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邀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姜文华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2021-06-09 11:17:33) 下一个

这几天,美国被美国被连续多起枪杀案刷屏,中国为一起杀仇事件刷屏。但二者的口风是不一样的,美国是谴责杀人者,谴责拥枪制度;中国却是几乎一致地力挺杀人者。

中国的事,是复旦大学的一位学者姜文华,因为没有达到学校设定的目标,按规定将被解聘。这个姜文华对此早已预知,故意地作好了准备,在宣布这一决定的学院书记王永珍进来后,就大开杀戒,一刀割喉。从那种公布出来的姜被捕的照片来看,他坐在地下狼顾,一副丧心病狂的神色,浑身都是血迹。

不知道为什么,国内国外的华人,多数对姜文华表示同情。而那个死的,偏偏不是专业人员,也不是院长,而是党委书记,又引起一批反共人士的共鸣。有人还找出这位王书记以前怠慢一位自杀的学生家长的往事,意思是这是一次报应。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一个杀人事件及其社会反应。杀人者叫张扣扣,二十年前因一次纠纷,张母被邻家时年17岁的儿子打死,但当时张母是动手在先的。杀人者虽然还是未成年人,但还是以故意伤害致死罪判了刑,赔了钱的,说杀人者一家是有钱有势者也说不通。而张扣扣过了二十年才来杀人,其间当过兵(特种兵也是哗众取宠,就一般兵吧),打过工,杀人时处于无业状态,35岁了也未结过婚。很难说当年杀母之仇是直接动机,更有可能是当下心灰意冷,万念俱毁时找个人同行黄泉路罢了。

两个事件一个是文人,一个是莽汉,杀人的动机其实挺简单,都是失意绝望,然后一了百了。被杀的人,并没有十恶不赦的罪,也不见得对杀人者作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坏事,只是不幸出现在一个绝望的人眼下,而成为目标罢了!

但中国人民怎么了?有文化没文化的都一致为他们叫好,这又是什么价值观呢?几年前有个北京青年杨佳在上海杀了六个警察,全国人民一致喊好,还奚落警察那么不经打,迄今还有人为他上坟;有个抢银行大盗周克化被击毙了,也有很多人深表可惜。不但在国内,电影“暗物质”描述的一个中国博士生(真事),杀了包括他的导师在内的6个学术精英;硅谷有个吴姓工程师被解雇时杀了5个印度高管;纽约有个被开除的中国住院医生杀了与他竞争的印度住院医生.....,中国人在职场失意时的表现,够臭名昭著了,但海外华人多数为他们欢呼,像是为在职场上败于鬼佬,印佬的报复!

这种现象,看来是有其内在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学基础的。

中国人自古受统治者的压迫,精神上有点奴化了,又没有宗教来作为寄托,但内心无比仇恨有钱有势者。人民对国家机器毫无控制,法律没有什么独立性公正性,出了官司基本上靠走关系,从水浒小说里的描写就可以看出这差不多是古已有之的特色。靠不上上帝靠不上法律,清官明君侠客都是可遇不可求,出了个弱者杀强,或对抗体制的罪犯,就把自己实现不了的梦想转移到罪犯身上,仿佛大侠出世,出了一口恶气!

当汹涌民意沸腾时,法律也会牺牲一些无足轻重的人。2009年的邓玉娇案,邓女杀了人,说被害者意图强奸。一时群情激愤,为邓女侠叫好。因为被害者已死,只是一面之词了,但判决结果竟然是邓女被无罪释放,这真是走到另一个极端了。法律已经失去了客观标准,成了政治人情工具了!

弱者可能没有意识到,既然弱者杀强可以酌情处理,强者杀弱更可以了。最近的那场权斗,就可以让人看到赤裸裸的权力在法律中的作用:靠上了周永康的四川富豪刘汉,和北京富豪袁宝璟杠上了,抓住袁的一个事,把袁一家四兄弟满门抄斩,袁出400亿买命而不得,人财两空;斗转星移,几年后周永康下台,刘汉一家也是满门抄斩,人财无踪。袁刘肯定都有罪,但如果有个独立公正的法律体系的话,两人的结局都不会那么惨!

没有任何必要为姜文华喊冤,他没什么冤,他在犯罪。判他无罪不会给你带来任何的安全感!见了有钱人被杀,“贪官”被从会场上屎尿一滩地纠出去了也不要幸灾乐祸,这些大人物都那么容易被干掉,何况你小民哉?

