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玉子

云游四方,一路风尘。云烟人生若白驹过隙。随心所欲地涂鸦乃人生之梦。静心赏音乐练瑜伽玩博客走世界,也是一种修炼。

申明:本博客所有博文皆为原创,本人保留著作权。禁止一切商业化转载及盗用行为。
正文

安徽游(2)呈坎古镇

(2019-04-09 12:21:08) 下一个

安徽游(2)呈坎古镇

快乐玉子


2018年10年13日晴
早餐后,老同学聚集一堂,叙旧茶话会。
岁月都去哪儿啦?在各位老同学的头衔里。咱班长詹夏来是安徽副省长,二班长赵和平是安徽省信访局副局长。
遥想当年108将风风火火,“可歌可泣”的情语笑话太多。七嘴八舌,你追我赶踊跃接力着话筒。
当年被叫做小孩“的万以学匆匆赶来,笑眯眯站在一旁给老哥老姐续茶加水。温和谦虚的小弟了不得,那年我回国途径铜陵承蒙他热情接待,人家是铜陵市副市长,一口一个大姐地叫,温暖得我不知如何感激是好。真心愿他为民做主青云直上。
午餐后,参观呈坎古村。
翟妹妹一再叮嘱,“古村三街九十九巷如迷宫一样, 进去容易出来难。大家一定要紧跟导游,千万别转丢了。”
二个年轻女导游各带一班人。小姑娘大概事先已知此番游客身份非同寻常,讲解得特别卖力。
“呈坎古名龙溪,始建于东汉。原属徽州府歙县,现归为黄山市徽州区。呈坎面山背水,地处青山翠竹之中。宋时已有‘呈坎双贤里、江南第一村’美誉。古村历史文化丰厚,迄今保存各朝代古建筑有150多处,保留下来的明代建筑居多,故有‘明代文化特色村’称号。唐朝时,呈坎村始祖罗天真兄弟俩举家由江西迁入歙县,被风景秀丽的古村迷住,在此安家落户。被誉为‘江南第一名祠’的罗东舒祠,其规模之宏伟建筑之精美,徽州祠堂名列榜首。“
说话间已到罗东舒祠堂门前。
尽管老同学们愿意低调,但头头脑脑常在电视露脸,老百姓看多了已耳熟能详。省长市长尤其是黄山的父母官大驾光临,村民和游人悄悄低语“大人物来了!”守祠人赶紧大门洞开。
“罗东舒祠始建于明朝嘉靖年间,祠堂按山东曲阜孔庙格局兴建。四进四院。中门上方悬挂的牌匾‘贞靖罗东舒先生祠’,刚劲有力的八个大字源自明代兵部尚书郭子璋题字。” 
导游边说边领大家进入祠堂里面。
导游手指门上方,“上面悬挂的《彝伦攸叙》横匾乃明代大书画家董其昌题书。其意为:罗家人恪守三纲五常礼仪辈份,遵循族规家法祭祀先祖训教后人。“
走进正厅正堂,迎面扑来书香人家肃穆高雅的气息。古时,大户人家笃信纲常德义的行为规范,知书达理仁义道德风尚自幼养成。文人志士“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很喜欢祠堂高敞的寝殿,名副其实的雕梁画栋。梁架的斗拱、梁头、和驼峰上,彩绘木雕刻绘得非常精湛细腻,房檐廊柱的砖雕和石雕尽显徽派建筑艺术精工细作之秀美。一刀一刻似乎都在诉说古人悠悠恬淡的田园情趣和缠绵不尽的诗画情怀。历经四五百年风雨,明朝时代的罗氏祠堂依然风韵迷人。
出了罗氏祠堂,便见村中八卦图图示。边走边听导游介绍。呈坎村是世界迄今发现和保存完好的最古老神秘的八卦村。无论建筑设计还是村落选址布局,无一不与《易经》阴阳平衡天人合一的八卦理念相吻合。若从高空观呈坎,溪水绕村迂回而行,活脱脱一幅八卦阴阳鱼图形。呈坎依山傍水秀美而神秘,难怪被人称为“中国风水第一村”。
徜徉于古村小巷狭窄的石板小道,目光在一座座古老庞大的徽式老屋游移。时间似乎穿越回遥远的明清时代。四水归堂的四合院,斑驳的白墙木门,高高的马头墙,无处不透出古人静心向善求美的高贵灵魂。
徽州建筑风格之一是漂亮的马头墙。古人聚族而居,建筑物集中且以木质结构为主。为防火,古人在住宅间山墙顶部砌筑一面高出屋面状似马头的高墙。白色的马头墙以黑砖瓦勾边,配以生动的雕刻,寓寄家人对远方游子的期待和思念。古村建筑物上的雕梁画栋自有一番讲究。
细看古村的水路设计,不由对古人智慧佩服不已。河水穿街走巷流经村庄,水路遍及屋里屋外。数百年的古老水道,当地人家至今仍用它泄雨和排水。
徽式祠堂宅院家家都有个大天井。天井取自风水布局之需。天井承载四合院封闭结构与外界自然的沟通与和谐。天井中的水缸则为聚水聚财的风水之需。
毫无疑问呈坎古人皆乃富贵的书香人家。物质富有却不沾丝毫浮夸无聊的俗气,呈坎古人活出了心灵静雅的极致。
情不自禁叹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如今被物欲挤压得已无处安放。无论“穷“和“达”,书香在“钱”字中沉沦。古人若能超越时空,必为今日文人之俗气羞哉悲哉。
七拐八绕来到荷花池旁广场的石坎旁。
导游自豪地解释道,“登黄山天下无山,游呈坎一生无坎”。
呈坎人相信神密的过坎文化。传说跨过这条坎,能保一生平平安安。
谁不渴望太太平平的日子。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为了一份美好的祝福,我和移居澳大利亚的老同学吴新民心怀虔诚跨过坎去。
大学一别,四十年才得以重逢。聊起当年考研时,夜晚熄灯后路灯下夜读的辛苦。读研,留洋,再读研……,跌跌爬爬,人生在无数沟坎里起起伏伏。
过了石坎,便迎来红红火火的“晒秋” 景色。我们真幸运,恰好赶上五谷丰登的秋日。收获时节呈坎人沿袭古时晒秋风俗。村里的大晒场,农人房前屋后的晒架,一片片一串串一摊摊,红辣椒、玉米、黄豆、南瓜,稻谷、荞麦……,五彩缤纷的果实装点农人丰收的喜庆。
担一担黄灿灿的谷子,咱们也沾点喜气!
多谢东明兄为我拍摄的美照。一见他就想起大学暑假时我们结伴游游的趣事。大家推东明兄管理财务。爬黄山时,王小平和我请求买点糖果零食,财务主管笑笑,“黄瓜便宜解渴。”记得我们一天里爬完天都峰莲花峰,天黑才摸上光明顶,就为蹭一顿免费晚餐和住宿。黄山呆了二天,又去玩杭州。多亏东明兄精打细算筹划周密,每人十五元钱游黄山杭州包吃喝住行,今天听起来简直就像天方夜谭了。
晚餐酒足饭饱后,老同学中几位书法高人沙林森,叶汝强,马忠,方雨瑞等聚集一堂,挥豪献宝。
度假村老板喜得横匾,笑逐颜开。
我和小殷等也得了墨宝,又是开开心心的一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