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英国人重新拥抱马克思 他的思想是对的

(2018-05-06 09:42:32) 下一个
 
 
马克思是对的:他为你做过的五件事
2018年 5月 5日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3988465#
 
你希望把不公正、不平等、剥削扫进历史垃圾堆吗?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么,做好准备,在今年5月5日纪念一下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吧。因为,上面提到的,也都是马克思当年提倡的。
镰刀斧头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马克思主义后来成为共产主义革命的灵感来源

大多数对20世纪历史略有了解的人可能都同意,马克思的革命学说给世界带来巨大冲击。他的"主义"被挪用,成为寻求社会变革的旗帜,引发许多灾难性后果。

后来,"马克思主义"与独裁、专制、杀戮挂上了钩。难怪,时至今天马克思仍然是争议很强的人物。

但是马克思也有人性的一面,他的有些理论也为世界更美好做出了贡献。

原来,好多事马克思其实早都预见到了:"一小撮"超级富豪将主宰世界经济;资本主义体制是动荡的;经济危机是周期性的;工业化彻底、永远改变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还是不清楚马克思到底为你做过什么?请继续读下去。

孟加拉童工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估计世界上10%的孩子被迫做工

一、马克思要孩子去上学、而不是去做工

你也许会问,谁不这么想?

但是在1848年,也就是马克思撰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童工是常态。即使现在,世界上仍有十分之一的孩子必须去做工,帮助养家糊口(2016年世界劳工组织数字)。

时至今日,这么多的孩子逃离厂房走入学校,部分功劳要属于马克思。

岳琳达(Linda Yueh)是《伟大的经济学家:他们的观点如何帮助今天的我们》(The Great Economists: How Their Ideas Can Help Us Today )一书的作者。她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共产党宣言》中提出的10点设想中有一点是:所有孩子都能在公立学校接受免费教育,禁止工厂使用童工。

当然,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是争取儿童权益的第一人,但是岳琳达说,19世界后期,英国普及初等义务教育,工厂禁用童工,马克思主义也是为儿童争取权益努力的一部分。

放风筝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马克思希望工人能成为时间的主人

二、马克思要你有自由时间,要你有权决定如何利用自己的自由时间

好了,你肯定不想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24小时吧?来段午休怎么样?你希望有朝一日能拿着退休金享受夕阳红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去谢谢马克思吧。

英国伦敦政经学院的萨维奇教授(Mike Savage)说,只能无休无止地工作,你的时间就不属于你了,你就无法再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马克思写道,在资本主义社会,为了活下去,人们只能出卖他们仅有的——劳动力,以此换钱。马克思说,这通常是不平等的交易,会导致剥削。马克思希望工人能得到更多,比如独立、不被异化。最重要的,是要成为自己时间的主人。

萨维奇说,"简单看,马克思说的是,我们的人生不应该用工作来界定。我们应该有一定程度的自治,自己决定如何生活。现在,这种观点已经成为绝大多数人认可的理想。"

"马克思有句名言:早晨打猎,下午钓鱼,晚上养牛,吃完晚饭后讨论哲学。他坚信自由、解放、反异化。"

资料图片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在马克思看来,工作满意度来自对劳动成果的自豪感

三、马克思要你从工作中获得满足感

如果人们能够在自己的产品中看到自我、感受到自我存在的价值,那么,工作就会成为快乐的源泉。

工作应该给我们创新的机会,展示我们最美好的层面,无论那是我们的人道,我们的智慧,还是我们的技能。

但是,如果你的工作很糟糕,与感性脱节,那么你可能就会感觉诅丧、抑郁、被异化。

这可不是硅谷哪位励志大师最近的演讲,这是19世纪时马克思说过的话。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和哲学手稿》中提出的见解,让他成为把工作满足感和人生幸福感联系在一起的第一位思想家之一。他的理论是,既然我们花这么长时间工作,我们必须要从中获得一些幸福感。

马克思认为,从自己的产品中找到美、或者获得自豪感,才能带给你幸福所需的工作满足感。

马克思注意到,资本主义一味追求速度,增加产出、利润,结果分工越来越精细。

如果你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螺丝上刻出3个圈儿,每天好几千次,一做就是好多天、甚至好多年……

