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中国的道路自信会走向何方?

(2017-11-14 21:59:22) 下一个


有人统计过,从二十世纪开始,在世界民主的大本营美国,关于民主还是专制制度好的讨论,大约三四十年一个轮回。第一次是三十年代,第二次是八十年代,现在又是一次了,特征是人们普遍厌倦了民主的烦索和低效,转而追求魅力领袖和高效的专制政治。


民主和专制其实是一对孪生兄弟,自从人类形成了社会,它们就形影不离。最早的部落都是民主制,有重要事情大家投票决定,少数服从多数。人多了以后又发展出代议民主,一群人选出个代表,代表们对重大事务讨论和表决决策。甚至一些很大规模的国家都是民主制的,如希腊的那些城邦共和国和罗马共和国。行政和立法,司法的分工在罗马共和国时期就很成熟了。由大英帝国的君主立宪制,美国的总统制和法国的议会制为代表的一系列民主制的强国,在二十世纪初已经主宰了世界。美国更把民主由一种管理模式上升到一种价值观,民主制成为一种优势的制度和意识形态。二战战败国日本德国在美国刺刀下被迫实行了民主制,以后发展得很好重新成为经济强国,这样,排在世界前列的强国中民主国家占了绝大多数,民主就如一个历史学家所说的,似乎成了历史的终点。


但民主制在早期社会中就暴露出了缺点,尤其是在战争时,众口难调往往贻误战机,造成灾难性后果。因此部落群众常在发生战争时推举一个强人独断专行,这非常有效。但问题是在战争之后,这个强人往往拒绝交回权力,以后还把权力世袭给自己的子孙。这就是专制的起源。


各种类型的专制是人类几千年文明史中的主流政治制度。古代的硕果仅存的民主制国家罗马,最后也变成了专制的帝国。在大英帝国崛起之前,所有的强国都是专制帝国。即使是英美法民主强国崛起的时代,也还有专制强国与之争锋,如德意志第二,第三帝国,沙俄和苏俄,日本帝国,当然还有本朝。


即使在民主国家内,也定期会向专制返流。德国魏玛共和国向第三帝国返归是最具代表性的时刻,德国人民欢呼着埋葬了民主制,迎来了救世主,年轻的希特勒元首。


美国在三十年代出现过对苏德体制的崇拜热,1933年当选的罗斯福就是个很强势的人,代表着一些人回归专制的愿望。八十年代在越战阴影下,美国人又很羡慕苏联,里根也是以强人形象当选的。现在,美国人又开始羡慕中国体制,很多人预言美国制度肯定要败给中国。中共十九大提出了“道路自信,制度自信”,习总当仁不让地要将“中国道路”推向全世界,对“美国道路”提出了公开挑战。


这种自信有基础吗,这种挑战能成功吗?当下中国毫无疑问是专制体制,中国宪法定义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专政”不就是专制吗?虽然也称民主,就如北朝鲜的国名还叫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呢,但现代民主的特征首先是,通过竟争方法选举领导人。至于决策过程,美国军队打仗也不是投票决定如何进攻的,美国总统也是一人决断在其权力范围的事务的,这不是民主的关键特征。在中国别说国家主席,连个乡长,镇长都不是治下老百姓所能决定的,因此肯定不符合现代民主的通常定义。因此这种挑战就是专制对民主的挑战!


专制没有什么不好,人类迄今为止大多数的文明历史都是在专制制度下度过的,历史经验更丰富,如果深入总结,取长补短,是有可能比只有短短三百余年的现代民主制做得更好的。但如果盲目自信,那是必败无疑。最近的两个专制明星纳粹德国和苏维埃俄国,都曾有很好的表现,但最后都灭亡了。仅仅总结这两个例子,也能有很多的经验教训。


苏联是新中国的“老大哥”,它的成就和失败都是宝贵的经验。苏联实行的国有的完全的计划经济是失败之源,没有激励失去了竞争,效率极低人浮于事,国家经济成了一架投入多产出少的老虎机,出不敷入,最后难免崩盘。苏联国家机器的基本机制是需要一位权力极大政教合一的领袖,思想上通过宣传和监控形成一种信仰和道德体系,组织上是对上负责的党政一体的官僚体系,监控上依赖直接由领袖控制的超法制秘密警察和鼓励互相告发的机制。其最成功的例子恰恰是最恐怖的斯大林时代,人民的生活谈不上好,但毕竟经济上迅速成长为经济强国,战胜了强大的外敌入侵,整个政府运行有效,总体上是成功的。


但苏联一旦失去了铁血钢心的领袖,言论自由化了,官僚监控宽松了,再加上低效的经济,马上就走下坡路了。这个体制就是为斯大林式领袖量身定制的,前述的几个前提:集权领袖,个人崇拜,控制言论,秘密警察,告发体制似乎一个都不能少。而如何制衡领袖及领袖的继承则是一个大难题。