只有公正,独立的法制才能给你带来安全感。好的法制不会自己到来,也别指望既得利益者自动改好,如果不想也不敢去抗争,至少做到不去瞎起哄,用无知的民情,把法律推向离公正更远的地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7)
评论
mobamo 回复 悄悄话 所謂政治審查不合格到底是不是職場失敗呢
mobamo 回复 悄悄话 姜某人的職場失敗,聽說是五次政審不合格
笑生 回复 悄悄话 博主的每句話都有一些道理。但是誠如其他人評論到的,社會出問題了,深層次的原因是什麼呢?法制靠什麼維護?靠社會人群的信心來維護,這是基礎,單靠強制力是靠不住的。信心從哪裡來?從每日每件事的遭遇和體驗中來。如果每日遇到的事情有很多不公正,如何期待老百姓擁護所謂的法制。這是對他人的要求的一面。

另一面,對自己的要求,正如博主所說的,自己不應做違背法律的事情。但這不應等同於對他人的要求。

講個冷笑話。有一次,一個醫生遇到一個精神病人,病人說:社會病了,為什麼讓我吃藥。一剎那間,醫生覺得自己才是病人。
West-East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住院医生杀了与他竞争的印度住院医生”,?职场失败的 “中国人" -- 那都是个案,不要什么都扣上14亿中国人;”统治者就会作恶多端“:一个王书记,”统治者“,“就”,帽子太大,范围太广,衍生的毫无逻辑!
Whatever,王书记没有强奸民女,逼良为娼;没有谋财害命,违法乱纪,罪不至死。也许他是制度下的产物,官僚,也许他数学业务不过硬,但罪不至死!

姜老师也许数学业务比王书记好;但他最近几年, 课上的好吗,学生评价高吗,有paper 吗?
都过硬,才能说人家恶意整你;就是人家恶意整你,美国院校 politic 也不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没有世外桃源,一方净土;?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 爷干个体户;
处处不留,有不能自立门户,就是一废物!
几篇小不然的学术文章,有时和做人没关系;MIT?PhD? 潘勤轩 智商比姜老师高多了; ??
能有极端之举的人, 思维就有极端因子,人格上就偏执;?
again,同意博主的观点。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zhirui' 的评论 : 我说职场失败的中国人不该去杀人,为什么当统治者就会作恶多端?这是什么逻辑?
zhirui 回复 悄悄话 "纽约有个被开除的中国住院医生杀了与他竞争的印度住院医生.....,中国人在职场失意时的表现,够臭名昭著了,但海外华人多数为他们欢呼,像是为在职场上败于鬼佬,印佬的报复!"

你的人品有问题!! , 你要是统治者的话, 肯定是作恶多多!!
三步两桥 回复 悄悄话 张益唐宁愿在美国端盘子,也不回国当教授,最后不是做出成绩了吗?想着学术上有建树,当然是留在美国更有利。选择回国的目的和动力不外乎是权和金钱,“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应付不了那个社会和环境,就不应该回国。况且,即使不想在学术上有建树,只是讨个好生活,学统计专业在美国非常容易找到理想工作。
花似鹿葱 回复 悄悄话 杀人者说千说万都要负应负的法律责任,这一点无须辩阶层的矛盾如果继续演绎激烈,“官逼民反”就是这样发生的吧?
mikeOZ 回复 悄悄话 移了肉身没移脑子?
假旋球 回复 悄悄话 你是真的猪头三
West-East 回复 悄悄话 同意博主观点。
割喉杀人是极端行为,为法律所不容。也许有不公平 - 天下没有公平这回事;有委屈-活在世上,谁没有委屈;打得赢打,打不赢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天下的路有很多条,杀人不可取。
对姜老师的具体情况不了解,听说他签的约是六年合同,“非升即走”。这在美国大学,也是常见的。一定时间升不上去,走路。MIT 给的时间最短,几年,发不了文章,拿不出成绩,您另请高就。顶尖的领域要保持竞争力,不行的要给新血让路,就是这么残酷。
姜老师不用等到六年最后一天,早就应该知道,他能不能符合复旦的要求了。
在这之前,自己找好下一步,才是聪明。这种鱼死网破的行为,偏执又愚蠢。
truth101 回复 悄悄话 目前资料来看,姜同学无劣迹,王书记有劣迹.
天朝(许多)大学书记在学者升级上都有一票否决权(政治审查合格与否).
课堂上学者言论也与政治挂钩(会有奸细告密等).言论出格者会被取消教学资格等.
有人说姜同学的遭遇与言论有一定关系.当然他也不善于巴结人.