这样的工作,可能很难让你开心。

菲律宾示威者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马克思说,任何一次真正革命都是社会革命

四、马克思要你成为变革的一分子

如果你所在的社会有毛病——如果你觉得存在不公、不正、不平等,你要发声,要组织起来,要抗议,要争取变革。

但是,19世纪的英国,新兴的资本主义社会对权力被剥夺的工人阶级来说,更像是坚不可摧的磐石。但是马克思坚信变革,鼓励他人争取变革。后来,他的这个想法广泛流传。

在许多国家,有组织的抗议示威带来很大的社会变革:立法禁止种族歧视、同性恋歧视、阶级歧视等。

"伦敦马克思主义节"组织者尼尔森(Lewis Nielsen)说,"需要革命改变社会;我们抗议是要争取社会进步。普通人正是这样得到了'全民保健系统'和八小时工作制。"

马克思通常被称作哲学家,但是尼尔森并不这样认为。他说,"那样说好像他所做的只是把问题哲学化、写出些理论。如果你看一看马克思一生的所作所为,你就会发现,他也是活动家:他创建了'国际工人协会',参与支持贫穷工人罢工的活动;他提出的'全世界劳动者联合起来'是真正的号角。马克思留给我们的遗产是通过斗争获得改善的传统。这是基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不管那些抗议的人是否把自己看作马克思主义者。"

尼尔森还说,"女人怎样获得投票权的?并不是因为议会里的男人于心不忍了,而是因为女人组织起来去示威。我们如何得到周末休息日的?工会组织罢工争取来的。"

看起来,马克思通过斗争实现社会变革的倡议真的扎了根,1943年,英国保守党政客霍格(Quintin Hogg)承认,"我们必须给他们改革,否则他们就会给我们革命。"

Two shadowy figures shake hands in a skyscraper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马克思对大公司和政府之间的关系持怀疑态度
A man wearing a mask reads a newspaper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马克思警告媒体会影响人们的观点

五、马克思警告过你国家和大公司的关系,提醒过你小心媒体

国家和大公司关系紧密,你什么感觉?谷歌给了中国后门钥匙,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脸书把个人数据泄露给一家研发影响投票意图系统的公司,你怎么看?

19世纪时,马克思和恩格斯已经在表述类似的担心。

当然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并不用社交媒体,但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犯罪学教授、纽约教授研究员维斯(Valeria Vegh Weis)说,他们是发现此类危险、并加以分析的第一人。"他们仔细研究过当时的政府银行、商家和重要的殖民主体之间的合作网络,并且追根溯源,一直到15世纪。"

他们的结论?维斯这样说:如果某种做法—无论是否恶劣,被证实对商家、国家有利,比如,贩奴是推进殖民化的手段,国家就会制定于此有利的的立法。

马克思对媒体影响力的敏锐观察,在21世纪的今天看起来也依然新鲜。维斯说,"在影响公共舆论上,马克思懂得媒体的重要性。现在我们经常提假新闻,媒体恐慌……但是,马克思早就见过了。"

"马克思研究过当时发表的文章,得出结论的是,对穷人的小偷小摸、犯罪活动,不仅报道太多、而且有所夸大,白领犯罪、政治丑闻提的更少。"

媒体也被用作分裂社会的工具。

维斯说,"指责爱尔兰人偷走了英格兰人的工作,让黑人和白人对立,男人和女人对立,移民和当地人对立……穷人忙着窝里斗的同时,有权有势的人继续为所欲为。"

访谈:一位80后英国共产党人的自白

司马奔图片版权YUCHUAN
Image caption2015年司马奔成为英共《晨星报》的主编

英国共产党历史悠久,可以回溯到1920年,在英共鼎盛时期也曾经有共产党议员通过竞选进入英国下议院。但多年来,英国共产党在英国政坛几乎销声匿迹,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它的存在。

不过,本次英国大选一开始,英共突然宣布,支持目前以左翼政治家科尔宾为首的英国工党竞选,使英国共产党再次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

我常常思考,在英国这样一个经济发达、民主政治、言论自由的西方老牌资本主义的福利国家,参加共产党的都是些什么人呢?一名年轻的英国共产党人给了我答案。

"我从少年时期就崇拜毛泽东,后来在牛津大学我选择了学习中文和中国历史。我现在是一个坚定的马列主义者,追求共产主义理想。"

说这番话的是一个年轻的英国共产党人,他叫Ben·Chacko 本·查科,不过他给自己起了一个非常豪放的中文名字--司马奔。

出生于1983年的司马奔,在舒适优裕的环境下长大,父亲是印度裔,母亲是英国人,从小受到良好教育,在牛津大学毕业,因为主修汉语,曾经在中国生活学习了很长时间。2015年,年仅31岁的司马奔就成为英共报纸 Morning Star 《晨星报》的主编,也使他成为自1930年该报创办人William Lust 之后最年轻的主编。