纳粹德国的灭亡并非由于其体制的失败,而是军事的失败。其实它还是有很多成功的经验和值得借鉴的地方的。纳粹德国的经济是国家调控的市场经济,大多数企业包括军工企业都是私有的,市场竞争和经营自由化是得到保证的。国家通过投资公共工程解决就业,提供国家免费福利(医疗教育等),解散工会等方法,起到帮助工商经营者的作用。除了在战争的后期全国动员后外,纳粹党国政府的管理还是相对宽松的,仅限于公共事务。相比苏联政权,二者的最大区别就是经济模式的不同,德国是市场经济而苏联是计划经济。二者都是成功的体制,都有一个关键因素,就是有一个至高无上的领袖和一个纪律严明的党。如希特勒所说,领袖就像大脑,是一切的核心,而党就像神经系统,通过一级级的神经元领导整个社会。

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种体制太依赖领袖了。斯大林和希特勒都是天才的精力充沛,冷酷无情,有常人难以企及的组织能力的人,因为他们要实现绝对控制,势必压制一切反对意见,这样留在体制内的多是顺从的庸才,以拍马为能事。这样由于听不到反对意见,没有任何制约,领袖就会刚愎自用,犯了错连个刹车都没有。其次,当领袖死亡或退位后,剩下的都是群庸才,很难出现具有驾驭如此复杂局面才能的人,就会造成人亡政息的后果。或者经过殊死争斗,终于出现另一个超魅力领袖,但可能已是万千人头落地了。

中国的邓体制更像改良的纳粹体制(有中国学者曾在专业杂志上发表过相关课题):党政一体,市场经济,国家投资引导.....但邓力图改变过于依赖领袖的弊端,做出了集体领导,代间制衡,任期制,禁止个人崇拜,加强法制等等体制改革,应该说成就还是非凡的,但弊端也显露了。腐败,低效,社会失去凝聚力....苏联不战而亡的阴影又笼罩在中共的心头。

仿佛一种体制的优缺点总是如影相伴的,是一个package, 没有仅有优点毫无缺点的组合。如果要采取一党专制体制,就不能言论自由,就不能集体领导,就得搞个人崇拜,就得搞秘密警察....这样才可以高效决策,果断改革,排除利益集团的干扰,牺牲少数发展最重要方面.....但是这样就无法约束领袖,就算他发疯了你也得跟着喊好;他会一直干到死,死后可能会一场大乱,甚至血雨腥风,惊天动地;国家可能很伟大,但你可能属于被牺牲的螺丝钉;你不能乱听,乱说,要随时准备先发制人以防被人告发.....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看来最好的办法是,中美和平竞争,而两边的人民可以自由移民。喜欢国家伟大而个人奉献的到中国一边,喜欢个人自由而国家管他娘的到美国一边,那样倒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如果可能的话!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人間的盒子 回复 悄悄话 我看现在是中国的道路对。
遍野无尘 回复 悄悄话 老百姓最不喜欢的是干活。 谁能把这个解决了最好,老百姓肯定拥护
longmarch 回复 悄悄话 毛共乒乓外交倒向美国的时候。就已经算好了共产主义是死路一条。
否则如果苏联胜利了,那多尴尬呀。
nasastar 回复 悄悄话 最后的解决办法我喜欢,中国先移走3亿人去美国吧,最好把那些不太适合人类生存地方的人移走。
davidhu1999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HongHongYang' 的评论 : 普通普通老百姓不喜欢的事很多。不过呢,社会很现实,人不可能生活在一个自己什么都喜欢的社会中。社会发展的另一个重要规律,就是老百姓“想”什么,本身是未必会社会发展有实质影响的。

民主这事实际上也是这样。老百姓可以不喜欢这不喜欢那,但当没多少人会为这“不喜欢”去做点什么时,那么社会就不会受他们这些“不喜欢”的影响。当然,当前的政权在这些方面自然要多花些精力来对抗这种“不喜欢”。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平安是福.
yfz9465 回复 悄悄话 自信在中华文明的中庸之道。当今中国模式既非民主也非专制。非黑即白的论断可以张口即来。但如脱离现实,道理走不远。百姓不喜欢不自由,但更不喜欢解决不了问题。
HongHongYang 回复 悄悄话 普通百姓大部分不喜欢专治 不喜欢特权阶层 不喜欢言论不自由 Internet wall
amyktao 回复 悄悄话 做皇帝是好過癮的,一旦上了位就退不下來.
braker999 回复 悄悄话 完全是想象的论点且和事实相反的,而体制和制度是不同一回事作者又傻傻的混在一起了。美国迫害共产党人的时期算是什么体制和制度啊?本质上中国和美国的体制是一样的,纳粹德国也是一样,且从来没有什么纳粹体制这一类别。这和封建皇族式的,罗马贵族议会式的体制是有根本区别的。而民主和专制是不同的制度之分,这不但可以在同一体制之下,而且能互相转换的,决定性的还是武力这一丛林法则。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