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孜薩的日本

小島梓 日籍華語作家
出版散文隨筆《日本不是東京》《日本鄉下女子》
小説《鳳凰河》《一步之遙-在日中國新娘紀實故事》等
正文

我的今晚

(2019-09-13 05:57:46) 下一个

1

下午就開始了寂寞,又不願意出門,還沒有調整好孩子們不在身邊的狀態。打點起精神,對納納說:媽媽帶你出門。

細細地寫了出門要辦的几宗事情,A型血的性格特徵越來越强悍起來,自己都覺得很別扭。

取西服,買營養粒,付款,買生魚片,納納的小零食。

以上就是出門的理由。

電話裏,剛剛對愛薔説完多虧有了納納,不然連買小零食的藉口都沒了。那邊敷衍地笑了幾聲,說孩子來電話啦就挂掉了。

納納輕車熟路地跳上助手席,老老實實地趴下,她知道自己暈車,惶恐不安,又不甘心不陪我。

2

博奧難得早早回來了。連連贊嘆三文魚拌牛油果的沙拉做的好吃,然後就去臥室躺在床上看電視了。看一眼墻上的鈡,剛剛7點,日出之國日落也早,天已經黑了下來。

朋友圈裏都在發明月,原來今天竟是中秋。

洗了一串友人寄來的葡萄,留一半給博奧,下剩的就放在喜歡的小花碗裏,端出去看月亮。

和納納坐在地上,我吃葡萄她吃皮,我再把葡萄的籽兒用力吐得遠遠的。

3

月亮是躲在雲層裏的,好在雲在走,月亮就忽隱忽現起來,一明一暗的倒有些刺眼。

腦子裏洶湧著關於明月的各種詩詞,偏偏只清晰地喜歡這句:每逢三五便團圓/滿把清光護玉欄/天上一輪才捧出/人間萬姓仰頭看。

可能我們賦予月色太多的情感了吧,對於現在的我來説,其實,那句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是最好的吧。月色歸月色,情緒歸你自己吧。

4

吃完了葡萄,這一團冷月涼颼颼的呢。

納納團在脚邊有了微微的鼾聲,站起身,把納納的小毛毯鋪在她的小房子邊上,納納歡快地臥在上面。

拉開門大聲喊:洗澡水燒好了嗎?

從浴室的窗戶是望不到月亮的,只能感受到月色,關掉浴室的燈,嘩地拉開玻璃。

沒吃月餅,也沒喝酒。

乙亥年中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