最近,在东伦敦一条僻静的街道上,我来到《晨星报》办公楼。主编办公室有点儿乱,但在司马奔的办公桌上一座小小的雕像吸引了我的视线 - 一座列宁雕像,似乎充分显示了主人的身份。

我们的访谈从我请他先介绍一下英国共产党现状开始。

奔:英国共产党是小众党,目前党员人数保持在大约1000人左右。实际上我从16岁加入英共 - 15岁加入共青团,英共人数没有大的变化。我们现在的主要活动仍然集中在工会,组织抗议活动,并与工会左派合作,促进世界和平运动和反对剥削,财富公平。自从科尔宾担任工党领袖之后,我们很高兴地看到左翼潮流开始兴盛,我们希望与工党内与我们有共同信念的人士一起努力,促使工党向左转。

历史图片图片版权MORNING STAR
Image caption英国共产党虽然人数不多,但是仍坚持发出马列声音

问:你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共产主义信仰感兴趣的呢?什么原因?

奔:我从十几岁时就开始对政治感兴趣,当时一系列国际事件对我产生影响,例如1999年北约轰炸南斯拉夫,还有后来的伊拉克战争,使我感到英国是一个很不公平的社会。从理论上说,我反对任何基于个人贪婪、贫富不均的社会体制,因此我自然地就倾向于共产主义哲学,人人平等,财富分享。那个年纪的我对各种思潮都很感兴趣,除了共产主义理论,我还看了很多其他主义和学说的书籍。另外,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个时期我对中国开始发生浓厚兴趣,特别是毛泽东,他的"造反有理"的理论令我着迷,也许我那时正值青春反叛期吧(笑)。当然后来我去了中国,知道了文化革命的很多事,似乎不是我想像的那么伟大。我记得当时我的房间里贴了很多毛泽东的画像。我还读了很多其他中国哲人的书,这也是为什么我后来到牛津大学决定学习汉语和中国历史。

问:你的家庭对你后来的信仰有什么影响吗?

奔:其实也没有。不过,是我母亲推荐我阅读《晨星报》的。有一次我参加一个抗议活动之后,拿回家一份《社会主义工人报》。我母亲看见后说,如果你真的对左翼政治感兴趣,你应该阅读《晨星报》。那时我还没有听说过这份报纸。后来,我开始读《晨星报》并由此对英国共产党有所了解,16岁时我就加入了英共。当时很多人都不知道英国有共产党。我记得当时我跟一个朋友说,我加入英共了。他担心的说,他们合法吗?说到我的家庭,他们都是工党成员,只有我一个人是共产党。

问:在你成长过程中,共产制度在东欧和前苏联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台了,难道没有对你的共产主义信仰产生影响吗?

奔:那一系列事件对我影响并不大。当柏林墙倒塌的时候我刚刚5岁,也许这些事件对那些老共产党人会有冲击。但我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是在此之后产生的。通读了很多历史书后,你会发现历史是会重复的,特别是19世纪的欧洲史。例如在法国大革命之后,又出现了拿破仑,出现了法国国王复位,然后又发生革命。同样,虽然现在在俄罗斯资本主义取代了社会主义,但这并不说明社会主义就没有未来了。重要的是,要吸取教训,避免将来犯同样的错误。另外,垮台的社会主义国家基本都跟前苏联有关,那些独立的社会主义国家如古巴、中国、越南等,仍然坚持社会主义制度,至少是仍然保留社会主义元素。

问:英国是一个阶级社会,同时也是言论自由的民主社会,人们有权选择政府,但你仍然是喜欢共产制度?

奔:民主制度可以有不同的解释。在英国,人们的确有选举权。但是你看看过去三、四十年,政策并没有什么根本改变。说到制度的不同,一位中国金融家和政治学者曾半玩笑地说:"美国与中国的不同之处是,在美国你可以换政府,但政策都一样;在中国你可以换政策,但政府不能换。"我在中国生活过,有很多朋友,我感到他们很自由,可以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自己的工作,自由旅行,很独立,大胆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在西方,人们对中国有一种固定的成见,就是那是一个不自由的国家,我觉得这种看法并不符合实际。

司马奔在中国图片版权BEN CHACKO
Image caption司马奔在中国学习生活了若干年

问:说到中国,你觉得当代中国是不是资本主义色彩比社会主义色彩更浓重呢?

