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翩翩叶子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曬曬親情

(2020-04-20 06:38:50) 下一个

 

雖說已是初春,枝頭己冒出了新芽,但今天,天氣陰霾籠罩,讓人心中頓生一片寒意,想起了遠在萬里的上海。去年的此時此刻正是我揮別家人的時候。

 

去年,我回加的當天中午,媽媽說,想去樓下不遠處買個振鼎雞,現在小紹興三黄雞落鄉了。家人都喜歡吃,媽媽想當然認為我也會。她說,"你們加拿大吃不到的,/"。為了與媽再多呆一會,我就陪媽一起去。路上,媽媽緊緊地拉住我的手,過馬路時還東看看,西望望緊張地告誡我:"小心點,這里車子很多的。"儼然當我是三歲的小孩子。我篤定的很,挽著媽媽的手,媽媽卻失神了,回家的路上,媽媽找不到鑰匙了,翻口袋,翻包,終于摸到了它,沒走幾步,一下子又想起什麼,"雞呢?我買的雞呢?我又轉頭跟著媽找,騎著毛驢找毛驢,放雞的塑膠袋正挎在老媽的另一邊的手臂上,我馬上要遠離高飛了,媽媽的心思也不在了,一驚一咋,把人也要嚇煞了。

 

在媽媽的眼里,我這個離家多年的女兒已經慢慢變得遲鈍了,不領市面,不再能適應大城市緊湊而又環境多變的生活了。每次一出門,媽媽就不忘敲木魚,關照好,包要背好,一定要放在前面的,外面小偷小摸蠻多的。

 

前幾年有一次,與媽逛街,經過超市。媽媽擔醒家里需要買瓶醬油,那我一個人進去拿吧,我讓媽在門外等我,等我買好出來找她,她已不見蹤影,不可能我媽扔了我一個人先走,大白天的,媽也不會亂走的吧,漫長的五分鐘,女兒找媽泪花流,我真有點急了。又過一會才看到媽媽從超市門口氣喘吁吁地出來。還沒等我問她,媽媽就問我,我是否看到我后面跟著有二????XJ 人,二邊還挎著二把刀,朝著我走的方向走。哪有什麼XJ人啊,既使人家挎刀也是政府尊重和允許的一種習俗吧,可把我媽嚇得夠嗆,不怪她,有一段時間,剛改革開放,各色人物齊湧上海滩,魚龍混雜,治安很亂。人嚇人真是要嚇死人的。

 

其實我覺得與我剛出國9〇年代末期想比,上海現在治安環境好得不得了,我很贊同公共場所到之處到處安放錄像頭。現在不務正業而想發財的人人眼界高了,他們一且需要不義之財,小偷小摸繩頭小利他們是是瞧不上的,要來就來大的,騙,大有大騙,小有小騙,蟹有蟹路,蝦有蝦路,各有門路,各自為生。上海灘永遠都會是各路英雄狗雄施展天地的地方。

 

我爸媽在這種以前扎著綁腿,穿著土布扛著土槍后來當家作主住進上海大洋房的那些不拿群眾一眾一線的的干部眼里就是個破落戶。但爸爸媽媽的勤勞,齊心協力,給我們營造了一個能避風雨的溫暖的小家。

 

我們的家,小時候我出生成長的家,沒有落地鋼窗,但有好幾件红木家具,還有那老洋房一樣有的實木地板,隔不了幾年,不太做家務的老爸,油漆地板可是他最樂意做的事,今天漆一部分主層與樓梯,過几天干了,再漆另外一部分。我們就施展我們跨越跳級的本領走樓梯,哪個馬大哈抖五抖六,那么他的腳丫子就要被印上紅色的鉻印,油漆沾在腳上可不大容易洗干淨。油漆完了,地板打蜡也是少不了一層工序,但有一天,回滬,看到家里的實木地板被鋪上了一層新式的復合地板,最近,家里這老房子要被拆,我不敢想像推土機鏟平我家老房子的那亇情景,不要讓我哭。

 

小時候,覺得那時候的弄堂大大的,我們可以在中間跳橡皮筋,也可以造房子。什麼時候開始了,媽媽不許我們到外面去玩,媽媽什麼都不要我們干,就要我們做功課,就是到了暑假,也不讓我們經常放風,媽媽派的監工我哥哥,一看到我與妹妹溜出去,就把我們叫回家,然後我倆就在旁邊看著他玩世界大戰,一張平時吃飯的紅木桌上,擺滿了他的軍棋,及大人用過的電池與各種模擬大炮,一????人從桌子二邊移動著代表士民的軍棋走來走去,二軍交戰。戰爭讓女人走開,所以我與妹妹只許看不許玩。我們那時總聽到窗外有人叫"棕棚修伐?銅棚修伐?我們就期望著買棒杯的老伯伯快點來。"棒冰吃伐?赤豆棒冰。"那個不帶妹妹們一起辦家家打仗的小孩,以后成了工作上事業有成,家庭中負有責任心的我們家里人的驕傲。

 

 

去年回家,我們一家人去郊遊,妹妹拎了一馬甲土特產。

 