天朝的环境,很难得到全面真实的资料.不过上面所说,还是比较符合从天朝的现实推测出的可能性.
Californian 回复 悄悄话 内卷让人无处可走 -- 不知怎么想到了一部老电影 -- 桃李劫
6ba6 回复 悄悄话 royalflush 发表评论于 2021-06-09 13:04:24
正是国内受了委屈,没有正常的渠道得到公平的解决,才会挺而走险。而围观的群众或多或少有类似的经历,才会为当事人叫好.

+1000! 大学里党委书记多是留校的辅导员团支书等搞政治能手升任,跟业务骨干本来就是水同油。
无言无语无声 回复 悄悄话 不说别的,国内大学政治干部长期职位,青年教师在末位制出成绩的巨大压力下,干部指手画脚,享受权力,支配资源; 青年学者仰人鼻息,升不升 走不走 全在人家一句话。我就不信换了你能撑多长时间。你可能没血性去拼了,那也不保证心理不扭曲。这么说话真是找砸。都是读书人,惺惺相惜啊。这么这么替权贵说话,对你有什么好处?
zhirui 回复 悄悄话 本文作者没有被人欺负过? 中国的大学和医院的书记基本都是草包, 典型的外行指挥内行并且陷害内行, 你没有在国内单位工作过???? 恶有恶报, 这点常识你都不懂?? 姜博士精神没有问题, 只是被书记逼迫到绝地了,被迫无赖了导致这样的结果。再说了, 世界上哪一个大学让不学无术的书记在控制着科研人员??? 笑话!!!
hagerty 回复 悄悄话 应该确实有精神问题。我认为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拿刀割人喉咙的。
yuentin 回复 悄悄话 哀其不幸;有當過醫生的,看看有可能是抑鬱嗎?謝謝。
Sawmill 回复 悄悄话 不敢苟同你对姜文华事件的看法!
yshen05 回复 悄悄话 不友好信息或者类似侮辱性的言辞
枕寒流 回复 悄悄话 嗯,还是要看事实。网上得来的信息都不是第一手资料,不容易做出正确判断。而真相在中国又是那么稀缺。姜博士和当年卢刚因嫉妒而杀人不太一样。得到这么多人或多或少的同情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罪恶源自中国特色的非升即走制度。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了王书记和姜博士的头上,是个人的不幸,也是社会的悲哀。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天真' 的评论 : 你說那篇文章中的説法,來源不是很清楚,好像是一個叫“無相君”的觀點。不知其他網友怎麽看,是否認同你把它當作定論。也有網文說“大好年华的海龟青年学者为什么杀人?真的是自身能力不行还是受到打压?具体案情不明。” 我沒有想推定誰有罪,只是好奇姜有沒有受冤枉的可能性,如此而已。
老天真 回复 悄悄话 有一篇文章,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你可以在网上搜索“科研路为什么难走?复旦青年教师行凶,真的怪复旦吗?”这个关键词。我贴链接可能被WXC自动改掉。

姜在2019年“因为他在上课时言行过于反常,已无法开展教学工作”,而且在那之前,姜已被医生诊断为抑郁症。姜的受聘职位是需要完成相当时间的教学工作量的,可他却根本不能胜任。尽管如此,复旦大学还是继续执行合同,一直聘用到6年满期。对于一个大学的数学系,不能胜任教学,仅这一条足以“非升即走”了。难道这就是“受冤枉迫害吗”吗?