奔:显然,中国已经进入市场经济。苏联格式的国家计划经济已经失败了,邓小平在发起中国改革时说,摸着石头过河。我认为这是非常诚实的说法。就是说,我们不知道前景如何,全面指令性计划经济不奏效,我们要另辟蹊径,要试验着发展。如果有人说中国已经不是社会主义国家,我认为那是夸张的说法。中国并没有全面市场化,仍然有很多的计划经济元素,政府在银行、国家基本建设、福利政策等方面比西方国家有更多的控制。我感觉中国与英国之间一个非常大的差别是,在我看来中国有一种更积极的精神,一种 can do 的要解决问题的态度。就说全球气候问题吧,在西方,人们总是描绘一幅非常负面沮丧的前景,海面升高、饥荒、战争等等,答案呢?而在中国,他们就开始想我们应该怎么来对付和解决问题,引进高效能源,修建高铁等等。

问:目前在中国,虽然经济发展很快,但是不少人怀念过去贫穷而清廉的社会。如果让你选择,你是喜欢毛时代那样的物质匮乏、生活清贫、人们思想被严格控制,但却没有腐败,没有太多贫富差别的社会,还是今天经济发达,人民生活改善,言论相对自由,但却贫富严重不均,并充满腐败的社会呢?

奔:这对我这样一个外国人很难选择。我在中国生活了几年。第一次到中国是2003年,牛津大学与北京大学有学术交换项目,我在北京大学学习了半年,之后我去大连生活了一年。2007年我又到浙江生活了两年多。我非常喜欢中国,我至今还跟很多中国朋友保持联系。我在中国期间,跟很多中国人交谈过,不少年长的人跟我说,他们怀念毛泽东的清廉时代。但与此同时,我也了解了很多那个时期,特别是文化革命时期发生的恐怖事件,对大量无辜者的迫害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正确的。所以,我应该是更喜欢今天的中国,更加务实的社会主义。我认为,对以习近平为首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来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努力使中国社会更加公平,减少贫富差距。这也是他们应当承担的责任,不能只使少数人富裕,那不是共产党的宗旨,应当使所有人共同富裕,得到温饱。

晨星报雇员游行图片版权MORNING STAR
Image caption今天的英国仍然有很多青年充满理想主义

问:在英国有多少年轻人像你这样信仰共产主义?

奔:我认为在英国有很多满怀理想主义的青年。当左翼思想的科尔宾成为工党领袖之后,很多人加入了工党。上一次大选时,工党成员大约20多万人,科尔宾成为领袖之后,工党人数达到50多万。过去三十多年来,很多人对政治越来越不感兴趣,政党人数都在减少,现在情况可是大不相同。就这次大选我们也做了民意调查,一次调查显示,如果只有40岁以下的人投票,工党将大获全胜。所以,我认为,英国的很多年轻人更倾向科尔宾所代表的左倾社会主义理想。当然,我不认为很多年轻人会像我一样加入共产党。英国共产党从来人数不多。

问:你如何看英国共产党的未来?

奔:英国共产党仍然在英国政坛有自己的重要角色,为劳工运动发出马克思主义的声音。如果说英国工党是工人运动的大众党派,我们就是其中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者。马克思主义犹如工人运动的准星和灯塔。我不认为英国共产党会在英国发动中国式的革命,在英国也不太可能有共产党政府,但我认为,英国共产党会一直为争取工人权益,为实现一个更加公平和正义的社会而发挥重要作用。

问:你追求的理想世界是什么样的?

奔:我是马克思主义者。对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人来说,他们常常认为马克思主义是追求某种乌托邦式的天堂。其实,这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资本主义制度根本上说是毁灭性的,因为它建立在人剥削人的基础上,一些人靠剥削榨取另一些人而积累财富,从而使人为追逐利润而越来越贪婪,激起社会矛盾。我不相信人的本性是自私贪婪的这样的说法。你可以从世界各地都看到人类的善良举动,互相帮助。当你看到他人面临危险,大多数人都会情不自禁地伸出援手。资本主义是无法永远持续下去的,目前的地球环境变化就是个例子。那些贪婪的能源公司和其他大公司无止境地追逐利润和攫取资源,使得整个世界面临环境危机。我们需要一个更加有理性的,更加有计划的系统,来取代以追逐利润为目标的资本主义体制。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万事大吉了。我认为,这并不是空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