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孜薩的日本

小島梓 日籍華語作家
出版散文隨筆《日本不是東京》《日本鄉下女子》
小説《鳳凰河》《一步之遙-在日中國新娘紀實故事》等
正文

百年櫻花老妖

(2018-05-25 07:08:06) 下一个

   去三春有好幾條路線,最簡潔的當然就是兩點間的直線,橫穿日本列島的四號線,然後在有明顯路標的地方下線,全日本著名的三株古老櫻花之一的所在地很快就到了,偏偏老公就是不肯走這條捷徑,每年像例行公事一樣去花見的時候,總是要早早程,帶上便當,穿山越嶺,沿著不同的道路,抵達一個固定的目標。實在的,這種花見的形勢雖不是我喜歡的,但老公的這種走法,卻讓我很開心,省掉了一路上車來車往的枯燥。

   
三春的櫻花——確切地是根植在三春的那株百年櫻花老樹,的確是很美很美,在人類歷史相對來比較短暫的日本,這株有三百年以上生命的花木愈發顯得厚重和充滿了歷史感。我常常在花見的時候問老公:在這個季節裡盛開的花很多,譬如玉蘭花和水仙以及鬱金香什麼的,為什麼日本人單單喜歡櫻花呢?躺在櫻花樹下喝啤酒的老公就是呀,為什麼呢!看老公的架勢是不會和我認真討論這個問題的,他感興趣的是幾乎垂到臉上的垂柳櫻的花枝條和手上的啤酒以及藍藍的天空。


一般來,我喜歡的是在有大片大片櫻花樹的地方野餐,至於花見,更讓我欣喜的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突兀出一枝或一株來的感覺。按老公的理解,我應該是很喜歡三春的那株櫻花,那是很獨立的一株,為了便於遊人欣賞,在其周圍修建了大片的草坪,完全呈坡形,在各個角度都能遠觀到老櫻花樹的丰姿,至於近觀,還特特修建了一條細小的甬道,供人們走上前去,細細觀賞老櫻花樹滄桑的枝幹,老朽的樹身和嬌美的花兒,無論遠觀還是近玩,的的確確有一種很別緻的美,何況,三春的櫻還是我最喜歡的種類,被日本的漢字寫作潼櫻的垂柳櫻。然而事實上,我卻不是很歡喜地盼望著每年都到那裡去花見的日子,原因也只有一個,就是每年去那裡花見的人實在是太多了,無論白天還是夜晚,那裡永遠是比肩接踵,直至花兒凋零為止,那場面,哪裡是人看花,分明是花兒接見人,長長的甬道上排著長長的隊伍,緩慢地抵達距樹身兩米左右的地方,雖然那時只是你一個人面對著古老的櫻花樹,但你所能做到的就是舉起相機,啪啪啪,然後再仰頭感嘆一聲:哇,真是很美呀。然後迴轉身從右邊走出甬道,完成花見儀式,因為後面還有排隊的人還在等著被潼櫻接見。

   
日本人在花見的季節裡,喜歡在櫻花樹上掛紙燈籠,在有點名勝意味的地方還有雪樣的燈從地面的各個角度照射,來烘托夜晚的櫻,夜色來臨,那種美麗是帶著一點點神秘一點點憂傷和一點點落花流水的無奈。

三春的
潼櫻在晚上也只是去過一次,因為人多,當時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只是在驅車走出的那一瞬間,回頭把那裡的情景又看一下,遠遠地,黑暗中泛著紅紅黃黃光亮的古老櫻樹和草坪上的人群變得像靜止了的畫面一般,有閃光燈在不斷跳出來點綴一下,那種感覺很詭秘,像是聽到了歌舞伎裡唱出來的調子,誇張了的顫音隨著唱者的喉結上下抖動,以及那張塗抹得雪白的臉上點綴著的紅唇和紅色的眼線,很日本的,這種感覺。也就在那一時刻,似乎明白了,為什麼在遍地有鮮艷春花盛開的季節,日本人總是最有興緻欣賞花期短暫的櫻花,有興緻去尋老櫻花樹觀光,大約是在體味一種時間的沈澱,感懷一種莫名的傷情和對生命易逝的無奈,這種櫻花情結,是不是至始至終貫穿著日本人的人生觀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