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王沪宁能活得长吗?

(2017-11-20 18:28:01) 下一个

最近的党媒官媒鼓吹19大和崇敬习主席掀起了巨浪,那也不算稀奇。稀奇的是《求是》发表了一个长篇评论“中国才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另外在人民日报又一篇文章则批判了党政分开,集体领导,以及人大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等在邓小平时代被认为是基本原则的政治观点。这个问题大了,今上的志向,不再像以前各位那样理论实践相脱离,打的一个招牌,走的可以是完全不同的路;他老人家要做的是把招牌和行动一体化,挂羊头卖羊肉。

党的组织部长已经把崇尚三权分立,竞选政治,宣扬资产阶级民主等行为列为必须清除出干部队伍的“罪行”。在新修改的党章里,“党是领导一切的”赫赫在目。虽然没说支持民主就是反党,但把党的领导说成了最大的民主,逻辑是这样的:在社会主义国家,人民群众当家作主,党代表的是人民的利益,因此党的领导就是人民利益的最好表达,因此也是最大的,最根本的民主。

大概党自己也觉得有点难以自圆其说了吧?但干嘛一定要在民主这里费那么多口舌,干脆宣布民主违法,谁说民主就抓起来,不就得了?

这里说来话长。历史上敢于说民主非法的只有法西斯主义。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出发点就是民主,而且是大民主: 人民掌握生产资料,人民掌握国家政权.....,以后它的左翼变成先锋队(共产党)代表的人民民主专政,右翼变成社会民主主义(现在西方多数国家的政治模式,如德国社会民主党,英国工党.....)。从苏联开始,民主的标签是所有人民民主专政政权所必须拥有的,苏联国名里的苏维埃的意思就是“代表大会”,最高领导人是苏维埃主席(当然是名义上的)。朝鲜的国名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东德是德意志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中国国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意思也是“人民民主共和国”。因此否定民主是万万不能的,问题是如何说得圆?

三代国师王沪宁19大被破格提拔为常委,这就是他的工作了。他能胜任吗?连续剧《渴望》里有个猥琐的男主角叫王沪生,我听到王沪宁就想到这个角色。沪宁少年得志,曾领导复旦辩论队在国际华语辩论赛中出尽风头,(当时辩题是“人性本恶还是本善”,他抓到反方”本恶“,发挥得淋漓尽致)。以后专注研究国际政治学。从早期的论文看,沪宁特别崇敬法西斯主义,对曾两次挑战白人强国的日本敬佩有加,对纳粹德国的政治经济政策欣赏不已。一度被派到美国进行研究,对美国政治的优点没看到,缺点却研究得很透,各种反方观点都烂熟于胸,写了一篇名著《美国反对美国》。以后又写过《当代西方政治学分析》,也侧重强调西方的负面因素。他特别能揣测上意,听说邓小平很欣赏新加坡模式,就写了篇很通俗易懂的关于新加坡的文章,令小平龙颜大悦,王也从学者变成了辅佐帝王的白衣卿相。

他是学者里的异类,倒具有出色的秘书的天赋。江泽民对如何把共产党由反精英的革命党转变为精英党而犯愁时,他把这种意图包装成三个代表;胡锦涛为如何平衡不同利益集团犯愁时,他把这种意图包装成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提出中国梦时,他又将之包装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但说实话,也没有谁去认真看,反正都是些官话套话。但能这样做的人才也不多。为此,他能历三代为国师而不倒,最后位极人臣,以一介书生升任中国最高权力层,如果不是独一无二,也算是非常罕见的。在中共只有陈伯达以书生升任常委,但只当了一年就坐牢去了!

毛主席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实践。资产阶级革命经过了很长时间理论准备,拥有像伏尔泰,卢梭,孟德斯鸠,托尔斯泰等伟大的思想家,《独立宣言》和《人权宣言》字字珠玑,到今天一字不改仍然经得起历史的考验。你可以反对马克思,但对他的理论功底和逻辑严密度还是必须得承认的,建立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的共产主义运动还是有很强大的理论基础的。布尔什维克领导层的列宁,托洛斯基,布哈林都是大理论家和思想家,斯大林虽然出生低贱,但你可以说他是暴君,却绝非庸人。他在政务繁忙的时候也坚持每天大量阅读,被批注的书本是他留下的最大收藏,他的著作和文章也相当出色。毛泽东则更不用说了,他的文学哲学和理论成就都是堪称大家的。

但王沪宁那些作品连文字上都不太堪读,如最近修改的党章里,竟然有如下文字:“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看齐意识,核心意识....", ”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式,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这些句子也太通俗了,写在章程里真有点不登大雅之堂。至于“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一句中, 党政军是国家机器,民学(人民和学生)不伦不类,学生应该是包含在人民中的,与之排比的东西南北中,既不押韵,意思上也没有对应,整句莫名其妙。我倒觉得,改为“工农兵学商,西南东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在意思排比上,平仄韵上都要好多了。

从修改的党章和今上的报告,以及最近党媒官媒的动态来看,未来的方向是:实行一党专制,党政一体,核心(独裁)体制,至少在最高级领导层放弃集体领导,用监察机构代替民主监督,党成为最高权力机关,人大和政协成为党的附属机构,并有被取消的可能。而王沪宁同志的任务,就是将这一切,包装成一系列说得过去的理论,而不能只是“就是好呀就是好,就是好!.....”。

这并不容易,以前的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与本党的理论基础并无很大冲突,可以套用现成的模板加以修改更新。但当下的任务,不仅仅要与普世的一些理论相对抗,还要与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相左右。从他在19大党章上的表现,正是令人为他捏把汗了。说句心里话,就是无产阶级最优秀的理论家托洛斯基再世,也是难以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的。

如果完不成,陈伯达的昨天可能就是他的明天!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tHawk 回复 悄悄话 想起刘宝瑞先生的《黄半仙》的“你还活得长吗?”,套用一下,“毛搞独裁都不成功,习你长得了吗”?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