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个人资料
正文

再战孤星(上)

(2019-11-27 21:25:33) 下一个

去年八月弟兄三人去挑战孤星徒步道。结果每个人都脚底打血泡,后来又下大雨,小河水面暴涨,导致我们没能走完全长96英里的徒步道。

今年我们想把没走的那一段走完。剩下的部分只有三十多英里,所以两天就能走完。我们准备在十月四日和五日两天再次挑战孤星徒步道。

三个人都买了新背包,都买了新的徒步鞋。走前三人聚了一次,互相交流了一下经验教训。查了天气预报,今年十月气温出奇地高,徒步那两天最高气温还有90多度,没有雨。还好昼夜温差比较大,最低温度在70度以下了。至少晚上不至于象去年那样热得睡不着。

我的背包只有23磅。这次走的天数少,需带的食物也就少,路上水源也比前面那段多些。我们又吸取上次的教训,尽量少带东西,所以背包重量都减了很多。

这次徒步我有两个目的: 看看背包最轻能到什么重量;试试新买的光脚徒步鞋和一付绑腿(gaiters).

因为是只有两天的短途背包徒步,我有点掉以轻心。临走前一天收拾东西才发现防蚊面罩找不到,临时买又来不及,只好算了。

早上闹钟没响。同行的老二老三到我家敲门了,我手忙脚乱收拾东西,十分钟之后上路上。开了一会儿才想起帽子放在门口忘带了。本来就晚了,不想回头拿帽子,心想就这样了!都十月了,看看能晒成什么样。

六点多到了徒步道终点,把我的车停在停车场,我们三人上了另一辆车开往第十号徒步道起点。七点钟,天还没亮,我们到了起点: 67.4英里处。7:05开始徒步,一下车就发现蚊子很多,成群结队地冲上来。

我们赶快开始走,走起来以后蚊子还是追着飞,但咬的次数少些。希望天亮以后蚊子能少点。

上次在71英里处,因下暴雨,被一条河挡住,不得不撤退。今天再次来到上次撤退等救援的路口。一年多过去了,还记得当时脚底的血泡的疼痛和不甘的心。

老三建议我和老二留影纪念。

这次我做了充分的过河准备,感觉过河肯定没问题。但老二老三都认为应该绕道而行。我只好少数服从多数。行前我们也找好了绕道的具体路径。虽然只多走两英里路,但其中有一段完全没有路,而目都是树丛,必须用登山杖左右开弓,才能前进(英文叫bushwacking)。而且只能根据方向摸索前进,不小心就会迷路。

不管是趟水过河还是走没路的丛林都是不小的挑战,也是经验积累的过程吧。

绕道过程中走过一座桥,河水泛着油迹,不知道什么人往河里扔了个电视机,真令人恶心。

走到一个油井,按徒步指南,此后就没有路了。

等我们走到这片没路的丛林时,至少天亮了,否则会更困难。脚下有很多泥潭,不小心就会把鞋弄湿。在丛林中钻来钻去,背包经常被树枝挂住。遇到带刺的小灌木还扎人。心里还有点担心会不会碰到毒藤(poison ivy)。我们走路的速度一慢下来,当然蚊子们趁机猛攻。这一段距离应该只有三四百米,但是我们在丛林里钻来钻去,估计多走了一倍的距离。中间有一阵不确定正确的方向是什么,三个人出现不同的意见。不能统一时,我坚决地说:不管怎么样,不能分开走,要死也一起死! 少数服从多数。还好我们人数是个奇数。我猜想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可能都想到:应该过河而不是绕道。我咬紧牙关,不提过河的事,事到如今,后悔也晚了,说了也没用。

徒步指南上有很重要的一点:走一段后会遇到一段铁丝网,然后左转沿铁丝网走。在丛林中钻来钻去时,终于看到铁丝网了! 我们高呼着胜利,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很快回到了徒步道,走起来速度快多了。今天是个大晴天,太阳已经很高了,阳光下清楚地看见成群的蚊子飞在每个人后面。这里的蚊子比缅因州的蚊子多多了。每个人身后飞舞着至少一百多只蚊子!

