要钱之间,总是有一种相对平衡的内在关系”,可能这个“平衡”就是人们追求的一种“体面”吧……岔开着想,现在“温水煮青蛙”的状态是不是也正好符合了人们对“体面”的追求??
噢颜颜 回复 悄悄话 今天天气不错,骑车去本地西边湖春游回时见了大学旁边盛开的樱花下一位芭蕾女孩儿穿了舞蹈服在拍照,摄影师是位中年男士(我极少见到现在人到中年不油腻的包括女人估计是食物结构导致),从男士疼爱欣赏的表情以及女孩的撒娇和不耐我想那位男士大概是父亲,期间忽然来了一阵卷裹着泥沙的“妖风”下车推车埋头前行后来停在背风松树下午餐再走,“妖风”走了我也走了。
春安。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iaoerlang' 的评论 : 土豆大师?哈哈哈,唉,俺在这城里已经快呆不下去了呀,:((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香港人就这:笑贫不笑娼!》,我觉得哪儿都一样,“贫”是大家潜意识中最惧怕的,要不然哪来那么多关于“我的房地产”“我的股票”“我的餐桌”这类文章,:))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灵动的双子' 的评论 : 10000%赞同你所说的,用我的话讲,这就是“变形”论!

人类毕竟还是需要芭蕾这种艺术形式,所以想出各种花招支持她,支持芭蕾就得从支持芭蕾演员开始,100多年前是个人之间的包养,一种单边协议;后来因为社会道德意识原因,产生了多边协议,也就是用财团或国家财力包养,以及举行募款酒会,找群包……这些和国际政治的发展模式一样啊。谢谢你的留言,非常有启发。 :))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科技往前走了,人性还在原地踏步”,或者说正是因为这样的“人性”才导致了科技的“产生与发展”……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带点儿阶级斗争观点”,啊,千万别用明线固化/框死一个群体(阶级)啊,其实中间存在一个巨大且模糊的过渡层(群体)的,比方讲这个文学城博客群体。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禾苗 发表评论于 2021-05-12 12:35:02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真有点戳心”

也为芭蕾,也为名画。以后看画儿也难免带点儿阶级斗争观点。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土豆-禾苗' 的评论 :
脑补一下五湖兄跳天鹅湖,四小土豆翩翩起舞。。这画风要火,哈哈哈!
土豆,你找得出这样一幅画吗?画一幅吧~~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红米2019' 的评论 : “真有点戳心”,是的,我虽然从小知道上海芭蕾舞团后面的一些事儿,但那时还是一些个案;写这篇时,就是因为不想用太多的刺眼的中文单词,所以决定直接使用英语链接,:((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谢谢,我的文章都是有很多链接的,:))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夏圓' 的评论 : 对了,夏园的土豆列车最近如何了?建议里面设置一节“娱乐车厢”,四周天花板都是镜子,夏园负责门票销售,土豆负责大家的换装化妆,五湖兄负责编舞教学,他是在地下室自学成才的,:))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974/201710/25063.html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五湖兄好,我昨天下午4点半发了此文,迟迟不上城头,7点半决定给小编发个悄悄话“求推荐”,结果3小时过了还不见上城头,回到信箱一看,原来是错写成“求包养”了……赶紧再给小编写封道歉信,后来终于在晚上11点多上城头了……唉,估计是脑子里想什么就写什么了,:((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interesting.....
夏圓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莫非皇帝的新衣里那小孩是土豆的远房亲戚?~~
灵动的双子 回复 悄悄话 经营芭蕾舞团需要庞大的资金赞助,光靠演出是远远赚不回本的。而这金钱资助就来自于那些附庸风雅的有钱的先生和贵妇人(是的,她们也有自己的小鲜肉)。舞团定期举行募款酒会,而那些舞者会当招待穿梭其中进行社交寻找金主,为自己也为舞团,这种事情直到现在还持续着。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科技往前走了,人性还在原地踏步。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真有点戳心了。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湖以北' 的评论 : +1 香港人就这:笑贫不笑娼!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给较真儿的土豆点赞!可喜可贺的是,人类社会毕竟是在进步。从18世纪到今天21世纪,演艺圈在向前走,尽管东西方社会进步的步伐大小不同。
diaoerl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思说过,资产阶级撕下家庭关系上含情脉脉面纱,把家庭关系变成纯粹金钱关系,土豆大师践行导师先驱教诲,活学活用条分缕析举一反三:)
杜鹃盛开 回复 悄悄话 土豆的这篇文章有意思。很多事情不能深究:)比如古代中国,很多诗词歌赋,音韵乐理,是通过宫廷和青楼流传下来的。比如民国时期,卖场的叫歌女,唱堂会什么的,现在呢,叫歌星,歌手,歌唱家等等。古往今来,有钱和爱钱,有钱和需要钱之间,总是有一种相对平衡的内在关系
五湖以北 回复 悄悄话 老兄何必捅破这层纸呢。其实画家无论男女更需要富人的包养,画作才有销处。影星也是如此,出名前包养,出名后嫁富人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思韵如蓝' 的评论 : 好的,请写!!说到“富人家的女儿”,我会想到最近的导演赵婷,章含之女儿洪晃,克林顿的女儿,奥巴马的女儿……总之,我非常不喜欢各种励志题材;我还相信未来人口减少的原因,就是大家潜意识中明白这些,所以越来越不想要孩子,自己过完自己的一生就算了……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大马哈鱼' 的评论 : 从法律或社会公德意识上来说,(同样的事情在不同年代),确实有见得了光或见不了光之区分;但是单纯从个体私情上来说,我相信绝大多数都可能是“两相情愿”,即便两相情愿,也毕竟有“无条件的”和“有条件的”……其实我的重点在于Wealthy Men的意志存在。
土豆-禾苗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四姑娘山' 的评论 : 吓一跳,我以为晓青来了呢;谢谢留言,平安是福, :))))
四姑娘山 回复 悄悄话 写得真好!
大马哈鱼 回复 悄悄话 两厢情愿的包养,会有什么问题?
魔鬼的勾当,是指见不得光!
有本质区别的^_^
思韵如蓝 回复 悄悄话 唉,穷人家的女儿啊!我来写一篇富人家的女儿,对应你的这篇吧!
另外,Epstein和他富豪圈,那些事儿真的假的啊?如果相信这些魔鬼的勾当确实存在,那么也就没有理由不相信阴谋论了呀!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