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四哥

爪哥原创,欢迎转载。男女老少,笑口常开。
个人资料
正文

最后一枪:从东亚病夫事件看美国华人的表现

(2020-02-10 04:50:18) 下一个

美国华尔街日报为博眼球,在Mead专栏文章的标题中称中国东亞病夫。这种用华人过去与现在的苦难做噱头,为惨淡经营的报纸拉流量的作法,在美国报届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如果在中美角力的夹缝中求生存的美国华人不示显力量高调抗议,甘做缩头乌龟,美国其他报纸媒体必将柿子找软的捏,群起效仿。美国华人被称为黄祸,黄皮鬼的日子就不远了。

做为这次抗议运动的发起人(https://bbs.wenxuecity.com/joke/1100857.html),我只求问心无愧,不怕漫骂攻击。别以为爪哥就是一搞笑的段子手,真要掐,论语言的尖酸刻薄损人没商量,我不输于任何人。不信邪的尽管放马过来,嘿嘿!

这是一位华裔教授及一位美国律师关于此事的看法,我认为代表了绝大多数美国华人的心声:




这次抗议的形式之一,是白宫请愿。不过,有不少老中告诉我说,美国政府不能干预媒体,所以白宫请愿的方式不可取,不如直接给WSJ 写信。这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釆用白宫请愿的方式:

1. 不为结果只为效果白宫请愿是最有效的把我们想传达的信息通过微信及网络传递给美国华人千家万户的手段。目的已经达到,不到三天,鉴名已超过十万。

2. 容易参与,花一分钟就可以表达自己的立场。给WSJ 写信? 不是每个老中都会舍得花时间去做。10万中有一百就谢天谢地了。不过,我在下面的文中也提供了给WSJ 写信的链接。

起来,不愿做东亚病夫的人们!

3. 这是美国,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不同意见的自由。所以,绝对不强求每个美国华人都同意我的观点。不过,二天多就得到10万多美国华人支持,还是满欣慰的。

4. 再去看看作者Mead Twitter 留言部(https://twitter.com/wrmead/status/1224483408807546882?s=19),成千上万个美国各族人民的留言中,几乎没有一个为他辩解的,全部是在批斗他哈哈。

不过,在我自己的博客留言部中,却充斥着美国华人为华尔街日报的辩解与洗地,以及对我的囗诛笔伐。节选几个美国华人的留言,让大家见识一下它们的嘴脸...



这些美国华人的觉悟,与在Mead 文后留言的美国各族人民相比,是不是低了点儿?郑重告诉这些自私自利生怕得罪白人以二等公民自居的美国华人

虽然我很鄙视你们,一旦你们头上被种族主义者拉了屎,我还会捏着鼻子去替你们清理干净。

备注:

Swan与燕子,是美国华人反对AA 逆向歧视的领军人物,是爪哥非常尊重与敬仰的华人领袖。这是这两位德高望重的女士的看法:

Swan:”我倒不是批评标题 racist,虽然这也是一方面。我是觉得这种语言用来形容经济问题,怎么着也就只是钱的事儿,多赚点少赚点,还有翻盘的希望。但用来形容很多病人,家庭正在挣扎的人命关天的事儿,没有表达出任何起码的人性关注,装样一下都没有,而是纯粹就是你们正在死人,那你们的financial market对我们就很危险,比你们的野生动物市场还危险。别人的生命危险对你来说构成了赚钱的危险,太不方便了? 这是很缺乏基本人性,极端自私自利的话,他真好意思说出来。这真的就是吃人的 hannibal之流的思维,对于人的生死存亡缺乏基本的 empathy 。他要是以前用这个 phrase来纯粹谈中国的经济,我也就懒得有意见了。单纯看一个语句是否出现过是一方面,但是语境,在什么样的 context 出现也很重要,甚至更重要。这个其实也不是作者或者其他人可以告诉你是否 offensive的,还是看自己的感受。不需要让别人找些借口 write off 你的感受。”

燕子:On Twitter if you search Mead WSJ 还有更多批评声。玻璃心这个,每次什么事儿出来,那些有行动的总会被自认理智、博学的叫作玻璃心,在杀光中国人、挺梁、哈佛申诉等等事件中,领头的、发声的都被叫过玻璃心。虽不能各事儿都相同观点,只是说别人玻璃心时恐怕忘了自己也曾被如此称呼[Sticker]。比如这次给WSJ写信、与编辑沟通的有一些教授们(因为很多都把WSJ推荐给学生),我想张教授吴教授不会轻易误解几个词的来源的。所以那些引经据典分析最早出处的,并且说类似词语也用在欧洲国家经济分析上的,那是以为这些尤其商学院教授们不读经济文章吗[偷笑]?只涉及经济和把疫情纠缠起来的笔法加上标题,背后的意思值得分析。也不排除一些保守派华人迁就WSJ这样的保守派媒体。我也常转发Jason Riley and Bill McGurn等等的文章,但不能所有都迁就。真正的政治正确也不应该是哪个党派独有的。

公开向左中右华人维权组织喊话,请为美国华人出头!

