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看世界

忠实记录所行所见所闻所感。
正文

文革的回忆之十五

(2020-09-06 13:18:58) 下一个

汗五七干校批准父亲一个月假期,回到昆明来搬家。不说他有多不情愿!因为几个月前,我兄弟因为思念父亲,主动提出要随最近一批下放五七干校车队前往弥勒东风农场。我只好随他心愿,向农村工作部来家访的女干部,也是发小崔志勇家妈,杨石清阿姨报名,要求安排我兄弟二人乘车前往。我兄弟文革开始时,是小学二年级在读,后来复课闹革命后,回到新村小学读三年级。

出发那天是去省委大院上的车,一样的,一辆辆解放牌大卡车,车厢标注着号数,其上满载着家具行李卷,我哥两没有什么行李,只有挎包,也和其他人一样,爬上车厢,找个凹处坐下, 感觉就像长途旅行。因为是第三还是第四批了,也就没有什么仪式,领导讲话之类,,时间一到,车队就开发了,一头就向着滇南进发。那荒年的公路糟得很,没准还是民国年间张冲将军修的,他的家乡就在弥勒,昆明到弥勒一百八十几公里,竟然要跑两天,途中还在宜良住过一夜大旅店。

东风农场坐落在弥勒县西南,一开始设立就是为了囚禁那些已经判了刑的犯人,当然包挎思想犯. 当年的于,梁反党集团的梁浩,就曾经是东风农场的场长。现在,东风农场军管之后,成为农垦生产建设兵团,隶属三师下面十六团,接受了大量上海和重庆来的知青。五七干校在这个地方,和原东风农场一个地方,两套人马。一样的,五七干校也是军事建制,原农村工作部的人员编成三连,驻在长塘子这个地方。都是一排排小平房,也不知是当地人腾出来的还是后来添建的。

记得一天晚饭后,父亲约我去附近农地里散步,闲聊当中,就说了他的忧虑,希望我能够在昆明扎下根来,尽快能够参与分配工作。当时,云南像章厂是最早招工的单位,基本都是当权得势干部子女和军代表子女,后来像章厂拆撤,这些人又都进了云南电视机厂,对了,陈富民就在其中,应该是他妈站对了队,选对了边。我们学校的确来了招工指标,指定招募干部子弟,工作范围是保密机要收发,之所以点名只要干部子弟,还不是信不过工农兵子弟。结果,我班孟宪勇去了。自从父亲交代了任务之后,当时,我看起来是像个大人了,对于呆在昆明充满信心。

所以,一周后,父亲用自行车送我到了弥勒县城,找到了客运站,买了当天的客车票,匆匆陪我吃了米线后,他就急忙回去了。我独自一人开始了人生头一回旅程。当时,弥勒没有直达省城昆明的班车,我必须要向南坐长途客车到开远,从那里再转小火车才能到昆明。结果,一路上都还顺利,途中在熊庆来老家竹园休息,我还品尝了当地土特产甘蔗糖,那时候谁知道熊庆来是谁啊?下午来到开远火车站,买了火车票,但是火车晚点,据说这趟火车是连接越南河内的。上车已经是夜里十一点。火车上人很多,但我是有坐票的,不久就感觉有人拍我肩头,回头一看,是李文家儿子李平!李文何许人?就是当时云南干部说的,周兴的左右手之一,从山东老家调来专管农业的。他妹子就是我小学同班同学,争三八线把男生打哭那个。我们从来在大院里没有任何交集的,现在是不是因为他乡遇故知,跟我竟然亲热得很。后来下半夜到了昆明南站,出站时工纠队查票,嚯!这小子是逃票啊!怎么办?要么我为他掏钱,要么工纠队弄到小黑房揍他一顿!我当然慷慨解囊。不就是十几块钱的车票么?补票一张。这老小儿感激涕零啊!一路上保证到家次日还我。结果就没有结果了,偶然碰到,跟不认识似的,擦肩而过啊!原来在车上主动跟我套近乎,敢情就是为了逃票做铺垫啊!你说堂堂省委一个部长的独生子,在生产建设兵团混到一个月30块工资不够花,逃票坐车的地步!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的高干还是对家属子女相当严控的。
 
现在,父亲不情愿的回来了,我非但没有扎下根在昆明,反而招来一大堆投诉,他的心情,我的愧疚可想而知。当然,当他见到我的存折时,还是出乎意料之外,这小子还是知道留一手的嘛!表扬了我。对于我的投诉当中,最严重者就是家住云南省毛巾厂的一个女孩子,被从我家窗户射出的气枪弹,打伤了手掌。而因为气枪是我的,所以,开枪伤人的初中生姚雷,反倒不承认因而无事,那个毛巾厂老工人就揪住我不放,尽管我说出了事实经过。正好有天在大食堂吃饭,他堵住了我们父子两, 最后的结局是父亲来为姚雷闯的祸买了单。姚雷家住甲栋二楼,他爹好像是公安厅调来,块头很大,走路因为负伤的缘故,一瘸瘸的。这件事的教训很是深刻,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谁叫我要提供场所和气枪呢?可我一个半大孩子不答应,要被霸凌不是?
 
终于等到再一批下放五七干校的车队,这次我们是搬家了。我真不记得是怎样的过程,应该和我上次送我弟弟下去五七干校差不多路线,只记得因为几个月前林副统帅下达了一号动员令,城里那些地富反坏右及其家属统统疏散下乡,沿途车水马龙尽是大卡车满载家什和行李,上面灰头土脑的坐着老人,妇女和孩童。我只记得到达东风农场长塘子时,恰逢毛主席生日,1969年12月26日,高音大喇叭里播放着为他老人家祝寿的赞歌。加上三连食堂人人有份打牙祭,改善伙食,有肉有酒。所以印象深刻至今不忘。、
紧接着元旦又来一回有酒有肉。然后就通知说,五七干校总军代表有鉴于干校子女的日益增多,将在里方寨红石岩村开办一所五七中学,凡适龄中学生均可就读,云云。这个地点对我们家住长塘子的中学生来说,距离最近。没说的,元旦过后三天,我们几个家住长塘子的男女适龄初中生,扛着行李卷出发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