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看世界

忠实记录所行所见所闻所感。
正文

文革的回忆之六

(2020-07-03 15:52:02) 下一个

批斗抄家在红卫兵时期大院里有过一起,是甲栋某家儿子带领他所在中学红卫兵来抄他老子的家。这里面应该参杂有个人恩怨。因为老子移情别恋小护士,把他们的母亲赶出去了。儿子气不忿,借助文革来造了老子的反,也算是为他们的母亲出口气,分点财产!

接下来是省委书记处书记赵建民被批斗,一开始是弄在大卡车上游街示众,后来有一次是不小心从卡车上掉下来还是被人推下来,跌断了腿,就这也没有放过他,缠上石膏打上绷带,接着批斗, 抄家时去过他家,这是靖国新村一号省委家属院最大的占地面积,该别墅之前是周赤萍居住过,对于周赤萍我没有印象,但是他家儿子倒是印象深刻,因为他小小年纪,当时可能也就是小学六年级生,竟然是个小淫贼,总喜欢追逐小姑娘,还掀人家的裙子!该宅院深藏在大院的东南角。院里广种果树,当时正值无花果熟了,我等小屁孩可是偷吃了不少。省委副书记高治国被批斗,也是斗到偏瘫,各级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纷纷被打倒。一开始都是抄家,然后揪斗,基本都是外边的造反派。后来,省委干部也纷纷行动起来,造反啦!嚯嚯嚯!最大一次是揪斗了六十四个各部委办高官。斗完之后是游街示众,好家伙!六十多人头戴白纸糊高帽,脖上挂着罪行牌,被各单位年青造反派一边一个,抄着手臂,所谓“喷气式”,从省委办公大院先游街到靖国新村一号家属大院,打头的造反派姓肖,据说是个复转军人,炮兵出身,长得来五大三粗,一脸横肉,三十几岁了还是单身,原省委边疆委员会干事。由他一个人走在最前列,据说是为防止游斗高官的成年子女,触景生情上演“劫法场”。那场景,围观的我又次感觉心惊肉跳,我唯一感觉幸庆的是我爸不在其中。这些走资派,他们的子女都是我们大院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如今被游街,从精神到肉体,狼狈不堪,痛苦万状,阳光下汗水淋漓,气喘吁吁,:“贾某某的爸爸吓得尿了裤子!”大院孩子眼尖的喊道。有男走资派,小便尿湿了裤子,也停不下来;“吴某某的妈妈淌血了!”更有女走资派,例假流出渗透了裤裆,红兮兮触目惊心。在他们后边是毛泽东思想宣传车,高音大喇叭吼得震天响,各委办的造反派紧跟其后,挥舞着拳头,高喊着口号,声势浩大。看见里面就有更多我们平素里早不见晚间的邻居,我幼小的心里还是满吃惊的。那段日子里,各种各样的大字报贴满了大院的院墙,各种爆料层出不穷,个人隐私曝露无遗。内中印象最深者,就是边委主任王莲芳。大字报揭发他在担任大名鼎鼎回民支队政委时,有跟日本军官合影留念,并附上了照片!马本斋的回民支队通过电影宣传,在当时中国是深入人心。电影里的政委姓郭,而王是第二任政委。照片上有两个中国人汉子,身穿羊皮坎肩,斜挎着手枪,头戴毡帽,中间是一个日本军官,记不得叫啥名和啥职务了。再后来的大字报又揭发王乃是大流氓。竟会行采阴吸阳之术。其中说到同王一起下乡,住地方招待所时,半夜熟睡之时,竟遭王操手电筒钻进被窝“吸阳!” 王居住在甲栋对面水塔下面一小院,他有晒日光浴的习惯,我们小孩子经常去攀爬水塔,所以从高处看见他在家中小院,躺一躺椅上,浑身只遮住私处,晒得来浑身黑又亮。他还有一个怪癖,也是我们孩子发现,每次从外面回家,他都要在水塔与他家院墙的死角,解小便。不知是何风俗?他是回族,不惯汉族食物,文革期间,省委的回族食堂又关门了,他就自己养些鸡还有一只羊,准备过年食用。结果,省委造反派专门弄他游街示众,头戴高帽,颈挂罪行牌不说,还让他把那些鸡关进篓子背在身上,再把那只山羊牵上,手里还要瞧着锣,口里还要喊着“我是三反分子王莲芳,又养鸡来又养羊......" 当然,我们孩子们把这当成闹剧来看了。我们模仿着他的口音,一路尾随着他,结果,批斗完毕他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跑到了家旁边的蓄水平台,一个人坐那里。有不懂事的小屁孩还追着他叫”我是三反分子......" 他终于崩溃,厉声吆喝吓跑了那些小屁孩。我才发现他是躲在这里掉眼泪!批斗游街成了每天靖国新村一号大院的上演剧目。非但高官就连一般处级干部也有被揪斗者!我们乙栋一家省外办处级干部,结果,大字报揭发,男方与年轻女下属有办公室恋情,也被揪斗游街,这家人的女主人,在游街途中,突然从围观人群中冲出来,揪住她老公就是一顿耳光伺候,口口声声要揭发他的更多罪行。那年头,老婆举报老公,父母子女反目者,也是司空见惯,所谓:大义灭亲,反戈一击!时髦得很。
云南的造反派最终形成了两大派:以黄兆奇为首的八二三和以方向东为首的炮兵团。前者简称“八”派,后者简称“炮”派。我母亲加入的是八派,而我父亲,终于看清形势,不当逍遥派了,但是却加入了炮派。不言而喻,家里经常这两位辩论。那时候,辩论是司空见惯的事,哪怕是两口子或者父母子女之间,然而,这种茅与盾的辩论,无法见个输赢,分个雌雄。于是乎,大打出手,武斗势不可免的发生了。我家幸好没有上演两派同室操戈闹剧。因为突然有一天,我母亲不见了,她平素里上班闹革命,下班是一定回家的。她出什么事了呢?接下来,我又发现诡异的一幕,我父亲偷偷躲在乙栋与大院围墙角落,焚烧信件纸张之类!没错!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砸到我家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Xman197 回复 悄悄话 在跟读写的不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