起来,不愿做东亚病夫的人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8)
评论
tutu64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爪四哥' 的评论 : 啦圾?耿爽还是你?今天中共吊销报社三名记者 给你报仇了!
与你政见不同就是一团散沙 就是下跪?别在这儿装了 一付共党洗脑去不掉的脑残 还在这儿充美华人
逗死个人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紧跟着学' 的评论 : 跟着紧跟着学学习啦 :-)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铱' 的评论 : 所以我用脚投票,来到美国,一个可以不用做二等公民的国家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jasn' 的评论 : 同意!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ily' 的评论 : 握爪!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梦遥2016' 的评论 : 请仔细读我文中引用的张教授和美国律师的comment,应该是对您的问题的最好的解释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但爪四的振臂一呼,作为华人我还是支持的。对华人侮辱的专栏作者,我们必须谴责。。
紧跟着学 回复 悄悄话 这个事件只能谴责写这篇文章的专栏作者,不能谴责WJS。我就在美国报社工作,和中国报社不同的是,中国的报社都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老百姓能不能在报社上写不同的观点,是要经过报社审核的。美国的报社是私人拥有的,专栏版给左中右派在报纸上发表自己的意见,不代表报社的观点。自从Trump上台,我们的偏左和偏右的专栏作者出现极端化,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现象,也造成很多读者对报社不满而停订报纸。即使这样,我们还是保持给专栏作者版面。这也是为啥WJS不会道歉的原因,报社只是一个平台给持不同意见的人发声。报社对专栏作者的审核是最低标准,只要没有恐吓和恐怖的言论。当然我们华人对这样的专栏文章必须抗议,结果是WJS以后不会用这个专栏作者而已。但让WJS道歉是不合理的,因为不是WJS记者写的文章,不代表WJS的意见。
回复 悄悄话 在中国你不是赵家人才是二等公民
cjasn 回复 悄悄话 爪四哥 发表评论于 2020-02-10 20:00:40
回复 '汗滴米高' 的评论 : 美国华人的现实是:一盘散沙,互相拆台


-------------------------------------------------
因为某些华人为了一点福利的蝇头小利,全然不顾整体华人的利益,不惜做出砸烂整体华人的勾当。
ily 回复 悄悄话 +100

>>>>>>>
yamyam 发表评论于 2020-02-10 18:12:29
四哥做的好,继续支持。十万个签名,好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ick_man_of_Europe (sick man of Europe)

梦遥2016 回复 悄悄话 乔叟((Chaucer)的文字奠定英文基础,沙士比亚让全世界接受英文,牛津编绎字典让文字正规化。什么时候我们能不再有四处堵枪眼的行动,从自怨自艾中走出。新一代新手法。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ugustsun' 的评论 : 民主政治的玩法是会叫的鸟有食吃,软柿子总被人先捏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myam' 的评论 : 谢谢瓜瓜的一贯支持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汗滴米高' 的评论 : 美国华人的现实是:一盘散沙,互相拆台
augustsun 回复 悄悄话 “Weak People Revenge, Strong People Forgive, Intelligent People Ignore”
每个人的肚量不一样,受了气请个愿也无妨。
yamyam 回复 悄悄话 四哥做的好,继续支持。十万个签名,好
汗滴米高 回复 悄悄话 华人在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主要我们在政治上要团结。我们区的州议员,一次在私人早餐会跟我们说: we (state level assembly) are all thieves, but I will steal for you. 我们需要选华人出来,党派不重要。给我们的后代树立榜样。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tutu64' 的评论 : 为你这种垃圾维权,我每次必须洗四次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tutu64 回复 悄悄话 和中国外交部耿爽一个步调,点儿踩的准。为了海外华人? 别逗了。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j2009' 的评论 : 这是自嘲吗 :-)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爪哥拿华姐与爽哥开涮的段子写了一箩筐,难得看爽哥顺眼一次哈哈 :-)
bj2009 回复 悄悄话 疯了,但也不要乱咬人
cng 回复 悄悄话 刚看到天朝外交部耿爽也严正抗议了,你俩这内外夹击,我看WSJ这是药丸。


 2月10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有记者提问,上周,发言人就
《华尔街日报》发表的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的文章做出回应。请问中方是否
就此与《华尔街日报》进行沟通?

