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一凡

忆得旧时携手处,如今水远山长。
个人资料
寒一凡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旧时光:三叔和他的书

(2017-12-17 05:46:12) 下一个

在我小的时候,祖母的家里有一个用紫檀木做的大箱子,里面满满地装了一箱子的书,那是三叔的宝贝。

箱子里的书说是书,其实品种很单一,基本上都是小说。更确切地说,都是名著小说,即是由那些世界闻名的大作家们写下的流芳千古的小说,像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维克多·雨果的《悲惨世界》、司汤达的《红与黑》、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乔万尼·薄伽丘的《十日谈》,还有曹雪芹的《红楼梦》、吴承恩的《西游记》等等。

箱子里的那些书,都是平日里三叔省吃俭用攒钱买下的。对三叔来说,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可是心爱的书却是绝对不可以不买的。

三叔爱书,是那种单纯的近乎于痴迷般的爱。

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是很懂为什么三叔那么迷恋于收藏那些书。也许,就像是一个人爱另一个人?难道说爱书有时也是可以没有理由的?

三叔通常会去书店里买他想要的书。不过也有的时候,因为某本书印的册数太少,在书店里卖脱销了,于是三叔便会去那些比较隐秘的只有书迷们才知道的地下书市里花高价去买。据三叔讲,在地下书市里买书是可以讨价还价的,但一般来说要付给卖主比书的定价高一倍的钱。

就这样,日积月累,三叔攒下了一个别样的家当。

祖母家有好几个箱柜,可平时只有这个紫檀木箱子是上了锁的。我小时侯知道这个箱子是三叔的,可是却一直以来也没有想过要窥探一下箱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

我是什么时候发现了三叔的宝藏的?应该是我还在上小学的时候,三、四年级的样子吧。

那一天,三叔不知道怎么地就在我面前把他的宝贝箱子打开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地,就那么好奇地瞥了一下。只一眼,便足以令我瞠目结舌了:“ 哎呀!三叔,你怎么有这么多的书啊!”

三叔见我那个两眼冒金光的“贪婪”的样子,马上就把箱子关上了,嘴上还小声地嘟囔着:“哪有,哪有啊。” 可是为时已晚喽,因为已经被我的小眼睛真真切切地瞧见啦!

要知道在当时,互联网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发达,平时解闷全靠读书。可是说到读书,实际的情况却是一本好书难求。

仗着平日里和叔叔们的关系铁,撒娇撒痴地非要和三叔借几本他的书看看。

三叔虽说看起来心里有点儿不那么情愿,可是架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啊,更何况我还适时地挤出了那么几滴鳄鱼的眼泪。

“好吧,那就借给你一本吧。” 三叔终于向我屈服了。

我心里那个高兴啊,现在想想竟然还能感受得到当时的快乐。

在重新打开他的宝贝箱子之前,三叔的“小心眼”似乎又占了上风,对我说道:“转过身去,把眼睛闭上,要是偷看的话我就不借给你了!”

一是怕三叔会改变主意,二是做人吗,总是要有进有退才好。我乖乖地按照三叔说的去做了:转过身去,把两只眼睛都闭上了。

也就是一两分钟的功夫吧,就听三叔说“好了,转过身来吧。”

我转过身,睁开眼睛,看三叔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一整套的古斯塔夫·施瓦布著的《希腊神话故事》!

“希腊神话,拿去看吧,千万可别给我弄脏了啊!”

“得令!” 我大喜过望。

看书前,我像对待我的《语文》和《算术》课本一样,给《希腊神话故事》认真地包上了牛皮纸的书皮。

然后我就废寝忘食地把自己全身心地投进了书中描绘的奥林匹斯众神的故事里。别样的洞天,真的是不要太好看啊!

一段时间之后,当我把看完了的、包了书皮的、保持的干干净净的《希腊神话故事》还给三叔的时候,三叔咧开嘴笑了。

这次竟然是没费一点儿口舌,就又从三叔那儿拿到了一套《水浒传》。

自此以后,借了还,还了借,我和三叔之间逐渐地形成了一种默契。从刚开始一套一套地借,到后来两套三套地借。再后来三叔买了新书,总是要在第一时间里向我显摆。我抢着要看,他通常的做法是马上把书藏在身后说:“我还没看呢!”。可是说归说,最后十次有十次三叔还是会把书递给我。虽然三叔的宝贝箱子还是一直上了锁的,可是他在开箱子的时候已经完全不会想着要我转过身去了。

就这样,在小学和中学的一段很长的时期里,我在三叔的珍藏版图书馆里,读到了许许多多的该读的和不该读的书。

从三叔那儿借书读读得多了,逐渐地,我好像发现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对大部分三叔过去的藏书,我都是如假包换的第一位读者,因为我总是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得到那份只有新书才有的特有的书香。换句话说,也就是,三叔的大部分的藏书,其实他自己并没有真正地读过。

我曾经很直接地问过三叔这个问题,他说是他太忙了,现在攒着这些好书,等到退休之后不用上班了,再慢慢地读。

后来我离家去上大学。因为学习忙,外加弄本书读似乎也不像以前那么难了,于是渐渐地,我就很少再从三叔那儿借书了。

再后来,有一天,三叔在工作的时候突然就病倒了,被送进了医院。

三叔终于没有能够等到他退休之后不用上班了然后再慢慢地读他那些宝贝藏书的那一天。三叔走的时候只有五十一岁。

三叔的那一箱子书现在尘封在他女儿家的阁楼上。

十几年过去了,每每想起三叔和他的书,我还是会禁不住泪眼婆娑。

愿三叔在天堂安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寒一凡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jszh'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留言!祝好!
bjszh 回复 悄悄话 这么多人读了没有留言,恐怕是不知说什么好。可爱的三叔也很可怜。固然“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计划几十年后的事命中率就不好讲了。博主的好文笔或许受益于三叔的袖珍图书馆,算是对三叔的一点安慰吧。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