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盐行者的博客

神让我们的灵寄居在我们的身体里,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不照管好身体,可能会被提前赶走。身、心、灵的健康,缺一不可。
正文

光脚徒步百里旷野(6)

(2019-10-17 07:53:08) 下一个

第五天

昨天虽然早睡了,但是早上三点多下雨被惊醒,然后就不知道为什么睡不着了,但脚伤恢复良好,脚指和跟腱都基本正常了。六点多起来,收帐蓬。发现旁边多了一个帐蓬,估计是昨晚说"你们多了一个邻居"那位女士。过了一会她也起来了,是位看上去象亚洲人的二十多岁的姑娘。正好古月去上厕所,我等着也没事,就跟亚女聊了起来。走了几天,跟徒步者套瓷已经很溜了。

她的英语是纯正的美国人的英语,不是美国出生就是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她从加州来,四月从南边开始,走了四个月了,这不马上就要走完全程了,速度真快。她很熟练地卸了帐蓬,装好背包。看了她的背包,我惊讶万分,我说,你这个背包这么小,看上去只有我的背包一半那么大,简直就象一日健行用的背包! 她说是啊,路上就有人问她是不是一日健行者,她感觉受到冒犯。幸亏我从一开始就发现不能这么问,每次总是问别人是不是全程徒步者。

我拎了一下她的背包,大概只有十几磅重量! 怪不得能走得快。要是背这么轻的背包,我也能每天走二十几英里,也能每小时走三英里!

亚女问我走多远,我告诉她一百英里。我和古月想走全程,我们是菜鸟背包客,这次先来探探路。我们的最大难题是:都有工作,找不到五个月时间来全程徒步。我问她怎么安排的?她说她在REI工作,请假几个月没问题。她说:你们为什么选AT呢?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几秒,说因为AT名气大吧。她说:你们应该先走PCT,那个徒步道虽然比AT长四百英里,但徒步道质量比AT好很多。她一年前用三个半月就走完了PCT全程。

也许我和古月应该考虑她的建议。三个半月对我来说正好是一个暑假。

我又向亚女请教了两个问题:第一,AT百里旷野的难度和其它部份比难度如何?她说,难度属中等程度吧。最难的一段在白山国家森林(White Mountain National Forest)。她说:"我昨天走了24英里,并没觉得累,但在白山,我一天只走了7英里!"我们昨天走了17英里,觉得很不错,这小姑娘居然走了24英里! 不可思议!不过后来听古月说,他去白山背包徒步过,每天走十几英里。考虑到亚女的背包很轻,如果我的背包减掉十磅,也许我也能走24英里。回去后的重点研究课题是减背包重量,做超轻背包客(ultralight backpacking).

第二个问题有关体重,问女士体重是很不礼貌的。这亚女目测身高1.64左右,体重应该在120磅以下。我最后是这样问的:"在我们开始徒步之前,遇到好几个全程徒步者,他们每个人都说自己体重减了几十磅,但是我不认为我有那么多多余的体重可减,你是怎么应对减体重的问题的?'' 我原本以为她会说,每个人不一样(比如走五百英里的那对夫妇,男的减三十磅,女的增了8磅),我也只是想再找一个人证实一下这个结论而已。亚女的回答真正让我瞠目结舌了,她说:"是的,这对比较瘦的人是个挑战。我的办法是,每次长途徒步之前,猛吃两个月,把体重涨上去三十磅。" 我的妈呀,我涨三十磅脂肪,那不成肥猪了?我希望我可以不用她这个方法,太恐怖了! 不过想起第一天早上起来以后冻得瑟瑟发抖的情景,也许真的只有增肥一条路。嗯,这又是回去以后要研究的课题。

今天天气预报有雨,凌晨就下了一阵,还好不是很大,帐蓬有点湿,但水没有进到帐蓬里面。考虑到天气,我们早上就不烧饭了,7点20出发。没走几分钟,亚女超过了我们。她的步幅不大,但步频很快。我对古月说:我们大概再也不会见到她了。还有那对走五百里的夫妇,他们还没起床,今天他们走15英里,而我们肯定不止15英里,所以他们很可能也不会再追上我们了。

今天开始走后就遇到一个新问题:蚊子! 因为凌晨下雨了,蚊子很多。前几天都没这个问题。今天注意到问题的严重性。古月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能清楚地看到一群蚊子紧跟在他身后,大约二,三十只蚊子,在他身后飞舞。很快他就中招,被咬了好几次。奇怪的是,我没有被蚊子咬。古月说他平常就特招蚊子。而我在自己家里往往是最后一个挨蚊子咬的人。可能是每个人的体味不同吧。我开玩笑说,我感到被冒犯了! 居然大山里的蚊子饿极了都不愿咬我,我有那么臭吗?古月已经没有心情开玩笑了,忙着喷驱蚊药。但是蚊子还是攻击他为主。很快我也没有心情开玩笑了,也开始被咬了。蚊子越来越多,我走几步就朝自己脸上脖子上扇一巴掌,常常能打到蚊子。我也喷了驱蚊药,但好象也不太管用,因为一出汗药水就被冲掉了。我看着一群蚊子追着我们飞很远的距离,大声说:蚊子们,快回家吧,不然过一会儿你们就找不着回家的路了!为了一口血,失去你的家人,不值当的。森林里的蚊子比较笨,它们可能平常都是叮动物,叮上以后不用怕有手来拍打,所以有时候用手一胡撸就能杀死蚊子。

