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再战孤星(下)

(2019-12-03 10:25:27) 下一个

第一天下午到营地时,因为天气太热,老三有中暑的症状,让人有点担心。过了几小时后他有所恢愎。第二天一大早我听到老三第一个起来,这是个好现象! 我也跟着起来。问老三,他说没有问题了。今天只要走13英里,我想应该没有问题了。

因为蚊子多,我以最快的速度收好帐蓬、装好背包,并在等待队友的时候把背包背上,宁好多背一会儿背包也不能让蚊子袭击后背。我们数点了所剩的水,走到下一个水源应该没问题。我和老二都背了多余的水,随时可从支援老三。

7点35我们上路了。

今天和昨天一样,最大的挑战是蚊子,喷了驱蚊剂也不管用。因为天热走路出汗多,驱蚊剂很快就被汗水冲走。走了一个多小时后,路边有不少积水的地方,但是都是死水,而且很脏,更糟的是这样的臭水塘附近蚊子更多。

我每走一步都在脖子上拍一巴掌,十有八九能拍死一两个蚊子。因为穿的短袖,尽管走路时尽量大幅度挥动手臂,前臂仍然屡遭袭击。不过野外的蚊子比较笨,不会及时逃跑,叮了以后基本上都被我拍死。第一天就被我拍死一百多只。不过第二天就发现,即使拍死了,只要蚊子的吸血管扎进皮肤,过一段时间一定会肿一个包。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发现手臂上,脖子后面蚊子叮的包一个连一个,已经肿成一片了。

因为蚊子的一路追赶,走路时根本不能停。不知不觉我的两个队友都不见踪影了,我不能停下来等,只好回头走,直到看见他们我才转身继续走。还好今天只走十三英里平地,体力不是问题。

徒步道时常会穿过马路,每到这时,我就停下来等后面的队友,一来怕他们迷路,二来大马路上基本没有蚊子。

有段路上很多松树,徒步道上铺满了松针,脚踩上去很松软的感觉。

秋天了,落叶很多。

很快又走到一条大路口,我照例在路上等队友。等了有15分钟,还见不到队友,我觉得有点不对劲了。正在考虑怎么办时,一辆卡车停在我身旁,驾驶员问我是否迷路了?我说我在孤星徒步道上徒步,我在等我的两个队友。他说这里不是徒步道啊。我知道我肯定走错路了。道谢后我赶紧原路返回。徒步时走错路难免着急,但我知道这时候往往更容易犯更大的错误,所以心里默念:不要慌乱!我只是浪费了十来分钟时间,只要我回到正确的方向,我可以很快追上队友。倒着往回走了没几分钟就看到了孤星徒步道的标记。我反复看了地图和指南针,确认了正确的方向后才大踏步往前赶。一边走一边注意观察路边的景色,看看是否走过这段路。走了十来分钟后,远远看到老二的身影,他正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见面后他告诉我:他和老三路过一条大路,没见到我在等他们,就怀疑我走错路了。他跟老三说队长总是在路口等我们,怕我们迷路,他不会自己先走的。他们又往前走了一段,老二在前面开路,脸上撞到几个蜘蛛网。他确信我没有在前面。于是他们商量后决定:老三继续往前走,老二回头去找我。我一边为老二冷静的头脑而感到佩服,一边为老三独自一人走感到担心。他的用水量大,我和老二原本计划在他水不够用时为他供水的。万一他也走错路,水不够用,后果不设想。我边走边问老二大概往回走了多久,他说五六分钟。我对老二还是很放心的,于是我说:我走快点去追老三。老二说:好吧。我开始全速前进。走了十几分钟,还没见到老三的影子,心里有点急,居然走得汗流浃背。走到第十四号徒步起点,见到一群人在那里集合。从他们的背包大小看,肯定是一日健行的徒步者。不知道他们在等谁。我问其中一个人: 有没有看到一个中国人背个大背包路过这里?他说有,几分钟前从这里往徒步终点走了。我听了一下子放心了。同时也惊讶老三今天的速度真不慢。我继续往前赶。这时那群等人的徒步者也开始往终点走。不久有两个人超过了我。我也加快步伐力争跟住他们。走了一会儿,终于看到老三的身影。我赶快追上去,告诉他我迷路的情况,问他需不需要水?他说不需要,体力也没问题。我看了一下表,估计中午就能走到终点。我们一起走到一条小河,从地图上看,这可能是最后一个可靠的水源了。检查了一下我们剩下的水,我觉得我的水够了。老三说他得加水。这时老二也赶到了,他说他不用加水。我和老三爬个陡坡到水边。在爬坡过程中,有一段需要手脚并用,这时蚊子又袭击,我腾不出手来拍蚊子,气得大骂:狗蚊子,有本事叮着别跑,等我一会儿收拾你们!