牟山雁,美国的法理逻辑是“无罪推定论”,即没有找到确切有罪证据时,就必须接受他是无罪。不需要所谓“无罪”的证据,不可能也没必要找到什么“无罪”的证据。如果没有人能确切举证你牟山雁杀了人,你就是无辜的,不需要你举证你没杀过人。如果姜某(或者你)不能举出他什么确切证据之前,就不能说他受过什么“冤枉”或“迫害”。不能举证的东西,就是没有。就这么简单。
-----------------------------------------------------------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2021-06-09 21:05:13
回复 '老天真' 的评论 : 我的意思是説未必沒冤枉,不必倉促下結論。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詳細情況,姜沒有受到任何冤枉?那説來聼聼。擺出事實,大家都會服你。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老天真' 的评论 : 我的意思是説未必沒冤枉,不必倉促下結論。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詳細情況,姜沒有受到任何冤枉?那説來聼聼。擺出事實,大家都會服你。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众多评论中,楼下“喜爱心”说的最明白,面面俱到,一针见血!
喜爱心 回复 悄悄话 起杀心行杀意的人,如果不是被迫自卫,基本都是很偏激压抑的人。说到怨屈不平,这绝不是可以为杀人犯开脱的理由。但有一点,就是人都有求生欲,万念俱灰且能残忍夺命的人,绝对是收到过超乎强大的刺激,积累了无尽的怨气,一方面是此人的抗压排压能力差,另一方面也是现实中的问题无解,常人也许就压抑下来接受了,但遇到这样一个想不开的,就成了死结。大多数同情的人,就是上面说的常人,有过不满和怨气,但能忍下来。人最重要的是保护爱护好自己。如果姜的生活中有值得爱的人,有真正关心爱他的人,如果他真的爱惜自己,我想他绝对不会走到这一步。
西岸-影 回复 悄悄话 支持这种观点,这是三观问题。这件事不过就是中国版的卢刚事件,难道卢刚在美国算是反对霸凌和学校体制的英雄了?
简直是,智商税就是这样交的。
人在现实世界上总是有一条线是不能越过的,因为一旦越过就不可能回来。社会上有许多事情是可能刺激你越过这条线的,包括不公平的社会环境,但不意味你就应该越过。
白钉 回复 悄悄话 支持版主和老天真。姜某没转正可能有不公平,但不是杀人的理由。
白钉 回复 悄悄话 支持版主和老天真。姜某没转正可能有不公平,但不是杀人的理由。
京华人 回复 悄悄话 楼主更应该探讨一下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同情姜文华杀人的深厚背景,中共建政70年,大学政工化、行政化、党务化………,这一切才是姜最终铤而走险的最深层原因。
czhz 回复 悄悄话 邓玉娇案的证人又没有杀人,需要撇清什么?如果证人证词不确切,死掉的小官僚陪同的客户完全为何不替小官僚作证?有你这么污蔑证人的吗?
老天真 回复 悄悄话 如果牟博确实知道姜某受过什么“冤枉”,请你具体的指出来。或者给出来源。如果仅仅凭一个人杀了别人,就断定他受了“什么怨”,我不懂这是什么法律逻辑。请指教。
------------------------------------------
牟山雁 发表评论于 2021-06-09 19:10:11
姜在犯罪是不錯,但説“他沒什麽冤”卻似乎有點武斷了。
老天真 回复 悄悄话 转发国内微信上的一段,供大家参考:
“复旦大学推出“非升即走”聘用制度,也是为了将岗位留给有能力的人,不想养闲人。
姜文华能力是有,可能不合适这个岗位。他当年与王伟叶、吴家麒一起获得了复旦大学首届校长奖,这是复旦大学设立的最高奖项。
王伟叶博士毕业后,回到高中母校当了一名数学老师,如今获誉无数。吴家麒毕业后,创业成为一家投资公司创始人兼总经理,事业有成。
而姜文华毕业那么多年,工作一直不稳,是他自己的问题,他没有能够客观评估自己的学术能力,期望有点过高。
像他这种留过学的博士后去一所差一点的211,或者去普通一本大学,或者去企业上班。日子会很好过,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
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不止是学校制度问题,姜文华的个人能力不行的问题。而是与姜文华的品行与性格有关。”
赵子龙孙 回复 悄悄话 你个五毛钱的东西
牟山雁 回复 悄悄话 姜在犯罪是不錯,但説“他沒什麽冤”卻似乎有點武斷了。博主呼籲公正和法制也沒錯,但很多時候恐怕正是公正和法制的缺失,才釀成悲劇。
老天真 回复 悄悄话 你说的“被权贵逼的走投无路”,证据是什么?“非升即走”六年前姜某和复旦签署雇佣合同时写明的。难道执行合同就是权贵逼迫吗?什么叫走投无路?当年和姜某一起获得负担奖励的另外两名同学,也没有留在学术单位做教授,人家生活工作的都很好。别人怎么没有感到“走投无路”?
-----------------------------------------------------------
秋萍2021-06-09 13:47:42回复
楼主,若位置互换,你是姜文华,被权贵逼的走投无路,在一个无处申诉,无处说理的地方,你该怎么办?自杀?
习以为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楼主: 谢谢你的大度, 至少你的回复没有文章这么刻薄。我说你没经历过刻骨铭心的冤屈和痛苦, 所以不懂那些愤怒。我们大多数人不过做阿Q来欺骗自己, 一份工作没了找另一份, 因为你重来没真正相信和付出过, 我见到过的那些真受过伤害又选择放弃抗争的人, 没有你这种“泰然”, 每天都生活在煎熬里。你又知道姜文华经历过什么? 仅仅凭一点新闻就敢判断他不值得同情?仅凭这一点, 你就不配以“公正自居”。一个数学天才, 最后走到这一步, 你的文章显得幸灾乐祸, 而不是客观公正的评价人和事。你可以欺骗自己“好好过下去”, 好死不如赖活, 但这不是每个人应有的选项。
老天真 回复 悄悄话 在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被裁员是经常的事,特别是经济萧条的时候。如果认为姜博士被裁感觉走投无路,就可以理解并原谅他的杀人行为,那我们那天被裁,是不是也有“理由”对公司老板和同事大开杀戒。反正在美国买枪容易,那就再做卢刚吧。