这次行前还专门询问诗人蚊子多不多,他说很少,倒是有马蝇(horse fly)。我们也觉得晚上华氏五十度,估计蚊子都快冻死了。所以我没有带防蚊面罩。

没走多久,开始下雨。我们穿上雨衣,也把背包用防雨罩包上。我这次带了一块钱一件的雨衣,很轻,体积也小,想试试它能坚持多久。雨下起来以后蚊子数量略微减少了。

古月的鞋越来越不行了,粘了几次,胶布都用完了。因为鞋不给力,古月几次滑倒,坐了几次屁墩,每次都让我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没有受伤。古月的徒步鞋跟着他走南闯北十几年了,他说,这次回去真的要把这双鞋挂起来--挂靴了!

路过63英里处的Antlers Campsite,行前看到那里有很好的水源,很多人在那里游泳(洗澡)。我们本来也打算在这里游泳的,看着漫天的大雨,两人异口同声:算了吧。

雨下久了,徒步道很多处积水。象这样的地方怎么过去呢?对了,劈腿!一只脚踩左边一只脚踩右边。还好徒步道不是很宽,否则劈腿会有困难,一字马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

说到劈腿和AT,难免让人联想起前南卡州长马克。桑福德(Mark Sanford)。 他在2009年和一个阿根廷女记者搞婚外恋。两人悄悄到阿根廷度假一周。结果州政府没人管,谁也不知道州长去哪里了。州长发言人不得不出来替他撒谎,说他去AT徒步去了。后来真相大白,AT徒步变成了婚外恋的代名词。作为一个做梦都想走AT全程的徒步爱好者,我对桑法德的愤怒大家肯定可以理解。这狗人还想在2020年竞选总统!要脸不要脸啊!

又要过河了,还好不用脱鞋。

雨不停地下。中午我们路过一个Lean-To,停下来烧面吃。雨天喝点热汤面真是舒服!今天有三四个全程徒步者超过我们。路过一个木桥,我们在桥上照相,吃干粮。被一个全程徒步者超过。

他说你们走得挺快的,每小时将近三英里的速度。我也感觉速度还行。首先今天的路相对平坦,只有小山坡,没有高山要爬。其次,我的背包重量减了五磅,感觉差很多。今天跟上古月的步伐没有问题。我对古月说:咱们两体能的差别大概就是五磅! 下次徒步,减重是首要任务。我一边走一边算重量: 背包两磅,帐蓬两磅,睡袋两磅,水三磅,食物三磅,烧饭用具两磅,衣物两磅,…应该能控制在22磅以下。

穿过一条马路,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有一阵雨下大了,我们停下来吃点东西,上个厕所。这时听到林中哗啦啦一阵巨响,我循声望去,是一棵很高很细的树倒了下来(照片正中间处),还好离徒步道有几米的距离,没有把路挡住。这样刮风下雨的天气里,估计常有树倒下,砸中徒步者的概率很小,但还是有一定风险。一路上看到很多倒下的大树,有些还挡在路中间,必须绕着走。

过了一会儿,我们正在准备上路时,一位全程徒步者超过我们。这人头上戴了一顶帽子,上面架了一把小雨伞,样子比较古怪。我赶忙拿出手机照相,人已走远,看不太清楚了。

下午,遇到一队中学生模样的男生,大约十几个人,每人背的包巨大,比我的75立升的包要大不少,一看就不是走全程的。他们走得较慢,其中一个人还滑到摔了一跤,不过好象没事,起来又接着走。

路过几个漂亮的小湖,也没心思久留,照张相就走。徒步遇到下雨真是很糟糕的事情。

下午,雨停了。走到一丛灌木边上,看到一位前面见过的全程徒步者在摘果子吃。他告诉我们,这些是野生蓝莓。我们也停下来摘蓝莓吃。缅因州盛产蓝莓,那里的黑熊也以此为食物。跟黑熊抢食物是可能受攻击的。不过我们几个人在一起,黑熊攻击的可能性很小。据说这里的熊被人用枪打怕了,远远见到人早跑了。