匆匆忙忙灌了一瓶水,怕蚊子咬,没有过滤水,等需要时再过滤吧。上来等老三,蚊子又成群来攻击。在我们灌水时,大批的一日健行者超过了我们。

老二说:干脆让他们先过去吧,不然很拥挤。问老三是否需要帮忙,他坚持让我们先走,不要等他。实在被蚊子骚扰得不行,后面的路程又不远了,而且老三今天走得很轻松的样子,又刚灌了水,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我和老二就先出发了。一路上蚊子还是猖獗。我就奇怪了:来了这么多一日健行的人,大家匀一匀,每个人身后的蚊子不应该减少很多吗?但是很遗憾没有!

我一边打蚊子一边往前走,不知不觉又走快了,回头看,老二的身影也见不到了。我放慢脚步,但不敢停,因为蚊子追得太凶。走了一会追上两个一日健行者,其中一个很健谈,我和他边走边聊。原来这一群一日健行者是休斯顿一个徒步俱乐部组织来徒步的。他们从十五号徒步起点(也就是我们的终点)开始走到十四号徒步起点,然后再走回十五号徒步起点,一天大约走十二英里。计划是半天走完。这运动量也够可以的,当然他们有的背小包,有的干脆只拿瓶水,走起来比我们轻松点。他也问了我们的情况,并邀请我们下次参加他们俱乐部的徒步活动。

聊完了我超过他们继续前进。走着走着,看到路边有一条蛇,大概不到一米长,长了两个脑袋,吓我一跳。我手里拿着登山杖,倒也不怕这蛇。我走近了仔细一看,原来不是一条两头蛇,而是两条蛇身体缠在一起,两个蛇头高昂着,象在跳舞。这情景还挺奇特的。我一边打蚊子,一边拿手机照相。这两条蛇跳舞跳得很投入,旁若无人,我给它们照艳照它们好象也不在乎。

刚才和我聊天的那两人也上来了,我把蛇指给他们看,其中一个说:它们看上去很开心哦!我会心地笑了。

看完蛇的表演,我继续往前走,虽然我放慢脚步,还是不见老二老三的身影。再走一段,听到汽车的声音了,估计是终点附近的马路上的汽车。回头还是看不到老二老三。我想先把背包放到车里再说。于是继续前进,很快到了停车的地方,看了下表:12点20分。放好背包,进了车边躲蚊子边考虑是否要回头去接老二老三。在车里有点热,就想把车打起来,可以开空调。一拧钥匙,一串答答答答的声音,引擎没转起来。我心想坏了,电池没电了!赶快出车,四面一看,停车场还有三辆车。其中一辆前面站着就是刚才和我聊天的一日健行者。这时老二也到了,我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就小跑过去求救,还真巧,他们车上还有电缆线。把车子开到我的车子边上,接上电缆线,一打就起来了。我再三感谢他们。等他们走时,停车场已经没有其它车了。好险,我如果晚到几分钟,就没人救我们了。

我和老二商量:老三估计一时半会儿到不了,我们先到大路上开一会车,把电池充充电再回来接老三。

转了一圈回来,再等了一会儿,看到老三头戴耳机,边哼歌边走了过来。接上老三,开车到起点,老二的车停在那里。一路无事开回家。老三告诉我们,他在路上看到两条蛇缠在一起。它们在路中间翩翩起舞,吓得他后退好几米,停下来休息、吃东西、喝水。过了好一会儿,蛇们才离开徒步道。这两条蛇还真会玩!

路上我们商量好去中国店吃包肥。回家后照例把背包里的东西倒在后院阳台上冲洗。

洗了个热水澡,换上干净衣服,真舒服!称了一下体重,减了三磅。到了包肥店,我先一口气喝了三碗酸辣汤。

然后又吃了三盘主食,仿佛又回到上研究生的时代,那时每周和同学吃包肥。哎,生活真美好!

老二说他体重减了9磅。老三忘了称体重。

另外:新的光脚鞋穿着也挺舒服。绑腿用得不太得劲,以后再买一副别的牌子的看看。

每次徒步都学到一些知识,经验,教训。第一次可以用两个单词总结:水,血泡。第二次还是血泡。第三次毫无疑问是:蚊子!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