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的遗传缺陷

(2021-02-22 10:26:17) 下一个

今年春节十分特殊,进出两难,行动不便。干休所给孤独的老妈送上热情的问候和节日礼物。老妈说她立即写了一封表扬信。特别与时俱进,附带情商高涨。

我听闻,视频中,笑老妈道:“您不是最擅长的是写投诉信吗?!” 不管写议论文还是书信文吧,愿意写点啥,我算是传承了。

老妈没接我下茬,依旧陶醉中: “我打小作文就好。中学只有几个考上的,我就是最高分考上医学院。“

老妈上的是护理专业,久经考验的总护士长。结婚后到北京后,被挑选学习麻醉技术,又成功转型到高级麻醉师。我感觉老妈是非常聪明的。老了老了,与几个阿姨在院里夜灯下,打牌,每每都是带着胜利的笑容而归。爱打牌,我是毫不犹豫地继承了。当年住在华人聚集区,哪家三缺一,保准是叫我。我绝对不辱使命,风尘仆仆,驱车应战。 但也许是没有继承老妈会算牌的绝技,多数败下阵来。直到奋战半夜时分,依旧不懈地寻找翻盘的机会。

老妈聪明的,只是一到考试,就头晕脑胀,甚至被救护车解救,直驱医院的程度。我是直接继承了。

临阵乱行总呈现在我的生活中:小时候,需要我这个中队长发言,背诵得皱巴巴的演讲稿,一登台,就像开机关枪似的,十分紧张。重大考试,平时学习高分的我,脑袋一片空白,这时候,天空异响,瓢泼大雨,发挥异常。考试完了,冥思苦想,折磨自己狠极了,我依旧记不起我是否写了我的名字。

老妈不善于女红,北屋一直有台缝纫机。我一直怀疑那就是一个如自行车一样的,结婚道具。或者如网红标价60美金的痰盂一样,家庭标配。没听见老妈蹬得哗哗响,没看到啥漂亮纺织作品呈现。

我发小,有她妈缝制的花裙子,制作的蝴蝶结。我似乎穿肥大的军绿比较多,如院里大多数孩子一样。

这样,可以想象,我在美术课,把好端端的宫灯做成一个脏乎乎的“扶“不起来的黏糊。可以想象在女孩子都会给男朋友钩个”革命者“的围脖,配”诗刊“的年代,我勇于挑战自己,绝不在舒服圈呆着,织了难度更高的背心。不知怎么了,越织越小,连娇小的我(当年),都挤不进去。

老妈不太相信人,经常挑战权威。 那年,随弟弟一家在巴黎居住。某风和日丽的秋日,弟弟报告:老妈PK法国医生,结果完胜。下次PK时间是半个月之后。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老妈总觉得自己有病,去到医生那里,法国老医生坚持:没啥病,就是老年常见病。医生不忙的光景,会微笑地聆听老妈,类似葛优在《非诚勿扰》对神父,鸡同鸭讲似的, 幽默的北京话。

 

 

苦恼的法国医生

 

不用弟弟翻译,反正知道北京老妈在控诉“痛苦”的病情。那次法国医生真的困惑了,难道真有仪器检测不出的病情?!老妈越来越起劲,神吹海哨。医生陷入深深的沉思。赶紧优先预约老妈下次名医会诊。

老妈完胜了,收起苦兮兮的表情,哼着小曲,健步如飞走出诊所。弟弟都赶不上。

快乐的老妈

 

这点,我继承了。很多新闻,心灵鸡汤,我灵机一动,会甄别真假。比如上次,网上热议的女子报恩养父的文章。没有作者,没有图片。上知乎一搜,说是“文章不是真的”。 我知道这样不太好,简简单单,哭点低点,容易满足。

对了,还有一点,特别爱聊。天南海北的人她都打听,并积极追踪,有时“哪壶不开提哪壶”。还据弟弟透露, 弟弟那些大学同学,如果聚会在弟弟家,如果没有好消息向阿姨汇报,都不好意思敲家门或者如坐针毡。

“找到工作了吗?”

“生小孩了吗? ”

那个早年没打算生孩子的夫妇,在老妈循循善诱下,一下子生了三个秃小子。家里地上都是玩具,弟弟去他家,进餐厅的路漫长,一路要清除玩具路障(男主人随手把玩具往角落里丢)。

我是后天落下八卦这毛病的。到了国外,无聊冗长的开车途中,手痒痒,总要拨一通电话。直到收到罚款才罢休。

 

总而言之(罗里罗嗦)吧,我继承了很多老妈优良品质。包括美貌(年轻时代)和乐观(心宽体胖)。不想改变了,且行且珍惜。

老妈,挺想您的!

微笑

 

照片皆是原创。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小小涟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美眉鼓励!
小小涟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除了救护车有点夸张,老妈说写得挺好的。 LOL 谢谢鼓励!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晓青' 的评论 : +1哈哈哈:)
晓青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幽默。
小小涟漪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格利' 的评论 :谢谢鼓励!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原创好,不论写什么,只要是原创就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