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人中马超

(2020-03-30 14:42:37) 下一个

前言

网上写博客,算来也有好几年了,在海外中文网已经积攒了点名气,粉丝数以百万计。平时也爱海侃,自以为讲故事颇有风姿,有次在国外舞台上表演了一次英文脱口秀,居然出了名,还生平第一次被白人女孩抱拥激吻,让我老婆好一顿生气!

有人对我说,你那么好的口才文笔,何不到国内网上去驰骋一把?在外国,你毕竟是半路出家,英语再好,也比不上老外,你要出人头地,还得要到中国!

想想也对,就去查了下中国网络形势,据说最容易成功的还是网络小说。最近几年,有名的电视剧都改编自网络小说,出版社选作者也容易了,只要在网络红人里选,这属于“按市场规律办事”,效率高,也比较公平,认得国务院总理也没啥优势!目前最热门的小说类别,是玄幻类,挖古墓类,我不感兴趣也不擅长,但历史类也算热门之一。只要不写1900-2050年之间的历史,一般不会有政治敏感性问题。历史是我的专长之一,就从这儿入手吧!

写谁呢?“明朝那些事儿”那么红,使得那些大历史时段,历史人物都被写滥了。像“庆余年”这样虚构的,不太好掌握历史背景。这时,我被网上的一则新闻(可能是旧闻)吸引住了,说的是亚美尼亚有个著名的家族,马密科尼扬家族,祖先来自于中国三国时代的马超家族。

马超在三国演义里是个武功超群的大武将,但出场不多,对照了下权威的史书《三国志》,其描写与史实出入很大。马超的政治军事经历极其复杂,家人被族灭四次,其中有次还是敌人在城头上把他的老婆,孩子一个个砍头,因此其个人感情经历也一定非常复杂,是史诗式作品的好题材。特别是,他还是征服越南的汉伏波将军马援(7代祖父)之后,那也是个马革裹尸的大英雄。如果这部红了,可以写马密科尼扬的后传,也可以写马援的前传,中!就这样了。我要以史实为基础,写本“马超传”,书名就套用那句”马中赤兔,人中...."的成语吧!

那就开始吧,但愿我能写完,但愿我能成功!

第一章  西凉逐鹿

01

马腾有点激动,因为他收到了韩遂请他一家到金城赴宴的邀请。邀请信特别提到,韩遂的女儿韩云儿也会出席盛宴。

马腾出身显赫,其6代祖父,是东汉伏波将军马援。根据本朝和越南政府的协议,不得提及两国敏感事件,马援现在是个冷历史人物。二十多年前,中越关系不好的时候,马援是爱国主义教材中的常客,那句著名的“马革裹尸”成语,就出自马援之口。(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何能卧床于儿女子手中邪?《后汉书,马援传》)。

马腾的出身,对他的仕途还是很有帮助的。在人材选拔方法上,古代中国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如果也算一种发明,肯定比有争议的科学四大发明更靠谱,更无可争议!西方一直到鸦片战争时,还是靠家族关系得到官职,英国军官都得是贵族出身,它们还是学习了中国的科举制度,才发展出了现代文官体制。在汉代,中国虽然还未发展到科举时代,但已经跨越了贵族时代,发展出了一种叫“举孝廉”的人材选拔制度。就是由地方推举人材(孝廉),到各级官场历练,然后通过考核,表现等逐步提拔。这个方法和我国的现行干部制度有点类似,由基层党委推举培养苗子,逐步历练,考核,直至中央最高层。

科举制度,能使一些出身平民的人材,因为会考试,有机会出人头地,属于先进的,能促进阶层流动的好方法。而举孝廉,比贵族制度有了很大进步,出身平民的人由于表现突出,如特别孝,像“24孝”里的人物,为了父亲能吃鱼,裸体趟在冰上融冰的,也能被推举上去。但大多数的孝廉名额,还是给了有背景的人。

三国时代的风云人物,多走过举孝廉的历练步骤,他们也多是有家族背景的人物,如曹操,袁绍,孙坚等。马腾也不例外。

被举孝廉后,在凉州司马任上,马腾遇到乱世:黄巾军大起义,播及到凉州。其间一片混战,不在此赘叙。到了公元187年时,凉州境内,马腾和韩遂成了两个最大的军阀!

汉代的凉州,包括现代的甘肃,宁夏,以及青海和内蒙部分地区,在汉代疆域的西北角,所以也称西凉。

西凉的居民,有很大部分是羌族,严格的说是古羌族,是现代藏族等一系列青藏高原民族的祖先。那时的藏族祖先,尚未信仰(按老毛的说法)“既不生产人,也不生产东西”的喇嘛教,还是非常勇武彪悍的。中国古代最强大的唐朝,曾被藏族一支吐蕃(Tibet)压着打,首都都被占了,可见藏人的凶悍。而提前到古羌时代的汉朝,羌人的武力比后世吐蕃还要高几段。他们骑的是大宛马(阿拉伯马),使得是精钢环月刀,日行千里,削铁如泥。骑兵闪击战术,被以羌族为主的西凉铁骑演练得炉火纯青,攻击所到之处,宛如二战初期的德国Panzer,势如破竹,无坚不摧。

让马腾很自豪的是,他的部队以进攻性的羌族铁骑为主。而他的主要对手韩遂,则是以防守型的汉人步兵为主。

02

韩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用八个字可以形容他,心狠手辣,六亲不认!除了狠,他还有非常和善的外表,是个笑面虎!

