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个人资料
正文

十年一遇的大雪

(2021-01-13 11:17:01) 下一个

1月11日我们这里下了差不多十公分的雪。地处德州南边,过去十几年没下过这么大的雪。大人小孩都很兴奋。鹅毛一样的大雪片,从天上摇摇摆摆,娉娉袅袅地飘然而下。和北方那种刺骨的狂风刮着雪片劈头盖脸横着朝人打来的感觉是那么的不同。家在北方的朋友,肯定有过风雪中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的经历,雪花高速向档风玻璃袭来的情景,让我联想到古代战将万箭穿心的场面。呵呵,南方下点雪,学校都推迟开门了。一众文人骚客在家忙着欣赏雪景。

虽然温度不是很低,很快地上积雪不少了。

女儿们到院子里摆拍,多少的臭美就别提了。邻居家的小孩有堆雪人的,打雪仗的,有互相追逐在雪地打滚的。这种祥和的气氛,让大选后处于紧张压抑状态的人们终于可以停下来,暂时忘记各种纷争,享受一下生活的美好。那天在当地的微信朋友圈里也同样没有了挺川反川的帖子,都是美丽的雪景,充满了节日的气氛。每天要是都这样该有多好!

大女儿最近开始长跑,看到下雪,有点犹豫。我跟她说: 这点小雪算什么?我以前在北方,十几公分的雪地里,华氏零下15度的寒风中照样跑步!于是父女俩穿戴整齐在小区里跑了起来。马路上留下我们歪歪扭扭的脚印。

想起几年前波士顿大雪,很多小孩从房顶或二楼窗户往雪堆里”跳雪”的照片,跟我们这里玩雪的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到了晚上,我想这十几年一遇的大雪天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还有什么可以做的事情呢?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野营。说干就干,收拾东西,准备在后院雪地里野营。

在两棵树之间搭了个吊床。

晚上气温摄氏零下二度。12点多,一切准备就绪。

用了两个睡袋,穿了羽绒服,两层毛袜,戴了手套。一夜下来,除了脸上有点冷,基本没问题。经过这次雪地野营,大概领略了冬天野营的滋味。以后出去徒步遇到寒冷天气时会更有准备更有信心。

天气很快转暖,下午拆吊床时,雪都快化没了。

看国内的消息,北方创纪录地冷。什么时候能在零下十几度时在外过夜呢? 在德州是指望不上了。搬家到北方去?万箭穿心的场面又浮现在眼前。知足吧,感恩吧!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