这么多蚊子看起来很可怕,但大部分只是跟着我们,只有少数蚊子会冲上来叮咬。但是只要一停下来,所有的蚊子就开始疯狂扑上来。这个情景真的有点令人恐怖。原以为太阳升起,天气热点,蚊子会少一点,结果是在阳光下蚊子成团地飞舞,看上去更吓人了。因为走得快点蚊子叮得少点,结果这次徒步基本上从头到尾不能停。

过了一会儿,我和老二走得正欢呢,老三从后面高声喊: “你们走错路了!” 那段路路标很少,我们一直把路边树上挂着的彩色布条作路标。这些彩色布条很可能是出来徒步练习的童子军们互相联系的方法,常在没有路标的时候成了临时路标。但这一段他们显然不是在走孤星徒步道,害得我们走错路。回头走了一段,果然发现孤星徒步道的标记指向一个不起眼的岔路口。老三虽然走得慢点,但没有他的专注,我们可能会多走更多冤枉路。

象这样的地方,没有路标时,真的很容易走错。

后来我们又一次走错,还好手机有信号,我们在地图上看出走偏的方向和大概距离,很快又回到正道。

中午有段时间沿着一条小河走了两英里,虽然水源不成问题,但有水的地方往往蚊子多。看地图,下面一直没有水源了。我和老三边走边聊,老二一个人在前面看不到影子了。我加快脚步追赶,十几分钟后追上老二,让他往回走,到河边打水,吃午饭。这一折腾,又多走了不少冤枉路。到了河边,放下背包,从包里拿食物和烧饭用具的几分钟里,感觉后背中招,好几个蚊子隔着衣服叮我了。后背还不容易打。这次徒步总共被蚊子咬了两百余次,其中绝大多数咬我的蚊子都被我打死了,唯独叮我后背的蚊子得以逃脱。

在河边打水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真正到了离水很近的地方,蚊子反而不多。不知道为什么。

吃完午饭,灌上过滤过的河水,我们又上路了。

下午天气很热,华氏95度。到了13号徒步起点(大约82.5英里处),我问大家要不要在此扎营。下面一个营地还有一英里。结果老二老三都要求继续走一英里。但是这一英里差点把老三走中暑了。

这片营地挺漂亮的,而且空无一人。

虽然才三点多,考虑到天气热,第二天路也不多,我们就决定在此扎营了。一旦定下来,就得赶快搭帐篷,否则蚊子太厉害。搭帐篷过程中又被好几只蚊子从背后偷袭。

下面这张照片有点雾蒙蒙的,因为是在帐篷里往外照的。三点多,太阳还很毒,帐篷里很热,但总比被蚊子咬好。

行前我还在帐篷上喷了药水,据说蚊子停在上面就会被毒死。看看这张照片中的蚊子,停在帐篷外,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啊。

等到太阳下山了,气温才降到可以忍受的成度。因为怕蚊子,我就躲在帐篷里吃点干粮就算了。今天我们前进了16英里,加上多走的冤枉路,大概走了将近20英里。检查了脚,没有血泡,也没有其它问题。

我简单做了一点记录,就躺下休息了。因为怕热,那今天天气也晴朗,所以帐篷的雨披没盖,这样可以凉快点。天黑之后发现不盖雨披还有个好处:可以看满天的星星。今天我走得不算太累,躺下后好久没睡着。我们宿营的地方大概离休斯顿机场不远,每过一会儿就有飞机起飞,吵得我睡不好。10点多钟时,听到徒步道上有几个人走过,大声谈笑。我以为他们会在我们附近扎营,没想到他们径自往前走。天热时晚上徒步也不错,可以避开白天的高温。就不只到蚊子们晚上是不是也休息。12点多我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