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country

I used to live in a room full of mirrors; all I could see was me. I take my spirit and I crash my mirrors, now the whole world i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正文

曾经的好友

(2020-03-01 19:53:04) 下一个

上高中时必须住校,高一新生报到刚找到我的床位,对面的女生就用普通话跟我们打招呼。她那温暖的微笑挂在她那带着眼镜圆圆胖胖留着短发的脸上,加上一口本地很少见的普通话,让我一下子喜欢上了她。问她是哪儿来的,她说父母上海人,大学毕业后支边在新疆,现在把她一个人送来这里上学,户口就落在离我外婆不远她姨那里,我母亲惊喜地发现她们还相互认识,立马邀请她将来有机会去我家玩,还夸她一个人搞定新生报到,让我向她学习。

我们真的成为最好的朋友,在我眼里她头脑灵敏,阅读广泛,而且口才极好,辩论时斗志昂扬,而我在她旁边,一般只有聆听的份。她能轻松主持全校的文艺晚会,编排小品,让我无比羡慕。傍晚夜自习前的自由活动时间,我喜欢出去散步,只要我叫她,她一定放下手边的事陪我。夜自习后有时我俩会偷偷地翻出校门,去外面买街边小吃。我们都喜欢阅读,经常推荐自己喜欢的书,有一种你争我夺的感觉。我们喜欢谈书里的人物,五花八门,但是有一次却让我吃惊不小,她说她将来最多活到70岁,那时70岁在我眼里还非常遥远,但是还是问她70岁以后怎么办?她毫不犹豫地说自断了结,我看着她,心里更崇拜她了。

高二分班,她毫无悬念地选择文科,竭力鼓励我也读文,还到我家试图说服我父母。但我本人更喜欢数理化,而对于死记硬背心有恐惧。这样我们的宿舍就分开了。

虽然在学校一起的时间少了,但是暑期在一起的时间大大增多。她会骑一个多小时的车来我家,然后我们就骑车去各个公园。鼋头渚是我们的最爱,我们从边门进去,就在太湖教她游泳,晒干衣服后再骑回家。我们两人还一起坐火车去南京,扬州,黄山玩。湖光山色,常常触发她的诗兴,我俩都喜欢宋词,就会你一句我一句接龙。我父母非常喜欢她,觉得她独立能干,是我的role model,考虑她父母不在身边,常常留她在家过夜。

高二暑假我有2周住校的为数学比赛准备的集训,她几乎天天傍晚骑车来看我,为我鼓气,说比赛后会给我一个惊喜。没有想到她说服她和我父母,带我去了新疆。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在我们最好的时光,和我最好的朋友。

高考后我们都去了各自理想的学校,她进了北京,而我去了上海。

六四时我们都热血澎湃,我被父亲从上海领回了家,而她没有回家。她,一个平时喜欢论经谈古的著名大学法律系学生,没有消息也没有信件,我开始担心,非常担心。

新学期开始后收到她的来信,告诉我一切平安,但是口气非常淡,没有以前的那种亲切感,渐渐地书信就越来越少,最终失去了联系。将近毕业时我母亲告诉我,据她阿姨所说,因为政治原因她差点没有毕业,北京也留不下了,最终工作定在我们这里的法院。

我母亲建议工作前请她到我家来玩,那时正好我父亲将去广州开会,就邀请她跟我一起去广州玩。

有一天傍晚我俩坐在豪华宾馆大厅等我父亲回来领我们出去吃饭,有两位衣冠楚楚的30多岁的香港男子坐在旁边,开始跟我们闲聊。谈着谈着,其中的一位用夹生的普通话说我们很漂亮很 innocent. 我当时就脸红了,感到轻浮有点不太高兴,慢慢地就凉了。而她却滔滔不绝,直到我父亲的出现。那两位说如果有兴趣去香港工作,欢迎跟他们联系,并塞给我一张名片。吃晚饭时我把它丢在饭店的厕所垃圾箱里。回到宾馆,她向我要名片,我说有什么用,丢了,她大发雷霆,说我断了她出国的机会。

从此我们各过各的日子,我母亲奇怪她怎么再也不来我家了。过了两年,听说她从法院辞职,开了她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生意兴隆。我结婚时她也没有来,让我失望很久,我先生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我说你不懂。我们出国前听说她刚生了孩子,我去看她,也许是初为人母的疲惫,已经看不到以前我熟悉的spirit.

前几年30周年,我没有参加,但是从同学那里听说,她现在是我们本地赫赫有名的大律师,为母校植了几百颗树。

她那带着眼镜的圆圆的笑脸,和她特有的辩论时激情昂扬的spirit, 从来没有在我眼里消失。而成为一名成功的律师,只是她的最低要求。

时代造就了我们这一代,是幸还有不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9)
评论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各位的留言!
fonsony 回复 悄悄话 旧梦不需记。
鸿鹄生而有翼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ackcountry' 的评论 : “也许就把我看成是她的对立阶级“,我上一条评论没有想到对立阶级,我只是想到,你的好友认为你不理解她,不理解她的挣扎,所有和你友尽。从你短短的描述,我就知道你的好友很为自己的处境受伤。

其实还是因为是同龄人,而且可能你家人也没有从小跟你探讨,要到国外去看世界,从而你没有想到还有出国这条路,也没有想到去香港是出国的一个很好的跳板,因此没有帮你好友抓住这个机会。

假设当时的你是后来出国后的你,你分分钟就想到给你好友牵桥搭线,让一切有利于你好友的人建立联络。这个不怪罪于你,只是怪罪于时代局限让你错失了这份友情。

因为这种友谊非常近,所有不能容忍对方不能理解自己。 可以宽容,但是友谊的性质已经改变了。很可能是她那份痛苦太痛苦了,没有人帮她分担,导致她不想继续友情。

博主,您要原谅自己。
暖冬cool夏 回复 悄悄话 在你最美好的时光曾经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去过新疆,这就足够了。我发现,朋友很少有真正一辈子的,除非一直在附近,否则离开了,大家的轨迹不同了,就是会渐行渐远的。问候Backcountry!
tiger1130 回复 悄悄话 令人伤感的故事!少年的好友由于生活的变故走散了,让人无限遗憾!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鸿鹄生而有翼' 的评论 : 您说得很对,她在大学里吃了不少苦头。我写得比较隐晦,因为不想太涉及政治。她父母响应政府号召大学毕业支边,她被剥夺了少时好的成长条件,后来不得不加倍努力,考到我们学校,被迫一个人生活。大学期间由于六四事件,几乎开除,我想精神上长期压抑,想摆脱出国当时又由于专业和个人历史的限制无能为力,也许就把我看成是她的对立阶级。我想成为一个成功律师是她的最低要求,她原来的理想和梦想都因为政治原因而破灭。
年轻时不理解,我想宽容是最大的美德,不管是理解的一方还是不被理解的一方。
祝好!
Backcountr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 您好,谢谢来访!
鸿鹄生而有翼 回复 悄悄话 看了这段不能继续的友情让人无限地遗憾。

你的好友一定在毕业分配前后吃了不少苦头,而这一部分是你当时不能理解的,不能宽慰的。你只是她的同龄人,当时也还没有足够的人生经历,不知道如果帮她从绝望中寻找一丝希望。

我没有经历过你们的时代。但是,也经历过走得很近又分道扬镳的关系。我是不被理解的一方。

还好,你们都各自精彩。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道不同,不相与谋。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