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7)

(2019-10-19 08:37:50) 下一个

第六天

本来今天准备睡个懒觉,但可能这几天早睡早起成习惯了,不到七点又起来了。雨停了,虽然满天还都是云,但是东方的太阳已经隐约可见。希望太阳能很快驱散乌云,让我们可以晒干帐蓬。先打水煮饭,还象前几天一样煮麦片粥。

不知什么原因,我没有胃口,不想吃东西,看到食物就反胃。过去两天喝了不少没过滤的水。也可能是吃东西前没有洗手。以往在家里遇到这种情况,我通常会喝点酒,郊果立杆见影。但现在没有酒。只能多喝水,当然是喝过滤水了。

走全程的人七点多时都走了,营地里就剩我们俩。

我们不慌不忙收搭东西,想等帐蓬干一点时再走。注意到旁边不远处有几个物品堆在一起,近前一看: 有一个熊罐,有一个燃料罐,一本AT徒步指南。估计是有人快走到终点时,感觉这些东西没什么用处了,想留给后面有需要的人。我翻了一下徒步指南,没太大价值,既使带这样的手册,我也会做个电子版的存手机里,以减轻重量和体积。我翻了一下就放回原地,其它东西也没有动。

在营地里常常感觉有雨点掉下来。经过分析,我们确定是树叶上的雨水往下掉,而不是下雨。空气中湿度很高,太阳也一时半会出不来,看来帐蓬很难晾干。没办法,我们决定先装包开始走,到中途有太阳时再晒帐蓬。

我找到一个硅胶指套,给古月套在小脚指上,以缓解血泡的疼痛。

Lean-to里空无一人,我去翻了一下记事本。里面写着路过这里的徒步者的留言,五花八门,写什么的都有。据说如果有人出事,救援的人首先查每一个留言本,看出事者最后留言在什么时间地点,以此来决定搜索的区域。

还有什么人留下一个圣经读本。在AT徒步,每一盎司都想减掉,要有足够的信心才会把这样的读本带上。这是力量的来源啊!圣经读本正好翻在箴言第10章,第9节是这样说的:A good man has firm footing, but a crook will slip and fail. (行正直路的,步步安稳。走弯曲道的,必致败露。) 哈哈!我想我们虽然小摔几次,基本上应该算行正直路的吧。

九点钟,我们才出发。今天计划走12英里。山坡不多,应该很容易。那些比我早出发的全程徒步者我们肯定见不到了。

前面五天紧着赶路,今明两天可以放松一点,慢慢走。老哥俩开始天南地北地闲聊。从川普侃到习近平,从乒乓球聊到赛马(古月说:你这么瘦,适合作赛马选手),从房地产扯到金融投资,从以前的同学又谈到现在的同事,家庭婚姻孩子亲戚,这么多时间,够我们谈论任何问题,直到讨论话题转到宗教! 我是个基督徒,而古月是个无神论者。也许我们最后24英里要走两天并不是我们的决定,也许这是上帝的安排,要让我利用这机会把福音传给古月。古月是个很开明的无神论者。他说:"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接受基督教的,我很羡慕。但我不能欺骗自己,现在不能接受。”他也读过圣经。我告诉他,把圣经当小说或者历史书来读是不太可能让一个无神论者改变想法的,建议他去教会参加查经班。古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说:我当然希望在天堂里见到自己的好朋友。如果有一天古月成为基督徒,那我绝对会相信这次徒步从头到尾都是神的安排。

走了一个多小时以后,太阳终于出来了。我们找了一片空地,把包里的湿东西全部倒出来,摊开在岩石上、挂在树枝上晒。

正巧,那里又有野生蓝莓。我们一边晒东西一边摘蓝莓。我虽然因为肚子不舒服,吃其它东西没胃口,但又酸又甜的野生蓝莓还是吃得津津有味。我们在那里吃了一个多小时。

其间有几个中学男生走过,还有一家三口一日健行的路过。古月兴奋地告诉他们这里有很多蓝莓,边说边往我这边指,人家过来一看:哪有蓝莓?我很尴尬:"对不起,都被我摘光了!"

