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孜薩的日本

小島梓 日籍華語作家
出版散文隨筆《日本不是東京》《日本鄉下女子》
小説《鳳凰河》《一步之遙-在日中國新娘紀實故事》等
正文

日本山吹與中國海棠

(2019-04-22 22:32:32) 下一个

一大早,慣例和博奧帶著納納巡山,各色花草自不必説,我和博奧也在這一年一度的季節裏變得更加相依爲命了。

話説我家後院的那株海棠,怎麽一日未見便開得如此艷麗。

海棠是不會被忽略的,首先是她的美色占了春的先兒,儅山色剛剛朦朧,櫻花開始凋零的時候,海棠悄悄地來了,那種比櫻花更加艷麗的顔色;纖細的深紅色的花莖;乳黃色的花蕊;深綠色晶瑩的小葉子無不愉悅著素白了一個冬季的眼睛,何況,因爲是薔薇科的落葉小灌木,沒有了高大樹木的距離感和那種無名的威儀,比較適合栽種於庭院,觀賞起來異常地親切,如果説觀櫻花需要走出去,那麽海棠只是「試問捲簾人」便能知曉的身近了。

文人的海棠詩實在是太多了,而我現在單單喜歡宋劉克莊的那句「手插海棠三百本」,暗笑自己還是把詩意降格到了生活本身,明年多插些海棠來應了這句詩吧,也不枉喜歡一場。

歪過頭來,笑著對博奧說:中國文人有三大憾事呢,其一便是遺憾這海棠無香。博奧問那其他兩個是什麽呢?説了你也不曉得呀,一個是鰣魚多刺,還有一個是紅樓夢未完。博奧想了一下說:牡丹花也不香,鰣魚似乎也不是很好吃,紅樓夢只是略讀一邊,不敢説。博奧是理工男的正常反應。

不過,博奧指著眼前的一株微風中顫巍巍的黃色半開小花,問:知道它叫什麽?山吹。我答。於是,博奧講了山吹的傳説:

據説江戶城的建築者,被稱爲江湖之父,也是日本優秀的和歌詩人太田道灌,在一次獵鷹途中,遇雨,向一農戶女孩借蓑衣,女孩子用托盤獻上一支山吹,道灌大怒,拂袖而去,回到宮中講起此事,一傢臣説此乃一古老和歌「七重八重花は咲けども山吹の実の一つだになきぞ悲しき」。人家不過是告知自家很窮沒有蓑衣而已嘛。道灌受到刺激,更加努力學習,最終成爲一代大師。

我不知趣地問了一句:那後來道觀有沒有幫助那個農戶女孩子呢?

博奧的眼神在説這個女人很麻煩啊。他笑著説:你編故事吧。

我也是喜歡山吹的,學色彩的時候,看著那鮮艷的濃黃色被稱爲山吹色,心裏照實被感動了好一陣子,就想花木蘭對鏡貼花黃的時候,怕就是這种顔色和花模樣了吧。

我家山坡上的小桃紅

雪柳

後院的海棠

複瓣山吹

單瓣山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阿孜薩的日本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茵茵梦湖' 的评论 : 中文的名字叫棣棠花。
茵茵梦湖 回复 悄悄话 原来山吹是花名 挺别致
大汉唐 回复 悄悄话 又一位东瀛花仙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