几天没吃新鲜的食物,酸甜的野生蓝莓吃起来胜过山珍海味。我们在蓝莓丛中流连忘返,每个人至少摘了半磅吃。反正也不打算两天走完,就不急着赶路了。

快到营地,又开始下起雨来。我们到时已经有五六个人在Lean-to里躲雨了。今天我们走了21英里,因为地比较平坦,感觉不太困难。

出我意料,在那里看到了亚女(穿黑短裤黄T恤衫),吊床女。我以为她们会走得更远,没想到又见面了。我本想问问Lean-to还有没有空间,但古月说他不愿意跟那几个人挤在一起。我想,算了,下雨就下雨吧,还是跟古月一起。我们在附近找了片营地,开始搭帐蓬。这时雨越下越大,搭帐蓬的速度决定了多少雨水进入帐蓬。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搭好帐蓬,把垫子、睡袋等物品放进帐蓬,然后背着食物和炊具去Lean-to边躲雨边做饭。古月去打水,我准备点火做饭。今天是方便面和脱水徒步食品。边做饭,吃饭,边跟全程徒步者聊天,或听他们聊天。我注意到他们的燃料罐都比我们的小一号。下次我们也要买最小号的,可以减重减体积。还有一个人没有碗,食物放在一个塑料袋里,倒入热水,闷一会就吃。这个袋来回用,肯定洗不干净,比较恶心,不准备学习这个方法。

吃完饭,几个全程徒步者在憧憬两天后在卡塔丁山上庆祝的情景。有个女孩说她准备好了一条横幅,到时候要拉起来照相。有人问到山顶时会不会想哭?大家齐声说一位白胡子老者一定会哭。老者自己也说:我肯定会哭的!

聊了一会儿,我看雨一直在下,我有点担心我们的帐蓬。我对古月说,我去看看帐篷有没有进水。走到帐蓬前,看到它已经泡在水里了,不知道里面湿了没有。我赶紧找了一根树枝,开始泄洪工程。我的帐蓬是搭在一片高出周边地面的台上,但上面有不少积水。我用树枝划了几道小沟,把水引到台下,这个工程很成功,积水慢慢流走了。古月也赶到了,清理他的帐蓬附近的积水。我打开帐蓬拉链,发现垫子下面稍微有点湿。垫子上面的睡袋,衣服都没湿。好在我们来检查一下,不然用不了多久,水肯定进到帐篷里面。过了一会儿,积水全部排干,引水疏洪工程大功告成。我很自豪地照了张相。

我们如果住在Lean-to里就不会怕雨。但是我们不是来探路的吗?这样的雨天如何对付,是必须学习的功课。

进了帐蓬,外面下着大雨,里面没有湿,钻到睡袋里,暖烘烘的好舒服!

我们照例商量下面的行程。我们已走了75英里,还有24英里就走完百里旷野了。照今天走的速度,明天一天就可以走完,也就是说,总共六天就可以走完。

古月说他的小脚指打血泡了。他的鞋又不行,为了练兵,他没有把熊罐带回去,所以他的背包没有减重。我们决定:慢慢走,用两天走完。这样,每天只要走12英里。明天看天气预报应该是睛天,我们可以睡个懒觉,晾干帐蓬再走。

商量完毕,很快就进入梦乡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olebear' 的评论 : 如果你说的是过河那张照片里的红色背包,那是古月的,65立升,我的背包比他的略大,75立升。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LF' 的评论 : 我准备不带雨具试试。只要背包不湿,身上反正也湿,汗水和雨水没什么区别。
polebear 回复 悄悄话 你的背包真是大,太长见识了,这么多有趣的人
NLF 回复 悄悄话 我没有看到过,但在两个走过AT/PCT/CDT大神级的徒步者的blogs里读到她们把伞somehow绑在背包上。当时还想哪天有机会也试试-:))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两菜鸟' 的评论 : 谢谢你的鼓励!看来城里有好几个徒步爱好者。期待和你们多交流。
两菜鸟 回复 悄悄话 谢谢你把这么有趣的徒步写出来分享!脑袋上顶把伞的人我也碰到过一次,当时跟你的反应一样。????请继续写。期待。
光盐行者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LF' 的评论 : 下雨确实很麻烦。在我们前面的几个全程徒步者估计也是遇到大雨后不往前走了,不然他们肯定会走到下一个营地去。
关于PCT我原来也了解不多。我以为高海拔,山坡又大,距离又远,肯定要比AT难走。但是亚女很确信PCT比AT好走。第四天我们走了17迈,感觉那段山坡多,不是很容易的,但她居然走了24迈!估计平坦点的地方她得每天三十迈,确实很厉害。,
NLF 回复 悄悄话 终于等到了! 写的有趣,赞!脚伤要好了,太棒了!
徙步时遭雨淋,受蚊叮,和经历受伤,就很难享受徒步的乐趣!但对于长距离徒步through hikers来说又常常难以避免,特别是下雨。

三个半月走完PCT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PCT全程约2600英里,三个半月算110天,每天平均要走24英里,不算路上还要出来补给等多走的路多花的时间!两年前走完AT的老狐想必你也听说过,他今年5/11左右开始北行走PCT, 8月中旬左右还没走完加州这段。当然其间回东部看了一次牙。最后由于有约在身,提前结束!

加油。等下篇!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