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曰集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
个人资料
正文

2020.01《我的大武汉-新年汉阳及沌口行》

(2020-01-22 20:27:48) 下一个

归来寻旧路,往日已封尘。
尚有梧桐老,相望似识人。

久违四年多后,2019年圣诞节前夕,我们全家踏上了回归故里武汉的行程。此行对全家人而言,是为长子在咱先生的家乡-黄州办婚礼。而对我个人来说,还有去汉阳及沌口开发区为父还愿的使命。

2015年6月,在美国和我们已生活了十多年的老爸在全家的陪同下回中国探亲。在完成了几乎全部的计划之后,老爸因病在武汉突然离世。老爸唯一沒能实现的愿望就是去汉阳和沌口开发区看看。

此后数载,替父亲还愿的念想始终萦绕于怀,但独自回归故里面对旧日悲伤,我觉得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勇气。而今有先生和儿子作陪,尽管其间地方媒体巳经开始有关于武汉出现2019-nCoV新型肺炎的报道,我仍断然决定前行。

沌口开发区地处武汉市西南部的汉南区,紧邻汉阳古镇。自从沌口被确立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基地,其发展迅猛。由早先的31平方公里扩大到489.7平方公里,沌口开发区已建成以汽车生产和配套产品为主且有拓展的八个工业园区。据报道,2018年开发区生产总值再次蝉联武汉巿7大城区首位,超过武汉光谷。其中,位居世界500強之第65位的东风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央直管的特大型汽车企业,也是开发区的脊梁。

然而,追溯到40年前,汉南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业小镇。老爸之所以对此地独有情钟,则是因为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运动”期间,老爸曾以“走资派”的身份在这块土地的“汉南五七干校”接受过劳动改造。大概还因为有“海外关系”(两亲兄弟在台湾)的原因,老爸也是“干校”留驻老学员,一去就是好几年。对沌口,老爸怎能忘怀。

老爸是个电脑高手,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就学会了电脑上网。移居美囯十多年,家乡武汉的发展和沌口的变化都经新闻渠道不断地勾起他的乡情。当然,父母和我又都是“老汉阳”。自从早年老爸因“海外关系”从武汉热门地段的江岸税务局“支援”到汉阳后,汉阳钟家村,拦江路,翠微路都曾是我们温暖的家居之地。思念沌口,更思念汉阳!

元月二日一早,在大儿子婚礼事务中忙里偷闲,我在先生和小儿子的陪同下终于踏上了去汉阳及沌口的行程。去汉阳及沌口的公共交通非常方便。乘武汉高铁站始发的4号线地铁的“栏江路站”下,父母十年前卖掉住房的“鹦鹉花园”小区近在咫尺。小区大门口依旧人流如潮。赶早市的人们迈着经年不变的节奏穿梭而过,我似乎看到了父母当年的身影。

从栏江路沿鹦鹉大道,绕行翠微路再折回到钟家村,我们前行的步伐由急促变得缓慢。目睹曾经的大武汉在改变开放中“沦落”为二线城市后再度掘起,它带給我的喜悦多少带有几丝因看到过去自己曾住的另外几处公寓楼都已被改建或拆除而产生的失落感。站在钟家村十字路口,眼前的高楼繁忙,顿时被脑海中几十年前的小街平淡所取代。冥冥之中,西北角的汉阳教育局和汉阳税务局楼,西南角的汉阳旅社及新华书店后面我奶奶老戴家的大片明清风格老宅都清晰再现。

令人欣慰的是,街口东南角处由当年的“汉阳百货”而发展起来的汉商集团大厦尚未易主。而与之隔街相望的汉阳老字号餐馆“祁万顺”大楼也保留着自己的名号,?立在十字路口之东北角。不过路人透露,祁万顺现只操楼盘,餐饮服务早巳无存。仔细一看,果然见祁万顺大楼一楼商店门面五花八门,其中竟然有一家“蔡林记”。忍不住老字号热干面的诱惑,我们索性入内就餐,把热干面,豆皮,生煎包,糊米酒等都仔细品味一番。

从钟家村站乘6号线地铁前往沌口开发区只需半小时。相比如今高楼耸立的武汉之拥挤,我更喜欢沌口的开阔和宁静。宽敞的马路和平面扩展的大型建筑都使我淡忘了回国固有印象中的嘈杂和匆忙。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只准备看看沌口开发区有代表性的建筑。我们向过路人打听东风集团总部和武汉体育中心的方位,听到的是对方各种不同口音的方言。不难看出,沌口巳是一个广集全国人才之地。

东风集团总部建立在一片开阔地带。这个统领国内外多个基地十六万员工的中国汽车巨头,从建筑外观上首先就给人一副大户气魄。门前庞大的花坛广埸,让人不由得产生视觉形象上的延伸。临近公司大门围墙边的大型水泥板块名片立牌,使其上的“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和“东风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字样格外醒目。从大门向内望去,三橦造型各异的大楼形成了一幅扬帆前行的画面,让人们从东风公司汽车机件的沉重中嗅到几许艺术气息。

我在东风集团总部大门口,捧着父母照片留了几张照片作纪念,也算是为父还了愿。面对大门口保安小伙密切关注的目光,我知道“进厂内看看“是不可能的,也无需向这些愣头青们交待我们此行的缘由。猜想如果当年老爸能够有机会前来,也大慨只能如此。随后,我们到相距东风公司不远的“武汉体育中心”溜达了一圈,体验几月前吸引世界人眼球的第七届军事奥运会的盛况余味。

返回的路上我们选择坐地面公交车,想有机会多看看故里沿街的风景,和耕耘这块土地的家乡人。离开故里已28年有余,楼在改街在变,相守的是游子一腔思乡情!返美巳二周了,心还留在囯内的记忆中。近日,武汉频传2019-nCoV新型肺炎的告急情况,让人非常担忧。愿武汉早日度过危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斯人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xilaideng' 的评论 : 谢谢来访!楼主应该是对汉阳非常熟悉的人。我特别喜欢祁万顺的爆京片。原来野味香那栋楼早就拆了。记得大约2010年回去时就沒有了。
xilaideng 回复 悄悄话 祁万顺的菜不错,尤其是荔枝肉这道菜,色香味俱全,至今不忘。
就在楼主步行的那段鹦鹉大道上,当年有一个餐馆叫野味香,不知是否还在?
据说新型肺炎与野味有关,真希望民众改掉不健康的陋习。
斯人曰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谢谢菲儿关心!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多谢分享,同祈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