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客

讲述亲身经历,感悟天地人生
个人资料
fuz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先觉

(2020-10-17 09:20:25) 下一个

1. 梦起

知青下乡第一年,集体户还没房舍,全户十二人借乡宅分住,我与另外两人住在一老乡家的东屋。

初冬时节,刚打完场送了公粮。

人一闲下来了,梦也就多了。

一夜,梦到身处火海热得不行,惊醒。

发现火炕烧的太热了。

 

2. 梦续

第二天傍晚,在其他户员住地吃的饭,没咋烧炕。

当晚,梦到大雪,冷啊。

拢起一堆火,烤。不料雪愈大,化雨倾盆而下,火灭。身湿,北风呼啸。

遂冻醒。

 

3. 梦机

第三天晩上,又入梦了。

身处火炉中,浓烟四起,慌慌然。忽闻炉外一老翁喝道:顽童几误我大事,还不快填柴。

觉得火势更凶,无处可逃。忽见一点紫气闪过,便跟上,随之而去,出火海,身安。

一觉天亮。

 

4. 梦批

连续三夜梦见水火,心神不定。

于是,找了村中的五保户,解放前的萨满,善推柱会扶乩。

老头年事已衰,无以为业,与俺是忘年交、臭味相投。

关上门,讲了三夜梦。

老头沉默许久,摸出几枚硬币,一分钱那种。嘚咕几句,撒在盘子里。屋暗,老眼昏花。端到窗户前,眼球子快掉进盘子里了,才分出字画。

又抽了锅烟,缓口气,定定神,开口:

要有水火之灾啊,东去避之。

俺问:水火或许,怎知东去?

回:紫气东来,吉人天相。

 

给老头留了一块钱打酒,转身出门。

正往回走着,被生产队长拽住:上边派下来民工差,明天走,原本霍三和霍五去,五他娘病了去不了了,你帮个忙跑一趟。

“去哪儿,多久?”俺问。

“东边修水库,二礼拜,你和三儿赶大车去”。

嗯? 东边!去!大难当头,走为上。

 

4. 梦转

第二天一大早,拎着行李,穿着棉大衣大头鞋,驾着四套车,在晨曦中东行。

当晩住大车店,通铺。

又入梦,火起,燎得满身泡,痒得不行,醒。见霍三披着棉袄在抓臭虫。

睡不着了,半夜套车赶路。

两个人换着赶车,冷了就跟着车跑,暖和了便上车眯一会儿。

中午到了水库工地,报了名,分了地段,也领了口粮和住条(住谁家)。

还好,分到了一家(朝)鲜族,相当干净。

下午去工地,拉了二车沙石,熟悉一下门路。

早早回来,无事,四周逛了逛。路过供销社,拎了瓶老白干,二包烟。

晩上和房主家一起吃饭,喝酒、聊天。

半醉,很快入睡。又梦到雪,飘飘洒洒,小火炉在侧,听着小曲儿,那个得意啊。

早上起来,窗户纸贼亮。坏了,睡过了,这要是误了工,可不得了。

推霍三,那位翻个身,哼唧:半夜起来喂马,看见下雪了,那大坝上不去,接着睡。

 

5. 梦解

睡到中午,接到通知:雪太大,干不了了,各自回家。

于是,套车往回赶路。

这把说啥也不住店了,顶风冒雪、披星戴月,总算在天亮时回村了。

拎着行里,晃荡着回到房东家。

一开门,大吃一惊。

地面湿漉漉的,俺们住的东屋门没了半边,整个灶间烟熏味。

那俩搭火的,还在炕上蒙头大睡。

房东过来说,昨晚走水了。

下雪后天冷,那俩货往灶膛里多扔了几把柴,还没全塞进去。烧着烧着,火溜出来了,把门框点着了。

西屋住的房东大娘被烟呛着了,起来看到了火。

几声嚎叫,群起。泼水,扬雪,总算灭了,没把房子烧了。

俺知晓原由,赶紧赔不是。

请喝酒、修门、补墙,外加十块钱,了事。

 

以上为本人亲历。

 

这梦呢,有时候还真是会预知的,也能化解的。

不过,善解者寡;不觉者众。

 

 

以前写的帖子中,提到过这位五保户。有机会再写几篇,讲这奇人往事。

https://blog.wenxuecity.com/myblog/73054/201807/29558.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