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正文

家长会、女权主义、前半生

(2017-09-02 20:39:38) 下一个

开学伊始,万象更新,小学校里的超级妈妈们也撸起袖子开工了。周三早上,手机显示8:45在学校图书馆有家长会会议。这种年初的会一般是针对新家长,为了下一代的教育大事,我也去了。会场清一色是女士。女校长女副校长亲临会场,整一个妇女大会。董事们照例是几个犹太妈妈,也混杂一些其它族裔的,我以前的对面邻居,貌似牙买加裔的精明能干的律师太太,几个南美裔的,一个颇年轻能干的中国妈妈也打进队伍,分管上下学交通安全。靠前方一个小桌子摆满了早点,我倒了一杯咖啡坐下来洗耳恭听。

董事会主席先回顾去年又展望今年,接着各个分管董事一一发言,最后校长做总结,会议开了两个半小时。该校家长会是一个合法登记的非营利机构,每年从年初起向家长们募捐,年中举办各种活动,最大的一个募捐活动是秋季的狂欢节。收到的捐款开支主要用于为学校聘请兼职的教师帮手,也给学校置办一些新的设备,小花园的装修,给老师一些额外小福利等等。可以说,家长会是校方的得力助手,是学校的幕后软实力,给学校增加了额外的人力物力资源。今年,学校课程有新变动,第一次开设汉语课!本区的小学、初中和高中三所学校合用一个中文老师。因为中文,我开始和坐在旁边的一个年纪与我相仿的白女士聊了起来。

这位妈妈名叫劳拉,九十年代初毕业于宋氏三姐妹曾经就学的波斯顿卫斯理学院,学习中文专业,之后在耶鲁学习国际商务,毕业后被GM派驻到中国北京及台湾,泰国等地工作,九十年代末,为不错过女人的结婚生子的伟大事业,回到美国,现在有三个孩子,大女儿9年级,儿子7年级,小女儿幼稚园。她告诉我现在在兼职上班,我没多问是什么样的工作,考虑到她住在附近的豪华小区,应该不是一般的兼职人员。她看到我在微信上打字,她说她好希望自己也可以拼音打字,说话时不时地掺进一些中文,比如“了解”,“可以”,听起来好生亲切可爱。她学的中文开始是繁体字,后来也学拼音简体。台湾人会在听完你说话后说,噢,了解。所以她显然受台湾国语的严重影响。接着我们分享女儿学习中文的种种烦恼。她女儿不像妈妈,不擅语言学习,学校的中文课学得很艰难,我说那就找一个老师课外辅导,我想到我的一个教中文的闺蜜,就把闺蜜电话给她了。但我说我先问闺蜜看有没时间教她女儿。因为当天我有事没有即刻问闺蜜,她当晚11点就催问我闺蜜能不能教。看来是个做事雷厉风行的妈。

由她我联想到另一个我熟悉的儿子同学安德鲁的妈妈:金。金是第二代的韩裔美国人,MIT本科毕业后进入哈佛医学院,之后做了多年的医生,现在每周只上一天班,全心照顾安德鲁。劳拉和金这样的高知的全职妈妈或仅兼职工作的妈妈在我周围不少见,先生的年轻同事们,太太生了孩子就都不上班了,专心在家相夫教子,当然她们的老公虽然年轻,挣的面包钱养家还是绰绰有余。

设想这两个学霸,如果她们是同时代的中国女人,会是什么情形?劳拉当然不会有三个孩子,只会有一个孩子,她自己可能是个世界500强高管白领,或是独当一面的总裁;金,按资历应该可以是某大医院的主任医生或院长,早出晚归,忙忙碌碌,也有一个孩子。这两个孩子平常多数时间由祖父母照顾饮食起居,当然学业和思想品质教育妈妈会把关的,常常找他们谈话,确保他们继承学霸的优良传统。她们的先生也是事业有成,夫妇比翼齐飞,风光无限,家庭美满。

这样一对比,美国近几十年来女权主义运动虽然风起云涌,轰轰烈烈,但是比起计划生育体制下的中国女性,她们是远远地落后了。中国的女性和男性同受高等的教育,只生一个孩子,而且她们多数可以把孩子交给祖父母,从生养众多的传统工作里释放出来,可以像男人一样,有足够的精力全心打造自己的事业,涌现出无穷多的女强人女汉子。全职太太或兼职太太,成了不学无术养尊处优的花瓶的代名词,是说不出口,摆不上台面的副业,跟旧上海那些沉溺于麻将桌的姨太太们是一类人。

