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牛西去 紫气东来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正文

闲话“微信”

(2018-07-11 17:28:54) 下一个

知道“微信”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还在中国教会做敬拜知道周围的弟兄姐妹们不少都有微信,他们彼此用微信互相传递信息,每次听他们谈及“微信”往往可以滔滔不绝说上好大一会儿。我没有微信,因为“脸书”上的信息已经够我花费不少时间了。

知道“微信”的洋名是WeChat,则是2015年3月,当时我准备回上海去参加父母60周年钻石婚的活动。我的一个单位同事的儿子在上海娶了一个浙江女生做妻子,他的妈妈托我把一大信封的有关移民材料请我带给他们,她在我的办公室问我要WeChat 以便让她儿子与我联系来取文件,我开始没有听明白,什么WeChat?是网络联系方法?我有些茫然看着我的同事,而她却一直说在上海人人都用WeChat,我忽然灵机一动,WeChat是不是就是微信?于是我马上查了Google,的确是微信!于是说,我根本就没有这个玩意儿,但是我把上海的家庭电话号码给了她,让她的儿子可以直接联系我。

在上海,的确发现人人都有微信,到证券公司办开户和转账要用上这个东西,到饭店吃饭也可以又它来刷二维码来打个折扣,还有许许多多的吸人眼球的五花八门的信息。这个微信的确是个很有用的东西,但是我当时随身带的是公司手机,加私人app肯定是违反公司规定的,所以,在上海没有加微信。

 

回美国后,我让我太太帮我加了微信在我自己的手机里,然后和在上海,在外地的一些朋友联系互加了微信。刚刚开始用微信的确有些意思,每天都会收到一些有趣的内容,但是没几个月,也就是这么回事儿,新鲜感慢慢消失,而老美们即使 一些说着很溜的汉语的朋友都没有微信,问他们为什么不加,他们都说没有什么用处。再到后来,一周我也最多只看一,两次而已,颇有些如“鸡肋之感”。

而最近一段时间,我的微信使用率一下子提高了,因为和一些朋友在闲暇时间可以用来交流。在大量的微信应有中,我才慢慢知道原来微信也可以象文学城博客那样对人进行拉黑甚至能删除。

 

 

本来我只当是只有文学城博客才有拉黑功能,真是“实践出真知”原来微信比博客还要细化分类,如拉黑分两种,一种是拉黑对方,使其不能看自己的moment也就是朋友圈即所谓的屏蔽,另一种更严重些,把对方拉黑,使对方发出的信息都给规避了,即所谓的“眼不见为净”。但是上了“黑名单”的人,如果有一天彼此又重归于好了,就可以把对方从“黑名单”解放出来,而过去的交谈信息都不会因为被拉黑而消失。

而在微信上删除对方,则会将过去所有的交流信息无论是美好的还是郁闷的,甚至是激烈的言辞都干干净净,毫无保留的除去了,仿佛是从来就不认识对方,抑或对方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似的,这样以后就真不好见面了。

由此比较起来,似乎拉黑对方比删除对方要来得人性化些,人情化些,至少还留有余地。而删除对方则很有些“手起一刀,斩断情思”那样的决绝。

这些东西,我都是最近才学到的。不学不知道,微信真奇妙!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1)
评论
博主已隐藏评论
博主已关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