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东南的博客

记性不好,写得很慢,所忆所思,存下一点点
个人资料
正文

从网上搜到一张拍摄于五十多年前的老照片,怀念四姑。

(2016-04-24 15:04:49) 下一个

      这是我从网上找到的一张照片,说是某年农历大年三十,西北地区某省广播电台编辑部会餐后的集体合影照片,我的四姑也在其中。

 
       四姑是父亲诸多堂弟妹中比较年轻的一位,感觉她的年龄大概比父亲小十来岁。
 
       四姑个子很高,打扮入时,性格爽朗,爱说爱笑。她的先生也很高很帅,他们原先是同学,后来都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工作,四姑是记者。家住江苏路,离我家不远,所以来往多些。
 
       有一次随父亲到她家去玩,觉得他们的房子很漂亮,比我们那个小家属院好太多了。她母亲与他们同住,老太太非常精神,比较白胖,很有福气的样子,父亲叫她八婶,我叫她八奶奶。
 
       去北京上大学之前,老太太送我一对枕套,四姑送我一把计算尺。枕套每天伴我好睡眠,直到毕业,还带到西北去了。可是我一直也没有好好学会使用计算尺,压了箱底,辜负了四姑的一片心意。
 
      父亲去世后,四姑和上海我家继续有些来往,不过我和她难得相见。听继母说他们两口子都支援西北某省广播电台,去那边工作了。真没想到,四姑然在我之前,先行扎根大西北了。我是毕业分配去的,也就不什么了,而她,之前读书和工作一直在上海,真感觉难为她了。
 
      很多年后,回沪探亲,又见到四姑。当时她正患严重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关节红肿、涨大、变形,非常疼痛,这次是回上海治病的。听她说这个病很难治愈,迁延日久,反复发作,很是痛苦。不知道是不是跟当地非常寒冷的天气相关。从照片上可以看到,前排蹲着的女士几乎人人都穿着棉裤。这在我工作的地方极少见到,我们在最冷的日子里,里面穿一条毛线裤,外面套一条布裤或呢裤,就可以对付了。室内是有冷气的。
 
       后来,详情不大清楚,估计她在退休后回到上海常住了。最后一次见到四姑,是在上海一位至亲的葬礼上,四姑以长辈身份出席,我非常感激。匆匆往返,也未及细谈,后来,。。。,再后来,我出国了,。。。
 
      又是很多年过去了,没承想竟搜到这张照片,还有她当年最年轻的老同事写的一篇关于这张照片的文章,回顾当年来自各地的青年同仁们协同工作的励志又温馨的往事。文章说,“这是一支年轻的广播新闻工作者队伍,年龄最大的叶台长、来电台时刚四十岁,其它人二、三十岁。来自中央台、上海台、安徽台、解放日报等单位,还有刚毕业的大学生、中专生、高中生。这支队伍业务精、能力强,积极乐观、勇于奉献,党叫干啥就干啥,响应党的号召,支援大西北建设,他们奠定了该省广播电视的基石!”
 
       文章还说,这张照片弥足珍贵!说它珍贵,因为这是电台自1958年10月15日成立以来的第一张编辑部合影,也是早年间的唯一 一张!2007年,编纂该省《广播电视总台史料》一书,征集老照片时,派上了用场,它已经载入该省广电史册!
 
       发表于今年6月的这篇文章说,50多年前拍摄的这张照片中,至今有12人故去,四姑竟也名列其中,叹!
 
        四姑安息!
 
 
 
之前发在《几曾回首》(2015-09-19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