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看世界

忠实记录所行所见所闻所感。
正文

六四在昆明

(2018-06-04 12:53:40) 下一个

时间?今天六四,正好有闲。我也来说说那个日子前后我与六四。当时,昆明大专院校上街游行要晚于北京,因为距离遥远噻!我当时所在社科院也有人上街支持昆明大专院校学生游行。后来,还发展到亮出了横幅标语,很高调的出现在昆明市中心的“天安门”广场:昆明工人文化宫广场。当时,广场上也是人山人海,白色黑字横幅到处招展,自由女神塑像触目惊心!如同全国各地一样,市民大多秉持支持态度,送水送点心给示威学生也是大有人在。据我当时的观察,毕竟,昆明地处中国西南一隅,学生的行动基本受北京影响,形同北京游行的分会场,时时有北京学生动向在学生手中的喇叭响起。昆明工人文化宫表面上像个大集市,人来人往的,但是,受了学生神圣正义气氛影响,据说小偷都歇业以表敬意!

说起来惭愧,我当时正全力备考托福,要不就是联系美国大学奖助学金,成天待在图书馆,正真是有些走火入魔,两耳不闻窗外事。所以,六四事后,社科院有很多认识我的同事,对于我在运动当中居然没有参加,大惑不解。在他们的想象当中,我应该是一个民主斗士,因为我经常跟来昆明旅游的老外在一起,练习口语。殊不知,从始至终,我都没有露一小脸。竟然,事后有同事佩服我未卜先知,明哲保身于乱世。嘻嘻?我当时,的确在心里念叨过,“秀才造反,三年不长。”从文革的经验来说,最先闹起来的是学生,但都是小打小闹而已;等到工厂造反派起来,那就是真刀真枪玩真格的“武斗”! 那叫一个“造反”,那叫一个“夺权!”学生除了下乡,没你们啥事了。这次,可不会又是历史重演?结果,六四枪响敲碎了人们的想象。昆明那天和北京同步清场,不过阵仗没有那么大。据说也就是出动了军区警卫团,小地方学生胆小,早早的就撤回学校了不少。剩下胆大的也就是抓了起来。没有听说开枪,也没有听说死人!那几天的电视见天播放全国通缉令,搞得来人心惶惶,真正是红色恐怖!那段时日,天天都有小道消息,传来北京天安门惨况。后来,地方电视上还报道过抓住了学运领袖云南籍的某某某{年代久远记不住名了,是个云南的少数民族学生)。

我单位事后也同全国企事业单位一样,按照中央口径,处理了参与上街游行的人员。好像还算温和,没有听说开除党籍公职的。学生的处理比较重,有好些把参与六四写进了档案,直接说明此人今后分配工作不能重用之类。

六四之后,我的出国留学仿佛平添了一层政治意义。时时处处标榜“人民”的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竟然出动坦克和野战军,镇压了手无寸铁的人民的子弟:学生。中央大佬的“政治智慧”实在是超乎常人所能想象。我感觉还是封建王朝的手段,”老子天下第一,你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杀你龟儿无商量!六四实在是邓小平世纪大败笔!他本人对文革对红卫兵绝对是深恶痛绝,当时有老毛撑着,他是无可奈何!现如今天安门广场这一出实在是勾起来他的痛苦回忆。这不是向他向党向政府叫板是什么?这不是造反是什么?杀无赦!太可怕了!咱惹不起,咱还躲不起!赶紧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望乡客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iger666' 的评论 : 贤弟!86年我离开了公务员位置,调到了......
Tiger666 回复 悄悄话 老兄,86年底87年初昆明闹民运时你在干嘛?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