六年试用期之后,“非升即走”这是姜博士签署就职合同时写明的事,并不是永久雇佣合同(permanent position),难道姜博士不懂中文意思吗。复旦大学从2007年,就开始实施这一方法了,姜博士是2015年才被复旦雇佣的。这14年里,“非升即走”的人绝非仅仅姜博士一人,为什么别人没有杀人。再者,姜博士能否转正成为副教授,那是学院的学术委员会无记名投票决定的。绝非是王永珍书记一个人就可以说了算的,他不过是站在学院领导的位子上,宣布那个讨论结果而已。就像当年卢刚杀了物理系的秘书一样。这怎么就不是滥杀无辜呢?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习以为常' 的评论 : 我都快退休的人了,开过人也被开过,好几次,当然也不在乎你这样的人的鄙视。我认为最正常的雇佣关系就是at will, 雇主有开人和留人的自由,雇员也是。美国公司比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容易开人,找工作也容易。如果开人很难,公司招人时就万分谨慎,这是个双输的结局。遇到被开的处境,不要把自己想死也把老板相思,再找下家就是了,我就是一家更比一家好,想不通是用点阿Q精神也好。杀人对谁都没好处,对社会也没好处,华人爱走极端已有恶名,大多数评论都支持姜文化也是一个证明、我绝对不同情他!
世事轮回 回复 悄悄话 国内高校的“非升即走”是对世界通行的tenure 制度的歪曲,压榨青教,造成恶性竞争,为书记官僚脸上贴金。这还不会造成冤情?
习以为常 回复 悄悄话 一个没亲身经历过别人故事的人, 假装公正, 实际上就是泼脏水, 无耻之至。楼主这种人没什么人生经历, 不懂别人的痛苦和不幸, 一个庸庸碌碌的人无聊起来想标新立异, 哗众取宠, 最后必为众人鄙视。
秋萍 回复 悄悄话 你以前的帖,我经常看,也很赞同,不过,今天你的观点真的是有些偏颇,不敢苟同,谢谢。
我住长江边 回复 悄悄话 杀人当然不能原谅,但是这个姜博士杀人前已经是个心理缺陷的病人了,社会应该从人文关怀的角度,给予这些精神弱者一点宽容,避免他们走绝路。各种各样的社会弱者也需要他们的生存空间,姜博士如果有一点希望,估计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方玉 回复 悄悄话 深度思考 发表评论于 2021-06-09 15:41:42
哎,怎么说呢。。。 不知人艰,莫劝人善。
————-
+1 同意,也是我想说的
方玉 回复 悄悄话 这个时候还在讲大道理啊,什么坚强啊忍耐啊,生命就是脆弱的,你若没有走到他那一步,你可能体验不到他的体验。
京工人 回复 悄悄话 vax785 发表评论于 2021-06-09 12:24:45
典型的白左政治正确的嘴脸,shame on you.
。。。。。。