 

妹妹,我的嬌嬌滴滴,弱弱小小的妹妹,還是一如繼往善良,美麗,有擔當。哥哥在外地工作,我這個姐姐在父母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有時身不由己,不能盡孝。妹妹承擔了大部分照顧的責任。她就是我家的天使。

 

我家男性喝酒抽煙的比例還是很高的,我爸大煙大酒,哥哥也繼續了這一传統,他們工作需要好像要戒也是困難重重的,我公公與先生也是到了加拿大才完全戒掉煙瘾。老爸夏天喝啤酒,冬天喝黃酒。提過幾次要幫爸買酒喝,媽媽總說,你爸爸不缺酒,酒一喝光,你哥哥就會送來,聽媽這麼一說,我就更應該去買酒孝敬老爸了。

 

去年,我回家家庭聚會,哥哥拍的老爸喝酒的照片。聽说很多大事都是在酒桌上搞定的。我從小就同意。小學時,我的成績名列前茅,讀書就是玩玩耍耍不費吹灰之力。但初中.高中,不是我太.笨,而是我的同學太聰明,有時考試豁邊了,平常都叫媽媽鑒字的學生聯系手冊就在酒桌上乘媽媽不在讓老爸鑒了,老爸還是蠻爽氣的,只要品行好,其它都是小事一桩。

 

 

我去煙草公司門市部買酒,聽媽媽說,只有在這里才買不到假酒假煙。一辈子沒有在中國單獨買過酒,也不知道什麼黃酒最好,我想著要像女中豪杰一樣大声一喝:拿酒來。我爸喝,但我開口就是一句外行話,師傅,"幫我拿瓶最貴的酒",營業員肯定搞不請我是啥路子,上海話倒是蠻正宗的,可是總覺我啥地方有點怪,"白酒還是黃酒?"我眼睛一掃,"石庫門",有點眼熟,家里好像看到過,然後我就說""石庫門吧,""哪一種石庫門"上海人就是花頭經透,一看還真有二種,一種是瓶紙鑲黑邊的,一種是鑲紅邊的,我倒沒注意家里的是紅的還是黑的,我不加思索地說,貴的一種吧。錢總不會跑錯地方,然後,我就捧著4瓶黃酒回家獻寶了,老爸喝了一高興,敞開話閘子對我說起了幾十年前的事了,然後覺得我聽得這麼仔細,這麼專心,飯畢馬上拿出他的二????奧米伽手表讓我選,一個是上了年紀的18K金表,我上次婉轉地表達了我喜歡的願望,老爸好像沒有get it.一個是看上去很新,老爸說剛買不久。我腦子struggling 著,挑了一個老的,不知道我識不識貨,我可不想再做一次洋盤。

 

記得那年我剛上班,爸爸出差回來,買了二個菲翠戒指給我與妹妹,讓我先挑,我當然要選亇好看的,選了個彈眼落金,淺綠的寶石面積較大的那一個。然後那個綠豆一樣小小的顏色暗暗的妹妹拿了,多年以後,才知道她的比我貴,不過,一個冬天,我脫下手套,菲翠不見了。

 

去年回到加拿大,爸爸的老表我上班戴了幾次我的同事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中有西,也有黑有白,就是沒有一個人注意到我戴了個至少七老八十的老表。也許有人背后說,這都是什麼時代了,還戴這種老掉牙的表,可是只有我自己曉得,這是我老爸給我的,意義你們不知道的。

 

波波要看我的手表,上海老鄉,一句闲話,為這個表寫了這篇博客,我想爸媽了,想家里人了。

 

這????手表比上海牌手表薄三分之一,是我見到的最薄的手表。表面有點磨損了,我想去換,老爸說千萬不要,但回加之前,我嫌原來的表帶不好看,而且太大,不合我的手腕,我沒讓老爸知道,偷偷換了根牛皮表。

 

原來的表帶换下后.被我亂放八放,一次搬東西時候,竟然在地上找到它。我真要改掉不惜物的毛病。

 

 

先生只曉得幫我拍照,他根本就沒注意到我衣衫不整,算了。反正我們這里也沒啥講究,我上班都穿深色衣服,不出格的。但在家現在都是粉紅系列的,換一種心情,換一種情緒。

 

 

表是老表,但走得很准,我24小時上一次發條,誤差不会超过:一分鐘,不會影響我上班遲到。不過我不大帶,手表在陽光下真是金光閃閃。不是同一天拍的,第一張是去年夏天时候。第二張昨天拍的。不同季節的陽光拍出的色彩很不同。用同一個手機。

 

 

我全付武裝,手套,口罩,外出透透氣。很久沒有健身,12點开始,走了一個多小時,

 

 

 

暫時不用上班,不用卷發,我咔嚓一刀不用麻煩任何人給自己的頭髮剪短了。哀莫大於心死,心死莫大于素顏。困難時期快點走吧,我要穿回我的高跟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5)
评论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雨女' 的评论 : 雨女好!谢谢雨女夸奖,我记性也不好,丢三落四。今年,去年,我丢了好几个宝贝。不说了。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心雨烟尘' 的评论 : 阿姐,侬比我懂事多了。不过我爸妈没有对表。我爸买给我妈的是便宜些的"英纳格"表,我记事时,她就带此表,因为经常听他们说起"英纳歌,英纳歌",这个表不知我妈还保存吧,应该没有了。

