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看世界

忠实记录所行所见所闻所感。
正文

文革的回忆之一

(2020-05-18 15:05:13) 下一个

唉唛!今年就是文革五十四周年了嘎!岁月如梭啊!也是啊!时间都过去了半个世纪多了,再不留下点文字记录,恐怕真要忘记了过去。

文革那年我还是小学四年级上学期的小学生,我所在的昆明市新村小学,这里要交代一下。这是那荒年云南省全省唯一一所干部子女小学,当然,说是干部子女小学也不准确,没错,当时云南省委第一书记闫红彦的继子罗安民在六年级就读,但也有省委大院理发师周师傅家儿子周许金在五年级就读。所以说,但凡是省级机关的工作人员子女,都有资格入学。当然,公共澡堂锅炉工的子女,交通股司机们的子女,大食堂职工们的子女,等等,在册学生占比不高也是不争的事实。实际上,同时期昆明军区还有一所军队牺牲干部遗孤子女小学——八一小学,从头到脚清一水军人标配,军帽,军服,军挎包,军水壶,腰带,出门集体行动,两人一排,男生女生手牵手,好不羡煞其他小学生!当时像秦卫江,秦滨江兄弟两都在我们新村小学,今天看来就是一所荣军性质的,或者叫烈士子女小学。奇怪的是八一小学存在时间不长,文革初始,停课闹革命后,应该就解散了,总之再也不见这道令人艳羡的绿色靓丽风景线了。我们新村小学倒是一直开办到了1980年代,后来变身为云南省旅游学校了。

我现在记得那一天上午在上语文课时,先是耳听教室外突然人声鼎沸,噪音鹊起,紧接着:“哐铛”一声,教室门被人一脚踹开,进来一个小白脸!我敢说尽管我们大多数男生也是小白脸,可这人比我们还要白!是那种久居北方温带地区的奶油白!记得,此人约莫初中生年纪,全身旧军装,腰系宽腰带,没有军用书包和军用水壶,手袖撸起,左臂套着较之后来标准红卫兵袖套要长些许的红袖套,上面是黑色红卫兵三字,就是宋彬彬在天安门时所佩带那款,不像后来标准化的红底金字。这就是首都红卫兵的标配!记不得他说他叫什么来着?像是什么江小兵还是唐小兵,操一口北京普通话。他说了北京所有学校都已经在停课闹革命了。他还说了造反有理,革命无罪,以及,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之类!似乎还背诵了毛主席名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 此人显然身经百战,全然不顾我们师生个个目瞪口呆,呆若木鸡,来去匆匆风一样他去也。好家伙!文革就这样赤裸裸来了!

后来,就是批斗赵校长,赵校长据说是行政16级干部,也被当成走资派,地点是在校长办公室吧?批斗她的都是来自昆明22中的中学生,因为新村小学的对口中学就是22中,文革期间顺口溜里面有”公主少爷22中“之称谓,这些中学红卫兵里面有不少熟面孔,都是我们同学中的哥哥姐姐。记得,开初赵校长还在辩解,后来迫于此起彼伏的口号声,也就俯首闭目,任其为所欲为,人身攻击开始了。印象中最深刻一幕,就是有人吐痰到她头上,口痰一缕缕顺她头发向下流淌。后来批斗升级,挂牌,带高帽,剃阴阳头......我们围观的小学生,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是太阳底下都会浑身发抖,总之是前所未有的刺激!批斗扩大到教务长,说他是反动学术权威!他本人烟瘾极大,抽烟每每都要抽到烟蒂烧到了手指方肯罢休。现在斗他,人身攻击,让他把许多支烟全都含在嘴里,一起点燃,抽个过瘾,又或者,把他的尖头皮鞋砍断了鞋尖,挂他脖子上满校园游行示众,接下来批斗又扩大到一名年轻貌美女教师,只因她平素里爱个打扮,就说她破鞋,狐狸精,连当时与她谈恋爱的吴姓男老师都跟着遭了殃!我当时仅是围观,跟着起哄,从未参与过对任何师长的人身攻击。

停课闹革命的我们组织了红小兵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参与过前往检阅台广场抛洒”革命传单"行动,接下来就是参与了“破四旧”行动,在新村小学所在地的街头路口,盘查过往行人,看他她们是否有穿奇装异服,是否有怪异发型,女同志烫发也包括在内,我亲眼见有穿小裤腿的被强迫剪开了裤脚,有留面包头的被剃了阴阳头。我亲身参与的就是拦截骑单车的路人,把他她们自行车的凤凰或飞鸽标牌翘掉,然后贴上我们用手写在小纸条上的“防修”或“反帝”,有些人试图强行逃离,被我等红小兵追上,往往从车上摔下,皮破血流,只好乖乖就范,任由我等处罚,那时候的校园霸凌是在血统论的口号下公开进行的。我参与过的一起是在放学路上围堵过云南省“于,梁反党集团”之一的儿子,他是大我们一年级的男生,后来多少年后我跟他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友,我曾经向他道歉,请他原谅!结果,他说不是他我搞错了。文革中的校园霸凌比较印象深的就是,秦滨江上厕所总有学生要去围观,小男生的好奇心勃发,因为小时候的滨江长得红白四喜,面颊总是泛着少女才有的粉红色,据说是高级补品——鹿茸粉吃太多,阴阳激素失衡的缘故,故而生殖器变异有男女同体之形。

我参与过的最大一次“政治行动”,就是声援大专院校,各中学红卫兵在当时省政府五华山静坐示威。那时我才11岁,人生第一次熬夜通宵达旦。当时的省政府大礼堂黑压压尽是红卫兵,“抬头望见北斗星,心里思念毛泽东......的歌声此起彼伏。我认识此次行动的总指挥,岳虎,所以带着我们一帮红小兵去见了他,他表扬了我们一番,但不赞成我们熬夜通宵达旦,而且,家长们也不放心。所以凌晨过后,享用过省政府接待站提供的夜点之后,我们几个红小兵还是撤了各自回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DKmom 回复 悄悄话 都是历史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