等帐蓬基本晾干了,我们打包再上路。一路上虽然没有高山了,小山头还是有的。

中间还有一段走错路了,一直走到这个悬崖前才勒住马。还好回头不久就找到正道。

路过一个Lean-to,吃午饭,顺便翻了翻记事本。

下午离营地还有两英里时,路过一个水坝,我们决定下去看看,如果可以扎营就提前结束今天的徒步。走了0.2英里,下到一个水库,很漂亮。

不过不确定在这里扎营是否合法。商量之后,我们原路返回,继续往下一个营地走。

5点40到达营地。

刚搭好帐蓬,有一老者进入营地找地方搭帐蓬。离我们二十米处突然脚下一拌,大叫一声摔倒。我闻声跑过去,问他:没事吧?老者疼得吱牙咧嘴,一边对我说:我没事。一边大声诅咒,说是膝盖伤了。我问他是否需要帮忙,他说没事。我就回到自己的帐蓬。老者又高声叫骂了一阵才停。看到他背着包站起来,我知道他确实没事。看他的样子,我估计是个全程徒步者。眼看就要到终点了,要真是伤了膝盖而不得不退出的话,那真是太遗憾了。

古月和我去湖边,汲水,洗脚。古月下水洗了个澡。

水很清也很凉,我有点怕下水会冷,但身上实在太大味儿,咬了咬牙下水,洗了一下身体和衣裤。又冻得发抖。上岸穿鞋时,发现小腿后面叮了一条黑色的软体虫子,象蚂蝗,但个头大很多。我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用力挥掌击打,把肉虫子打下去。好恶心!赶快浑身上下检查一遍,还好没有别的虫子。

因为我们肯定会比原计划的八天要提前一天走完,我们必须和诗人联系,让他提前一天到终点来接我们。手机一直没信号,只好明天再试。

明天可能半天就走完了,中饭晚饭都在外面吃了,所以今天可以多吃,每人吃双份的食物。

过一会,那群中学男生中走得快的几个人到了,他们搭帐篷,点篝火,吵吵嚷嚷 。

我们吃完饭七点就进帐篷了。

可能是吃太多,也可能肠胃不好,过了一会我内急要上厕所。天全黑了,打了手电去找厕所。路和标记都看不清。以后一定要趁天亮时先找好厕所。我走过那位摔倒的老者帐篷边时,他对我说,找厕所吧?在前面左手边。我谢过了,继续往前。再走了一百多米,找到厕所。上完了,出来一看不知道帐篷在哪儿了。大概估计一下方向,然后一脚高一脚低摸索前进。走了一会隐约看见中学生们点的篝火,才确信走对方向了。再走近点,发现手电照在帐篷的反光材料上,象闪闪的星星,这才顺利地回到自己的帐篷。

古月呼噜声已起。我还没有睡意。中学生团队有更多人到达,他们打着手电,在我们附近搭帐篷。古月被他们吵醒,又看到晃动的手电亮光,迷迷糊糊地问我:"什么人?我的登山杖呢?"我想他是睡梦中感到威协,要用登山杖作武器。我告诉他是我们白天遇到的中学生在扎营,不用担心。他才又继续睡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洋葱炒鸡蛋' 的评论 : 可以找些距离短点,景色好点的地方少走一点,体验一下,你一定会喜欢的。谢谢你的鼓励。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这次的徒步道水源充足,没有问题。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曌' 的评论 : 还好啦,才走了100迈,比那些走全程2200迈的差远了。
洋葱炒鸡蛋 回复 悄悄话 真好看~把你这个系列从前开始全补读了。当初老狐走AT的也全部看完,泪起几次。
我喜欢走道,但觉得自己的体力大约不能接受类似的长途挑战,所以特别谢谢你这样的博客。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佩服佩服,这么多天在山里走,注意喝水啊
回复 悄悄话 毅力可嘉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梅华书香' 的评论 : 谢谢来访!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加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