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头山

无意遥众赏,一心追残阳
个人资料
朱头山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正文

作女只会作掉好男人,作进坏男人

(2016-09-19 18:59:16) 下一个


作,第一声。
 
这么多年,最喜欢的故事仍然是王朔的《过把瘾就死》,没灵感的时候翻出来读一遍,一些精辟的对白就冲进脑子里。
 
读到杜梅最后在风里骑车那一幕还是会哭。有些女人心比天高,人不够骚,命比纸薄,越爱越矬。看上去是被爱情毁了,其实爱情,只不过是种种渴望的缩影,生活亏欠你的,你奢求爱情来偿还。
 
爱人像是在滚滚骇浪中唯一能抓住的稻草,你知道它没什么用,但你不放手,甚至会产生自私的念头:来,一起吧,陪着我沉。
 
有些爱人愿意,有些爱人不愿意。
 
所以杜梅把刀架在爱人脖子上:“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还爱不爱我,听你说句真话。”
 
爱人说:“可我在屠刀下从不回答回题。”
 
回答了也没什么意义,当女人问男人你到底还爱不爱我时,心里清楚他没那么爱了。
 
 
这也许说明了:童年阴影或情感创伤是“作”最好的遮羞布。
 
“作功”高强的姑娘骨子里都是悲观主义者,并不相信地久天长。书上说的、戏里演的,有人会玩命爱一个姑娘,只听说,没见过。敏感是因为充满怀疑,逼着某人证明。
 
可是十二点总会到来,灰姑娘打回原型,南瓜车去接别的公主,水晶鞋碎了一地。王子小腹微凸,吹牛拍马,懒卧沙发玩手机,与素昧平生的女孩谈心……
 
我们都在等待幡然醒悟的十二点,等着问“你还爱不爱我”这句多余的话。

“作”往往代表一段关系不那么让你满意。
 
“一起出去吃饭吧。”“好啊!”“想吃什么?”“随便。”“火锅怎么样?”“上火。”“自助餐?”“长胖。”“那日料?”“肠胃不好。”“到底想吃什么?”“随便。”“随便是个什么玩意?”“哦,开始不耐烦了吗?”
 
为什么就是不记得我想喝粥!昨天明明提过三次!
 
你还爱我吗?
爱。
谁信?
 
“看看我有什么变化。”“变美了?”“别敷衍,具体点!”“呃……”“我剪了头发你都看不出来?”“哦,对,没注意。”
 
你还爱我吗?
爱。
谁信?
 
“你好久没抱我了。”“老夫老妻谁搞那一套?”“你看我的新内衣还有花边呢。”“呼……呼……”“睡个屁!起来谈谈!”
 
你还爱我吗?
爱。
谁信?


我有一个混蛋男朋友对我说,作女其实很容易搞定,她们没那么实际,也没自己想的聪明,只知道要“爱爱爱”,“爱”的标准还很低,来大姨妈装个热水袋,下雨天送一把伞,感冒时买一盒冲剂……
 
所以,别作掉好男人的耐性,更别作进坏男人的套路。 

向一个平庸无助的男人提要求,并不会让生活变得更好。而人生种种无奈,爱情根本帮不上忙。就像杜拉斯说的,“爱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一个让你感受善意和暖意的机会,即便你的人生惊涛骇浪,它也成不了救命稻草。完美的恋情只有自己能陪自己谈,所以女人应当降低对情感细节的期待,真实的两性关系,能达到出口意会的默契和细水长流的关心,就值得去庙里烧香还愿了。 
 
没有天荒地老的爱情,只有不离不弃的陪伴。
 
认清这一点,不必再试探,也不灰心,面对浪漫,保持警惕,面对平淡,宠辱不惊。
 
至于那些杂七杂八的不满意,你想吃葡萄,他非要给苹果,不如自己削个梨吃!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你写的非常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