博主倡导law and order,反对“革命无罪造反有理,”这是我们保守派的共同信仰,怎么是白左呢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人生充满着不如意。如果追不到女孩就把人家杀了,被人开了就把老板杀了,而社会上大多数人对此都感同身受,觉得给自己造成痛苦的人都该死,这样的事件能警醒女孩不能拒绝追求者,老板不能开人。这是很不正常的社会心态。被解聘,对姜文华来说个人感觉遭透了,但杀人是无论如何不肯接受的,要求判他无罪,而结果法院在民情下真的采纳了,那这个社会就太危险了!
只看不回贴1208 回复 悄悄话 没有法律的社会,结果就是这样。你有怨,我有仇,没有正当的渠道去申冤报仇,只有火拼。
xilaideng 回复 悄悄话 文中所述“而那个死的,偏偏不是专业人员”,似乎失实。下面的复旦大学网页显示死者是“副研究员”:
http://math.fudan.edu.cn/ShowPeople.aspx?info_lb=548&flag=526&info_id=2199
dvdport 回复 悄悄话 混乱的逻辑,把不相干的事件硬拼在一起, 一厢情愿的去解释自己的想法。
深度思考 回复 悄悄话 哎,怎么说呢。。。 不知人艰,莫劝人善。
亘古未见的笔名 回复 悄悄话 两人都是"不升就走"制度的牺牲品,多人留一人,淘汰率太高。以前在中国的教育系统工作,单位搞末尾淘汰制,领导怕职工报复,用职工民主投票打分的办法定了一个女职工,该职工有气也无处出,因为是全体同事定的,自己又是女性,搞不了暴力反抗,最终成了祥林嫂,精神出问题了!
luck86 回复 悄悄话 软刀子杀人,和硬刀子杀人,哪个更痛?这样两败具伤的的惨剧怎样才能避免呢?
六月天 回复 悄悄话 真是狗屁一样臭的观念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安然0203' 的评论 : 大多数杀人案都只杀仇人,没滥杀无辜,都值得点赞?
安然0203 回复 悄悄话 当面大庭广众下手刃某人,可见仇恨之大。。。

世上没无缘无故的仇和爱,不在其位,难解其心。。。

冤有头,债有主,姜同学至少没滥杀无辜,至少这点是令人值得肯定的。。。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vax785' 的评论 : 员工表现不好不可以开除,那才是白左呢?自由资本主义的社会,开员工和开老板都很容易,那才是公正。美国的tenure,和复旦的类似,不够格的到时间走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没被开过就人根本就不算活过,这是生活的routine。倒是中国人把职场风气搞坏了,杀人和自杀者,中国人的比例很高,至少本文所列举的几个案子(都发生在美国)很轰动。这是我们文化上的问题,不是值得骄傲的事!
FollowNature 回复 悄悄话 两人都值得同情,这个事情处理得好是应该可以避免的。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zhz' 的评论 : 宝山反杀案是有录像的铁证,邓案是人证,而且是被杀者那一边的,为了撇清,就都把罪推到死者身上了。无挑战人证(单面)的价值是不高的,而且当时舆情炙烈,当局就牺牲死者,来平息民愤了。
朱头山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秋萍' 的评论 : 不久前就有很多杀医的,估计也是人财两空。如果设身处地,你也会觉得杀医生的病人很有理。大多数杀人案对被杀者都有恨的,但这是杀人的理由嘛?打老婆的人,老婆多数也有错,但这是家暴的理由嘛?
czhz 回复 悄悄话 同情,甚至为姜叫好的人丧失了基本的人性,但邓玉娇是防卫时过失杀人,导火索是那厮强迫邓玉娇为他的客户提供性服务 (且并不是一面之词,现场多人作证),与姜蓄意谋杀完全是两回事。
秋萍 回复 悄悄话 楼主,若位置互换,你是姜文华,被权贵逼的走投无路,在一个无处申诉,无处说理的地方,你该怎么办?自杀?
红米2019 回复 悄悄话 更可能的是他有精神疾患,不是吗?
royalflush 回复 悄悄话 正是国内受了委屈,没有正常的渠道得到公平的解决,才会挺而走险。而围观的群众或多或少有类似的经历,才会为当事人叫好.
modems 回复 悄悄话 能说的,别人都说了。不说点儿不一样的怎么吸睛?
两眼墨黑 回复 悄悄话 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
vax785 回复 悄悄话 典型的白左政治正确的嘴脸,shame on you.
[1]
[2]
[3]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