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人家,平凡人家.

写写自己所经历的,所见的,所闻的 ,所想的...
个人资料
山里人家168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无性婚姻,为了身份嫁给了白老头--美低端生活(十)

(2022-09-15 06:45:11) 下一个

在老人院照顾老人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不得不提从上海来的助理护士安娜。

安娜是我在老人院照顾莫老太和植物人殷老先生时认识的助理护士,安娜来自上海,相貌端正,皮肤白皙,是上海弄堂长大的,年纪轻轻因丈夫病故就守了寡, 独自抚养唯一的女儿。不知道以什么身份来的美,反正每人都有一个长长的故事。来美后起初到处做住家保姆。为了解决身份问题,经人介绍认识并嫁给当时比安娜大30岁的,已经70岁无儿无女的白人老头J。

J住在华人区,此华人区以前为白人为主,随著华人(那时主要为台湾香港来的)的不断迁入,白人逐渐迁出,最后此城成了华人比例超过一半多的城市。 华人在这个城市不懂英语完全可以生存。

J原来有个同居了二十几年的女友,J生了前列腺癌之后,女友便离开了他,安娜认识他时,J巳是疾病缠身,但生活能自理,也可以近处旅游玩玩。

安娜嫁给J以后,也过了段舒心的日子,J也遵守承诺把安娜的念中学的女儿从国内接了来,女儿16岁考到驾照后,她继父还给买了保额挺高的汽车保险,说年轻人开车出事率高,赔偿不够会失去房子等。

安娜为了将来更好地照顾J, 去学助理护士,干了一年后,因为安娜有点文艺细胞,便接替离职专们组织老人娱乐的护士助手位子,负责给还能动动,脑子不那么糊涂的老人娱乐活动,玩玩Bingo, 唱唱歌等。午饭时间老人围着一张很大的长方桌子排排坐,吃果果, 安娜在旁照顾一下,比起帮病人翻身、清洁的护士助理要轻松多了。而且上的是早班,下午两点就可以回家,不影响她照顾J。

 

J病重时也住在安娜所工作的老人院,以方便安娜照顾,病房就在殷老先生隔壁。在生命的最后阶段,J进医院,出院,重进老人院, 反反复复,几经N次, J终于走完了一生。给安娜留下了一笔不多的钱财及一栋房子,这栋房子虽说已经付清,但因为是J和他前女友共同购买的,J在世时一直在支付另一半给他的前女友,J去世后还剩不多,安娜付清了余额,那时一栋带泳池的房子约二十万。现至少一百多 万刀。

J去世时,安娜只有46岁,有个在华人社团非常活跃60来岁的,经济实力不错的华人W疯狂地追求安娜,经常来老人院,安娜不为所动,私下与我说她有性冷淡,与J的婚姻是无性婚姻,互取所需,抱团取暖。所以她明确拒绝了W的示爱。

安娜的无性婚姻倒不如说是契约婚姻,从没结过婚的J给安娜婚姻,给了安娜一个家,解决了安娜的身份,安娜尽心尽力照顾J直至他生命的终点。

安娜是个实在的人,不是一般人所说的上海小市民。后来老人院新来了一位中风后遗症,坐轮椅的68岁的无儿无女的白老头M,安娜把他介绍给了她的一个朋友L, L五十多岁,打扮时尚,胸口领子开得很低,当时出来的国人似乎都还没有这么开放的打扮,从此以后L每天都来老人院,听从台湾来的中班护士江说,老头有一幢付清贷款的大房子,每月有三千多刀的退休金,很不错,那时老人院工作的注册护士薪水才三万多。在医院工作的注册护士会高些。

在回廊中走一圈时,经常看到L紧紧地抱住哭泣中的M,无儿无女的M,看上去像是知识阶层退休的M忽遭疾病,变成坐轮椅的患者,像是患了忧郁症,L为了安慰他才拥抱他,但似乎用力有点过猛。殷奶奶说过好几次“安娜怎么搞的,介绍这么个人,真丢人。”几个台湾来的护士及助理护士都颇有微词。

后来我换了工作,后来去着望殷奶奶,奶奶告诉我说,我走后不久,因为那件事所造成的坏影响,老人院以另外的理由把安娜给解雇了。安娜没想到好心给自己招来了麻烦。

安娜就住在一家华市超市后面旁边的一条小街上,一次周末去华人超市买菜,顺便走过去拜访了安娜,安娜离开老人院后,找到另一家老人院的助理护士工作,是给老人洗澡淸洁的那种,还把70多岁的母亲,慈眉善目的一老太接到了美国。老太来美很开心,经常与同龄老太一块出去游玩,华人区有专门组织老人游玩的大巴。后来安娜因为双手对所有的清洁剂过敏不能干了,申请了永久残疾金,那时刚拿到没几月,基本上与上班一样的收入,很开心。女儿也早就工作了,安娜对现状非常满足,非常感恩,她伸出满是脱皮的双手,没想到因此还可申请残疾金,让她生活无忧。她母亲也说安娜总算苦尽甘来了。

一般华人都不干助理护士的工作,安娜在时,招过一个国内来约50岁的助理护士,结果干了一星期就辞工了,与我说干下去她会得抑郁症、会少活10年的。自从安娜走后很多年,都没有华人助理护士,好在几个注册护士都是从台湾来的,华人老人需要翻译时,她们都可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