  耿爽表示,上周我的同事已就此阐明了中方的严正立场。我们已向《华尔街日报》
社提出严正交涉。《华尔街日报》刊登的这篇文章诋毁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抗击疫情的
努力,报社编辑还为该文章加上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耸人听闻的标题,既违背客观事实
又违反职业道德,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引起广大中国民众的愤慨和谴责。中方要求
《华尔街日报》认识到错误的严重性,公开正式道歉,并查处相关责任人。但迄今《华
尔街日报》仍在敷衍、搪塞。

  中方敦促《华尔街日报》正视中方关切,严肃回应中方的要求。中方保留对该报进
一步采取措施的权利。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rofessionalEngineer' 的评论 : 您仔细读读我的文章及请愿书,抗议的就是这个标题党。

美国华尔街日报为博眼球,在Mead专栏文章的标题中称中国东亞病夫。这种用华人过去与现在的苦难做噱头,为惨淡经营的报纸拉流量的作法,在美国报届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如果在中美角力的夹缝中求生存的美国华人不示显力量高调抗议,甘做缩头乌龟,美国其他报纸媒体必将柿子找软的捏,群起效仿。美国华人被称为黄祸,黄皮鬼的日子就不远了。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KMT88' 的评论 : 病得不轻,还在这里网游,赶紧上床休息!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ng' 的评论 : 我文中swan与燕子两位女士的comment,就是对你的argument的最好的回应
ProfessionalEngineer 回复 悄悄话 你如果读了那篇文章就会知道,它的内容没有问题。它的标题的确容易引起大陆背景的华裔敏感,因为历史上“东亚病夫”一说在中国很著名。不过,这一称谓在中国以外并不为人熟知。中国以外的人用“sick man of Asia”来形容中国,并无特殊历史内涵或者种族歧视意味。其实,目前的中国正是一个病态政府治下的病态国家。别人即使是骂它也没有骂错。被骂者不自知也不愿承认而已。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悠悠信步' 的评论 : 您肯定没有好好读文。因为我们抗议的就是这个标题党。与文章本身没有半毛关系
KMT88 回复 悄悄话 病得不轻。。。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asserby2016' 的评论 : 见我文中美国律师的comment:美国连高中生都知道东亚病夫的歧视含义,这个有华裔血统的主编绝对不应该不知道。

即使不知道,现在知道了,就应该公开出来道个歉,息事宁人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苏梅' 的评论 : 听了让我好感动。这几天被左右两边的人攻击。。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fonsony' 的评论 : 握爪!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tpepper' 的评论 : 嗯,还真是。。。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在水四方' 的评论 : 握爪!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天随人意' 的评论 : 东亚病夫不属于政治正确的范畴,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
爪四哥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少林商僧' 的评论 : 民主政治的玩法是:会叫的鸟有食吃,软柿子总是第一被人捏。
cng 回复 悄悄话 ARGUMENT
The Sick Man of Asia
Why we'll miss Japan when it's gone.


BY MICHAEL AUSLIN | APRIL 3, 2009, 12:00 AM

With a collapsing export sector dragging its economy into the steepest recession since World War II, and the country’s political system paralyzed by a power struggle between the ruling and opposition parties, Japan is in the midst of a potentially revolutionary transformation of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ystems that have held sway throughout its postwar history.
悠悠信步 回复 悄悄话 那篇文章的题目的确有问题,尤其是“特别”容易引起误解。但是,我好奇,在参加签名请愿的十多万人中,到底有多少是认真读过那篇文章的?作为华人群体,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反思,看看如何提高自身修养,学会批判性的独立思维,而不是围观看热闹,然后把吃剩的瓜皮随手扔下?
passerby2016 回复 悄悄话 I saw a similar petition last Friday. Is it the same one or different one?
passerby2016 回复 悄悄话 The WSJ editor called Prof Qi Zhang last Friday or before explained his mistake due to his ignorance. He said he has partially Chinese blood too and had a pleasant conversation with Prof Zhang.
苏梅 回复 悄悄话  爪四哥 has a sharp mind and a strong sense of correcting the wrong. I applauded you for what you had done.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支持爪四哥。
hotpepper 回复 悄悄话 Don't forget some Taiwan and HongKOng folks are using this opportunity to put gas on fire against Chinese in this country. 繁体字 is the their evidence...
在水四方 回复 悄悄话 原来是四哥发起的啊。已经签了。汇报一下
天随人意 回复 悄悄话 川爷最痛恨的就是政治正确
少林商僧 回复 悄悄话 战狼思维不太好。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