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怀念阎润涛君及其阿房宫假说们

(2020-11-24 06:42:03) 下一个

惊闻文学城博主大咖阎润涛先生不幸染新冠逝世,不胜哀悼!

从2002年赴美以来,我就是文学城的常客,但直到2016年才开了自己的博客。自从上文学城以来,润涛阎的大名常常闪现在眼前,而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种种假说,及其论证方法。这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

从网友的介绍中得知,阎润涛和我算是同行,都是生化博士后出身。我以后转到工业界了,阎先生一直在学术界。生物学术研究的套路,就是首先提出假说,寻找支持假说的证据,根据证据提出这个假说是被证实,否定还是需要进一步探索。研究逻辑有充分,必要,充分必要等路线。

阎先生在博文中也充分应用了这些生物研究思路,但在文科科学里,证据很难是前瞻性试验,多来自于历史回顾。阎先生活学活用,逻辑清晰,思路明确。虽然其结论无法得到一致认同,但其思考方法是正确的,是把科学方法用于社会实践的典范。这个思路,有助于我们在当今假消息横行的自媒体时代,如何去辨解真伪。

我印象深刻的有阎先生这么几个假说,我甚至迄今还是接受了这些假说,把它们当真事,因为阎先生的推理是基本严密的!

第一是阿房宫假说:项羽进入咸阳后,焚阿房宫,六国粉黛估计也一起成灰了。其动机很令人费解,干革命打天下不就为了睡女人享富贵吗,项羽以后急于衣锦还乡,说明他也是凡夫俗子,干嘛要将革命果实毁于一旦?

阎先生的假说是:项羽不能人道,小王八不听话,一旦进了阿房宫不举,这消息恐怕马上会传出去,岂不让天下人耻笑。所以索性以愤秦为理由,一把火烧了,可怜焦土,可怜这些美女!

当时文下有人提出质疑,项羽不是有虞姬吗?阎先生回答道,那时口交前戏不普及,项羽可能也不是完全不能人道,但需要帮助。而只有少数像虞姬这样的女人愿意或乐意这样做,所以专宠。这说的过去!

我还以此推论,唐明皇专宠杨贵妃可能也是同样的原因。60多岁老人了,小王八不听话是很正常的,但只有杨贵妃深明大道,愿意屈尊吸吮,所以得到皇上专宠,宁爬灰以得之。

第二个假说是关于邓小平的第二任妻子金维映:金在邓最困难的第一次落马时背他而去,嫁给了政敌,负责整肃之的李维汉。但邓以后似乎并不恨金,不但在江西为金列碑,还重用金和政敌所生的李铁映。

阎先生的假说是:金当时为了保存邓的生命,主动性贿赂李维汉。邓的罪并非毛派那么简单,而是临阵脱逃,在任何地方都是必死之罪。邓能逃脱,以后成了伟大的人物,妻子的肉弹居功至伟,邓当然要怀念她了。这很说的通,虽然可能永远不会得到证实。

第三个假说就是毛岸英是假太子了:阎提出了几个事实,毛家二子是在上海街头失踪五年后才被党组织找到;美国空军没有完全符合时间,机型和地点的轰炸记录;毛岸英在苏期间自传没有提起毛岸龙。等等。

根据这些事实,阎先生推理,毛岸英原人可能被人贩子弄走了,上海的党员为了邀功,随便找了对湖南来的叫花子兄弟狸猫换太子送到苏联,给他们一些材料背诵但忘了还有个死了的三太子。快十年后回到延安,老毛看出问题,又不能明说,就暗示彭德怀,或更秘密的人员借机杀死毛岸英,借口美机炸死以获誉。

虽然第三个假说争议较多,除非毛家提出DNA证据,这也永远是个迷了。但那几个事实确实隐含着很大疑惑,比如小孩要饭五年怎么会找不到,语音怎么会不变,怎么会不知道还有个弟弟等等。

伊人已归,深深地哀悼。作为一个博主,走时能得到如此哀荣,阎先生若地下有知,当含笑矣。至于城中有人,嘲笑先生至死是个老博后,靠老婆吃饭云云,非常恶毒,非常市侩,属于小人,扔给他狗屎一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亚特兰大笔会 回复 悄悄话 宵枚: 说的好: 伊人已归,深深地哀悼。作为一个博主,走时能得到如此哀荣,阎先生若地下有知,当含笑矣。至于城中有人,嘲笑先生至死是个老博后,靠老婆吃饭云云,非常恶毒,非常市侩,属于小人,扔给他狗屎一坨!
水师营 回复 悄悄话 阎先生网上用真名,说明是磊落君子
大荣确 回复 悄悄话 至于城中有人,嘲笑先生至死是个老博后,靠老婆吃饭云云,非常恶毒,非常市侩,属于小人,扔给他狗屎一坨!
*******************************************************************************
博主此言甚是。

我和阎先生至少在川普问题上分属不同阵营,留言评论中曾经互有攻防,有时也不太客气,但仍为阎先生的突然病逝深感痛惜。

近日又观《天国王朝》。病重的耶路撒冷王亲率大军与居于优势的萨拉丁对峙。王提议停战,问对方有无条件。萨拉丁说当然有,王有些失望,觉得一场大战终究难以避免,没想到萨拉丁说条件是我将派我的医生们给你看病,随即策马而去,率大军撤退。

死者为大,为尊者讳,不趁人之危,尊重对手等等乃是君子之道。古往今来有多少高人雅士,在世俗生活中未必得意,但仍然获得同济和后世的涛涛敬意。逝者尸骨未寒,就说些不咸不淡的,确实令人齿冷。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