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言论自由和法兰西革命的幽灵

(2020-11-16 06:48:26) 下一个

都说言论自由是民主制度的基石,但本次美国大选引发的现实让我陷入了迷茫,这个理真的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吗?

这次美国大选过程中一个最大的特色,就是广泛传播的阴谋论。网络上的流言在这次选举不再只是在阴暗角落流传,许多有大量支持者的公众人物也不断传播这些流言,包括坐在白宫的总统特朗普。

在极度分裂的网络世界上,一切都基于人们的意见态度,而不是客观事实,这让我们都可以选择只与想法相近的人沟通,也更滋生了假消息和阴谋论传播的丰富土壤。一些人在社交网络上搜集资料时,就会因此而得出有误导性的结论,部份传媒偏颇地报导消息,令这个情况更加严重。

而民主党以及支持它的主流媒体表现得也不怎么样,比如最近在华盛顿挺川游行中,从照片上看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的,但主流媒体说只有数千人。还有有关共和党诉讼的情况,共和党揭露出的拜登家族贪腐的情况,主流媒体都或歪曲,或轻描淡写。

由于人工智能的发展,现在的造假可以达到精确打击,系统深度造假。比如,通过大数据,知道某些人喜欢相信某一类新闻,对其精确投寄。信息中有图有真相,还有视频,事发当地的媒体,警方报道等,而且这些都有链接,使人不得不信。

不光在中国这些集权社会,在美国我们也看到了过滤信息导致的社会思潮和行动,人们被各种各样的算法所误导,开始相信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即使这些不是完全意义上的阴谋论,也只是部分真相。你可以想象,事情会变得越来越糟,尤其是深度造假之类的事情,直到我们越来越难以作为社会群体,决定哪些是事实,是我们必须做的,然后采取集体行动。

上百万的人会相信拜登是个社会主义者,也会相信希拉里是一个恋童僻组织的成员。虚假的或误导性消息一经传媒或公众人物传播,要证明它们只是流言就变得困难。要解决这个情况,不单止需要把事实呈视出来,还需要了解为什么它们这样受观众欢迎。有记者曾多次访问网络流言的受害者,这些访问都显示,根治流言并不是容易的事。

想根治流言,就必须有一个真理的标准,那就需要威权。随着谣言遍布,人们开始不相信言论自由,甚至会走向反面,这就是法国大革命发生的一个背景。相信一种观点的人,会支持一个政权采用暴力的方法,剥夺另一些人的包括言论方面的自由。马克思对革命的定义,“革命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斗争”,就是这个意思。在此引用作家都梁所写的“血色浪漫”中的一段台词:

郑桐说:“对不起,您混淆了概念,是法国大革命促进了欧洲民主化进程,而不是马拉等人。他们不过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一段血腥暴政的代表人物而已,雅各宾派的暴政统治只维持一年多,马拉等人已经成为一个血腥的集体犯罪集团,他们号召人们起来屠杀,点燃人们的仇恨之火,煽动人们的极端无政府主义狂热,他们以自由的名义剥夺无辜公民的自由,以平等的名义屠杀贵族,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践踏法律,践踏人类的尊严,践踏人类至高无上的生命权。至于对法国大革命的评价,我同意一位历史学家的观点,他认为:就当时的法国而言,它是反人权的暴政。我们评价一个历史事件不在于它是否给未来和旁观者带来福音,而在于它是否给当时处于其本地域和当时代的人们带来福祉,因为人权是指当时当地的人权,而不是未来的人权,也不是旁观者的人权。”

也许,拜登的当选,并不是end of the election, 而只是bigining of the End. 而这一切,可能就缘于这种AI时代的言论自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