所以,前段时间的《我的前半生》很是火了一把。那个除了漂亮一无是处的子君就成了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全职太太的总代表了!实在是对众多辛勤耕耘内外兼修的全职太太极大的侮辱。和许多姐妹一样,我看到一半就没法好好看下去了。且不说她的美是那样的小家子气,她的不能自已的对贺涵的感情,只有一种情况下我是可以谅解的,那就是,这个世界只剩下一个男人了。据说亦舒的原著是子君被三后,远走他乡,反省成长,然后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编剧既然买下了版权,却把内容做如此低俗的更改,纯属为了博人眼球,实在有悖原著对女性满满正能量的教导。当然也把中国当下对全职太太带偏见的印象不小心给表露了。

在北美的传统女性之所以传统,比如劳拉和金,是因为她们需要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做一个平衡的分配。不是每个妈妈都可以像她们二位保留兼职的工作,很多人为了照顾孩子只好全身而退。有的人选择在孩子大一些再出来。当然工作是不等人的,她们再出江湖时已经很难跟一直在工作的同龄女性相比了。最令我佩服的是前几年竞选总统的阿拉斯加州长佩林女士,生了好几个娃,一边哺乳一边背竞选稿子。这样的超级妈真是百年不遇。

我和女儿谈到劳拉,她说这就是她期望的人生啊!大学毕业后,周游世界,结婚,三个孩子,兼职工作,家长会志愿者。看她平日里气焰嚣张,骨子里却是这么老旧啊。

如果自己身体好得不行,像佩林这样的,后勤条件也好,把事业和家庭都做得风生水起,自己还可以保持得靓丽青春,老公夸孩子爱,那是最好不过的。如果不能兼顾,只能像劳拉和金学习,保留自己的技能,给自己的事业一个进退的空间,也是非常明智的选择。若是一定得全身而退,做全职妈妈,那就好好做内外兼修的功课,做好自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西风-西风 回复 悄悄话 Angry bird:

well said!!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ngry小鸟' 的评论 : 谢谢你这么认真地读我肤浅的吐槽!你的观点恰恰是我的话外之音。金就是我生活中非常赞赏的女性。一直想写写金,有很多故事。
Angry小鸟 回复 悄悄话 这样一对比,美国近几十年来女权主义运动虽然风起云涌,轰轰烈烈,但是比起计划生育体制下的中国女性,她们是远远地落后了。中国的女性...,可以像男人一样,有足够的精力全心打造自己的事业,涌现出无穷多的女强人。全职太太或兼职太太,成了不学无术养尊处优的花瓶的代名词,是说不出口,摆不上台面的副业,跟旧上海那些沉溺于麻将桌的姨太太们是一类人
++++++++++++++++++++++++++++++++++++++++++++
我感觉楼主用中国女性的状况和美国的女权做对比,得出美国在女权方面落后中国的观点,这不太合适。这两者根本不可比,因为中国女性喜欢出去挣钱做事业的这这种情况和女权是两回事,出去工作,并不是女权的表现,当家庭主妇,也不是没有女权的表现,只是家庭分工的体现。非要从女权的角度上讲,中国的女权远远落后于美国,甚至还可以说中国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那样的女权。女权从本质上讲是女性的人格与精神层面上的自由,尊严与独立,和是不是出去工作没有关系。那个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恰恰反映了中国没有女权。我没看这个剧,但看了一些剧情。看了剧情就不想看了,很讨厌国内那种文化,家庭和社会生态。

中国女性之所以都选择出去工作挣钱,这和国人的传统文化和价值观有关,就是物质至上的观念,什么都没有挣钱重要,包括陪伴孩子。也因为都认为挣钱最重要,因此女性(包括男性)在家庭中的地位也与挣钱有关,不挣钱就没地位。中国过去旧社会女性没有出去挣钱,那是因为当时社会的经济环境基本不能提供女人挣钱的机会。

很多受过高等教育有着良好职业潜能的美国女人选择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是因为她们认为陪伴孩子亲自教育孩子重要,重要过事业和挣钱。我老公的嫂子,是ABC,哈佛毕业,结婚前有很好的工作,现在在家当家庭主妇,照顾两个孩子。她很忙的,孩子的事很多的,每天各种接送,各种事。其实有孩子的家庭,如果没有一个全职主妇,生活质量不会太高,不能光用钱来衡量生活质量。
田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resto' 的评论 : 这么说她确实不能两头顾,也不是超级妈。同意,有了孩子,做母亲的职责应该放在第一位的。
presto 回复 悄悄话 Believe me, Palin is far from a role model. Her family and kids are just sub par. You probably don't want kids like hers in your family.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