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四哥

爪哥原创,欢迎转载。男女老少,笑口常开。
个人资料
博文

蜀汉昭烈帝刘备三顾茅庐请出诸葛亮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周太祖宇文泰从茅房里请出堪比诸葛亮的苏绰的故事,却罕为人知。故事的发生是酱紫。。。每次宇文泰与群臣商议国政,问到尚书仆射周惠达的时候,老周都面红耳赤抓耳挠腮,然后每次都推脱说内急去上厕所。但是,但是,每次上完厕所回来,宇文泰再向老周提问,老周立马口若悬河,对答如流。久而久之,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22 05:22:55)

说起宇宙大将军,估计吃瓜群众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起这货。。。(别认错人,是左边这位。。。)不过,如果吃瓜群众认为金三胖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宇宙大将军,这个令人膛目结舌捧腹不已的名号是北韩的发明,那就大错特错了。因为早在1500多年前,南北朝的末期,宇宙大将军的名号已经闪亮登场。拥有这个头衔的,就是南北朝时期的名将侯景。正史上关于侯景,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如既往,惜字如金的儿子,对妈妈的生日祝福都是实实在在的。他打听到喝燕麦奶,对中老年人身体保健有益,于是就从wholefood网购了燕麦奶以及用燕麦做的冰激淋,邮寄回家,给妈妈庆生。。。 四嫂对四哥说:儿子真贴心。 一如既往,善解人意的闺女,对妈妈的生日祝福都是精神层面的。这是闺女的礼物,昨天特意为妈妈画的。。。 四嫂对四哥说:闺女真sw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1-07-19 19:53:17)

该是时候了!公开一下与众不同,极具个性,甚至受到自由女神青睐的爪包子的秘密吧(【笑坛之三俗】怎麽看,自由女神举的都是包子)
包子馅,其实没啥,不过就是韭菜猪肉鸡蛋鲜虾而已。 爪包子的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包子皮!!!!!!!!(为了强调,用八个叹号来。。。周八皮一下)
嗯,一个月内做了五批包子,爪哥压根儿就没发过一次面,而是用的这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文成公主入藏的故事,可谓家喻户晓...这是咱们汉人关于这段历史的记载,简明扼要:文成公主进藏是指唐朝贞观年间,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遣大相噶尔东赞(即禄东赞)为请婚使者,赴长安请婚。唐太宗将远支宗女封为文成公主,下嫁松赞干布,并诏令礼部尚书江夏王李道宗为主婚使,持节护送文成公主入蕃。松赞干布率群臣到河源附近的柏海(今青海玛多县境内)迎接文成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新泽西州的LibertyStatePark,与纽约曼哈顿隔河相望。曼哈顿的标志性建筑,一览无余。不过,20年前的九月十一日,在曼哈顿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恐怖袭击事件,纽约的twintowers,是这次恐袭的目标。。。后来在LibertyStatePark,建造了911纪念墙,墙上刻有911所有新泽西州殉难者的姓名。站在两面墙之间遥望曼哈顿,远远看到的,正是原来的twintowers的位置。现在twintowers楼去人逝,只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究竟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几千年来,吃饱了撑的又闲得蛋疼的人类为此争论不休。经过好奇害死猫的爪哥,在东西方文化的历史长河里面深挖猛刨,终于可以给这一千古难题盖棺定论了!结论就是:先有鸡,后有蛋!其实关于鸡与蛋的争论,西方人早在几千年前,就有了定论。“如果曾有一个最初的人,那他必定是无父无母而降生——这是违背自然的。蛋能孵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21-07-01 05:19:11)

国庆节要在爪家开爬梯,放烟火,可是deck上的灯不知神马原因,全都不亮了。大煞风景啊!于是乎,中学物理总是考满分的四嫂,指挥中学物理学得一塌糊涂,不不,应该是四塌糊涂的四哥,爬到deck下面去史海钩沉。为了防御deck下面遍布的蜘蛛网以及坚硬的碎石子,四哥我全副武装,严阵以待!
NND,当年修建deck的工人也不知咋想的,把狗洞,嗯,更文明的说法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寸光阴一寸金这句著名的俗语,出自唐朝诗人王贞白的“白鹿洞二首”: 读书不觉已春深, 一寸光阴一寸金。 不是道人来引笑, 周情孔思正追寻。 这句脍炙人口的俗语,并非隔壁老王的首创,而是可以追溯到几千年以前大禹治水的时代。 那时候洪水滔天,中华大地上以华夏族与东夷族为主的先祖们,只好重新爬到树上,或者移居到山坡栖息。大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1-06-27 06:29:05)

儿子五月底回城后,老板告诉他周末不用来公司,可以WFH,欧耶可是,他现在的寓所空间太小,放不下WFH的设备。于是乎儿子就当机立断,搬家,换大屋!而且说干就干,昨天乔迁新居。一个电话打过来,让老爸把他留在新州家里的WFH的设备运来扭腰曼哈顿新家。俺当然服从命令听指挥,昨天再进扭腰城!儿子的新居,在一个拥有一万多个单元的巨无霸rentalcomplex。新居比原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