在天下大乱之前,韩遂和马腾一样,是个凉州官府里的小官吏。羌人北宫伯玉,汉人李文侯在凉州响应黄巾起义,但两人都是大字不识的农民,牧民,觉得干大事怎么也得有文化的士人辅佐或领导。就像武昌起义时,士兵们非得用枪顶着黎元洪当领导一样,韩遂也是被起义军裹挟着走进了历史!

除了韩遂,还有一个叫边章的小吏,也被裹挟进了义军。但他们马上发现,自己碰上了傻蛋,机会来了。

北宫伯玉和李文侯,不但没文化,也没心机。他们所以能举义,是参加了组织。黄巾起义的组织叫太平道,是一种道教。如果要讲其教义,一章都讲不玩,简单地说,这不是一次无组织无纲领的起义,相反,组织严密,纲领齐全。有了组织,有了思想,文盲也会成大事,这就叫时代的潮流!

但能举不一定能成!韩遂和边章,不但读了很多厚黑文字,也通晓官场的黑暗,人间的黑暗。在价值观上,他们根本不信太平道之类的黄道哲学,他们更信奉“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秩序,信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让他们为这些大字不识一个的大老粗服务,那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机会来了,两文盲头领命令韩,边二人负责起草,发布命令。由于两领袖都不识字,就让韩,边二人互相确认,韩写的边对,边写的韩对。岂知二人串通好了,不久,韩,边二人成了义军的实际领导人。

这一天终于来了。义军新近攻进了一座城池,两头领很高兴,带着他们新选的妻妾们参加庆功宴。他们已经让韩遂和边章安排好了!有这两位文化人真好,什么事都有他们安排,自己只要当个甩手掌柜,玩玩女人,吃吃美食,多好?

吾未见有好事如斯乎?不知是不是子曰的。当他们走到宴席中时,发现冰冷的刀刃已经贴着他们的脖子了。边章板着脸,宣布两人的罪状!

李文侯毕竟没读过圣贤语录,不知舍生取义之说,磕头求饶,并把他刚娶的貌若天仙的小媳妇奉上,“只要饶我一条命,你们可以在这儿操她!”

“如果你死了,还能保得住我们不操她?”

北宫伯玉是羌人,骨头稍硬点,也更懂一点心理学。当你的命在别人手里时,心理学是能救命的,虽然是否成功是个概率问题。一般的说,光是自贱,只会引起对方的鄙视,而只有打动对方的恻隐之心,产生了将心比心的同情,才可能死里逃生!另外,尽可能提及,如果杀我,会让对方在实际利益上带来的损失!

北宫伯玉说,我从小就没干过坏事。我有个70岁的老母,双目失明,全靠自己接济。老母亲养了6个孩子,全死了,只剩我一人。希望能怜悯我的孝子之心,留我一命,以为老母颐养天年。另外,自从我们共事,我待你们不薄。当初我攻入州府,要杀你们也是一念之差,但我不但没杀你们,还言必听,计必从,对你们,连言语上都没有得罪过。如果你们还是要杀我,不怕天下英雄耻笑吗?

北宫伯玉的说辞,是很经典的求命宝典,逻辑是很清晰的:每个人都有母亲,多数男人和母亲的关系不错,所以以有老母孤母要养,打动对方的概率很大;我对待你们不薄,打消对方杀机的正义性;不怕天下英雄耻笑吗?这是一种要挟,每个大人物都需要名声,无缘无故地杀恩,为天下不耻,是要付出代价的,像三姓家奴吕布一样。

边章是较为善良的一个,被北宫伯玉的说辞震住了,觉得词屈理亏,一句话都说不出,但心里有释放两人的意思了。说时迟,那时快,韩遂已经用刀砍下了北宫伯玉的头颅。鲜血喷射到韩遂的脸上,冒着热气,更显一份狰狞!北宫伯玉的头颅在地上滚动着,不知他的眼睛,是否像姜文电影“鬼子来了”里的男主一样,看到自己施恩过的人,砍下了自己头颅之后在狞笑。

这可能是韩遂有史书记录的第一次杀恩行动,但绝不是最后一次。在史书上,就记录了他很多次,至于没有记录的,那可以说无可算数了。杀了北宫伯玉,李玉侯不久,边章就成了他的下一个牺牲品。现在,他盯上了马腾,不但是马腾本人,而且是马腾一家。

在韩遂的字典里,“无毒不丈夫”“杀人灭口”“斩草除根”是个三件套。按现代心理学理论,他属于那种反社会人格,道德心极低,没有怜悯心的人,对于这些人,无毒不丈夫是基本功。“杀人灭口”,要让人彻底不开口不行动,只有杀了他,韩遂根本不相信死后有灵魂的说法。“斩草除根”,要彻底消除被报复的可能,就要杀人一家。特别对马腾这样有背景的家族,留下其子孙是祸害无穷的。

怎么才能杀马腾一家呢?马腾是个英雄,但英雄多有好色的缺点。韩遂针对马腾,设计一个以美人计为核心的连环计。马腾看来上钩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