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朵

害怕会忘记,为了不能忘记,
正文

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反派角色

(2021-08-24 12:32:11) 下一个

很久以前就看电视剧惊蛰,不知什么原因放弃了,然后又接着看,看着看着,不知为什么喜欢上了荒木这么一个反派角色。我可是第一次喜欢反派角色。

以前的我喜欢就喜欢找不出任何原因来,我也不想找原因。可是这次我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因为他高雅,比如说弹钢琴,茶道,祺,对小夏的关怀,帮她治好了眼睛,虽然这是有目的的。

回想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有很多生活中的“反派”角色。这些角色一直到现在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没有喜欢。

因为姥姥姥爷家最小的孩子,也就是我的小舅舅北大毕业的中文系的高材生,在毕业不久惨死于1969年。当时我们的全家已经四分五裂。我妈,我和还有哥哥住在一个镇子上,爸爸在农村里,奶奶仍然在城市里,爸爸这面的人只有奶奶一个人了而妈妈这边的人多的不得了,只有妈妈因为爸爸的原因离开了城市到了这边,那也是一眨眼的功夫。

在1969年的那场劫难中,我也差点丧生,因为红卫兵失火一粒子弹从我右耳上方飞过而大哥哥亲眼看见了他最喜欢的小舅舅的眼睛被打的流了出来。

不管怎么样,我的家庭也算是虽然分离,但也是就近的分离,妈妈从小最喜欢的姐姐大她一岁的姐姐,相对比我的一家所受的劫难更厉害,因为他们离着小舅近啊。因为他们跟小舅舅有扯不断的关系,所以当年18岁的大表姐和16岁的二表姐一家的两个大孩子去了黑龙江省一个边界。表姐说苏联那面有个狗叫就听得见。而两个表姐过年探亲回家,每次回农村的时候必须有详细的电报,然后派人去接,她同宿舍的一个杭州姑娘就是疏忽了,结果就永远的没有回去死在了那一片旷野里。

那个时候几岁的我常常伴着一件事,也就是说我唯一的姐姐写信给远在黑龙江的姐姐他们俩都是互相通信,而他们俩的字都非常的漂亮,因为我每一次送信都不是放在邮筒里,而是交给一个商店的服务员。他都会问我,这是谁写的字,我说是我姐姐,他说怎么这么漂亮?后来我发现我大表姐的字也是很漂亮的,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笔法

有一回,我看到了姐姐念大表姐的信题目就是想念的姐姐您好,后来我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的联系,是因为大表姐和二表姐要从农村往城市回来,而这个任务只有爸爸去完成,而姐姐是家中的老大,爸爸会听他大女儿的话的。

因人制宜爸爸把大表姐在黑龙江的农村给转到了城市,也就是说算黑龙江省城市里的一员,最后又从黑龙江办到了天津,然后在她27岁那年结婚生子。她的儿子就是小有名气的中央电台记者主持人,我们俩还照过相,不知哪一篇博客里?

二表姐是由黑龙江的农村转到了天津市的某一个农村,然后成为工农兵大学的学员,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天津中医学院的毕业生。最后在主任医师的岗位上退休了。我总去姨家就是我和小男生都去过,我还带着Jeremy去过。我第一次回国的时候,我买了一套宝石花了2,0000美元,应该是2万多加税,包括项链儿耳环和戒指。戒指给了妈妈耳环给了师母项链儿给了姨-----这三个我生命中最爱的女人。

我发现了一个问题,我无论哪次去都看不见二表姐就是那个工农兵大学生和那个表姐夫要知道小时候他们俩对我可好了,因为他们都大我10几岁,对于小时候的聪明伶俐的我可是疼爱有加啊,加上可能也是爸爸给他们做的事情,所以他们把这份爱更多的给了我到他们结婚生子是个女儿,当时我的姨正在照顾着大表姐的儿子就是那个主持人可是没有精力再照顾二表姐的这个女儿便也就放弃了,二表姐的丈夫就不愿意了,我亲耳听到了他骂人了。他骂我的姨bitch

当然,那个时候他说的不是这个英语单词是个中文,而我也不懂英文,可是中文我懂了,我受不了了,我甚至连我的表姐,我都不理她了,我的姨夫早就死了。我的理解是如果你觉得你的老婆的母亲是一个碧池,那你怎么还跟一个必吃的女儿在一起,如果我是我表姐你凭什么骂我的妈妈是碧池,我怎么能够可以和一个骂我妈妈必吃的人生活在一起,我搞不懂了,他们俩依然完美地生活着我真的搞不懂了,四,50年过去了。我依然没有见他们。其他的姐姐们也都让我错过这个机会,他们说我是一个有个性的女人,那一次就连我姨生命垂危的时候我赶紧去了,可是我姨去世的时候表姐们都没有告诉我。我也没有怨言,因为我不想见那个骂碧池的人。

我始终认为活在这个世上都有一种选择,你不能两头都站着。

我告诉了我的师母,可是他们也没有给我答案,我知道这是我自己独特的个性跟这个世界是不能河蟹的,那怎么办呢,我爸我妈又给了我一个顽强的基因,那就是---拧种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4)
评论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沈香祝美丽的恩朵中秋节快乐!阖家幸福!
西方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要不是担心美人儿得相思病,我都不愿意醒来^_^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goodluck21' 的评论 : 宝贝,我不好意思承受“才女”也不合格
就当作看综艺节目时嘉宾们都糊成老师。哈哈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方朔' 的评论 : 春眠,冬眠,夏眠?还是无政府主义的说眠就眠
西方朔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恩朵' 的评论 : 睡觉去了,
goodluck21 回复 悄悄话 恩朵是才女。
非常喜歡你寫的文章!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西方朔' 的评论 : 你去哪里了?
西方朔 回复 悄悄话 我来也!哈哈!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打开了手机看到了留言,非常感动回复我的文学城的文学大咖们。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1

同意林兄,远离这样的人。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有些人就是习惯说话带脏字儿,所以还是看人的本质和品行为主。文章写得好,清晰明了。赞了!
梅华书香 回复 悄悄话 写得非常好啊,有时候骂人可能就是顺嘴一说吧,过去了也就都忘掉了吧,妹妹性情较真吧,所以记住了,家人之间多多往好处想,时光无情啊,一晃就过去了。好文分享了,祝健康,开心!!
恩朵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林兄你好,这辈子不会见到二表姐和她的丈夫了,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那个时候他们对我都非常好,我小啊。当然是爸爸的原因和妈妈和她们的妈妈是最好的姐妹。
可是他们都知道我任性,拧种(妈妈非送给我这个)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我不想见那个骂碧池的人” +1
远离这些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