阿姐,最近还是很忙吧。我们在上海的那段相聚想起还是很美好,真希望我们再次能一起逛马给。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是啊,晓青姐,父母用过的东西,对我们海外游子来说,份量特别重,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荔枝100' 的评论 : 荔枝好,我写的故事,荔枝肯定很熟悉的,我们是一个家乡出来的。
雨女 回复 悄悄话 温情满满。我记得你们一家都是高颜值的。老母亲看上去很不错啊。我现在也开始忘东忘西的。所以,就训练自己出门前开始数:钥匙,手机,钱包。。。这几样有了基本没大问题了。
心雨烟尘 回复 悄悄话 叶子阿妹上海乡情写得活龙活显,读来满满的都是感动!真是太巧了,我考上大学时,父亲把家里的欧米伽对表,自己的一款男式表赠予我,跟阿妹图片中的一模一样。我的手腕特细,表面很大,很不相称却像宝一样天天戴着,直到我结婚的那天,我把手表还给老爸。老爸老泪纵横,给侬的侬就一直拿着吧。我却想这是一款对表啊,我拿了,我妈的那表不就孤单了,最后我还是没带走。

谢谢阿妹温馨的回忆!好好在家休息、调整,有一天我们会在上海再去逛马路。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这表可不过时。我老公有一块,他爸爸给的。有纪念意义!
荔枝100 回复 悄悄话 最爱看叶子带着上海腔的文章!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菲兒,我這篇是昨天新寫的,累死我了,這星期我已貼了3篇,真佩服你們每日一貼,有才,我要休息一會了。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無法弄好,我爸前二年也給我一塊浪琴表,全新沒戴過,后來知道,這表是十多年前,我哥出差香港給他買的,他轉送給我。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蓝天白云915LQB' 的评论 :藍天姐,這表真的超薄,我更喜歡背面,金燦燦,滑溜溜的,

問好藍天姐,保重。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波波,大媽的心中都駐有一顆少女心,俺想做????中年少女大媽。,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波城冬日' 的评论 : +1红像读过这篇,太喜欢了,谢谢侬,叶子!:)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我也买过一块金表,20多年前送我姐的生日礼物,在燕莎买的,啥牌子的都忘了,是当时的牌子,浪琴?早忘了。
蓝天白云915LQB 回复 悄悄话 我妹妹也有一块这样的小金表,是我妈妈年轻时候的追求者,后来到台湾去,开放后回大陆,送我妈妈的,很薄。
波城冬日 回复 悄悄话 少女感爆棚的叶子带块积聚无价亲情和岁月故事的金表,气场侧漏!谢谢晒表!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叶子 2020-04-20 11:16:44

回复 'julie66' 的评论 : 儂笑煞我了,難道是我耳朵打八折,聽錯了。

銅梆,藤梆,反正,聽起來,差不多。很小小的時候,看見有人身上挑了點東西,從弄堂裡走過,也不曉得他們要修的東西是什麼?應該是床吧。還有穿門走巷賣黃泥螺的,這时候,老爸若在家,就要迅速地把他抓牢,這种生意人走路很快的,個個都像飛毛腿,叫賣声剛剛回蕩在空中,居民從樓上急促跑出門外去應他,他早就轉彎看不見人影子了。有時,大人還會叫自己屋里的小句頭去追伊,小句頭反正也沒有事體,撒開二條腿就出去追伊,追啊,跑啊,老鬧猛的。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寻欢留香' 的评论 : 有沒有孔融這個人,我不知道,有沒有孔融讓犁這回事,我想一定有,還真的有了。在別人家里,在我的家里,挑戎指這桩事,我爸給我的測試,我 failed了。但正因為我妹的表現,以後,在某些方面,我做的比孔融更好。我相信,人之初,性本惡(糊塗),我也相信,人之初,性本善。

謝謝您的閱讀。
julie66 回复 悄悄话 我小辰光听到好像是“棕梆修伐,藤梆修伐”,哈哈!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小溪姐姐' 的评论 : 小溪姐姐好!以前覺得自己是個硬心腸的人,現在一想起過去上海生活的點點滴滴,有的此生再也不能見,只存在記憶里了。真的想哭了!
翩翩叶子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圆猫小盗' 的评论 : 喵嗚,喵嗚,小盜好,你喜歡,吾開心。
寻欢留香 回复 悄悄话 看来孔融让梨的事也许是编造的。人性。
小溪姐姐 回复 悄悄话 读了美丽叶子妹妹写的格篇吴侬软语,迷道老赞的亲情篇,感动!
从心里流出的真情文字,老道精彩的文笔,读后眼泪水勿要嗒嗒滴哇!也想起作小宁,乐拉上海的老辰光!
圆猫小盗 回复 悄悄话 文章好看,叶子更好看!
圆猫小盗 回复 悄悄话 沙发!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