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小中男初遇校园小恶霸

(2018-12-07 19:49:55) 下一个

种族问题在北美,永远是个话题。各色人等在一起,怎样才能组成一个美丽和谐的彩虹?作为黄皮肤的亚裔,如何不当哑裔,保护自己的权益,与他们合睦相处?

所有的妈妈总是觉得自己的女儿最美,我也不例外。女儿5-6岁大时,我有一次把她带到办公室,美国老板见了,第二天特别过来跟我说,你女儿长得好正点啊!

但是,女儿上一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回来告诉我,班上有小孩跟她说中国人好“Ugly”,她很受伤。恰好,那年的世界小姐是个中国女孩。我于是从网上把新闻照片和英文文章打印出来给她看,也让她带到学校给那个小孩看。我跟女儿说,中国人,可以是世界上最美的人。自那以后,她就没有再回来跟我说有人说这类的话了。

都说亚裔男孩在北美面临的压力比女孩大很多。儿子小学这些年,似乎有惊无险地过来了。现在进了初中,立刻感觉到亚裔少数民族的势单力薄了。初中男孩,少了小学时的天真,也还没学会隐藏自己,是个最会欺压同学的年龄组。

自从全美出现学校枪案,儿子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一个ID卡挂在脖子上,ID卡成为校服的一部分,在校必须佩带。ID卡上有照片、名字和 barcode。两周前,儿子把ID卡放在口袋里,估计掉出来了,找不到了。学校的规定是,如果捡到别人的ID卡,要交到办公室前台。

但是,自从他丢了ID卡,有几个高年级他不认识的男孩,看到他就会互相笑着,坏坏地叫他的名字(理工男的姓是有些怪!)。儿子觉得一定是他们捡到他的ID卡,但是一直不交出来。儿子在学校看到他们,只好有意地躲着。

我跟他建议,这种人,你可以给他们凶回去(说这话时我自己就一点底气都没有,我就不是个会凶人的人,一吵架就无语)。或者,想个办法让他们交出来。要不, 再去申请一个卡就是了,也没多少钱。他觉得为什么要多花那个钱,所以一直没去申请。直到前天接他,他忧心忡忡地说,别人拿了他的卡,是可以在学校书店买东西的。我一听急了,告诉他第二天就去申请一个新的,那个旧的让它自动作废!而且,我一面开车,一面拿理工男老爸做例子,苦口婆心地谆谆教导他:

中学男孩中善意或恶意的Bully是很常见的。你爸理工男中学时候还被同学起很难听的外号,但是他一点也不介意,发奋读书,最后以第一名毕业,娶了第一名的女生,同学们对他不得不刮目相看。所以,不要紧,皮厚一点,我相信你好好努力,做好你自己,有一天,那些笑你的同学,说不定会因为跟你是校友而觉得自豪呢!(顺便吹捧一下老妈自己,我在家里的威信越来越低了:)

我还跟他说女儿同年级的一个印度男孩的故事。他的名字是印度式的,发音类似“甘乃旭”。 甘乃旭也是6年级起就在该校,父母是第一代移民。甘乃旭和我女儿有不少课一起上,所以女儿常常会提起他。6年级时女儿说过他老是在课上吸鼻子,声音很大声,她觉得恶心。因为他的印度名字,也有同学拿他名字搞笑。之后女儿渐渐地也不怎么提到他了。然后,在9年级的时候,我们参加学校的期末颁奖,甘乃旭得到了年级的最高奖。这个奖不一定是给成绩最好的学生,但必须是品学兼优,表现特别突出的学生。甘乃旭当年早些时候,因为他一直热心真诚帮助同学,又是一副憨厚可爱的样子,同学们自发用他的名字定了学期中的一天,叫做“甘乃旭’s day”。这事老师们也都知道了。当甘乃旭上台领奖的时候,孩子们全体起立鼓掌,对他表示由衷的敬意和祝贺。

我的一番说教还真管用,儿子如释重负地笑了,说他觉得没事了,明天会去申请新卡。

其实,当天早上,我在家长读书会的时候,说到儿子丢卡这事,几个妈妈建议我去找学校的Counselor 告状。 我接儿子之前已经跟Counselor 约好第二天面谈。我没有跟儿子提Counselor 的事。他一向不喜欢告状,这是他的优点,但也是弱点。

结果,昨天,我到了学校前台,一眼看到了儿子的ID卡在桌上放着。小恶霸终于把卡上交了。我拿了卡,就去见 Counselor。

Counselor 个子不高,比我年长,有南美口音,对我非常热情。我是第一次见到她。她跟我说,她看过我儿子的学历情况,把我儿子夸了一遍,然后问我什么事情她可以帮忙。

我于是跟她说了这个事情,希望她让学校知道有些高年级男孩故意不上交低年级同学的ID卡。当然,我也跟她说,我儿子有些丢三拉四,这也是他的一个教训。

Counselor 表示她会关注这种事情,而且,她让我去前台打听一下,到底是谁把卡交上去的?

为了表示她的关心,她准备找个时间让我儿子到她办公室,她要认识他,问问他在学校有什么需要她做的,让他知道,在学校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去找她。

这个我犹豫了,我最后跟她说,我儿子不知道我来找你告状,最好我回去探探他的口气。她说好,周一跟她回话。

我在前台办公室等儿子。他下了学就急匆匆跑过来拿ID卡,说是有两个老师跟他说他的ID卡在前台了。

路上我跟他说,学校有人欺负你,你可以找 Counselor。儿子说,他没有证据,而且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再说,他觉得这事没那么严重,不用 Bother Counselor。他说到同年级有一个亚裔女孩,有同学跟她吵架了,说她:“You should just kill yourself!"。 这个女孩跟学校告状了,现在那些骂她的同学有大麻烦了。这个女孩我认识,她是第三代华裔,爸爸开连锁日餐厅,妈妈是个律师。所以,她懂得应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燕花园' 的评论 : +1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京燕花园' 的评论 : 希望如此,谢谢来访!
京燕花园 回复 悄悄话 有妈妈做强大的后盾,祝您儿子快乐成长~~~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Norstar' 的评论 : 真有这个可能,谢谢提醒!~~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南山松' 的评论 : 谢谢松松!~~
Norstar 回复 悄悄话 你的最后想法有个问题。非常可能最后把你儿子的ID交给学校的学生不是一开始的几个人。他们应该是把你儿子的ID再一次扔到学校的走廊里。别人捡到后交给办公室了。
南山松 回复 悄悄话 田姐处理的好,儿子心态也好。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吃出健康' 的评论 : 是的,男孩遇到的会更多点,周末愉快!
吃出健康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校园还有小恶霸啊,真不知道。我女儿没有说过这等事,她刚上学时还以为自己是白人呢。祝周末快乐!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