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花

My Lord: Please help me keep my eyes on you! Please help me be thankful!
Amen
正文

贪欲的罪与罚

(2020-07-02 11:16:14) 下一个

           世上有些男子,终曰忙着养家糊口,至使身心疲惫。又因周围享乐的环境,心生羡慕。偶然在错的时间、错的地方、见到美好的东西,一时贪欲,铸成天大的祸事。最后陪了性命,连累父母家人在世间蒙羞。

          且说的士司机曹业将客人送到机场侯机楼前,己是晚上11点多了。奔波了一天的他,打算收工回家。

         这时从候机大厅里,出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拉着小箱。姑娘竟直走到曹业车旁,弯腰问:“ 市内某某大厦,去不?”

         曹业想正好顺路。便说:“ 上车吧!”

         姑娘拉开后车门,将行李箱放在车座下,自己跟着一头钻进去,随手关上车门。

         曹业回头见姑娘坐好,“ 呼一!” 的一下,将车开出机场,上了去市区的高速公路。

          从机场到市区,有很长的一段路是空旷的原野,弯弯的月亮高高地挂在天边。只有高速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灯,你追我赶。正是夏季,曹业开着冷气,车里静悄悄地。

          路面平滑,曹业单手扶着方向盘,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车子飞快地往前跑。

         姑娘可能是太累了,靠在椅背上,歪着脑袋睡觉。因为不急着赶回家,曹业将车开到慢车道,减速。他回头瞟了一眼姑娘,依然安静地靠在椅背上,象婴儿般甜睡。

          累了一天曹业,想到自己每天起早摸黑,风里雨里奔波。辛辛苦苦的一分钱一分钱地赚,一百一百地上交公司。交房贷、交女儿的学杂费,以及杂七杂八的费用。他突然感到厌烦,包括自己这份枯燥乏味的工作。

           从早到晚坐在方向盘后,象个机器人一样,推动着车轮不停地往前滚。他渴望快速致富,却没本钱没背景。他知道自己就是再开500年的士,虽不用忧柴忧米,也不过就是混个肚儿圆罢了。每天劳碌奔波到底是为什么?

          他越想越灰心丧气,越想越觉得孤单寂寞,甚至可怜自己。唉,啥荣华富贵都没有他的份。只有看一眼,都是命啊。如果他有钱有势,后座的姑娘说不定……曹业被突然冒出来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回头又瞟了一眼:姑娘的头正搁在她的肩上,露出雪白的颈窝。多好看的女孩子!他突然鬼迷心窍地想亲她一下,或者至少摸下女孩的俏脸蛋,来弥补一下命运对自己的亏待。

          时不时地有车灯从后面直射过来,随即 “ 唰一!” 地一下呼啸而过。前面出现出口的路标,曹业犹豫着,头脑里刮起风暴。心思一歪,车子便下了高速公路。

         曹业将车开上附近沿河的公路上。一直慢慢地朝前开,直到远离高速公路,才停下。公路左边是水流湍急的河,右边是大片农田,离此不远的河上有座大桥。

        他下了车,活动下手脚。然后从裤袋里掏出烟,心烦意乱的一边抽烟 ,一边望着眼前湍急的河水。周围静悄悄地,偶尔从草丛中传出几声虫鸣声。

          其实他长得不坏,中等身材。虽算不上英俊潇洒,却也是眉清目秀。过了一会儿,曹业扔掉烟头,走过去,将后边右侧车门轻轻地地拉开。

           姑娘还在睡梦中,曹业弯腰摸了一下她放在小腹上柔软的小手,姑娘没有动。他的一只大手又摸摸姑娘的俏脸,姑娘的头动了下。曹业赶紧缩手,却又舍不得走开。他将姑娘的身子轻轻的往里推几下,然后关上车门,自己侧身紧挨着姑娘坐下。

          曹业左手臂搂着姑娘,将脸埋在姑娘的颈窝处,贪婪地闻着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香味。右手停在姑娘的丰满的胸部上,这下惊醒了她。

          姑娘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惊恐万状地看着眼前陌生男人的脸,吓得尖叫起来!曹业左手急忙悟着姑娘的嘴巴。姑娘嘴巴里呜哩哇啦的叫,两手在空中乱抓乱打,双脚乱蹬。混乱中,露出长裙下雪白的大腿。曹业的右手偏偏撞上,他的心 “ 扑通!扑通!” 地狂跳起来,着了魔似的将手伸到姑娘裙底下。

          姑娘两手在曹业的脸上、身上又抓又挠。此时昏了头的曹业,只想要如心所愿,强壮的身体扑上去,将姑娘压倒在车座上。姑娘挣扎中一口咬住曹业捂她的手,曹业负痛松手,姑娘马上又高声喊起来。曹业惊慌恼怒之下,一把叉住她喉咙,右手将姑娘的两只小手攥在一起不放。渐渐地姑娘软下来,不做声。

          ………

          曹业走到车外,靠着车身抽烟。

          周围依然是静悄悄的,从河面吹过来阵阵凉爽的晚风,终于将曹业糊涂的脑袋惊醒。他扔掉烟头,打开后车门。见姑娘还是仰面躺在车座上,下身赤祼。曹业担心姑娘着凉,推了她一下,没反应。再推两下,还是不动。
       
          曹业慌了,赶紧弯腰将姑娘扶起来。用手在姑娘的鼻下探,无声无息!他将姑娘揺晃了几下,谁知她的身体直直地往下倒。曹业骇得魂飞魄散,抱住她。急得大叫:“ 姑娘!醒醒!你醒过来吧,姑娘!”

          可怜这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已经香消玉殒!

           曹业将身子还是温软的姑娘搂在怀里嚎啕大哭。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他害了她!他害了她!此时,他情愿用自己的命换回姑娘的命啊。

             哭了半天,曹业将姑娘平放在后座上。把她的头发细心地拢好,多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啊。曹业抹着眼泪,将女孩的衣服弄平。又从车里找到姑娘踢掉的皮鞋,小心地帮她穿上。然后退出车,车门开着。他跪在车门口的泥巴上,痴呆呆地看着姑娘,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他想起年迈的父母,他的无忧无虑的童年。他那唠唠叨叨的善良的妻子,他的聪明可爱的女儿。还有他曾经厌倦的 、起早摸黑地的士生涯。如今他感到这份工作是多么的美好,不但可以养家糊口,还有余钱孝顺父母!

            还有他经常去的快餐店,有肉有菜有饭,附带免费的汤。还有又烦人又通情达理的公司里的同事,还有他每天路过的、熟悉的街道,以及公园里面的鸟语花香。

             还有那蓝蓝的天空,飘浮着朵朵白云。还有那举头三尺的神明。天知地知他犯了死罪!是他毁了这么年轻漂亮,跟他无冤无仇的姑娘。他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恶梦啊!

             曹业悔恨不已。他扬起两只巴掌,左右开弓狠狠的打自己的耳光!打得鼻青脸肿,依然满怀愧疚。他将自己那只罪恶的手,按在泥巴地上来回磨擦。手掌里的皮都擦破了,也擦不掉上面沾满姑娘的血!他又将头往车门边撞啊撞啊,撞出一头的包。

             他心里明白自己将受到法律的严惩,他没脸见父母、妻女。曹业趴在地上给姑娘磕头,磕到头破血流才爬起来。双手合掌,深深地作了三个揖。哽咽道:姑娘,对不起!对不起!!

             曹业打开后备厢,将口袋里的东西都掏出来放在里面,翻出一根长长的塑料绳子。关上后备厢,右手轻轻地抚摸着车身。慢慢地,无限留恋的绕着车走了两圈。最后望了一眼车里的姑娘,转身往附近的大桥上走过去。

            站在大桥栏杆边上,望着桥下湍急的河水。他担心泳技超好的自己,掉下去后反悔。用塑料绳将双脚捆在一起,然后用牙将剩余的绳子把双手也绑成死结。

           曹业最后抬头望了一眼满天闪烁的繁星,以及停在不远处自己的车子。含着悔恨的泪水和万般不舍的心情,一头往河里栽下去!

           转眼之间,两条鲜活的生命就没了!

           日光之下,所有的一切事上,

           他们永不再有份!
  
           唉一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唉一!世上没有后悔药卖!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清静,我曾经在网上看到新闻,说的是的士司机奸杀女乘客。凶手理应罪该万死!但我转念又想:有没有是误杀的?万分之一?比如那些畏罪自杀的?将心比心,一般人被蚊子咬一口都哇哇大叫,何况流无辜人的血。因此写下此文。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喜清静' 的评论 : 哈哈哈!在你家我经常排到门外院子里呢^_^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天那,花儿这个故事讲的太触目惊心了。
喜清静 回复 悄悄话 第三排。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ayflower98' 的评论 : +1“是啊!一念之差!悔之晚矣!”
mayflower98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啊!一念之差!悔之晚矣!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唉!一念之差。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